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二十二章【套路深】(上)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麻雀道:“我已经查出,劫持我的那些人来自于苍白山,他们是盘踞在那里的一群悍匪,匪人称镇山虎肖天行,其实他的真名叫肖天雄!”

  罗猎听到这个名字内心不由一震,他忽然想到叶青虹想要铲除的目标之一也叫肖天雄,这两个肖天雄难道是同一个人?

  麻雀接下来的话更证实了他的猜测:“根据我所掌握到的情况,这个肖天雄过去曾经在满清为官,追随瑞亲王奕勋多年,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奕勋在横滨遇刺之后,他曾经多次参予清廷镇压革命的行动,双手沾满革命志士的鲜血,后来满清覆灭,他因为担心会受到清算,所以逃到了满洲,混入苍白山黑虎岭,成了狼牙寨的五当家,他武功高强心狠手辣,善于笼络人心,七年之间已经清除异己,成为了狼牙寨的寨主,盘踞黑虎岭,威震苍白山,成为北满赫赫有名的土匪头子。”

  罗猎心中暗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叶青虹想方设法找寻肖天雄的下落,想不到被自己无意中得知了。他低声道:“这样说来,你很危险啊!如果我是你,就应当尽快离开满洲。”

  麻雀道:“罗行木费尽心机将我引出来,目的就是要找到禹神碑。”

  罗猎不解道:“他为何一定要找到你?难道仅仅是因为你认识几个古文字?”

  麻雀道:“当年他用寻找禹神碑的事情作为诱饵,欺骗我爸和方克文陪他一起前往寻找宝藏,罗行木手中有一张不知从何处得来的藏宝图,上面的文字全都用夏文标注,我爸翻译了其中的一些文字,我不知道他们在那场探险中究竟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找到禹神碑,那次探险几乎整支队伍全军覆灭,方克文和其他队员十一名队员全部失踪,只有罗行木和我爸逃了出来,我爸疯了,罗行木回来后不久就断了联络。为了医治我爸的病,我们全家选择去了日本。”

  这其中生的事情罗猎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这也无法表明所有一切都是罗行木的阴谋,如果按照罗行木所说,当初参加探险的人全都是受害者。

  麻雀道:“前往日本的船上,有人意图枪杀我爸,还好我们父女命大,躲过了那次劫难,那次刺杀之后,我父亲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抵达日本之后,他让我联络他的老友,在那些朋友的帮助下,我们暂时隐居在京都,我爸虽然恢复了理智,却无法恢复记忆,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做恶梦,他时常告诉我,他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竖立漂浮在虚空中缓缓旋转,夜夜如此,从未改变。”

  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此前罗行木就亲口告诉他梦境中的事情,现在听麻雀这样说,等于证明了罗行木和麻博轩所做的都是同一个梦,而他们同样迷失了当年的一段记忆,难道他们所说的梦境根本就是亲眼目睹的事实?罗猎忽然又想起罗行木背后触目惊心的四个大字——擅入者死。那四个字全都是用夏文书写,罗行木不可能自己在背上刻下那四个字,那么刻字的人又是谁?麻博轩吗?单从对夏文的了解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

  麻雀道:“我爸回来之后衰老得非常厉害,几乎以肉眼可见的度衰老下去,短短的三年时间内他就走完了生命的全程,那段时间,他非常自闭,拒绝和外人交谈,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天,方才告诉我有关他重复同一个梦境的事情,他将掌握的夏文教给了我,还说让我提防罗行木。”她咬了咬嘴唇,强忍心中的悲痛,从兜里拿出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男人的背部,罗猎一眼就看到照片中男子背部的四个字——擅入者死!他感到内心没来由一紧,照片上的人应该是麻博轩,不过这四个字和罗行木身后刀削斧凿的伤痕不同,看起来应当是烧灼后的痕迹,苍白的肌肤,黑色的烧痕,虽然没有罗行木近在咫尺触目惊心的震撼,也让人感觉心底毛。罗行木如此,麻博轩也是如此,看来当初他们探险的过程中必然生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在他们背后刻下这四个字的必然另有人在,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个人在他们身体上打上烙印的同时却又抹去了他们的记忆。

  麻雀道:“照片上的人是我爸!”

  罗猎点了点头,低声道:“可是你并不能证明罗行木对他做了什么。”

  麻雀道:“罗行木只是一个卑鄙的盗墓贼,他利用我爸的热情和求知欲,无耻地利用了他的专业知识,当我爸现他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盗掘陵墓,买卖国宝,他们之间的冲突已成必然,我已经掌握了罗行木盗卖国宝的确实证据。”

  罗猎沉思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我的确见过罗行木,只是他现在的样子苍老得非常厉害,按照他的话来说,他也活不久了。”如麻雀刚才所说,她的父亲在和罗行木的那次探险归来之后,也迅衰老了下去,同样的噩运也生在了罗行木的身上。

  麻雀道:“我并不是要找罗行木报仇,我父亲也不会同意我这样做,我只想搞清当年到底生了什么?罗猎,你帮帮我好不好?”她明澈的双眸充满了期待。

  罗猎道:“如果你的推测属实,罗行木和肖天雄应该已经联手,跟苍白山最大的土匪头子作对,你还是先考虑清楚后果。”

  麻雀道:“罗猎,你有没有想过,罗行木或许已经找到了禹神碑?不然他何必费劲心机将我引诱出来?”

  罗猎低声道:“你是说,他想让你破解禹神碑的秘密?”

  麻雀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我怀疑禹神碑就藏在苍白山,罗猎,你知不知道禹神碑对我们中华民族的意义?这样的国宝绝不可以让它落入外人之手!”

  罗猎倒了杯酒,默默将杯中酒干了,现在他开始对这件事产生兴趣了,倒不是因为麻雀说服了他,而是因为他找到了两人之间的共同点,确切地说是麻雀和叶青虹的共同点,两人未来的敌人或许都是肖天雄,从这一点来说,双方确实存在着合作的可能。只是肖天雄和罗行木的合作又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

  麻雀道:“如果你愿意帮我,我可以付给你一笔可观的报酬。”

  罗猎哑然失笑,自己像是那么贪财的人吗?叶青虹如此,现在麻雀也是如此。不过他仍然很好奇地问道:“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麻雀道:“只要你帮我查清这件事,我付给你三千块大洋。”这价钱已经足够高,可是有了叶青虹十万块现大洋的珠玉在前,这三千块已经无法打动罗猎的内心,罗猎道:“如果我拒绝呢?”

  麻雀拿起酒壶为罗猎将酒杯满上,然后双手端起那杯酒送到罗猎的面前,轻声道:“如果你拒绝,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罗行木的侄子,他给了你一份藏宝图,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应该知道后果。”

  罗猎望着麻雀送来的那杯酒:“谁会相信?”小妮子居然有如此阴险的后招。

  假如,我只是说假如,假如所有兄弟姐妹们将手上所有的推荐票都投给我,能不能把新书顶上页推荐榜?真想见证一下,毕竟章鱼离开页那么久……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tv.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