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十三章【图书馆】(上)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虽然罗猎体质不错,可是在这样的天气中落入冰河也让他感受到刺骨寒冷,他在水中迅脱去大衣,浮出水面,想起了自己的行李箱,还好行李箱就在不远处的一块巨大冰面之上,罗猎忍着寒冷向那块浮冰游去,还没有来到近前就听到身后传来求救,转头望去却是那名车夫也不幸落入冰河之中,他显然是不会水的,双手胡乱挥舞,脑袋在水面上浮浮沉沉,看他的状况是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了。

  罗猎并没有犹豫转身游了过去,绕到车夫的身后抱住了他,带着他向最近的大片冰面游去,这也是为了防止溺水的车夫惊慌中将他抓住,非但无法救人反而会被拖累。

  罗猎虽然狼狈,可有一点并没有算错,暗处的狙击手果然没有继续射击的意思,罗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那车夫拖到了冰面上,自己又爬了上去,在车夫身上踢了一脚:“没死吧?”

  车夫虽然喝了几口冷水,不过还好罗猎救援及时,并没有什么大事,他哼哼唧唧地应了一声,居然哆哆嗦嗦爬了起来。

  罗猎见他没事,顶着寒风来到自己的行李箱前,将行李箱拎起,头也不回地向岸上走去,他必须找到一个最近的地方,尽快脱掉这身衣服,生火取暖,否则不被冻死也得大病一场。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还好罗猎刚刚爬上河岸,就有一辆轿车停在他的面前,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正是女扮男装的麻雀。罗猎英俊的面孔被冻得铁青,嘴唇也成为乌紫,他一言不,事实上也根本说不出话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麻雀本想奚落他几句,可没想到他的行动如此果断坚决,可马上她就想通了,什么都不如身体性命更加重要,现在的罗猎已经快被冻成了冰棍儿,就算是车里有个火坑,这厮也会义无反顾地冲进去。

  麻雀启动了汽车,随手从手套箱内取出了一瓶烈性伏特加,在此时罗猎的眼中无异于灵丹妙药,他拧开瓶盖就灌了下去,一口气灌下去半瓶,接下来他做出了让麻雀瞠目结舌的举动,麻雀从后视镜中看到这厮居然在脱衣服,禁不住尖叫了一声,然后下意识地狠狠地踩下了刹车,罗猎因为惯性向前冲了出去,半个的肩膀已经出现在麻雀的身边。

  罗猎狠狠瞪了麻雀一眼:“你叫什么叫啊?没见过男人脱衣服啊……阿嚏……阿嚏……阿嚏!”

  麻雀猝不及防被他喷了一脸,捂着嘴唇和八字胡斥道:“你要不要脸啊?大白天的你竟然……”

  罗猎毫不在乎地坐回到后面,用剩下的酒涂抹揉搓着身体,帮助自己的体温迅回暖:“非礼勿视,你别偷看不就行了?阿嚏……”身体猛然向后一仰,却是麻雀狠狠踩下油门,轿车箭一样向前方冲去。

  同样哆哆嗦嗦在寒风中战栗的车夫来到黄包车前,从车上摸出一瓶烧刀子,张口猛灌了下去,一边喝一边望着渐行渐远的轿车,喃喃道:“为什么救的是他?”

  罗猎的行李箱内有替换的衣服,幸好钥匙没有遗失在冰河内。他打开箱子上小锁穿好衣服现身上多了不少枪洞,不过还好是干的,幸运的是他从罗行木那里得到的玉简和房契包裹得好好的没事。检查物品的时候,他利用箱盖进行掩饰,悄悄看了看反光镜,正遇到麻雀偷窥自己的目光,因为被罗猎抓了个正着,麻雀慌忙收回目光。

  罗猎语重心长道:“又偷看啊,偷窥是种病,得治!”

  “你才有病呢!你有什么值得可看的?”

  罗猎拿起关上行李箱:“无论怎样,都谢谢你了,劳烦在前面停车。”

  麻雀道:“你上了我的车在哪儿下车可就由不得你了。”

  罗猎不禁笑了起来,可笑声很快又被喷嚏声打断,他找出手绢有些夸张地擤起了鼻涕。

  麻雀一脸嫌弃道:“你动静小点儿,听着心烦!”

  罗猎道:“觉着不爽你就把我赶下去,我这人毛病多着呢,抽烟吐痰,打嗝放屁……”话没说完,麻雀已经踩下了刹车,罗猎也没有料到自己那么容易就达到了目的,向外一看,车辆已经来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门前招牌上清楚地写着南满图书馆。

  麻雀道:“下车!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罗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麻雀也紧跟着走了出来,指了指南满图书馆道:“就在里面。”

  罗猎道:“你该不会想害我吧?”

  麻雀道:“如果真想害你,你还能活到现在?”

  罗猎现最近认识的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口气大,难道因为时下妇女解放,男女平等的缘故?事实已经证明叶青虹有这样的底气,不知眼前的这位麻雀,著名历史学家麻博轩的女儿又有什么底气?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支撑她说出这样的话?罗猎对麻雀还是充满好奇心的,这不仅因为她是麻博轩的女儿,更因为罗行木对他说过的那段往事,而麻雀乔装打扮接近自己,甚至以破坏自己的计划相要挟,她想找罗行木干什么?这件事应该和当年寻找禹神碑的事情有关。罗猎对疯后的麻博轩,对当年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同样好奇,或许答案就在她的身上。

  南满图书馆每逢周二例行闭馆,今天刚好就是闭馆日。麻雀带着罗猎从侧门进入,雪仍在下,空旷的庭院内已经堆满了积雪,一座硕大的书籍雕塑也被白雪覆盖,看上去像极了两块面包。

  麻雀昂阔步走在罗猎前方,这给了罗猎一个可以好好观察她背影的机会,不得不承认她的化妆术非常高明,如果不是拥有着细致的观察力和人一等的嗅觉,罗猎也很难从外表上判断出她的性别,化妆术的高明还在其次,麻雀甚至连行走的架势,说话的腔调都模仿得不留破绽。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o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tv.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