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四章【软硬手】(上)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穆三寿背朝教堂的大门坐着,右手端着旱烟,和瞎子脸对着脸,只不过瞎子的脸是倒着的。瞎子的背后不远处就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受难像,如果可以选择,瞎子宁愿跟耶稣换个位置,毕竟人家是头朝上站着受难的。

  瞎子的视线被穆三寿挡着,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罗猎和叶青虹并肩走入了教堂。

  穆三寿虽然听到了脚步声,可是他并没有回头,拿起一根寸许长度的钢针刺入烟锅儿之中,然后把头歪向右侧对着和田玉烟嘴儿用力啜了两口,烟丝随着他的抽吸忽明忽暗,钢针的尖端却在短时间内已经被烧得通红,这根钢针是特制的,尾端嵌入一个精工细作的黄花梨手柄,平日里是穆三寿用来通烟嘴的工具,不过此刻他显然又想到了别的用场。

  通红的钢针凑近瞎子的小眼睛,虽然还相隔一寸,瞎子却似乎已经感觉到了烧灼的痛感,吓得惨叫起来。

  穆三寿道:“知不知道烧红的钢针刺入眼睛的后果?”

  瞎子用力闭上眼睛,周身的肥膘无一处不在颤抖。

  大门处响起罗猎镇定的声音道:“小小的眼球在短时间内承受那么多的热量,必然从内部膨胀,然后整个炸裂开来,三爷还是离远一些,不然很可能会被溅得满头满脸,瞎了他的眼睛是小事,弄脏了您老人家的衣裳可不好。”

  穆三寿听到这番话唇角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意。

  瞎子却如同看到救星一样睁开了双眼,声嘶力竭叫道:“罗猎,救我,救我!”

  穆三寿仍然没有回头,看着那根钢针迅降温由红转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这么肮脏的事情,我是不该亲自动手。”收起钢针,招了招手,手下人送上一把小刀。

  罗猎看得真切,那把小刀正是自己的,在蓝磨坊的时候,他出刀的本意是阻止6威霖伤及太多无辜,想不到穆三寿居然将现场失落的飞刀搜集起来,穆三寿捻起飞刀,贴在瞎子因充血而变得紫红的脖子上:“是不是涨得很难受,要不要我帮你放点血,缓解一些压力,那样就会舒服许多。”

  瞎子惨叫道:“穆三爷,您就是我亲爷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没说完,穆三寿已经收起飞刀,扬起右手狠抽了他一个嘴巴子,然后缓缓站起身来,两旁的烛火为他强大的威势所迫,猛烈抖动起来。

  罗猎道:“穆三爷,您老也是租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犯不着跟我们这些小人物一般计较,就算要打要杀,是不是也选个别的地方,毕竟这里是教堂,咱们中国人有句老话,举头三尺有神明……”

  “屁的神明?我穆三寿要拜也是拜忠信仁义的关二爷!洋人的神仙在我眼中屁都不算!”穆三寿霍然转过身来,深邃的双目迸射出摄人寒光,手下人也因为他的爆而心惊胆颤,无论是敌是友,罗猎对穆三寿也暗自佩服,此人能够横行黄浦绝非偶然。

  穆三寿的威势震住了手下人,却没有对眼前的罗猎造成任何的影响,罗猎的表情平和而镇定,不卑不亢道:“穆三爷有什么话只管明说。”

  穆三寿取出一张照片凑到了罗猎的面前,照片是叶青虹的。罗猎心中暗叹,此前为了谨慎起见他让瞎子将钱包和照片销毁,以免留下证据,肯定是瞎子看到叶青虹漂亮,所以私藏了这张照片,留下了隐患,不过穆三爷盯上他们应该不止是因为这张照片。

  瞎子在身后嚷嚷着:“我什么都没说……”

  穆三爷反手又抽了他一记耳光,打得瞎子陀螺一般旋转了起来。

  罗猎转过身去看了看叶青虹,叶青虹的目光却投向教堂的彩绘玻璃,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罗猎不得已重新将目光回到穆三爷的身上:“三爷稍等!”

  他举步向告解室走去,穆三寿的手下本想跟着过去,穆三寿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没多久罗猎就回来,手中多了一个木匣,打开木匣,其中放着一个挂件,还有几块银洋。

  穆三寿向其中扫了一眼,拿起挂件,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然后道:“数目好像不对吧?”

  罗猎道:“少的部分,我们会在一周内补足!”虽然心里没底,可是在表面的气场上不弱半分。

  穆三寿向罗猎走近了一步,冷笑着打量着面前的年轻牧师:“你以为这就算完了?”

  罗猎道:“错在我们,如何解决还请三爷划一条道给我们,只要我们能够做到,一定尽力弥补。”

  穆三寿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整个黄浦但凡听说过我名字的人,都应该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罗猎的笑容依旧淡定:“我们这样的小辈如果能够拥有得罪穆三爷的资格,就算是死也称得上荣幸了!”言外之意是我们只是小字辈,你穆三爷何等地位,犯得着跟我们一般见识?如果真要如此,你穆三寿的胸怀也太狭隘了。

  穆三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罗猎的肩膀:“年轻人,有胆色!坐!”他指了指一旁的长椅,自己率先坐了下去,又道:“不相干的人全都出去!”

  他的那帮手下全都退出了小教堂,罗猎在穆三寿的身边坐了下来。

  瞎子不知是不是还没有完全化解穆三寿那一巴掌的力道,臃肿的身子在半空中缓慢打着旋,虽然脑袋涨,可是他并没有神智错乱,敏锐地察觉到现场的紧张氛围有所缓解,小眼睛在缓慢的运动中锁定了不远处的叶青虹,嘘!嘘!成功将叶青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放我下来!放我下……”话没说完叶青虹已经转过身去,独自一人走到耶稣像前默默祷告起来。

  瞎子瞪大了小眼睛,感觉叶青虹绝非属于心地善良的无知少女,此时他开始寻找罗猎,这位患难与共的好友到现在连正眼都没看过自己,难道他也把自己忘了。

  罗猎的表情虽然淡定,可是内心却笼罩着无形的压力,身边坐着的这位老人,乃是威震黄浦的一代枭雄人物,只要他不高兴,说不定自己和瞎子明天清晨就会变成黄浦江内的两具浮尸,和此人相处,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罗猎能够断定的是,穆三寿找到他们绝非只是要回失物那么简单,不然他也不会对自己先兵后礼,更不会给一个年轻后辈平起平坐的机会。

  穆三寿捻起那枚螺旋塔状挂件,以少有的平和语气道:“年轻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罗猎摇了摇头,无知者无罪,知道的越多麻烦就越多,看破不说破才是高明的处世之道。

  穆三寿叹了口气:“年轻人,你不够坦白啊!”他的目光投向仍然倒挂在一旁的瞎子:“我在黄浦打拼这么多年,亲历清朝覆灭,民国崛起,见证过无数的兴衰往事,能够活到现在,能够在年近花甲的时候仍然坐在法租界华董的位置,不是单靠运气就能够做到的。”

  罗猎不失时机地奉承道:“我对穆三爷的英雄事迹一向景仰得很,佩服得很!”

  穆三寿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道:“大的不敢说,法租界生的任何事都瞒不过我。”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耶稣像:“这间小教堂过去有个神父姓郭对不对?你是他的远房亲戚,小胖子叫安翟,你们是胶东同乡?你们一起进过中西学堂,你十三岁的时候被选派去了美利坚留学呆了九年,和其他人学习机械、铁路、军火、舰船,以强国为己任不同,你先是混进了环球大马戏团,跟着到处游荡了五年,后来马戏团解散,你不知找了什么门路混进了神学院,研修圣经,传经布道,成了一名牧师,还真是特立独行啊!”

  罗猎笑了起来,顺便目光狠狠瞪了瞎子一眼,瞎子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神,却对他的目光有心灵感应的默契,大声叫道:“不是我说得,我什么都没说!”

  穆三寿道:“你的底,只要我想查,就能够查得清清楚楚,安翟比你要简单多了,你被选派留学,他属于被淘汰的一列,本来的一个有为青年偏偏走了另外一条路。十四岁拜了一个师傅,学了点算命风水的皮毛,就以金点传人自居,只可惜打着金点的旗号却干着走山的勾当。”他口中所说的金点和走山乃是江湖外八门的两支,在传统三百六十行之外,还有特立独行的八门,这八门不为正行所齿,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这八门。

  八门分别是: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八种偏门行业。这八个行当还有个合称,又叫做“五行三家”,金点为算命一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看似只有八个行当,但实际上,这八门几乎囊括了江湖上所有的偏门,从古至今的江湖流派,几乎都与其脱不开关系。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八门随着时代变迁,朝代更迭也会随之变化,然而万变不离其宗,满清灭亡之后,有些行当相互融合,有些又从中拆分出几家,也应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

  瞎子叫道:“三爷厉害,说起来咱们都是同门中人,您是前辈,我们是晚辈,这次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权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新书期间,请大家多投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tv.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