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第1938章人心转换,烽火传信
  每个人心中都有计算,周泰也是一样。

  对于周泰本人来说,他没有家族底蕴,没有名望支撑,有的便是手中一把刀,身上一条命。

  周泰是九江人,虽然和周瑜只是差了一个字,家乡也同样差了一个字,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字的差距,使得周泰和周瑜几乎是云泥之别。

  按照孙权的命令,到了江东之后,周泰虽然不是什么聪敏之人,但是也发现江东似乎有些不对劲,每个人似乎都有些无心于手头的正事,而总是在窃窃私语当中。

  在孙权出征之前,江东原本已经谈妥了,钱粮兵卒什么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才是,就像是当时还有宣称什么便是短了自家,亦不能少了主公军粮云云,可是等周泰真的回来再一次的进行抽调的时候,却出现了这个,或是那个的问题。

  周将军真人杰也!每逢战事,必临险境!如今又是直进绝地,真乃天下豪杰也!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www.huanyuanshenqi.com。

  这是好话么?

  周泰听了总觉得有些怪异。

  周将军且放宽心!军粮之事定然无差!不日某便遣人送来!还请周将军稍安勿躁……

  主公既然有所需求,某自然当尽力而为。周将军且稍驻,某且去筹备一二……

  似乎都没有问题,但是等周泰以为没有问题之后,等了两天,结果依旧没有等到兵卒物资的时候,再去找人,便找不到原先那些热情的,口口声声说没有问题的家伙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孙权是江东之主,这个似乎大家都知道,但是实际上这些江东士族对于这个孙仲谋却没有半点敬畏,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尊敬,但是实际上背后之处口口声声那厮那厮的也没少叫,之前答应孙权给兵给粮的,是因为孙权也答应要给他们一些利润和报酬,而现在什么回馈都没有,又要再次勒紧自家裤腰带,谁愿意?

  周泰心急如焚。

  孙权在江夏,派遣周泰他来江东,不是来游山玩水休息的,而是要带着兵卒北上背刺曹操的,如今也不清楚江夏局面这几天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变换,但是自己这里却毫无进展,如何让周泰能坐得住?

  周泰之前,不过是一介白身,是孙权擢拔于行伍之中,并且给与信任,交代重任,而现在……

  他要怎么做,才是最为正确的应对手段?

  怎么办,怎么办?!

  其实当下的孙权政权,正在处于一个极其微妙的状态之中,而这种微妙的状态,不管是孙权还是张昭周瑜,亦或是江东四大士族,都有所察觉,并且也是多有踌躇。

  孙家的基业,自然是从孙坚那一辈开始发家的。孙氏本来也是江东人,但其早期支持者如庐江周瑜,临淮鲁肃,徐州张昭等等,都不是江东人,也就是说,当原本将动人孙坚到外面晃荡了一圈之后,回到故乡准备发展势力的时候,却带来的都是一些外地人。

  外地人占据了本地的职场高位,外地人握着军政大权,外地人说一不二,然后再这样的情况下,江东士族又怎么可能会认可接受孙坚重新回炉重造呢?

  于是,顾、陆、朱、张等本土人士,自然就和孙坚麾下的这些淮泗势力不相融合,而这种矛盾在孙策上台之后,便是爆发出来。

  爆发出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重要的还是三条。

  一个是孙家虽然算江东人士,但不是什么豪门,孙坚他老爹其实就是个瓜农,成天瓜皮瓜皮的叫着,到了孙坚才算是有些样子,但是已经离家十余年了。

  第二,孙坚死后,孙策继承孙家的过程么,并不是符合士族伦理标准。要知道袁术是许多人的甜心老爹,孙策虽然不是剑鞘牛筋出身,但是也曾经拜倒在袁术硬邦邦的钱袋子下面跪舔,舔完了之后便翻脸不认人,甚至还多少有些落井下石……

  这种人品,江东士族自然就是一路啧啧,心中多有看不起了。

  第三个方面,在面临这样的情况之下,孙策选择的对应方式很简单,也就是符合后世一部分只求爽的那些人的心理,杀。

  平定吴会,诛其英豪。

  转斗千里,尽有江南之地,诛其名豪,威行邻国。

  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

  就连孙权接任的初期,也杀了吴郡太守盛宪。当然,表面上孙权是说吴郡太守盛宪怀有二心,并搜查出了一些兵甲什么的,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吴郡太守盛宪不过是说了一些关于孙权和大乔的一些事情而已……

  虽然说孙权也尽力做出一些弥补,比如亲自去拜会顾雍的老母什么的,但是裂痕既然已经产生,即便是拿了520的胶水黏上,那一条裂缝依旧存在。

  顾雍和朱恒两个人的亲卫,站在一处,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就像是他们的主子一样。顾家和朱家相互之间都很熟悉,所以连带着护卫也是如此。

  人情么,自然都是走动出来的,若是间隔得太远,纵然还有些念想,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增加,再浓厚的也会淡去。

  顾雍坐着,表情略有些奇怪,似乎掺杂了许多东西,也像是什么都没有。

  朱恒小声的问道:那厮又要钱粮,怕是以为吾等皆奴婢,任求任与……

  顾雍看着远方说道:如今贪功冒进,又只用周幼平一支兵卒,如此决断,岂能服众?听闻周都督血战于江夏城下,然……竟然坚忍不出,拒不援助……

  朱恒说道:顾兄之意……

  此周非彼周尔……顾雍说道,若是都督,还算是……

  朱恒点头,半响又说道:不过,若是执意不给……怕是也有些不妥……

  顾雍摆摆手说道:不出三日,周幼平定然坐不住,打要上门,届时令其自取就是……只是可怜了……哎……

  朱恒说道:若是那厮可纵横江北,决胜兖豫,某便是倾家荡产支撑又有何妨?然如今心思太切,又不肯用人,不愿分润,便如何能得民心?

  顾雍沉默着。

  半响之后,顾雍忽然说道:若是三军不利,当急援江北!

  朱恒一愣,旋即说道:此事自然。

  ……┐゚~゚┌……

  黄昏,暮色苍茫。

  雨虽然停了两三天,但是道路依旧泥泞难行,尤其是在合肥一带。

  严格说起来,现在这个地方并不叫合肥,应该是肥东和肥西,中间隔着一个逍遥津。而曹操新建的一个前进基地,就叫新城,所以为了方便,还是将其称之为合肥罢。

  曹操算得上是北方军团,而孙权自然就是江南战队。对于曹操来说,当然看得出孙权的最强的地方就是水军,也就是说但凡是有水道的区域,孙权就可以发挥出十二层的力量,转运兵卒调配粮草,水运肯定比陆地要方便得多,所以对于水道的控制和压制,便是曹操对于孙权施行的战略。

  合肥此处,便是曹操对于江东水道的压制,就像是钉在长江肚子上的一颗钉子。

  逍遥津便是这个钉子的尖。

  一队浑身上下都是泥泞,连车辆上都沾染了不少的运送辎重的车队,慢慢走近了逍遥津的关卡之处。守护关卡的曹军兵卒放下了才吃了两三口的晚脯,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多少有些不快的看着缓缓而来的车队……

  因为按照惯例,天色入暮后,关卡就要关闭,不许任何人进出,但辎重除外。

  所以这些关卡的曹军兵卒,就像是快下班的时候又接到了老板的加班通知一样,难免有些心中不爽。

  周泰坐在第一辆的车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曹军关卡,心中不由得咚咚乱跳起来。

  逍遥津临近巢湖,又通长江,所以周泰便从江中绕出,在偏僻之处上了岸,妆扮成为曹军的辎重,企图萌混过关。

  关卡越来越近。

  看着不远处的逍遥津,周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如果能够冲进去,然后在内部放起火来,即便是不能立刻大败曹操,也能使得其落于劣势之中,主公必然就可以在正面战场之上争得胜利了!

  来者止步!曹军军曹大声喝道,然后带着四五个兵卒迎了上来。

  周泰也连忙朝着后面示意了一下,然后跳将下来,老远就笑着打招呼,路上难行,耽搁了片刻,给诸位兄弟添麻烦了……

  曹军军曹冷眼看了看周泰,微微皱了皱眉头,你是何人?你们屯长呢?

  周泰心里一跳,脸上却笑得更加灿烂了,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少许,我们屯长不小心那个什么,被给车轱辘压了到腿了,行动多有不便,正在后面的车上……

  曹军军曹摆手说道:叫他过来!带着行文来!

  别啊……兄弟们都走了一天了,你看看这一身泥水,还是先让我们过去歇歇脚……周泰一边胡搅蛮缠的说着,一边企图靠得更进一些。

  放肆!!曹军军曹脸色一冷,立即退下!叫你们屯长来!

  周潭将手背在了身后,握在了刀把之上,只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步步紧逼,啊?你说什么?屯长,屯长不是伤了腿么……

  站住!曹军军曹忽然大声喝道,你是哪里人?怎么不是冀州口音?

  你管老子是哪里人!周泰见距离也差不多了,也懒得再说,便直接大骂道,动手!杀了他们!

  周泰挥刀就砍,曹军军曹惊呼了半声,连忙用刀格挡,却挡了一个空,被周泰虚晃而过,砍在了腰腹之处,顿时砍到在地,而跟在周泰身后的几名吴兵,也纷纷冲上前来,将这几名曹军砍翻。

  站在关卡之中的曹军士卒看到变故突生,不由得愣了一下,直至看到周泰将曹军军曹的脑袋砍了下来,鲜血喷溅之时,才猛然间反应过来,嚎叫出声:敌袭!敌袭!

  周泰怒吼一声,将手中的头颅扔向了曹军关卡:杀!抵抗者死!

  周泰带来的吴兵纷纷从辎重车当中抽出兵刃,嚎叫着开始往逍遥津的关卡扑来。

  逍遥津内的曹军被示警声惊动了,接着就是嘈杂的声音想起,本能的开始反击,长箭零散的从关卡对面射出来,但是因为仓促射击,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准头,零散的落在了桥面,或是直接射入了水中。

  只有先突破了逍遥津的关卡,才能冲进新城之中去。

  而想要夺取逍遥津,便需要先突破了此处的桥!

  快!快!冲过去!

  周泰大呼。

  如果被堵在桥面上,那么必然就将成为活靶子!

  周泰捡起之前曹军落下的一柄长枪,然后投向了对面,一名正在列队的曹军兵卒当胸被扎中,顿时仰天而倒,惨叫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曹军的拦截速度超出了周泰的意料,虽然说周泰已经尽可能的加快了速度,可是依旧在周泰和吴兵的攻击之下,顽强的形成了一面的盾墙,然后越来越多的箭矢逐渐有了准头,射得桥面上的吴兵不时跌落水中。

  周泰将他对面的一个曹军刀盾手砍翻,可是盾牌后面还有盾牌,层层叠叠,还有曹军士官似乎在不远处大喊着什么,便有箭矢从越来越发昏暗的夜色之中射将过来!

  周泰忽然有些后悔,是不是半夜再来更好?

  但是黄昏赶到,着急过卡才算是情理之中,所以考虑许久,周泰才决定在这个时间点来,又因为没有行文,所以到了关卡之处必然是会露馅,只能动手硬抢!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一来自己抢得似乎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快,二来曹军也不像是想象之中的惊慌失措反应迟钝!

  周泰手下的吴兵顿时就被卡在了桥面之上!

  拥堵之中,不少吴兵或是被箭矢逼迫,或是主动跳下了水,泅往对岸。曹军似乎也没想到吴兵会抛弃桥面游过来,一时间有些散乱。

  周泰大喜,呼喝着加紧攻势,眼见着就要破坏了曹军的盾阵拦截,但是好景不长,就听见轰隆隆的战鼓声从侧后响起,一杆大旗从斜刺里面挑将出来,上面大大的一个曹字标明了来的并不是周泰的援军!

  周泰一时间腹背受敌,被堵在了逍遥津的桥上!

  吴兵顿时慌乱,斗志散落,不少人见到势头不对,便是丢下了沉重的铠甲兵刃,直接又跳到了河水之中,像是游鱼一般顺着水流而逃。

  从周泰后面而来的曹休猛的拍了一下自己额头,快!冲上去!杀了吴狗,休让吴狗逃了!

  曹休虽然说也按照曹操的吩咐要求做了一些布置,但是也有了疏忽,忘记了吴兵大多数都会水,所以并没有在水中做出什么安排,原以为将周泰堵在桥上,便是可以让吴兵插翅难飞,然而吴兵确实是如同曹休所料,没有翅膀直接飞走,却能变成游鱼噗通噗通下了水……

  周泰依旧不甘心,就连手臂上被不知道谁砍伤了,还是不肯退,但是周泰身边的护卫都明白周泰的脾性,二话不说就架起周泰来往水而奔……

  虽然天塌下来有个头大的顶着,但是要在天塌下来之前,先保证有个个头大的!否则按照汉律,失主将的护卫,即便是逃得了性命,最后也依旧是要被砍头的!

  如果说周泰活着,那么失败的罪责自然是落不到他们这些护卫身上。护卫保护主将,自然是尽心尽力,甚至会豁出性命,因为即便是主将有罪,但是这个主将的护卫舍生护主,依旧会被褒奖,还可以为家人获得一份不菲的体恤金。

  曹休追到了水边,愤恨的大吼,让兵卒朝着水中的吴兵射箭,但是也就看一些水花效果,箭矢入水之后的杀伤力几乎等同于没有,而大多数的曹兵都是不会游泳的,更谈不上下水和吴兵在水中搏杀了,所以最终也就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吴兵借助水流,逃出去了大半……

  哎!曹休将战刀虚虚在空中劈砍了几下,然后下令道,收兵!举火!

  不多时,三个原本已经堆积好的篝火堆熊熊燃起,火光映照着逍遥津,十几里外都能看得见。

  过了片刻之后,远处山头上也有火光闪耀而起,品字型的篝火堆在夜空之中十分的显眼。很显然,这是预先布置好的示警岗哨烽火台。这种烽火台用来传递消息,自然十分的快捷,直至后世封建王朝依旧使用。

  汉代烽火传讯已经是非常的成熟了,当年卫青和匈奴作战期间,就有匈奴欲借助夜色闯关,结果烽火示警,一夜就将信息从辽东直接传递到了西北长安!

  当然,烽火所传递的信息量是有限的……

  合肥距离曹军大营,也并没有横跨华夏版图那么遥远,所以当夜时分,曹操就收到了逍遥津遇到袭击的信号……

  当然,位于江夏城中的孙权,同样也是看到了这个信号,顿时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