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杀手重生:王爷,暂且饶你! > 第241章 绝境
  夜子墨终于明白了,彻底的明白了夜铭熙的用心。难怪,他要千方百计的赶尽杀绝,难怪,他需要小盛和陈中天的势力,只要有他们两股势力,他日登基必有好处。

  是夜铭熙打破了诅咒,打破了外人对皇室的猜测。

  “父皇的意思儿臣明白了,儿臣告辞。”夜子墨说罢就要走,却听到宫门被推开的声音。

  进来的是夜铭熙,他看到夜子墨的时候,再看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皇帝朝着夜铭熙点点头,他这才明白皇帝的意思。

  夜铭熙站在了夜子墨面前,脸上的神情比刚才缓和了一些。“你千方百计想要知道,我却千方百计想要掩盖。当初那场大火,父皇先救的是我,后来才救的你。此事我知在三哥心目中是无法磨灭的伤痛。”

  经他一提,前尘往事就这么如同流泻的江河缓缓而过。

  “过去的事不是你的错,那时候我们都小,这事儿怨不得你。”夜子墨要夜铭熙别提当年那场大火。

  夜铭熙看到夜子墨的脸色,“三哥,难道你?”

  终于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不错,他也是个命不久矣的人。

  想到小紫,夜子墨有些放不下。“我死不要紧,但我放不下紫儿。太子殿下,就当臣恳求你,以后善待太子妃可好?”

  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他却跪在了夜铭熙面前,想求他好好对待小紫。

  皇帝听着两兄弟之间的对话,大致知道他们为了什么在闹矛盾。说来说去不过是为了小紫,这小盛的女儿果然与众不同。居然能令凤都皇朝的太子爷和豫荣王爷为其争风吃醋。

  “朕乏了,你们兄弟俩的事不妨去东宫细谈。”皇帝对着两个儿子下逐客令。

  夜铭熙听到皇帝的话只好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随着和夜子墨一同向皇帝抱拳做缉一拜,随即走出了御书房。

  看着走出去的夜子墨和夜铭熙,皇帝却无奈的笑了。

  出去的兄弟俩来到了回廊下,两人并排站着。也许是太累的缘故,夜子墨看上去略微弓着背脊。

  “你的病是最近才发现的,还是早就发现了呢?”夜铭熙瞥了夜子墨一眼。

  那看着夜子墨的眼神里染上了几分担忧,虽然比较淡化,可担忧的心不是虚假的。

  听夜铭熙的关心,夜子墨有些不习惯。

  “目前还死不了,我只想你能够答应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夜铭熙依旧老调重弹。

  上次回宫时,在回廊下巧遇,他身上有淡雅的桃花香。难道,那时候的他已经染上了疾病。那么病了多久,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呢?

  或者更长久,从小紫和他分开后就染病了吗?

  “三哥,是不是紫儿和我大婚时,你就……”夜铭熙做出了假设猜想。

  夜子墨扬起了手掌,适才打断夜铭熙的猜想。

  无论怎样都好,现在说那些过去,以及那么悔恨都为时已晚。

  打错已铸成,这是无法转变的。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何皇位早就注定要给你,而非是我。我虽然比你年长,在算计上始终不如你。铭熙,看在你喊我一声三哥的份上,我就送你一句话。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你千算万算,是算不过自己的心以及老天爷。”正如他就是,多年前算计着想和小紫在一起。

  可谁知,多年后,他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夜铭熙抿嘴浅笑,“不怕三哥笑话,这皇位的确该属于我。三哥有很多事没我看得明白。是,我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好人。百姓需要的是一个好皇帝,而非是一个好人,三哥你说呢?”

  是的,只要能解决百姓安居乐业问题的,才配是好皇帝。其他的,不足一提。

  想不到皇后教出来的儿子果然无人能及,是人中龙凤。当年,夜子墨还嘲笑皇后,像她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可能能教好夜铭熙。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起我不会再插手你和太子妃之间的事,相反,我会替你演一场好戏。”至于那场戏要如何演,全靠夜子墨自编自导了。

  夜铭熙略带不解的看了夜子墨一眼,“三哥想演什么好戏?”

  夜子墨神秘莫测一笑,“你等着看就是了,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不可以伤太子妃。其他的,我夜子墨听候你差遣,即便是要我这条命,我夜子墨也不会眨一下眼。”

  不知为何,当夜子墨说出这句话的时,夜铭熙看到他身上有一种特别强势的气魄。

  这种气魄是他都无法做到的,他要保住自己的命。因为这凤都皇朝的江山社稷,他必须要保重自己。

  “三哥,他日,我若叫你死,你会不会听从呢?”他笑而不语的望着夜子墨。

  死?什么时候他夜子墨怕过死了,这死只怕夜子墨从未没放在眼里。

  夜子墨气定神闲的开口,“死我固然不怕,只要能为凤都皇朝做点事儿,我夜子墨义不容辞。”

  只是,在死之前他一定要完成那个心愿,只要完成那个心愿之后,死也甘之如饴。

  夜铭熙对于夜子墨说的话,有了钦佩之心。从来,他们之间未曾似今天这般聊的投缘。

  “有件事我实在不明白,为何你明明娶了紫……”怕夜铭熙介意,他马上改口。“太子妃,为何又会和陈中天的女儿在一起呢?”这件事夜子墨很好奇。

  该问的终归是要被问及,夜铭熙兀自抿嘴笑了起来。

  夜子墨没想象中那么迂腐,古板。

  “陈丝雨拥有的不容小觑,她的心思绝对比紫儿要来得难以掌控。紫儿的确是聪慧,蕙质兰心。可惜,她太真。这是唯一害了她的弱点,相信三哥对于紫儿此缺点,比我更清楚不是吗?”夜铭熙的话勾起了夜子墨旧时的回忆。

  不错,小紫的确是输在真,当然也是赢在了真。

  她的真实无人能及,故而到头来往往会伤了自己,成全他人。

  “有件事我想问三哥,可否知道血莲的传说?”夜铭熙转身,侧面站着。

  血莲?夜子墨心中一惊,血莲重出江湖必定会血洗天下,这是大忌。

  “你从哪里知道血莲的事?太子殿下最好不要触碰关于血莲的一切事,此传闻也是我在外头游历时听江湖前辈说起过。”传说中的血莲是一种禁忌。

  过去了三十几年,没有人愿意提及这邪恶的势力。

  夜铭熙眉头深锁,那么小紫背后的血莲与江湖盛传的邪恶血莲有什么关联吗?

  看来,关于血莲的事该去问问净莲师太。

  夜子墨想起江湖传说,这才开口。“传说这血莲是江湖中占领最好地位的邪教魔女――血莲仙的信物。”

  魔女――血莲仙,此人不是早就死了吗?

  “三哥,传闻是不是说血莲仙貌若天仙,身段婀娜,武功高强。得到她,就能号令天下群雄?”夜铭熙也略微道听途说一些关于血莲仙的传说。

  夜子墨点点头,夜铭熙说的那些都正确。

  躺在床榻上的小紫悠悠转醒,容昭就侯在原地。见到醒来的小紫,她疾步上前。

  “小姐,你可觉得哪里不舒服呢?”容昭上前询问小紫的状况。

  她有种浑身都痛的错觉,浑身骨头像要散架似的。

  刚要起身,却痛的又躺在了床榻上。

  “小心,小姐。”容昭急忙出声阻止,要小紫小心为上。

  她低头望去,发现裸

  露的肩膀被包扎了,这才想到夜铭熙想要杀夜子墨,而她不惜用身体去挡。

  情急之下她有些紧张,那是否有伤到孩子呢?

  “容昭,孩……”就在小紫话音刚落下,有脚步声传来,逐渐靠近。

  夜铭熙走进内殿,容昭缓步上前,对着夜铭熙欠身施礼。

  小紫最不想见到夜铭熙,毕竟陈丝雨的事一时之间难以忘怀。

  “容昭,你先下去。”他开口遣散容昭和一干宫女的伺候。

  等容昭和宫女出去后,夜铭熙走上前来,坐在了小紫的面前。

  “血莲仙,这个名字你可有听闻过?”他眯着双眸,眼神里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好端端怎么会提到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小紫不说话,她不想和夜铭熙多说什么。关于陈丝雨的事,心里还在怄气。

  久久为等到小紫开口,夜铭熙生气了,他起身,二话不说,直接撕开了小紫的衣衫。

  “夜铭熙,你要做什么?”小紫受到了惊吓,生硬地口气唤着夜铭熙的名。

  她拉高下滑的锦被,用受惊的眼神对视着眼前怒火满腔的夜铭熙。

  他也不想动粗,可小紫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令他坐立难安。

  “本殿不是没给过你机会,是你不怕死的想要反抗。”他看着受伤的可人儿,那一身冰肌玉骨却挑起了他的欲望。

  该死的,不该靠近她的。明知道,靠近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听到夜铭熙略微急促的呼吸声,还有那他双酷似猎人的眼神,把她看待成猎物。小紫有些生气,却不敢妄动。

  “下流……”她难以下咽心中闷气,只能在口中讨便宜。

  夜铭熙仅剩的理智被小紫挑断,他冷着一张俊容慢慢逼近她面前。

  小紫想动,却被夜铭熙固定在怀中,他解开她包扎伤口的布条。当伤口呈现眼前时,才发觉到原来,自己那一剑刺的居然有这么深。

  他拿起一旁进来时准备好的新布条,手中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

  “好好躺着不就完事儿了,你偏偏要动,伤口扯裂了就难以愈合。”夜铭熙手中的动作在继续。

  她偷偷观察着他的眼神和说话的表情,那一眼仿若回到了三年前初识的他们。

  可是现在,为何他们之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呢?

  这天不该这么残忍,这爱不该那么脆弱。

  铭熙,你有看到我的心疼和我的泪水吗?小紫觉得难堪,转过头,不再看夜铭熙一眼。

  “你走,从此以后去找陈丝雨,我不稀罕你的怜悯。”她口气生硬。

  “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血莲仙你知道吗?”夜铭熙再次问了一遍。

  小紫气其答非所问,“这个问题我回答了我不知道,我还那句话,既然太子殿下能在陈丝雨身上得到您想要的,那么您就去找她。”

  算了,早点看清楚也好。

  人一旦爱上就会变得脆弱,不堪一击到一碰就会碎。

  他生气了,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那双深邃的眼眸布上了一层隐瞒的寒霜。

  “本殿想宠爱谁,还轮不到你来做主。不过本殿提醒你,孩子若是不能完好出生,那么我就要你师父陪葬。”夜铭熙下了猛药,要小紫坚强一点。

  就算是看在夜子墨的份上,他也没道理要眼前的发妻命丧于此。

  然而,小紫却不稀罕他额外的开恩,这样的疼爱,在她眼里看来简直是一种无形的讽刺和羞辱。

  难道,真的要怀胎十月,等孩子出生时,她方能得到自由吗?

  不行,在这期间,她一定要好好为自己做一番打算。若不然,实在太委屈自己了。

  没等多久,小紫看了一眼坐在她面前的夜铭熙。“好,孩子我会拼尽全力去保住。而你也别忘了今天说的这番话,食言而肥非君子所为。”

  君子,夜铭熙在心底暗暗笑着,为了这凤都皇朝,他可没想过要自己当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

  “你背后的血莲,除了我之外,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到,若不然惹出麻烦,别怪我没有事先警告你。到时候,想必我也保不住你。”夜铭熙心里始终有点安心。

  他害怕,怕小紫背后的血莲刺青会害她丢了性命。

  若是如此,那么他肯定以凤都皇朝的江山社稷为先,其他的,容后考虑。

  他好生奇怪,为何今个儿前来是为了背后的刺青呢?

  这血莲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吗?

  两人开始沉默,谁都没有再开口。

  丞相府你满着愁云惨雾,小盛双手负在背后,在花厅内不断来回踱步着。

  “老爷,你别再走来走去的,我眼睛都花了。”小夫人出声劝小盛冷静一点。

  小盛看了一眼爱妻,“你懂什么,如今我通敌叛国证据确凿,只是殿下看在紫儿份上才没有向皇上进谏,若此事被陈中天那老匹夫知道,你认为他会善罢甘休吗?”

  为官之道小夫人还知道些,在官场上谁能置身事外,一身清白呢?

  只怕有时同流合污也是身不由己的选择。

  “那依照老爷的意思看来,陈中天势必会抓着这条罪状不松口了吗?”小夫人也担忧了起来,“这样的话,岂不会害紫儿也受到牵连?”

  女儿会不会受到牵连小盛目前也不敢下断定,但她怀孕的事儿一旦被皇帝知道,想必,皇帝也会让女儿生下孩子才做决定。

  进一步,退一步都危机重重。这下子,可愁坏了小盛

  “那么老爷为何不去请净莲师太呢?”小夫人说着给小盛出起了主意。

  现在他出去见谁,就会害了谁。

  想必没有夜铭熙派人暗中监视着,也有陈中天暗中派人跟着,这次小盛算是走到绝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