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杀手重生:王爷,暂且饶你! > 第240章 气势
  小紫啊小紫,想不到你比本殿还要防范。

  真不知道,和你同床共枕多年,居然是同床异梦。

  想到这些,夜铭熙就觉得小紫做的实在有些过了,难道这些年来她的心始终在夜子墨身上吗?是,一定是这样的。

  “殿下,你弄疼我了。”陈丝雨吃痛一唤。

  也不知道夜铭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居然用力捏住了她的皓腕。听到陈丝雨的声音,夜铭熙这才回过神来。当看到陈丝雨的手腕,他有些理亏。

  “我只是心情不顺,你最近若没事就呆在无忧殿,东宫这边没事儿少来。”他算是无形之中警告陈丝雨。

  别有事没事儿去找小紫,挑衅她是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的。说到底,现在小紫是太子妃,在身份上陈丝雨是抵不过的。

  在皇宫中,小紫说句话多少还是有分量的,再加上现在她也怀有身孕。这要是传到皇帝耳里,无疑是大喜事儿一桩。

  这陈丝雨怀孕的事儿,自然就没那么好说了。毕竟,东宫太子妃是小紫,而不是她陈丝雨。

  碍于夜铭熙的脾气陈丝雨不是很吃的准,她柔顺的对着夜铭熙点点头。“是的,殿下。”

  有了陈丝雨的保证,夜铭熙派人将陈丝雨送回无忧殿,自己则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行至而去。

  关于小盛通敌叛国的事儿他需要向皇上解释一番,到时候若查起来,小盛脱不了干系。

  站在御书房宫殿外头,夜铭熙迟迟未进去。

  他笔直的站着,望着那正在认真批阅奏折的皇帝――夜然,那瞬间夜铭熙的神情里居然流露出一种不言而喻的忧伤。

  “是熙儿来了吗?”御书房内的皇帝出声问道。

  声音里充满了笑声,夜铭熙收拾好情绪,马上跨步走进了御书房,来到了皇帝面前正要下跪行礼,却被皇帝阻止。

  “免了免了,这里又没外人。熙儿找朕又是为了何事啊?”皇帝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儿子,

  夜铭熙看了一眼守在外面的太监和宫女,“把宫门关上,你们下去。”

  宫女和太监听闻夜铭熙的命令,朝着皇帝和他欠身,跪安。随即关上了宫门,御书房内变得静谧。

  夜铭熙掀开衣袍下摆,跪在了皇帝面前。“父皇,儿臣是否做错了?”

  皇帝看到下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先是一愣,然后他放下了握在手中的朱笔。随着,他起身,走到了夜铭熙跟前。

  “何错之有,你说来给父皇听听,父皇想知道吾儿可否真有做错之礼。若你错了,那么朕更有错。”皇帝说着顿了一下,“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你说,你要是错了,那么朕岂不是大错特错。”

  夜铭熙抬起头,面朝着皇帝。“父皇,关于你说的那件事办妥了。联合母后的力量,儿臣办的差不多了。”

  听到夜铭熙这席话,皇帝倒是有些心生不忍了。终于又上前一步,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夜铭熙。

  “苦了你,这是凤都皇朝列祖列宗的错啊!所以,身为他们的子子孙孙,是无法推卸的责任。熙儿,有朝一日,父皇希望你别恨父皇今天要你做的所有事才好啊!”皇帝双手按在了夜铭熙的双肩上。

  那一刻,眼神变得有些红红的。

  夜铭熙不再出声,皇帝的话令他有些心酸。

  此时身在王府内的夜子墨听闻宫中发生的事,他快速的叫来了冷云,要冷云准备一下,他想进宫去看望小紫。

  “王爷,属下以为你还是不进宫的为好。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只怕太子殿下早已有了另外的安排。就等着你进宫自投罗网,难道王爷没想过事情有些蹊跷吗?”冷云不想主子进宫去。

  眼前的主子和夜铭熙比较起来,论算计之心往往没有夜铭熙来的高杆。

  如此一来,冷云不得不叮嘱夜子墨。

  “冷云,你跟随本王多少年了?”夜子墨反问眼前的冷云。

  冷云微微抬起头,纠结的眉头里写满了不解,可嘴上的回答却毫不含糊。“属下跟随王爷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了十年零八个月。是王爷小时候看属下可怜把属下捡回去,然后把属下安置在寺庙内。要属下跟随一归大师学武,直到你找到属下要属下报恩。”

  回忆起当年,冷云清楚地记得当初的夜子墨对他的怜悯。

  “正因为你了解我,所以才相信我。冷云,你相信夜铭熙是那种说翻脸就翻脸的人吗?是,本王的确不喜他,可这并不影响本王对他为人的肯定。”

  夜子墨肯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要冷云让开,他好进宫去一探究竟。

  冷云拗不过夜子墨的坚持,“属下这就去安排。”

  等冷云离开后,夜子墨一时没站稳,单手托在了桌面上。脸色变得苍白一片,冷汗在涔涔落下。身体内的痛仿若要将他撕裂,理智和迷离在瞬间撕扯。

  紫儿,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为你撑着。今生无缘与你成为夫妻,可我夜子墨这条命早就给了你。只是你需要,我便义不容辞的为你上刀山下火海。

  乘坐在冷云准备好的马车内,夜子墨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此时此刻小紫伫立在东宫的回廊下,她看上去憔悴中带着几分忧伤,浑身上下散发着脆弱的气息,好像一碰就会碎。

  站在不远处的容昭有些心疼小紫的遭遇,她缓步上前。“小姐……”

  “你不用劝我,师父的命比任何人都要来值。有些事你不知道,容昭我现在无法告诉你。将来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小紫遥望着远方,那眼神里透露着一种期待和渴望。

  现在的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想出宫去,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去走走外面郊外的小道。那些桃花可开的还好,那些杨柳可绿的迷人?

  现在,她就像一只被囚禁的金丝雀,有生存的力量,却没有离开的自由。

  “容昭,我实在没想过,会在这个时候怀孕。真是讽刺,毫无预兆的事情来的突然。”她说着人已经步入了台阶。

  一步一步慢悠悠地朝着院中走去,容昭不敢怠慢,慢慢地跟上小紫的脚步。

  就在主仆俩说话时,有一名小太监小跑步上前来。

  “启禀太子妃,豫荣王爷来了。”太监跪在了小紫面前禀告着。

  一听是夜子墨来了,小紫的心扉涌上了几分酸楚。他一定是知道了事情,才会这样迫不及待的赶来。

  没等小紫出声,夜子墨走到了院中。

  “容昭,你先行退下。”小紫淡淡的开口。

  容昭带着小太监走出了院中,只剩下了小紫和夜子墨站在原地。

  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两两相望。

  望着夜子墨的双眼,良久之后小紫却先笑了起来。“子墨,看到了吗?这就是我背叛你的下场,我不配得到你的同情。”

  就在她说这句话时,夜子墨跑上前将她扯进了怀中,拥抱了她。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紫儿,如果你还愿意的话,现在就跟我走。我知道你傲气,绝对不会容不下三宫六院的宫廷生活。”最了解的人还是夜子墨啊!

  这是小紫一直都明白的事儿,可明白归明白到最后她还不是一样伤了自己,害了别人。

  靠在夜子墨的胸前,小紫痛苦的闭上双目。

  泪水簌簌而落,那灼热的泪滴在夜子墨的手背上,刺痛的却是他的心。

  “别哭,紫儿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他伸出修长的手指,细细的拭去她脸颊上的热泪。

  就在这时站在屋檐下的人,将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他气的抽出了腰间的软剑,想也没想直接朝夜子墨的方向刺去。

  还没等夜子墨反应过来,小紫却将他护在了身后。

  “紫儿……”夜子墨惊呼一声,抱住了倒下来的小紫。

  夜铭熙手中的长剑却来不及收回,刺中了小紫的肩胛。

  小紫倒在了夜子墨的怀中,她虚弱一笑,看着夜铭熙的双眸里充满了一种决裂的坚持。这种恨意仿若会将人吞噬,有爱之恨的开端是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过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该救他,真的不该救。”夜铭熙想推开夜子墨,却被小紫伸手阻止。

  事到如今,她对他的爱还剩下多少就连自己都不知道。

  她无法接受和别的女人共享眼前的男人,这分明脱离了她嫁给夜铭熙的初衷。

  “不要碰我,我觉得你很肮脏。”她靠着夜子墨的怀,对眼前的夜铭熙做出评断。

  夜子墨没有迟疑,正当要抱起了受伤的小紫时,夜铭熙却举着剑对准了夜子墨。

  他眼里投出来的冷光犹如一支冰箭,随时蓄意待发。

  “放开她,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我敬重你是我三哥才没有痛下杀手,否则,刚才那一剑,足以令你命丧黄泉。”夜铭熙的话刺激了夜子墨。

  然而,夜子墨也不肯妥协。

  凭什么要听他的,当初就是自己太君子,太为眼前的人儿着想,才导致了两败俱伤的地步。

  “不要叫我三哥,我不稀罕当你三哥,你若是还爱她就不该让她抬不起头来做人。”到底是把话说开了,夜子墨心中顿时松了一些。

  一听夜子墨的话,夜铭熙自觉地理亏,可他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的理亏。

  “现在她已嫁于我,就是我妻。你这么做,就是于理不合。”他不肯让步,收起手中软剑,走上前抱起了小紫。

  她的脸色有些煞白,血流下来弄脏了地面了,连夜铭熙身上的袍子都变得污脏不堪。

  被夜铭熙抱在怀中的小紫有些神志不清,她垂下手,倒在了夜铭熙的怀中。看着晕厥的小紫,夜铭熙脚下的步子加快的了速度。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在此时有了变化,就连脸上的情绪也有了改变。

  夜子墨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夜铭熙和小紫。

  他突然单膝跪在了地上,手掌捂住胸口,喉头一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夜铭熙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他没转身,马上又移动步子。

  夜子墨有些承受不住身体传来的痛觉,他是低估了这痛的发作速度和次数。最近几年来,身体逐渐走了下坡路。看来那个传说中的诅咒很灵验,灵验到现在要来取他的性命。

  他从地上起身,颠颠撞撞走出了东宫。脚步蹒跚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行至而去,是时候了,该问问那个放弃自己的人如今看到他的模样,是否会所悔悟?

  “王爷……王爷……”他刚走到御书房外头,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身在御书房内的皇帝听到夜子墨的到来,他正在练字,拿在手中的笔刹那掉在了地上。来了,终于还是来了。自从夜铭熙大婚之后,就算进宫来,他也很少会主动来找自己。

  对于这个儿子,皇帝一直心存内疚。

  在一阵刺痛中转醒,醒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明黄龙袍的男子伫立在自己的软榻前。

  夜子墨苦涩一笑,那笑之中透露着几许无奈和几许认命。

  “正如你所言,生在这个皇室家族中谁都无法自己定夺自己的命。现在,我尝试到了其中的滋味儿。”他的眼里满是隐瞒,说着话的人已经从软榻起身。

  皇帝想阻止他的动作,夜子墨却避开了皇帝的碰触。

  “朕知道你还恨朕。”皇帝看了眼站在眼前一脸病态的夜子墨,心里有些不忍。

  夜子墨却嗤鼻一笑,“恨,那何止是恨。可恨又如何呢?有时候,我只愿自己生在寻常百姓家,如此才能活得自由自在。”说着,他却剧烈的咳嗽起来。

  看着夜子墨激动的样子,皇帝心头的内疚一点一点在增加。

  “子墨,朕没想过你会变成如此,更没想过你的病情会加重。”皇帝说话时,声音里透着稍许哽咽。

  然而听到皇帝的话,夜子墨站直了身子。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冷冽,眸光里透露着坚决。

  “那时候你为何救的是夜铭熙,而不是我呢?知道皇后千方百计想要除掉我,可你却没有救我。”夜子墨说着话的人,手指向了皇帝。

  那双眼里饱含着泪光,看着皇帝的眼里充满了别样的恨意。

  没等夜子墨在说话,皇帝看了一眼侯在寝宫外面的太监。“来呀!把宫门合上,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得进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皇上。”太监说完,命人关上了御书房的宫门。

  等宫门合上后,皇帝站在看了一眼眼前的夜子墨。然后皇帝当着夜子墨的面揭露了真相,当夜子墨看完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那表情完全不像初出进来时态度那么恶劣,终于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这就是夜铭熙千方百计想要隐瞒的秘密对吗?”夜子墨猛然抬头,对上了皇帝的双眼。

  有些事,不知道是好的,一旦知道后是痛苦。

  皇帝走到了龙椅前,然后坐在了龙椅上。那气势俨然不改,架势中有着王者风范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