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一婚成瘾:冷傲首席慢点撩 > 第239章 这女孩真傻
  “别丢人了,比牙签还小!猪肉都还有一条虫能看到,可是你……咳咳……”某女故意不将话说完,笑得前俯后仰。

  只是,等她眼泪都笑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恢复平静,却看见他不受打击盯着自己坏笑。

  晕死,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

  怎么说他小……成这样,脸上还贴光了?

  她弱弱地看着他,他痞子一样斜睨住她,好像披着羊皮的大灰羊一样,“笑够了?嘻嘻……是不是比牙签还小,那么检验检验,不就知道了?”

  还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女人!傅天辰真的是笑得很坏,本来在她身上所花的心思,也只是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

  可是,他已经不止一次意乱情迷!

  十五分钟后。

  两份都换去了身上湿透的泳衣,云知晓好像大龙虾一样弓着双腿张开走路,某男看到自己的“杰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满意足。

  “我可以走了么?”下面火辣辣的,知晓暗暗吸了一口气,微红的小嘴红肿地抿了一下。

  天辰失神地看着她,心里极想再爆发一下,一口一口将她吃个精光,“我送你回去!”

  “不用……”知晓急忙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躲避着他邪恶的目光,“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嘿嘿,这怎么行呢?被岳父大人知道了,又说我不够体贴了!”

  阳光倾洒在他的俊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看得她发愣,但是这个大无赖分明就是在告诉她,他要送她回去公司

  他是想将彼此的关系“发扬光大”么?

  这个大坏银!不可以!

  可是,她又有什么理由能左右他的决定呢?

  “真的不用了,我晚上就搬……”她咬了咬嘴唇,极不情愿地想告诉他,晚上可能要搬东西去他那里了。

  因为昨晚上一些赌气的想法,她口口声声说要搬出去,然而继母已经将这个消息好像病毒似的的公布出去。更可恶得是,早上竟然将她的一些生活用品已经打好妥当!好像生怕她反悔一样!

  现在,她好像也没有任何退路了!

  但是,啊啊啊啊啊……她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大色胚住在一起呀!会被他半夜吃得连骨头都无法剩下的!

  苍天呀,于心何忍!

  “搬去哪里?”傅天辰冲她眨了眨眼睛,宠溺地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哈哈大笑说,“小笨猪,我逗你玩的,其实,你不用搬来我这里。当然,你分分秒秒都想着我,一秒不见如隔秋,那么我就委屈一点,勉强提供一个厕所给你住下!”

  “谁稀罕!”知晓气得直翻白眼,瞪着他几秒,扭头就走!

  “还说不稀罕呢?瞧瞧瞧,你分明就是爱上我了!“傅天辰痞子气地笑了笑,又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只是协议关系,谁也不能爱上谁,不然,到时候哭得不是我,而是你!”

  知晓真的很想大力掐死他!

  虽然力气不够他大,可是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偷偷给了他一脚,便拔腿就跑,“去死!爱上谁,也不会爱上你!”

  “哈哈哈,你分明就是被我的眼神深深萌到了……”

  车子在千姿娇门口缓缓停下,知晓正想快速打开车门逃跑,却被某男心怀不轨地抓住了手腕,一脸坏笑地指着俊脸,“嘿嘿”地说,“不来一个吻别么?”

  “吻你的头!去死!”说完,挣扎了一下,却被他往怀里环得更紧,晕死,要是被同事看到了,该怎么解释呀?虽然现在穿越剧超给力,可是她不会一秒钟变格格掩饰身份呀!“你放开我!!!!”

  “女人总爱口是心非!”傅天辰无比自恋地说道,拨了拨她的头发,又说,“你不吻我,那我吻你啦!”

  啊啊啊啊啊……不要!

  云知晓悲催地闭上了眼睛,他温热的嘴唇便贴在额头上!

  李健宁站在七楼的窗边看到了这一幕,缓缓吐出了一个烟圈,白色的烟雾在空中伸展成丝,最终消弭于无形。

  本来还担心她会有什么“大事”,中午饭都没有心情吃地站在窗前盼望着她回来,甚至,不止一次在想,要不要叫秘书给她拨一个电话。

  现在看来,不用了,人家甜蜜得很!

  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头往水晶烟灰缸里狠狠一按,妖治的红色火花四射,未等云知晓推开车门,他便转身回到桌前,才刚坐下,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扫了一眼,本来想直接按掉,可是眼帘闪过他们的那一幕,心里极度不舒服,于是顺手接了起来,“傅颖,你发的短信我看到了,晚上一起吃饭。”

  呵,李健宁,哈弗大学的高材生!

  自从父亲在外面有女人之后,便不再相信爱!可是自从遇到“无情”的她,才似乎有些许悸动!但,都已经随着刚才那支烟给燃尽了……

  ……

  知晓回到了办公室,才坐下,继母的电话便夺命地杀到,开口就是,“云知晓,你房间的衣服我也帮你打包好了,不是今晚搬出去么?”

  知晓咬了咬嘴唇,本来想说不搬了,可是……哎,家的那盏明灯不再照耀她了!最终还是皱了皱眉头说,“是的,下班之后我将行李搬走。”

  挂了电话之后,火速在赶集网搜索一下,公司附近有没有什么便宜一点的房子出租。只是,无果,只好厚着脸皮打电话给王美娟求救!

  这个死女人,关键时候不会见死不救吧!

  事实证明,就算是死党,也是有异性没人性的!王美娟说男朋友这几天会从广州过来,未问知晓什么事情,知晓已经好像针拽破的皮球般泄气了,直说不打扰她们两个二人世界。

  她深深长叹一句,失笑,一个人,不知道何去何从!

  下班之后,知晓连饭都没有吃便在公司附近乱转,希望会有什么牛皮癣租房广告在墙壁上贴着!

  李健宁开车路过这里,看到她焦急不安的模样,心里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

  本来不想开车过去的,可是还是强忍不住朝她那个方向奔去。车子在马路的一边停了下来,推开车门问她,“在找什么?”

  知晓绞着手指,错愕地抬了抬头看着这个小气的上司,有点坐立不安地抿了抿嘴唇,“没什么?李总怎么会路过这里。”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健宁明显感觉到她故意拉开彼此的距离,无奈地苦笑。

  原来她的心里早已经住了一个人,再也不允许别人靠近半步。

  “只是碰巧……”李健宁意味深长地弯着嘴角玩味地看着她,他才不想告诉她,看到她在这边,就情不自禁将车子开过来了呢!

  只是,令他黯然的是,知晓对于他的回答一点都不在意。

  她的全副心思都在“找房子”“搬出去”“便宜”“月租多少”的字眼上了,不咸不淡地回复了一个“哦”,正想找一个借口开溜,电话倒是响了起来!

  是王美娟!

  知晓哀叹了一声,一定又是说过两天同学聚会的事情!下午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借住几天没有成功,反则提起了这桩事!

  知晓当然是抱着“打死也不去丢人现眼”的态度,可是,男朋友忽然“驾到”的王美娟大大咧咧地说,云知晓敢不去认识帅哥,从此绝交!

  话说,王美娟说绝交了……1次,好像还没有一次果断绝交成功!

  “你电话响了。”李健宁见到她失神,心里有些落寞地提醒她,该不是她男朋友打来的吧?

  是上次……宾馆的那个人么?

  想到这里,他内心深处好像飞过一排乌鸦,扇起了阵阵凉风!

  像他这么儒雅的人,想果断走,不想听到她和别的男人说那些情意绵绵的甜言蜜语!

  可是,双脚……却抬不起来,心都好像停顿了!他目里的余光偷看她的表情,侧着耳朵试图偷听她的话。

  知晓刚刚按下了接听键,王美娟一开口便是排比质问句,“你知道我性子急,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呢?别以为不接老娘的电话,过几天就不用参加同学聚会了?池南哲那鬼东西值得你这么在乎么?云知晓,你是猪头呀!在一个男人身上吊死?”

  “我……”知晓尴尬地看了看李健宁,见到他“扑哧”一声笑了,耳根都忍不住红了,这个该死的电话,神马都好,就是讲电话好像开着一个大喇叭一般!

  “哈哈……听说以前暗恋你的练有高还没有结婚呢?你就不去碰碰运气?”

  “王美娟……”知晓咬了咬嘴唇,难堪地看了李健宁一眼,急忙扭过头,压低着声音说,“就算他还没结婚,也不会轮到我!?

  “云知晓!!!!你就是这鸟样!你哪点比别人差了,要胸有75,要屁股又大又圆……”王美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对不起,我在忙,先挂了!”知晓最怕她这种痛心疾首的语气了,做了一个要挂的姿势,尴尬地对着李健宁笑了笑,“她就是这幅性子。“

  “很逗的一个女孩,一定很好相处。”

  知晓点了点头,正想将手机放进包包里面,却发现自己刚才还没有按掉手机!王美娟扯着大嗓子大喊,“有男人?云知晓,竟然背着我偷情?是谁?明天老娘带着一帮姐妹榨干他,你可别替着他荷包心疼!”

  知晓的额头直冒三条黑线,压抑着声音从牙缝挤出了四个字,“只是路人。”生怕她不死心,打破沙锅问到底,又补了一句,“问路的。”

  只是路人?!

  李健宁的内心深处好像被人灌了一大碗中药那般苦涩,他玩了玩嘴角,对着前面的行人发了一会呆。直到知晓挂了手机,他才说,“一起去吃饭吧。”

  即使,明知道她不回去,可是还是忍不住邀请她!

  是不死心么?他微微叹了口气,明亮的双眸却始终注视着她干净如白云的脸庞。

  “李总,对不起,我……”知晓很抱歉地绞着手,实在是没有时间跟他去吃饭,今天晚上再找不到房子,就真的要睡在大街上了!

  她才没有那么笨,傅天辰那个大坏蛋已经摆明不用她搬进去了,她还装上“喜洋洋”送进虎口!

  “约了男朋友?”李健宁试探地问,心里极度郁闷,但更抓狂的是,她不做声,似乎默认地低头看着手机的时间,“那……我不打扰你了。”

  “好。”知晓听完他的话,立刻脱口而出,有些尴尬地看着他,又力求挽留形象说,“下次我请你吃饭,很抱歉。”

  “什么时候?”

  “什么?”

  “下次请我吃饭呀!”李健宁冲着她笑,这女孩真傻!

  但是,脑海里一旦闪过她和另外那个男人在电梯里、在车里接吻的一幕,心又隐隐作痛!也罢,自己早已经不是纯情小男人了,又何必要求别人是怀春少女?

  想到这里,心里一片舒坦。

  “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天色已晚,天空已经泛起了寒星。

  这一个风起的夜晚,月亮经常被乌云遮挡住。

  知晓好不容易在城里最好的那一片小区背后,找到了一所很残旧的房子。那一带都是一些比较贫穷的老人或者失业青年居住,谁会想到,繁华的前生后世,都是断壁残垣?

  但不要紧,有一个地方蜗居,知晓已经很开心了!再说了,这个地方每个月的租金才是300块钱,走十分钟小道,便能到巴士站。

  回到家里的时候,那一盏微弱的灯光,映衬着一张俊脸,他深邃的眼神散发着如狼一般悲伤的眼神。

  而,手中冒着星子的红色烟头,如血般妖治。

  “傅天辰,你怎么找来这里?”知晓不满地瞪着他一眼,走到他的跟前,试图拉着他离开。

  “我……”傅天辰扔下了烟头,壮实的双手大力地将她压在墙上,性感的嘴唇覆盖了上去,“别动!”

  知晓瞬间好像被电击中一般,浑身颤抖,就在家门口?

  “小心。”他一把将她拉扯入怀里,身子一旋转,,一把锋利的刀子便滑过了他结实的手臂,衣服划破,鲜血蔓延。

  而,扔着刀子的那个黑色背影,渐渐消失在小道的尽头!

  周围,安静,只能听到狗吠声。

  许久,知晓才回过了神,咬着嘴唇,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也因为过度惊吓,泪腺发达的她,又忍不住闪烁着泪光,“为什么要救我?”

  “你这么笨,我不救你,谁来管你。”傅天辰不以为然地讪笑,心里盘算着,刚才是谁在下毒手!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稍等,我进去拿一些刀伤粉和纱布出来。”知晓擦了擦眼角的晶莹,转身要走。

  傅天辰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声音低沉地说,“没事,我去外面的小诊所看看,有车,很快的。只是,那个人还没有挂,你给我小心点。”

  明明就是在关心人,还是一副拽样!

  哼!

  知晓懒得和他一般计较,见他要走,低声叫了一声“啊辰”,然后弱弱地说,“记得去看医生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