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嚣张重生妃:王爷,我要休了你 > 第248章 极难为情
  “那间满月楼是你的?”我抹去泪,正好看见皇上脸上的笑意。

  “是的,我们虽然是江湖中人,但是也要吃喝,若不经商,这么多人岂不是要饿死。”

  岳钊腼腆的笑道。

  “说的也是,那就按你说的,将我与雪儿易容,我们去满月楼做跑堂。”看着满是斗志的皇上,我的心却并不安静,跑堂,堂堂一国之君,如今竟要屈就自己去做跑堂,虽然是为了在局,但是这对皇上来说,该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经过岳钊身边人的巧手打扮,我与皇上都变成了中年人,尤其是皇上,加上胡须后,根本不可能有人认出来。

  我们是天黑的时候进城的,我很意外,这满月楼与于府竟然只隔了一条街,若是站在顶楼,甚至能远望到于府,心想,这或许就是当初岳钊选择开酒楼的原因吧。

  我算是与晴儿达成了协议,自那日之后,晴儿脸上的笑容多了,眉眼里始终挂着对幸福的企盼。

  我有些明白,因为对未来有了期盼,生活中有了希望,就像我对皇上,见到他我的心就定了。

  这天,晴儿带着我到昭阳殿,晴儿亲手炖了燕窝,做了点心,看到晴儿熬汤的时候,我有一种邪恶的念头,当时我就想,如果在这里面下毒,会不会立即要了他的命呢?

  但也只是想想,我知道宫里下毒没这么容易的,因为他本身就是假的,肯定格外谨慎。

  我与晴儿到昭阳殿的时候正好是申时,这个时候喝汤,吃点心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皇上,臣妾见皇上为国事繁忙,特炖了燕窝给皇上。”

  晴儿微笑着,命我将燕窝送上。我将炖盅放在一旁,盛了一小碗端至龙案前。

  “晴儿,朕就知道你最贴心,朕最疼爱的就是你。”

  假皇上向晴儿微笑,伸手将晴儿拉入怀中,我就一直打量着他,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他连声音都那么像?

  只是我很清楚,凌霄在处理政务的时候是最不喜欢人打扰的,更别说会亲昵的让晴儿坐在膝上了,只是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想到。

  我看了看小福子,他跟在凌霄身边最久,按说这么久了,他应该能察觉到。

  但见小福子低首,并没有看这个假冒的皇上,我心下疑惑,心想,得找个机会与小福子聊聊,或许他能帮上忙。

  “皇上,臣妾见皇上如此辛劳,很是心疼,再看皇上身边的宫人,一个个都呆得像木头,臣妾不放心,这是臣妾从娘家带来的婢女小容,她最懂臣妾的心事,不如留她在皇上身边照顾皇上,那样臣妾也放心些。”

  晴儿看着我向假皇上撒娇道。

  “爱妃有心了,这丫头可乖巧?”假皇上打量着我,凝眉问晴儿,好似对我并不是很满意。

  “乖巧,她呀,是我们王府的人,只不过小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听觉得有点问题,要很大声才能听见,说话也有些结巴,但是人很乖巧,很懂得主子的心。”

  晴儿按照我们之前预定的计划向假皇帝推荐我。

  我在心里暗自盘算,本来想演个又聋又哑的,但是想起上次毒哑的事,我又怕他们怀疑,因而只让晴儿说半哑,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留下我。

  “哦,是吗?那姑且留下待朕观察几日。”假皇上那双邪恶的眼里,射出了蛇一样的冷光。

  我低首避开,自从上次天牢之时我有点怕她,我更怕自己的眼神会泄露恨意,在我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我一定要挺住。

  “嗯,容儿还是很贴心的,这样臣妾就不必太担心皇上忙得忘记吃饭,休息了。”

  看着晴儿,我心里很难受,我不知道晴儿是什么样的心理,如果让我去假意奉承这个恶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更别说与他承欢了。

  不管晴儿是什么心里,我看着心里都难受,她心里的男人是齐宇轩,可是她的身体却给了另外的男人,包括凌霄在内,看着晴儿为了心中的那份爱情如此牺牲,我的心一阵阵刺痛。

  在我的纠结与痛苦中,假皇上抱着晴儿进了内殿,我好恨,恨自己的无能,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这了更加坚定了我要早点掀穿他的决心。

  这天中午,晴儿留在昭阳殿与假皇上一起用膳,午膳后,晴儿就离开了,而我如愿的留下了。

  下午未时,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来到了昭阳殿。

  “皇儿,哀家听说你这几日忙于政务,都不曾好好休息,可别累坏了。”

  听着太后的声音,看着她那担忧的眼神,那一瞬间我有些错觉,太后皇上自从我小产之后关系就僵化了,如今怎么会这么好?

  可是如果太后知道这个不是皇上,为何又如此热情?

  心中反反复复有无数的问号,眼看着假皇上笑盈盈起身迎接太后,我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母后,最近国事繁忙,朕疏忽了,都不曾去给母后请安,母后坐,小福子,给太后上茶。”

  见假皇上,对太后如此恭敬,心里很不舒服,皇上在的时候,虽然对太后很不错,但是并不会如此谄媚,看假皇上的那个笑脸,一看就觉得很恶心,这根本就是曲意迎合太后。

  看着太后,我有些后悔,当初我不应该如太后起矛盾,如果当初我能迎得太后的欢心,那今天的局面肯定就是不一样了。

  不一会儿,小福子将茶送来了,假皇上朝我们挥了挥手。

  “你们都下去吧。”

  这话虽然很简单,但是这句话背后隐含着什么,皇上与太后是母子,有什么话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呢?

  虽然假皇上下了命令,让我们都退下,但是我却并没有走远,假装收拾打扫在殿门处倾听。

  里面的声音似乎有点小,隔着门竟然听不到,心里很急,可是这里已经是最好的位置了,难不成要推门进去吗?

  心里很急,太后这个时候来必定有事,可是要如何进去呢?

  四下观察了番,我决定到外面碰碰运气,或许窗户没关,那样就可以从外面偷听到。

  我端着托盘,期望在外面能听到点蛛丝马迹,但是到外面才发现,这么大热的天,窗户竟然关上了,失望了,失望了,看来一定有阴谋。

  要是正常的母子,这么热的天根本没必要关窗的,到底在商量什么?难道太后知道他不是皇上?或者说这是太后一手导演的,越想越心惊。

  终于知道什么叫心急如焚了,可是却也只能干着急。稍迟疑我决定冒险一试,快速的到御膳房拿了些点心。

  准备来个硬闯,端着点心盘,一口气跑了回来,在宫门处停下调整呼吸后,从容的走进昭阳殿。

  拿着点心,站在内外殿的门中间,脑中格外的清醒,这一闯进去,多半有可能掉脑袋,犹豫了会,我还是决定先偷偷的瞄一下。

  我轻轻的推了个小缝,看到的画面让我吓坏了。

  是不是我眼花了,我又将门缝拉大了点,可是……

  手颤抖了下,点心盘差点就掉下了,所幸里面的动静太大,没有发现,我立即掩上门,假装淡定的退到外殿,将果盘放在了龙案上。

  “容姐,里面怎么了,你怎么脸都白了?”

  这两天处得比较好的一个小宫女走过来轻声的问。

  “没什么,我站在门前犹豫,没敢敲。”

  我淡定的回答,如此之事我怎么敢说呢?

  我很确定自己不是眼花,里面的假皇上,与太后这个老太婆竟然在做苟且之事,这怎么可能……

  若不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我肯定以为自己中邪了,若不是知道这个皇上是假的,我一定会尖叫的,但是现在,正因为刚才看到的一幕,某些事情在脑中越发清晰了。

  假皇上,太后,他们之间既然有勾当,那就肯定有某种阴谋,这个阴谋一定是针对皇上,针对皇家江山的,可是这个假皇上是谁?太后的情人?

  这天太后很晚才走,走的时候母子两还眉目传情,看着太后,我真恨不得杀了她。

  一个做娘的,怎么可以伙同别人来伤害自己的儿子呢?天下有这样的母亲吗?

  愈是气愤,心里反而愈平静,我一定要看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接下来的几天这人男人都在芳菲苑过夜,而且他新晋封了两个妃子,一个兰妃,一个是田妃。这些都是新宫人,很显然这个假男人很热衷于女色。

  奇怪是太后对这竟然也不加干涉,我观察了,太后差不多每隔三天就会来昭阳殿探望皇儿。不管有多热,他们在内殿的时候都是关着门的。

  第三次的时候,我有点担心,怕自己看眼花,冒死又偷看了一次,发现他们依然在里面做着苟且之事,只是男人脸上的面具并没有拿下。

  在我进宫的二十天后,皇上竟然进宫了,而且是与岳钊一起的,我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将假皇上与太后的奸情告知他。

  为避开宫里的耳目,凌霄带着我到了北边废置的宫殿。

  “雪儿,这些日子委屈你了,他有没有欺负你?”

  凌霄一把将我纳入怀中,担忧的问。

  “没有,我现在这副样子,他看不上眼的。”

  我笑着,试着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

  “雪儿,朕已经与张仁杰联系上了,他很快便会与蓝将军带兵进京。”

  凌霄轻掠起我额前遮掩的秀发,兴奋的道。

  “那皇上应该很快就能回宫了,可是臣妾还没有查出奸人的身份。”我很是惭愧,入宫这么久,竟然一直不曾见他拿下面具。

  “没关系,朕在想,他应该是于家的人,要不然没有人能如此轻易入宫。”

  于家的人,那岂不是与皇宫有血缘关系,有可能是太后的晚辈,不,不可能的,太后最怎么,也不会如此的。

  凌霄见我摇首,忙问怎么了。

  “皇上,除了于家的,还有别的可能吗?”我不想破坏一个母亲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所以我只得这样问。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显示是于家人,朕出宫的消息应该是太后透露出去的,而在外面刺杀朕的人是江湖杀手,这个岳钊已经查明,他们是受雇于于家的。”凌霄冷冽道。

  “可是、、、皇上,您是太后亲生的吗?”这个时候,我不得不问个清楚。

  “真因为是,朕才会如此痛心,太后是朕的生母,可是她竟然要夺我这个儿子的位。”

  凌霄避开我的视线沉痛道。

  看皇上如此伤心,似乎对太后已经死心了,我还是决定将真相告诉他,或许他能猜到假皇上的真身份。

  “皇上,太后在入宫前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见凌霄看向我,我有些害怕。

  “或者什么?”

  凌霄冷厉的问我,眼睛冷得让我害怕,好像他知道什么似的。

  “或者在先皇过世后,有情人。”

  我知道这话若在平时说出来就是死罪,但是现在非常时刻,我觉得皇上有必要知道。

  “雪儿,你看到太后在宫中有情人了?”

  皇上的眼神里有着愤怒,还有着杀气。

  “皇上,您在宫中的时候有察觉吗?”我不安的问皇上,或许皇上一早便知道吧。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朕曾经听宫人议论过,说太后宫中有陌生男子出入。”

  皇上显得极难为情,但是他却并没有隐瞒我。

  “皇上,那可有人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我惊喜的问,或许这个假皇上就是那个陌生男人也有可能。

  “没有,朕根本不相信这样的事,太后年近五十了,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所以朕一直不曾调查,而且还在宫中下了禁令,今后凡是议论太后的,一律处斩,这些都是在你入宫之前的事,当时也因为这些事,朕很烦心,张仁杰才会提议朕出宫走走。”

  皇上平静的脸上,是一种伤痛,一种悲哀,我知道如果我说了必定会伤害皇上,但是此时此刻,不说,危害会更大。

  “皇上,实不相瞒,这些天臣妾在昭阳殿当差,太后每隔三日便会去昭殿一次,每次都会在里面一至二个时辰,那个时候,他会差退所有宫人,而且门窗都会关上,即使像现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也是如此。”

  “那又如何?他们或许是在商量如何除了朕呢?”皇上截断了我的话,似乎不想让我说下去。

  “不是的,臣妾曾偷看过,他们、、他们在里面做着苟且之事。”

  “或许是你眼花。”皇上瞪着我,眼里是狂风暴雨。

  “是,臣妾也这么想过,所以我又偷看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每次看到的画面显然都不同,但是他们却无一例外的都在做那种事,臣妾不敢欺瞒皇上。”我跪下道。

  “你当真有看到他与太后、、”皇上看着,牙齿咬得咯咯响。

  “是的,臣妾敢以项上人头肯定。”我非常肯定的点首。

  见皇上未再说话,我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皇上做何想,看着皇上阴晴不定的脸,我心里很是纠结,而这个时候一直在外面把风的岳钊进来让我们吹熄烛火,他脸上才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