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 第294章 折叠贺卡
  “啊噗……郝梅若,你!……”

  哗啦的一阵水声过后,祝允明挣扎着在水里坐了起来,又惊又怒地瞪着梅若。

  幸亏是在浅滩,水深不到半米,水流也不急。不过,足以让落水的人全身湿透。

  意识到自己又对祝大公子动手了,梅若先是小心肝一紧,然后对着落汤鸡似的他,噗嗤笑出声来。

  片刻后,梅若踩着石桩回到岸边,祝允明也趟着水,往岸边走。

  “哈哈!”看着发梢直滴水的他,梅若又忍不住乐了。

  “你还笑,快拉我一把!”祝允明把手伸给她,“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总是被你欺负。”

  梅若拉他上岸,然后甩开手说:“是你自找的,谁叫你……招惹我的!”

  祝允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真是狗咬吕洞宾,我刚才是帮你,怕你掉水里……”

  额,至少本意是如此。虽然后来……有点情不自禁。

  “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完全是条件反射。”说到这,梅若扬了扬下巴,“我可警告你,以后最好别惹我。我才学了防身术,你以前都打不过我,现在更别想了!”

  “我打不过你?”

  祝允明瞪圆了眼睛。这女人真不知好歹,他一直让着她,根本没想真跟她动手,不然,当年能让她打得眼角上方缝了两针吗?

  不过,看着心情大好的她,他突然觉得自己吃点亏也值了。还想再说什么,鼻子一痒,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啊糗、啊糗!”

  “别嗦了,赶紧回家吧!”

  梅若顾不上得意了。落水的滋味她是切身体会过的,河水冰凉,即便是大夏天,也容易感冒。

  见她脸上透出难得的关切,祝允明

  心头一热,他突然抓着她的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干嘛?”

  由于他的手冰凉,少了些许男女授受不亲的尴尬,梅若没有立刻甩开他的手,只凝着眉、疑惑地瞅着他。

  虽然曾经同桌好几年,梅若其实从未认真打量过他当然,大眼瞪小眼的情况除外。此刻如此近距离、如此平静地看他,她突然发现,她的旧同桌长得蛮祸害小女生的。

  季文轩属于清秀中带着英气的,给人以清冷的感觉;而面前这位,细眉、菱唇、狭长的眼线、略显小巧的鼻梁,俊秀中带着柔媚,让人觉着温润可亲。

  梅若正想讥笑他长相中性,又注意到他左眼角上方的淡淡疤痕那是她的“杰作”。

  想想当年的事,虽说是他招惹她在先、害她挨了父亲的耳光,可毕竟,她差一点就打瞎了他的左眼。再者,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怨不得别人。

  这么一想,梅若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以前的事就别提了,都过去了。不管怎样……祝允明,今天,谢谢你!”

  他刚才的那番话,给了她很大触动。她从未想过,她最讨厌的、视之为唯一敌人的人,竟是最了解她的人!

  “那我们……是朋友了吧?”祝允明激动地抓紧她的手。

  梅若眨眨眼:“算是吧,如果你不再欺负我!”

  额,似乎每次发生肢体冲突,都是她占上风。这么想着,她纠正说,“不再捉弄我。”

  “你要是拿我当朋友,我自然不必……”再用那种幼稚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

  祝允明还想再说什么,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梅若忙说:“别耽误了,赶紧回去吧。”她说着,四下一望,“去桥头吧,那里好打车。”

  “等等!我这个样回去,我外婆还不得担心死啊?再说了,从这到我外婆家,最快也得20分钟,穿着这湿衣服回去,不感冒才怪!”

  “那怎么办?”梅若觉得他说的有理,有点急了,“有没有离这近的亲戚或朋友?赶紧找身衣服换上再说。”

  祝允明的目光一直在她脸上,像磁力线一般,“那边好像有个市场,你帮我买套衣服来。我去前面的桥墩下换了,这不更省事吗?”

  “也是。那你等着,我去买。”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我在桥墩那等你。”

  目送着匆匆跑开的苗条身影,祝允明眼睛亮晶,嘴角溢出满满的笑意。只是,这样的惬意,很快被不可抑制的“啊糗”声打乱了。

  梅若拎着一包衣服,眉心紧拧、粉唇微撅地往回赶。

  她居然给一个大男生买内

  裤!她到底哪根筋不对,干嘛给他跑腿?

  “啊糗、啊糗!”

  远远地听见这声音,梅若不由地加快步伐,顾不得懊恼了。只是,待看见祝允明,她双脚猛地定住了。

  较为隐蔽的桥墩一旁,全身上下只剩一裤

  头的祝允明正动作生硬地拧着手里的湿衣服。

  看见梅若,他咧嘴一笑:“回来了?快把衣服给我。这里风真大呀。”

  “你……”

  “哎,你去哪?帮我拿着这湿衣服呀!”

  祝允明几步上前,很自然、很熟络地将刚脱下的湿衣服塞给了梅若,似乎完全没把她当外人,更没把她当女生。

  梅若手里捧着那团湿衣服,有些傻眼地看着某人。

  不等她反应过来,祝允明又开口了,“喂,你看着我干嘛?快转过去呀,我要换衣服了!”

  明白过来他说的换衣服意味着什么,梅若顾不上发飙,牙一咬,转身跑远了。

  看到她逃窜的背影,祝允明暗乐。又打了个喷嚏之后,他才四下瞄了一圈,然后躲在桥墩后。

  梅若一口气跑出好几百米,最后在河边的竹林站定。照她刚才的速度,800米肯定能达标吧?

  呸、呸,现在想这个干吗?她脑子坏掉了吧,居然跟祝允明那种人做朋友,看吧,被他……戏弄?冒犯?震骇?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才的事,反正就是很憋火。他懂不懂男女有别啊?就算是朋友,也不能在她面前脱成那样啊。

  偏偏,她还没法说什么!

  梅若忿忿地朝桥墩的方向瞪了一眼,旋即又闪避地收回目光。她很想立刻走人,可是,手里还捧着某人的湿衣服……

  她真的很抓狂,怎么就招惹上这个大麻烦呢?

  她沿着竹林旁的斜坡,垂头丧气地往桥头走,刚上马路,就听祝允明边追边喊:“郝梅若,等等我!”

  她回转身,准备等对方一走近,就把湿衣服还给他,然后分道扬镳。只是,这一回头,她顿时风中凌乱了祝允明穿着地摊上买的白色恤和花格子沙滩裤,一面喊、一面挥着手里的小裤

  头,脸上的笑容相当灿烂。

  天哪,来道雷劈死她算了!

  祝允明根本没注意她的凌乱,走近了立刻自恋地说:“我这身怎么样?虽然面料差了点,不过,像我这种天生的衣服架子……”

  不等他说完,梅若将衣服往他怀里一塞,说道:“好了,我得回家了。你是打车回家、还是叫人来接,你自己看着办。”

  “怎么了?……生气了?”

  祝允明睁大无辜的大眼睛,似乎不明白她为何黑着脸。

  “……没有。”

  她能说什么?难道要跟他讨论该不该在异性面前只穿小裤

  头的问题?她脑子还没坏。

  祝允明:“你明明有!你看你的脸,跟锅底有得一拼了。”

  理智告诉梅若,如果她想省心,就不能继续这个话题。所以,她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带笑容地说:“真没有,就是有点累。你赶紧打车回家吧。”略一顿,“我去给你拦车。”

  送佛送到西,赶紧把他打发了,她才能清静。

  这次,祝允明没异议。他定定地看着在路口张望的梅若,语气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弯:“再坚持一年,等上了大学,一切都会好的。”

  梅若没回头,却明显一怔。

  这个人,总有本事左右她的情绪。能让她暂时忘记烦恼,也能一句话将她带回到半小时之前的情绪之中。

  不过,他说的没错,等上了大学,离开那个不值得留恋的家,离开这座城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脚下的大桥,正是离开市的必经之路。梅若的目光顺着大桥那头的路,慢慢向远处延伸,心里像有颗种子,萌芽、长大、开花,结出希望的果实。

  很快进入八月,高三年级开始补课。

  对大多学生来说,补课是煎熬,可对梅若,却是解脱。以前,她只是不喜欢呆在自己家,如今,季家、赵家,都让她不自在。

  有的事,可以不去计较,但不表示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好在,紧张的高三生活让她没空自艾自怜,也让她有了不回家的借口以前,她虽住校,但每周至少回家一次;如今,她可以一个月回一次、甚至更久。

  而且,她好像很满意这种以学校为家的生活,也越发明白了一个道理:放弃一些东西,尤其是那些本就不该奢望的东西,会快乐很多。比如,某些亲情和温情。

  转眼,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隆冬来临。

  傍晚,起风了,冬日早早地躲进了天边的云层,天气越发清冷。

  教学楼六楼的美术室,梅若身体后撤、歪着头看着手里的画板,然后很有成就感地放下了铅笔。

  “画好了?”

  苏老师走过来,拿起她刚完成的素描作品。

  苏老师是学校唯一的美术老师,除了负责高一、高二的美术课,还承担了美术特长班的辅导。

  梅若是旁听生,平时上课的时候,苏老师不怎么管她,以免遭来花钱来上课的学生的不满。不过,由于临近元旦放假,今天这堂课没几个学生,所以……

  “画面布局得当,光影效果很自然……不过,这里可以再暗点。另外,线条勾勒不够细致……”

  苏老师细细的、如实的点评着。对面前的这个学生,他从不保留,不用担心她骄傲自大,也不怕她气馁。

  梅若认真听着,偶尔插一两句。完事之后,她一面收拾工具,一面说:“苏老师,我今天得回家,想提前走。”

  “稍等。”

  很快,苏老师打发了其他学生,然后问道,“想好了,真不打算考美术学院?”

  梅若摇头:“不了。我想,还是把画画当做

  爱好吧。”

  很早的时候,她的确想过考美术学院,将来当画家。现在不那么想了。

  画画是一个没有生活保障的职业,不适合她。她希望将来有份稳定的工作,能在经济上彻底自立。

  苏老师有些惋惜地说:“也是。你成绩好,不必走特长招生这条路。”

  “苏老师,谢谢你这两年的关照。虽然不打算考美术学院,但我会一直画下去的。”

  将来等她有了经济基础,会有机会实现梦想的。

  从美术室出来,梅若意外地看到楼梯口站着的季文轩。

  “你怎么……还没回家?”

  因为放假,下午提前放学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到家了才对。

  季文轩答非所问:“你今天不回家吗?走吧。”

  “我……我还得回宿舍收拾东西。”梅若心里有些纠结,“……你先回吧,我坐公交就行。”

  以前,她经常蹭季家的私家车上下学,可自从暑假的那件事之后,她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

  季文轩不置可否,只和她一起往宿舍楼走。

  由于是顺路,梅若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不好问。而且,一路上他什么都不说,这让她越发不自在。

  “敏敏……先回家了?”她没话找话,试图打破这尴尬。

  “我怎么知道?”

  季文轩终于出声,没好气地。

  梅若沉默了。自从手链事件之后,表面上,三人还跟从前一样要好,可梅若心里知道,有些东西变了。

  她很清楚,季母心目中的儿媳是赵敏,也看得出,赵敏喜欢季文轩。她不确定的是,季文轩是怎么想的。

  她其实不关心这个,更不想掺和进来。她只是拿季文轩当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压根没想和赵敏争。可问题是,季文轩的态度模棱两可,不仅让季母和赵敏对她有误会,也让她为难。

  如果他表白过,她还能和他说清楚,可是,他什么都不说,对她还算照顾,对赵敏也体贴,所以,她连澄清、或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那条罗汉玉手链,在她看来,季文轩之所以送给她,是因为他觉得赵敏不缺这些那件事之后,她就是这样跟赵敏解释的。

  好容易到宿舍楼下,梅若说道:“你先回家吧,别让邱叔叔久等。我收拾东西得很久,到时自己坐车回去。”

  邱叔是季家的司机,一般都是他接送季文轩。

  季文轩也不答话,目送她进了宿舍楼。

  二中是市最好的高中,除了本市,还面向周边几十个乡镇招生,所以大部分学生都住校。

  为了方便学生回家,学校采用了月假制度:平时每周休半天,月末连续休三天。这次赶上元旦节,一共休了四天假。

  此时,大部分学生都已回家,宿舍楼里空荡荡的。

  相比别人的归心似箭,梅若磨磨蹭蹭地往背包里塞东西。差不多的时候,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折叠贺卡,很小心地塞进背包的夹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