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萌宝来袭:早安,总裁爹地! > 第467章 眼神空洞
  “她身体就只是缺营养,贫血?”

  “说你这个丈夫不称职,你还真是……”医生口气有些责怪。

  “恭喜你,你做父亲了。”叶晨风错愕。

  叶晨风站起直接走到俊颜的面前,打横抱起木讷站着的女人准备离去。

  刚挪步,就被将俊颜带来的男人用健臂挡住去路,叶晨风停住脚步,“让开。”男人将目光投向坐在餐厅的老头子。

  老头子看着已经将俊颜抱起的孙子,摆了摆手,示意男人放他们走。

  叶晨风不是不明白老头子的用意,只是现在还不到翻脸的时候。

  今后一定不会再有类似于今天的事情发生,他决不允许。

  他们离去后,“老爷,为什么放他们走?”他不明白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让把人接来,又放走。

  “你不懂?”老爷高深莫测的把问题抛回给属下的男人。

  “我确实没能明白,恕我愚昧。”

  “哈哈…。经过今晚,我又找到了我这个宝贝孙子的一个死穴,你没发现吗,他爱上了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就是他的牵绊,人一旦有牵绊,就容易受到伤害。”

  “我的孙子建利新公司准备收购我的公司,我不说不是我不知道,既然迟早都是他的,我又何必浪费精力去和他斗。”

  “老爷说的是。”

  “我接这个女孩来,不过是想告诉我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孙子,他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只不过是借这件小事提醒他,不要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老爷子的下属点点头,似明白老爷子的心态。

  “以后多留意吧,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得提前做防雨措施,否则会被暴风雨打击的什么都留不下。”

  公司,叶晨风和习俊颜同时不在,公司上下众说纷纭,“你说总裁,是不是和习助理有一腿。”一个职员说道。

  “我看啊,总裁答应习助理来上班就是因为两个人之前就有那种关系。”“没想到习助理平时那么稳重端庄的一个人还有这么狐媚的一面。令一个职员又说。

  这时文静正巧经过,听到了同事之间的谈话,她的心被狠狠的戳了下,没想到自己一直爱慕的男人竟然让习俊颜捷足先登。

  心中的不快快要将她燃烧,她从第一次见叶晨风就爱上了他,一直不敢表白,以为有一天总裁能够看到她的好。

  总裁直接将公司的事情吩咐给逸燕天管理,还替习俊颜请了病假,说是病假。谁信啊,指不定使用什么狐媚手段将总裁捆绑在身边。

  真是个祸害,文静心中这样想,想着习俊颜平时还假模假样的刻意和总裁疏离,文静好似想明白了般的笑了笑,原来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叶晨风从医院回到家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在思考,习俊颜肚子里的怀了他的孩子,他该怎么办。

  打掉吗,可医生说她如果做了流产对她身体影响很大,自己真的要如此残忍吗?

  习俊颜还是之前的状态,除了干呕没有一丝的动静。叶晨风第一次对一件事不知该如何决策。

  家里老头子打电话,说让他回去,他推脱不掉,他现在虽然是工程设计部的经理,是公司的掌舵人。

  可实际上,老头子才是幕后的公司负责人,他是负责表面的公司体系维护。

  老头子总是以公司为诱饵让叶晨风为他做一些不体面的事。

  这几年公司的业绩突飞猛进,老头子怕压制不住叶晨风的势头,会经常给他施加压力,试图阻碍他的发展。

  宁可公司不赚钱,也不让公司脱离自己的掌管范围。

  而叶晨风早已设立空头公司,将自家公司的收入很大一部分转到自己的上市公司。现在,公司已经上市,运营体系已经完善。

  再过不久,公司就可以彻底成为自己的了,他要一竿子打倒老头子的专横,让他彻底的回家养老。

  叶晨风载着俊颜离开从小生活过的别墅,看着副驾驶的女人,微微叹气,“你什么时候能恢复呢?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很担心。”

  他不希望他和老爷子之间的争斗影响到旁边的小女人,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她藏起来,可现在这个样子……

  抱着女人回到公寓,替女人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叶晨风从来都没有伺候过人,第一次伺候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眼前的女人。

  他有的时候会想,如果女人是清醒的,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呢。

  扶着女人躺在床上,给女人吹着披肩的长发。

  女人的发丝很柔软,如同娃娃的头发,柔软且柔顺,叶晨风喜欢把手放在俊颜的头发上抚摸,柔顺的触感他很喜欢。

  扶着女人躺下,他把俊颜的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手环抱着俊颜的腰。刚沐浴过的身体有着鲜橙淡淡清新的味道。

  叶晨风很郁闷,闻着女人身上的味道,竟然有一种想l的冲动。

  女人的小脸光洁细腻,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偶尔眨下眼睛,扑闪的睫毛好像洋娃娃一样的长而密。

  叶晨风不禁觉得,自己如果把一个病着的女人给办了,自己是不是挺变态的,可生理的反应他也无可奈何啊。

  自从认识了这个女人,自己试着出去找过一次女人,人家女人看着他男人的,都要哭了,叶晨风也因为这事被两位损友贬低为性无能。

  作为男人来讲,那事不行,是多没面子的事。然而叶晨风竟然毫不在意的说:“我家里有一榨汁机,把我榨干了。”

  男人之间的对话不用说的特别直白,他们之间也可以会意,叶晨风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不就是在说,俊颜把他的精髓榨干了,他没有的可分给别人的了。

  要知道,那时候人家俊颜和他还保持着距离呢。哪像现在病着这般乖巧,他想搂就搂,想抱就抱的。

  看着面容姣好的女人,叶晨风想,如果他们的孩子出生,是不是也会像她这般的可爱呢。

  这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要怎么办呢,是生下来,还是做掉呢。

  如果做掉了,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会不会恨自己。

  叶晨风看着目呆的俊颜,紧皱着眉头,怎么办,自己现在要回别墅,这个女人怎么办。

  “颜,你在家,我出去一会就回来。”

  “颜,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叶晨风坐在床边看着倚坐在床头的习俊颜。

  这个女人,为什么自己走到哪里都不放心她呢。

  叶家别墅,叶晨风走进大门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在等他,“您有事?”叶晨风无情绪的问,他从小就不喜欢眼前的老人,自从小的时候老头子要将他掐死,他就再也没有叫过爷爷。

  他的心里也是渴望亲情的,可现实的残酷扼杀了他想追求亲情的权利。

  “没有事,就不能叫你回来了吗?”老头子低沉的声音富有透魄力的响起。

  “我还是习惯了您有事的时候叫我。”叶晨风不卑不亢。

  “先吃饭吧。”

  “我吃过了。”叶晨风不知道老头子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回家吃饭,这一次一定也不会是单单的叫他吃饭这么简单。

  “那就陪着我再吃点。”老头子的声音,不用大声说话,就会让人感觉到他的口吻略带命令。

  叶晨风不喜欢被人命令,可眼前的老人,他再讨厌,也是他的爷爷,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坐在餐桌前,对面的老人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也不理会对立而座的叶晨风。叶晨风看着表,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了。

  “你有事?”老头子一双精明的眸子看向叶晨风。

  “没有。”叶晨风不想让老头子知道俊颜的存在,从小到大,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老头子都会想尽办法破坏。

  他担心老头子会对俊颜不利,不管他喜欢不喜欢俊颜,他都不准许老头子再恶意毁坏他身边的任何人或物。

  他没有快乐的童年,他的所有噩梦,全都是老头子赐予给他的。但是他对他没有感激,没有恨。他会把老头子用命珍惜的公司抢过来。

  他也要他尝一尝喜欢的东西,热衷的事业被扼杀的痛感。他要将自己曾经受到的冷待遇统统的还给他,这与恨无关。

  “晨,你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都知道你在撒谎吗?”老头子拿着勺子搅拌着碗里的菜,看向叶晨风。

  叶晨风直直的盯着女人的侧脸。心里想着俊颜以及肚子里两人的孩子。

  叶晨风喃喃自语,“俊颜,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那时候的你真的上下都没有一个地方像个女人,穿着嘻哈的牛仔裤,上面男款大恤。”

  “那么随便的穿着我竟然能目测出你的胸围,从来都没发现自己对女人的胸围会那么了解。

  那时我只当成是擦肩而过,没有想到我会再见到你,然而缘分真的很奇妙,当天晚上我竟然在自己名下的k见到你,你显然是喝多了,那时候你也不可能认识我是谁。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但是我看出了你,且对你有一种势在必得的信心,其实那时候我还是没有觉得我们会有机会碰面。

  然而当你走出我私用ip包厢以后,我竟然有一种冲动想去追你。

  走到门口我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多么不妥,我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步伐,准备回家好好睡个觉。

  没想到又一次见到你,你竟然姿势那么难看的坐在楼梯拐角,当时你的脸上还被蹭上蛋糕,真挺脏的。

  “我想撇下你离开,走出几步,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我竟然又原路返回,将你扶起,其实那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

  “很抱歉,那时候我以为你是晚上兼职的小姐,所以我就将你带到了我的ip房间。

  第二天早晨你对我的谩骂我并不生气,我竟然不要脸的觉得你骂我,我舒服。”

  “当我把支票给你的时候,我甩门离去,我听到了你在屋子里的哭声。

  “其实那时候我也很纠结,不瞒你说,我曾经的女人不算少,你是第一个因为失去了身子对我大声谩骂的人。”

  “我以为你和其它的女人一样爱钱,想着给你两百万对于你失去第一次的弥补够了,造化弄人,我们之间竟然还会再相见。”

  说着说着叶晨风将手扶在俊颜的眼睛上,让俊颜入睡,他也有些累了,眼睛迷蒙的闭上,脑子里想着两个人的点点滴滴。

  “您眼光卓越,阅历无边,能看出我在撒谎很正常。”叶晨风用官腔回应着老头子的话。

  “哈哈……眼光卓越,阅历无边。你的嘴可真会说啊,你不在恨我将那个女人你苦寻多年的女孩弄丢了?”

  老头子突然笑问着叶晨风,毫不在意叶晨风欲暴风雨来临前的表情。

  叶晨风没有想到老头子会提起她,那个他找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就上次看到一个她的影子,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

  “我不太明白您说什么。”叶晨风收敛着内心的波动,强迫自己不在这个时候爆发,若现在翻脸,对收购公司的时间又要延后,自己等了这么多年,不能这个时候露出马脚。

  “哈,我的晨长大了,都会玩心思了。”

  “我不明白您说什么。”叶晨风义正言辞。

  “老爷,您电话。”老爷子拿过电话,故意打开扬声器。

  “老爷,您让我去小少爷的公寓接的那个女孩已经接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都不说话,我用绳子绑她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反抗。”

  “本来用刀架着她脖子的,可那女孩就好像是个傻子一样,一点都不觉得危险濒临。”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让叶晨风的心漏掉半拍,桌子下的手心不禁出汗,“您这是什么意思。”叶晨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无波动。

  “没什么意思,我的晨好久都不回家了,我想了。”说罢继续低头吃了口菜,不再理会叶晨风。

  叶晨风就那么看着对面的老人,这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每一次都是这样,凡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他都要破坏。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老头子这一顿饭好像永远都吃不完似的,叶晨风也是一个定力很不错的人,可他现在的心不在公寓,不在公司,不在对面的老人,也不在自己。

  他现在只想知道俊颜是否安全,不管那个女人自己是否喜欢,既然跟了自己,自己就要对她的安危负责。

  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翌日,叶晨风早早的起来,他准备带俊颜去公司,不管怎么样,他不准许自己细心照顾的女人,再被一些有心人乘虚作怪。

  早早的替俊颜打理好一切,带着俊颜去公司,文静在看到眼神空洞,机械的被叶晨风拉着的走的习俊颜,心中的不快被压抑。

  对着叶晨风恭敬道早安,看着直接被叶晨风带入总裁办公室的习俊颜,文静露出一副恶毒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