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 第414章 敢教训我?
  沈轻轻看了眼薛虹,怔怔将手上的红酒交给她。

  小姑娘腼腆的吐吐舌头“好久没有复习这样的礼节了,都有点生疏了呢。”

  言罢开了红酒,拿起软木塞嗅了嗅“嗯,是3年的呢,大嫂和薛老师也闻闻。”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薛虹闻了闻木塞满意的点头“新开的红酒的确要先给客人闻闻酒香,大小姐做的很对。”

  沈轻轻嗤之以鼻,凑上鼻子闻了两下,她怎么就闻不出3年这两个数字。

  “斟酒的时候应该把标签向外,要让客人们看到,瓶口不要碰到杯口,距离三四厘米的样子就可以了。”西门若瑄一边认真倒酒一边向沈轻轻解说“红葡萄酒酒只需要斟杯子的三分之一,白葡萄酒和香槟酒的酒杯比较瘦长,只需要斟二分之一,好了。”

  放下酒瓶,西门若瑄甜美一笑“大嫂,你看,一点也不难啊。”

  “呵呵,一点也不难”沈轻轻皮笑肉不笑的哼唧两声。

  薛虹已经被西门若瑄彻底感动了“没想到一直有人服侍的大小姐还记得这么清楚。”

  “薛老师不是说过,礼仪就如美德一样,不必挂在嘴上,但要铭记于心。”

  薛虹不住点头,真是天可怜见,如果少奶奶也像大小姐这么知书达理她该省多少心啊。

  沈轻轻没好气的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咕嘟灌了口水,咚的放在桌上。

  西门若瑄轻轻皱了皱眉毛“大嫂,放杯子的时候要用小指垫在桌上,再轻轻放下去就不会有声音了。”

  薛虹本来已经习惯了这位大大咧咧的少奶奶,但听到西门若瑄来纠正自己的学生,无异于是在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她这个为人师表的确太过失职“少奶奶,跟您说过很多次了,这些细节问题,一定要记住,不然将来闹出笑话要给老爷子和少爷丢脸的。”

  喝口水都不得安宁,她真想仰天长啸,但是现在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终于熬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沈轻轻最近都会去花园里散散步,每次都有薛虹陪着,现在薛虹和四夫人探讨一些服装搭配,正兴高采烈的,她也不忍心打扰,索性也不去散步了,蹬蹬蹬上了楼,不上去还好,一上去火气就窜了起来,那个正鬼鬼祟祟向她房间张望的人不是西门若瑄是谁。

  “你干什么!这就是你身为名媛的教养吗,居然偷窥别人的房间!”

  西门若瑄并没有被抓住把柄的自觉,慢慢转过身来,双手环胸,傲慢的看着她的大嫂,和人前甜美的形象判若两人。

  “这就对了嘛,”沈轻轻冷笑一声走上前去“这才是我初次见面的那个西门若瑄啊,你何必装的那么单纯无辜呢,不累啊。”

  西门若瑄抬手,啪的一巴掌甩上沈轻轻的脸。

  一切都太过突然,以至于沈轻轻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脸上的疼痛蔓延开来她才稍微有点反应。

  “我靠!你他妈神经病啊!”

  西门若瑄不怀好意的笑了,露出的虎牙好似妖精“爹地是我的,哥哥是我的,连薛老师都是我的,你休想抢走!”

  沈轻轻抬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恨恨的咬牙“对,都是你的,我一点也不稀罕,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不要冲着我来,就让你哥哥和我离婚啊!”

  “沈轻轻!”西门风一声咆哮,大步走到这两个女人中间。

  西门若瑄楚楚可怜的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哥哥,我,我什么也没说,真的,是,是大嫂突然说要和你离婚。”

  西门风一把拉起沈轻轻的手腕就拖进了她的房间,毫不犹豫直接将她甩在床上,一阵天旋地转,她痛苦的捂住了肚子,那里面的小生命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得到不舒服。

  将她扔上床的男人看她蹙眉捂着肚子一阵后悔,但男人的尊严让他没法自降身份来询问她怎么样,冷冷的扔下一句话“以后离西门若瑄远一点!”

  “哼!这么护着你的妹妹!我又不会吃了她!只有你们家的人好,别人的生命在你眼里一文不值!”沈轻轻低声咒骂,站在房内的男人在自己的脾气爆发之前转身走了出去,重重将门摔上。

  小腹一阵抽痛,躺在床上的女人痛苦的皱眉,蜷缩在床上。

  叫女佣的按铃就在旁边,她不想去按,也不想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如果就这样流产,那真是求之不得!

  脱了衣服钻进被窝,她已经做好了求死的准备,但腹部只是一阵阵抽痛,缓慢的折磨着她,不知多久,这样反复循环,累了一天的她沉沉跌进梦乡。

  有人打开了这扇门,看到满屋的灯都开着,好像白天一样明亮,那人关上了灯,走到床前,看着小女人捂着肚子蹙眉的姿势不禁心疼,手抚上她的额头却感觉到她浑身都一片冰凉。

  将她肚子上的手轻轻拿开,自己的大掌贴上她的小腹,感受到她皮肤下血液的流动,将热力从手心源源不断的传输给她,看她展眉,松了一口气。

  在他手下,这个女人的身体里,孕育着一个生命,他宁愿相信沈轻轻的话,这个孩子是他的,但是徐毅笃定的目光和那句他的爱人让他坐立不安,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别人的,如果,沈轻轻深爱着徐毅

  思及此处迅速摇头,将自己的假设甩了出去,不能有如果,不可以有如果,沈轻轻是他西门风的!

  一大早醒来,沈轻轻就看到了那个进入她房间的不速之客。

  “西门若瑄!!你怎么又跑到我房间来!”

  西门若瑄穿着蕾丝睡衣,白了她一眼,拿起她桌子上的首饰对着镜子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一边比划一边道“果然都是些没品的东西,也只能配你这个老女人。”

  “老女人?”没有起床气的沈轻轻也火气飙升:“你给我出去!”

  西门若瑄好似没有听见她的话,打开那个装有结婚戒指的盒子,把戒指拿出来就要往自己手指上戴。

  “咚!”一只枕头栽了过去“这是我的结婚戒指!”

  西门若瑄捂着头恨恨的瞪着她“就凭你也配得上这个结婚戒指!我没收了!”

  “不行!”沈轻轻火了,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扑上去就去抢,她什么都可以给她,唯独这个戒指不行!这个戒指是西门风亲手戴在她手上的戒指!

  西门若瑄一转身就让这个扑过来的笨拙直接撞上了梳妆台,她洋洋得意的看着这个女人笑道“你想要啊,我偏不给!”

  “你如果不给我,我就告诉老爷子!”

  “少奶奶!”薛虹双手交叉在小腹前,看着趴在梳妆台上的沈轻轻叹了口气“一大早在做什么啊,您哪天能消停点吗?”

  “我西门若瑄抢了我的戒指!”

  薛虹又将眼神睇向西门若瑄,后者则连连摆手“没有,我只是想看看大哥大嫂的结婚戒指,大嫂连看都不让我看。”

  说完委屈的将戒指放在梳妆台上“对不起啊大嫂,我以后再也不会碰你的东西了。”

  “最好也不要踏进我的房间!”沈轻轻一把抓过戒指,恨恨的瞪了一眼这个拥有恶魔心的天使。

  “少奶奶。”薛虹显然对沈轻轻很是不满,摇摇头走进来帮她收拾了一下床铺“今天少奶奶不是要代表联宇集团给一个中学剪彩吗?”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还是在前几天,薛虹和她说过这件事,由联宇投资扩建的私立高中体育馆图书馆今天竣工,本来邀请西门风前去剪彩,西门风自然没有那个闲空,韩笑便自作主张拟好几个明星的名字,打算让他们去,但是联宇总裁觉得这样显得对学生太不重视了,而且自豪门恋歌发布会回来,对于追星的事情他已经相当反感。

  “让沈轻轻去吧。”

  据说,西门风是这么说的,于是沈轻轻将以总裁夫人的身份再次亮相,正是今天,7月4,明天是西门老爷子的大寿。

  沈轻轻烦躁的揉了一把头发,她可不会剪什么彩,冲进洗手间去洗漱,这边西门若瑄抱住薛虹的胳膊撒娇道“我好想念的自己的高中生活呢,薛老师,你带我去那个学校看看吧。”

  薛虹宠溺的戳戳她的鼻尖“好,那大小姐打扮一下,我们一起去。”

  “我要薛老师给我化妆。”

  “可是少奶奶还得”

  “大嫂都霸占您这么久了,我就要这一回都不行啊,让别人给大嫂化妆一样的。”

  薛虹无奈,每次看到她这张天使一样的小脸蛋就无比心疼“好吧,我一定把大小姐打扮的美美的。”

  当沈轻轻坐在车里,看到身边多了个西门若瑄后她的第一反应是夺路而逃,但是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第二反应就是尽量和她保持距离,一路上一直保持沉默,沉默。相反,西门若瑄和薛虹聊的非常高兴,她却没有一句可以插进去的话题。

  西门若瑄小朋友还非常友好的邀请她一起加入谈话“大嫂在想什么呢,怎么也不说话?”

  沈轻轻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没什么好说的。”

  “大嫂这样就不对了,在淑媛贵妇中,交际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不能应对自如的对答是很失礼的。”

  经西门若瑄这么一说薛虹也连忙点头“少奶奶交际的课程也没学多少,明天就是老爷子的大寿了,现在要补习也来不及了。”

  沈轻轻白眼望青天,她怎么觉得自己被西门若瑄形容成一个哑巴了呢?谁说她不会交际了,她在署也有很多朋友的好吧,虽然这些人更多是想从她那儿要方善良的签名照,但是,但是当初和西门风去珠宝展览会的时候,她也没给这个大少爷丢脸啊!

  “大嫂明天没事的话尽量不要往人堆里扎,多和我在一起,有人向你打招呼我也好给你解围啊。”西门若瑄笑的人畜无害,她的侠肝义胆迅速得到薛虹的赞赏。

  “还是大小姐想的周到,少奶奶明天千万要注意言辞,不要给老爷子丢脸。”

  沈轻轻气的把牙紧紧咬了咬,一种不被肯定的屈辱如藤蔓一样紧紧缠绕在她的心上。

  宾利房车不一会就到达了精诚高中,整个学校挂满了欢迎的横幅,还有学生沿路吹奏鼓乐,欢迎贵宾到来。。

  沈轻轻一袭米兰设计师亲手制作的及膝宽腰带叠色小礼服,肩上搭着绣花真丝披肩,高挽着头发,踩着优雅的高跟鞋从车里下来,迅速惊艳了全场。

  她的美并不张扬,但是非常耐看,眼睛虽然大但是不空洞,灵动如墨玉,嘴角弯起来向众人点头致意,那样的笑容没有一点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稍带腼腆,平易近人的感觉。

  在沈轻轻身后下来的是一位长发披肩的公主,芭比款的公主裙,笑起来的时候稍稍歪头的样子非常甜美。

  “你们好”美丽的公主向学校的领导打招呼,他们自然认出来沈轻轻就是总裁夫人,而这一位是谁,该怎么称呼却犯难了。

  好在薛虹及时解围“这是联宇集团的大小姐,西门若瑄。”

  “啊啊,原来是大小姐。”

  “西门若瑄小姐您好。”

  “里面请,里面请。”

  两位重量级嘉宾被请到了休息室,精诚中学是一座贵族私立高中,整个校园布局气派非凡,古典的欧式建筑美伦美奂,休息室也大的离谱,舒适的天鹅绒扶手椅,出自名家手笔的油画,典雅的装修,都让沈轻轻想到那些西方中世纪电影中的宫殿。

  薛虹跟随校领导去考察一会儿沈轻轻要剪彩的地方,顺便安排一下剪彩完毕之后参观校园的路线。

  而沈轻轻别扭的坐在休息室里,挺直了自己的小腰杆,看着坐在她旁边的西门若瑄。

  门被打开,一位身着制服的学生会同学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沈轻轻又将眼神移向了这个女孩,不得不说,这些女孩早熟的过分,身材好的足以媲美玛利亚,但是小脸蛋清纯的却和西门若瑄有的一比。

  扬起甜甜的笑脸给沈轻轻递过去一杯茶“您好,请喝茶。”

  沈轻轻接过茶有些受宠若惊:“啊,谢谢,谢谢。”

  一边西门若瑄爆发出了恶魔本色,“哼,精诚中学请不起佣人吗,你们这些小姐还亲自给客人上茶。”

  这位同学也递给她一杯“这也是我们的宝贵的经验嘛,总是依仗佣人,以后在社会上是很难生存的。”

  “你听听。”沈轻轻觉得自己占了上风“听听人家一个高中生的话,多有道理。”

  言下之意就是你西门大小姐还不如一个高中生呢,枉费你作为一个大学生都没有人家懂的多。

  西门若瑄冷哼一声,脸色黑的吓人,将这个女同学上下打量了一遍“就你?怕是想要依仗佣人也没有吧,你们这些卑贱的暴发户每天都活在破产的恐惧中,还敢教训我?本小姐用纸币都能砸死你,本小姐的豪宅豪车只怕你这辈子见都见不到,也敢教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