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 第460章 有什么心事
  赵彬面无表情的抱着她,这个镜头只是维持了两秒,可是那些镁光灯却闪了无数遍。

  这些镁光灯闪到了白摇玉的眸子,她一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推开了赵彬。

  低着头,像犯错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赵彬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径直的走向话筒处。

  白摇玉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装作什么都不要紧的样子摆弄着面前的一捧鲜花。

  她的耳边嗡嗡作响,即使音响里,赵彬的声音再打,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浑浑噩噩的,好像是做了亏心事的人,不敢抬头见人。

  赵彬早已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眼神若有若无的看着她。

  做了亏心事?没错,要说二十年前的事,白摇玉的确是做了亏心事!

  讽刺的自嘲一笑,呵!

  他赵彬这次回国会有想过会遇到她,只是没有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

  两人的身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却在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他们的母校见面。

  这是一种美好,还是一种讽刺?

  演讲结束了,几位校领导轮流来给他们握手表示感谢。

  流程也就这样,很简单,最后是留到白摇玉和赵彬。

  白摇玉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好像秋天挂在枝头的落叶一样,风儿轻轻一吹,就会把她吹倒似的。

  头一直都是低着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直视他,无法面对从前那双自己最熟悉的双眸。

  赵彬则而相反,眼神一直都是放在她身上,低着她低着的头颅。

  呼吸在这一刻,又开始变得沉闷,仿佛有一块千斤重的石头,狠狠的压在他的心头。

  看着她伸出来的手,赵彬握了上去,紧紧的握住。

  他曾经一直再想,如果当初他没有放手的话,是不是他们的结局会有所不同。

  现在见到白摇玉,赵彬也说不懂他的心情是什么。

  他们都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了,他们都老了,都有自己的儿女了。

  手心传来温热的感觉,白摇玉吓得差点就要丢开了他的手。

  其他的人只雷着周年庆的狂欢,谁会注意到异样的他们?

  他们的手紧握住,仅仅是那么两三秒,白摇玉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终于赵彬的手不舍的松开了,白摇玉重重的松了口气。

  看到她松口气,赵彬觉得,周身的空气瞬间凝成了冰,让他根本就无法呼吸……

  a大的草坪里,雷雍乔乱晃,走到了这里,把a大和希腊语比较了个遍。

  最后还是觉得,妈咪的希腊语比较好。

  走着看着,发现其实妈咪以前念的大学也不是很差。

  如果没有这几年希腊语的风头盖着,a大的名声可能会越来越好。

  赵之然也是这么走着的,参观爹地以前的大学,但是心里的感觉却不怎么样。

  这所学校,和她见过的任何一所学校都要来的差。

  当然,她之前上过的学校全都是贵族学校,自然是无法和公立学校相比。

  两个人都是在校园里走动,自然是遇的上了。

  赵之然很意外,她怎么会在这里?

  上去拍了一下雷雍乔的肩膀,“嗨?”

  雷雍乔转身,“是你?”

  赵之然微笑,“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雷雍乔见她也在这里,也挺吃惊的,“我妈咪今天到这里来做演讲,我是跟着她来的。”

  “你妈咪?”

  “是啊!”雷雍乔说,“我妈咪就是我们的校长啦!你呢?”

  赵之然很吃惊,她完全没有想过,白摇玉就是雷雍乔的妈咪,原来她的妈咪是校长啊!

  “我是跟着我爹地来的啦,他说这里是他以前的母校,所以我就想来这里看看搂!”

  雷雍乔瞪大了眼睛,好巧啊,她也是因为这里是她妈咪的母校,她才会跟着过来玩的,看来,她和赵之然挺有缘分的,两人都是这么的巧合。

  “真是巧啊!我和你一样,这里是我妈咪的母校啊!”

  “真的吗?”赵之然喊道,“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啊!”

  这时,雷雍乔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看,是她妈咪的短信,演讲结束了,让她到车子那边等她,要回家了。

  雷雍乔看完之后,抱歉的说,“对不起,我妈咪让我回家了!”

  赵之然笑笑,“没事啊!我正好也要回家了,我们一起走把!”

  “嗯……”

  ……

  停车场

  白摇玉熟练的将车开出地下停车场,在开出来的同时,旁边一辆车也跟着出来。

  校门口前,白摇玉还在回想着刚才那意外的相遇,再抬头看看校门口挂着的那张校标。

  心里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受。

  一直都以为,他可能这辈子就一直在国外,不会再回来了。

  没想到还会在见到他,而且是在他们相识的母校,这……真是诡异。

  她有时候会想,他可能会在异国里,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家庭,会和她一样,有儿女。

  心里对他不的不是留念,而是愧疚,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车里的温度不怎么好受,白摇玉把窗户打开,让外面的微风能够透一点进来。

  过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好热,不是一般的热。

  车内有空调,但是她不想打开,能节省能源一点是一点。

  于是她打开车门,站在了车外等乔乔。

  一双铖亮的皮鞋跨进了自己的视线内,白摇玉惊异的抬起头。

  是赵彬!他是这般的真实的站在她的面前。

  嘴角微微的扯了扯,似乎是想说什么话,但是一张口,便忘得干干净净的了。

  很意外,可以说今天会遇见他完完全全的是个意外。

  “赵……”白摇玉慌了,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

  反倒是赵彬开口,很自然的叫了她一句,“白校长!”

  一句话,便把他们之间隔离的干干净净,白摇玉有点愣了,这个……还是他的声音吗?

  她隐约还记得,他的声音很阳光,听着很舒服,给人一张阳光辐照在你的脸上的感觉。

  可是现在……有点变了,变得好沧桑,好……嘶哑。

  白摇玉僵住了,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开口喊了他一句,“赵先生!”

  赵彬身体一震,好像是被她这么陌生的称呼给吓到了。

  他们现在,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很客气。

  在她的眼睛里,赵彬看到了自己,有点狼狈,有点慌张。

  慌张什么?做出对不起人的事又不是他!他慌张什么?

  气氛好僵,白摇玉不停的用拨头发的动作掩饰自己的紧张。

  他们算起来是老朋友了,老朋友见面,不是应该坐下来聊一聊吗?

  就在赵彬想开口提议他们换个地方坐坐的时候,雷雍乔从远方跑过来。

  边跑还边喊,“妈咪!”

  赵彬一蒙,她的女儿?

  也对,当时自己要离开a市的时候,她不是已经怀孕了吗?现在孩子这么大,他不应该吃惊是吗?

  雷雍乔跑过来,一脸抱歉的样子,“妈咪,对不起啦,学校太大了,我都转的有点晕了。”

  “没、没事……”白摇玉拉着她的手,想赶紧把她塞进车里,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当作今天,根本就没有遇到过赵彬这个人!

  雷雍乔看见面前的赵彬,伸出食指指着他,“你不是刚才在休息室的叔叔吗?”

  赵彬有点傻了,这个女孩,就是他在休息室里看到的那个。

  现在外面,借着阳光,他仔细的打量雷雍乔,原来这个女孩是她的女儿,难怪她会看错她。

  太像了,他们母子俩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得好像。

  赵之然也走过来,看见雷雍乔和白摇玉这么亲近,也相信了雷雍乔就是白摇玉的女儿的话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只是,奇怪自己的爹地为什么一直看着她们?她们怎么了?

  “爹地,你在看什么啊?”赵之然好奇的问,难道爹地和她们认识?

  赵彬回过神,微微的摇摇脑袋,“没什么!故人而已!”

  “哦!”

  雷雍乔起了兴趣,问白摇玉,“妈咪,这个叔叔是你的朋友吗?我怎么一直都没有听你说过?”

  白摇玉愣了下,朋友?算是把!

  “呵呵,是啊!妈咪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最近才回国的,所以你一直都没有见过的。”

  “哦!是这样啊!”雷雍乔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做起了自我介绍,“叔叔你好!我叫雷雍乔,我是我妈咪的最小的女儿,我还有两个哥哥!”

  赵彬倏地心里一痛,她的女儿……姓雷,那岂不是嫁给了雷萧?

  呵呵!看来这些年来,她一直过得都很好,有三个孩子!日子过得不错,是雷华集团的总裁夫人。

  再看看自己?呵!赵氏倒了,他们举家移到了海外。

  为了生存,不得不寄人篱下,也就是林家。

  后来林家提出了个条件,要他娶林恩梦,庄丽珠和赵父都劝着他,他一个恼羞成怒,就按照他们所想的,娶了林恩梦。

  但是他不是孝顺,他是想利用林家,再创造一个赵氏出来。

  只有利用林家,他才能东山再起!

  为了东山再起,他付出了好多心血,这些心血绝对不是日子过得安闲舒适的白摇玉所想得到的。

  在国外的时候,他尝尝会想,他是不是冤枉了她?她……

  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她嫁给了雷萧,过得舒舒服服的,好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赵彬恨恨的咬着牙,旁人根本就看不出异样!

  “嗯……”

  雷雍乔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叔叔不理睬自己?

  “妈咪……”委屈的看向白摇玉。

  交谈

  白摇玉脸上有点挂不住,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怕看见赵彬,甚至是希望他一辈子都在国外,不回来。

  她很吃惊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搞得好像她是做贼心虚似的!

  她根本就不需要做贼心虚!

  赵之然很兴奋,她更没有想到雷雍乔的妈咪竟然会和自己的爹地是朋友,他们实在是太有缘分了!

  “乔乔……”白摇玉叫到,“我们该回家了!”

  雷雍乔愣了一下,那个叔叔还没有和她说过话呢!怎么就走了呢?

  再说了,外人真的看不出来他们是朋友诶!

  白摇玉这么冷淡,还有等到赵彬说话,就等不及的想要把雷雍乔给赶出去,这点让雷雍乔丈二摸不着头脑。

  “可是……”

  白摇玉打断她,“妈咪还要回家做饭呢!我们赶紧回家,否则妈咪来不及了……”

  “哦……”

  虽然很不想走,但是看到白摇玉一脸着急的模样,好像是家里着火似的,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回家,雷雍乔也就跟着她走了。

  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开远了,赵彬还在原地默默的看着。

  赵之然很不满,嘟着嘴巴,“爹地,你怎么了?”

  赵彬眨眨眼睛,“没事……我们也回家把……”

  ……

  白摇玉把车停在了云华阁的院子里,然后赶乔乔下车。

  乔乔下车后,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她。

  白摇玉有点心虚,“乔乔,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雷雍乔思索了下,“妈咪,你和刚才那位叔叔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你们两个好像很熟的样子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我哪有!”白摇玉掩饰着,“我和刚才那位叔叔是很久没有见过面的,但是刚才我们是意外碰见的!没有之间没有什么联系的!”

  雷雍乔莫名其妙,她又没有说她和刚才那个叔叔有联系,为什么妈咪要这么紧张的解释这件事呢?

  “还有!”白摇玉补充道,“乔乔,妈咪拜托你一件事!”

  说着,便把乔乔拉到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妈咪拜托你,妈咪刚才见过的那位叔叔,不要告诉你爹地,知道吗?”

  “为什么?”雷雍乔很不解,难道……

  “总之,你不要说出去,就连你的两个格格都不要说好吗?拜托了!”

  看到自己妈咪这么低声下气的在求她,雷雍乔一下子心软了,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帮妈咪隐瞒就隐瞒把!

  “嗯,妈咪,你放心!乔乔不会说出去的,只是,妈咪,你到底和刚才那个叔叔是什么关系啊?”

  白摇玉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她不想说,赵彬是她嫁给她爹地前的前男友,说出去多难听啊!

  “乔乔,你能帮妈咪隐瞒妈咪很放心,那个叔叔,和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不要说出去就好!”

  “哦!我知道了!”雷雍乔勉强答应了。

  白摇玉松了口气,虽然她和赵彬间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她就是不想让雷萧知道赵彬现在在a市的事,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可能是怕他会误会把!

  殊不知,赵彬能够回到a市,还不是雷萧允许的……

  ……

  房间里,白摇玉帮着雷萧脱掉外套,换上了些干净的衣服。

  雷萧很享受,应该说是这十几年来他一直都是这么享受的,享受着白摇玉无微不至的照雷。

  白摇玉是他的妻子,伺候她也是应该的。

  等身后的那双小手移开了后,雷萧转身过去一看。

  白摇玉愁着一张脸,好像是心头有什么心事,让她很烦躁似的。

  “怎么了?”雷萧问道,伸出双臂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