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457章 邪恶的笑容
  方化痛苦地闭上双眼,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虚伪,下意识地搂紧了她的腰身。心,痛到无法呼吸。

  何洁灵喜滋滋地偎依在方化的怀中,感受那份属于自己的温暖。他虽然没有出众的外表、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权利财势,但是能给自己避风的港湾、如阳光般的笑脸、温柔体贴,这些已经足够。她要的就这么简单,可是这些孟家鑫都不能给她,所以她选择了方化。

  “方化,你会永远爱我吗?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我恢复了记忆,你都会爱我吗?”温存了几分钟,何洁灵突然开口问道,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焦躁感,令她十分抗拒恢复记忆。

  方化闻言一怔,回望着她渴望的眼神,产生了一丝慌乱的神色,愕然道:“小蚕,为什么要这么问?”

  这时,方化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一看,显示的是陌生号码,迟疑了几秒钟,心里忐忑不安,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方化疑惑地问道,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如果是孟家鑫打来的,该如何应对?

  电话另一头传来沉稳的男中音,“我是林志威,何洁灵的事情想找你谈谈,不要说你不知道谁是何洁灵,麻烦你到楼下的旺记茶餐厅,一个人来,我等你。”说完,不等方化回应便挂掉了电话。

  何洁灵望着失神的方化,疑问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方化茫然回过神,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朋友打来的,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你在家里看看电视!”

  不愉快的神情立刻在脸上表露无遗,何洁灵努嘴半埋怨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问题?!”方化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深情地吻了一下她莹润诱人的双唇,笑着说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我永远只爱你一个!”

  何洁灵脸上飞起一抹红晕,心里喜不自禁,略带羞涩地说道:“我等你回来!”

  方化走进旺记茶餐厅,里面除了悠闲坐在一张12人桌的年青男子,不见其他客人,就连服务员和餐厅老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很明显是被清场了,空气中弥漫着凝重的气息,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方化的心紧张地悬了起来,他当然很清楚林志威在何洁灵的过去是多么重要的存在,让他也会妒忌的存在。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找来,是想将她带走吗?为什么没有直接去家里,而是约他在这里见面?

  怀着种种疑惑,方化硬着头皮走到了林志威的身旁,深深地吸了口气,确定自己的语气不会暴露自己的慌张,生硬地问道:“请问,你是林志威吗?”

  林志威右手食指漫不经心地滑过茶杯口的边缘,抬头望了他一眼,又瞅了一下其他地方,冷冷地反问道:“难道这里还会出现第二个人等你吗?”

  轻佻的话语,嚣张的态度让方化浑身不自在,心脏一阵剧烈的跳动,脑海中闪过千般念头,拼命地思考着应该怎么办才是最好。

  林志威轻笑了一声,眼底掠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打破沉默的僵局说道:“坐吧,我今天来只是想找你谈谈,不用那么紧张!”

  方化挪动了一下脚步,这才发现自己双腿早已发软,几乎是跌坐在他的旁边,样子极其狼狈,不由暗骂自己胆怯,居然会被对方的气势吓倒。

  “方先生,面对着我,你有点心虚了吗?你我从不认识,为什么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我有那么可怕吗?”林志威幽幽地说道,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冷笑。这样一个懦弱无能的男人,洁灵竟然爱上了他,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方化连忙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下去,镇定了心神,干笑着说道:“林先生,我并不是心虚,只是对你这种见面的方式有些反感而已!平时热闹非凡的茶餐厅,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种环境下谈事情,会让我联想到歪路子两个帮派谈判……”

  林志威目光一冷,毫不客气地打断道:“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要让你有这种感觉,让你清楚地知道我的身份!你既然知道了沈小蚕是何洁灵,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还想要隐瞒到什么时候?她明明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恋人,你为什么要隐瞒?”

  方化浑身一震,吓得脸色大变,惊异地反问道:“你想告诉我,她也是歪路子的吗?”

  林志威的眼神愈发冰冷了,直直地瞪着他,不悦地说道:“是歪路子又怎么样?你害怕了吗?你对洁灵了解多少?只不过是在她失忆后才开始接触,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你可知道我心里承受了多少痛苦和折磨?”

  方化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笑的错误,不是很爱何洁灵吗?为什么那么在意她的过去?为什么会感到害怕?不,那不是害怕,而是害怕面对林志威,害怕这个深爱着洁灵的男人会将她从自己手中夺回去。老天爷,你真是会捉弄人啊!一个孟家鑫还不够,又来一个江湖大佬,为什么自己的情敌都是那么强大而恐怖的人物?他该拿什么来扞卫自己的爱情?

  内心苦苦地挣扎了几分钟,方化渐渐冷静下来,黯然说道:“我爱她!我真的很爱她!我当然知道生离死别有多么痛苦,正因为知道这份痛苦,才不想失去她!”

  “我也爱她!”林志威愤然拍案而起,情绪渐渐失控,呼吸越来越急促,眼中闪烁着愤怒和憎恨的光芒,紧握双拳,拼命克制住不断涌出的杀气。

  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方化怔怔地望着林志威,如果他继续冲动下去,那么很有可能自己会死在这里,想办法先稳定他的情绪,委婉地转移了话题:“你想要带她回去吗?我不会阻拦你,也无法阻止你。不过,我想告诉你,她目前的情况不是很好,最好不要刺激她!”

  林志威惨然一笑,沮丧地坐了下来,倒吸了一口气,略带悲伤地说道:“我怎么可能带她回去,现在她的心里只有你一个,我如何带她回去?你是在讽刺我吗?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就算你现在告诉她真相,她也只会认为是我逼你的,你认为我会傻到做这种令她生气的事吗?想让她更加痛恨我?方化,你太聪明了!不愧是心理医生!”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化心里一沉,急忙否认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是很自私,对不起!我真的很爱她,不想失去她!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给你一点时间?!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林志威冷冷地反问道,轻蔑地挑起眉,自嘲似的笑了笑。

  方化无言以对,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话都想不出来。他当然希望一辈子陪伴在何洁灵的身边,刚才那句话是对林志威的安慰,还是对他的敷衍?自己已经无法分清,心如刀割般难受,垂下眼帘,不敢再看对方伤痛的眼神。

  林志威见他沉默不语,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他,肃然说道:“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想办法治好她的失忆症。她恢复了记忆后,让她自己选择跟谁在一起,谁也不能左右她的思想,尊重她的决定!”

  方化惊异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真的让她自己选择?如果她选择了我,你要怎么办?”

  林志威眼底透出冰寒冷冽,狠狠地说道:“如果她真的选择你,我会杀了你!”见他吓得脸色惨白,不由失笑,“跟你开个玩笑!我只希望洁灵幸福,如果她真的选择了你,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证明她不再爱我了!”

  方化打心底里佩服林志威,自己就没有这样的胸襟和情怀,像个小男人一样,自私又爱吃醋。现在看来,能配得上何洁灵的人只有林志威一个,他和孟家鑫都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再次想到了孟家鑫,方化的心里一阵慌乱,好意提醒道:“林先生,小心孟家鑫这个人!他一定会用非常手段将何洁灵抢回去,我猜想那次的车祸爆炸案可能与他有关,是他一手把何洁灵变成了沈小蚕!”

  林志威目光凌厉地眯起了双眼,沉声反问道:“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方化被他突然散发出来的凛冽压得喘不过气来,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觉得有点异样的寒冷,发出的声音也有些变调,“昨天下午,当我对他说出用催眠术知道了沈小蚕是何洁灵的时候,他的反应很不正常,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而且我怀疑是他将沈小蚕的身份强加到何洁灵身上……”

  林志威扯开嘴笑了笑,不以为然地打断道:“你弄错了!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先怀疑了沈小蚕的身份,去做了dn鉴定,他是从鉴定报告得知自己弄错了,他不想成为世人的笑柄,才刻意隐瞒了真相。”

  “是这样吗?”方化一下子否定了自己所有的猜测,相信了林志威的话,尴尬地笑道:“原来是我误会了!”

  林志威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不过,他对洁灵所做的事情绝对不可原谅,总有一天,会找他算清这笔账!嘿嘿,一定加百倍还给他!”

  方化吓了一跳,发现自己碰到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两个男人,一个如猛虎般强悍,一个如猎豹般凶狠,而自己就像一只胆小的兔子,随时都会被猎杀。他越想越害怕,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蔓延至全身,心脏像打鼓似的怦怦直跳,怎么也停不下来。

  林志威注意到他惊恐万状的神色,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笑容,拍着他的肩头说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不过,我警告你,在洁灵没有恢复记忆前,你最好不要再动她,否则……以前的就算了,别让我发现你乱来!”

  方化吓得险些软倒在地,含糊不清地回答道:“我……知道了!”

  林志威的眼神阴冷得令人有些窒息,带着坏笑问道:“你和洁灵上过几次床?老实回答我!”早知道她的初夜遇到那样的强暴,还不如在两年前的那个晚上要了她,现在真是后悔莫及了,更令人气愤的是,第二个男人也不是自己,而是面前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

  “两次!”方化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无法抑制心底的恐慌。

  林志威冷笑了一声,很自然地走出了茶餐厅,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周小姐,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这些都是有巨毒的,万一被咬到会死人!”坐在司机位上的年青男人怯生生地劝说道,转过头为难地望着坐在后座上的周玟。

  周玟阴沉着脸,双臂抱在胸前,摆足了大小姐的架子,不悦地说道:“怕什么,我已经打了急救电话,让医护人员带上血清,半个小时后赶到这里来,死不了人!立刻照我说的话去做,否则就让你试试我的宠物的厉害!”

  男人慌乱地摇了摇头,急忙打开车门下车,“不要,周小姐!我做,我马上就去做!”

  男人从车尾箱里拿出一个捆得很结实的大麻袋,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蠕动,令人毛骨悚然。男人小心又紧张地拎着麻袋,做贼心虚似的走向对面的公寓,敲开了方化隔壁邻居的房门,向屋主塞了一千块钱,大大方方地进入他家阳台。

  公寓的阳台与阳台之间相隔很近,可以从一家阳台轻松地翻到另一家阳台,而且保安设施也不完善,庆幸的是附近还有警署,小偷胆子再大也不敢来光何,方化当初选择住在这里也是因为离他工作的医院比较近。可是,谁也不会料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方化后悔莫及,成了心中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伤痛。

  男人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双手哆嗦着解开了绑在麻袋上的绳子,心脏一阵怦怦乱跳,十分紧张害怕,真怕闹出了人命,他就要背上杀人的罪名去坐牢,但是如果不这么做,周玟绝对不会放过他。

  左思右想后,男人张望了一眼四周,找到一块砖头,朝着麻袋狠狠地砸了几下,然后鼓起十二分勇气,朝着方化家的阳台猛地扔了出去,然后逃命似的离开了现场。

  周玟坐在汽车里等待好消息,感觉既兴奋又紧张,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笑容,喃喃自语道:“表哥,这次我可是帮了你大忙,好好地教训了一下那对狗男女,你会怎么感谢我呢?嘿嘿!”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窗旁如风般掠过,周玟满脸震惊的表情,条件反射地扑到了车窗上,猴急似的打开车门,飞快追上那个令她心神激荡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