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独家宠溺:BOSS,请自重! > 第609章 都是你害的…
  他不知她是因为温彦峻,只当是因为她看叶牧之如今的状态心里酸楚罢了。

  “君子……我在这儿,我一直在这儿……”

  听到他的声音,叶子君的心却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子,她曾经无数个夜晚期待的那个人对自己说的话,她曾经期待的那个人为自己做的事,这个人都为自己做了,那个人伤了她,而这个人救了她……

  叶子君在迷迷糊糊中睡着,她似乎做了一个梦,她记不得自己梦到了什么,也不记得梦里的场景是什么,她隐约的感觉到自己呢喃了什么,然后感觉到原本温暖的怀抱一阵僵硬,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刚醒,就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进来吧。”

  她应了一声,容嫂就端着冒着热气的粥走了进来。

  容嫂见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神色有些担忧:“言先生说你的身体不舒服,嘱咐说是要让你休息好,但是我又怕你醒了吃不到早饭,所以隔一会儿就过来敲个门,这都到中午了,如果你再不醒的话,我怕是要担心的打电话给言先生了……”

  叶子君虚弱的笑笑:“没什么大碍的,只是昨天有些累了,今天嗜睡了些……”

  她转头看向窗外,窗帘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却依旧可以感觉到外面的丝丝暖意,又是明媚的一天啊……

  叶子君下楼的时候,正遇到准备上楼的司机,司机见到她恭敬的行了个礼,叶子君微微点头:“这个点来有什么事情吗?”

  “言先生说他有资料丢在了书房,让我过来取。”

  “是吗?”叶子君微微蹙眉,没再说什么,她下了几层台阶,才想到什么似的,对着身后的司机说:“你等我一会儿,顺道送我去医院吧。”

  车子停在海星的停车场内,司机原本想送文件袋过去,却被叶子君拦住,说是有事正好要商量一下,司机也没有多想阻拦,就说好在这里等她。

  叶子君手里拿着文件袋,虽然只当了一天的代理总裁,但是大家总归是认识的,见到她的时候,也礼貌的问候,她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总裁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外面的秘书办公处却不见俞晓的身影,叶子君也没有多想,她走到办公室的面前,刚想敲门,就听见了里面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此时很明显,那个女人的情绪和不稳定。

  “言梓修,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林紫姗的声音是难得的尖锐,即使隔着一扇门,传到叶子君的耳朵里,她还是觉得刺耳。

  “是么……”安静了一会儿,传来言梓修清冷的声音。

  叶子君从未听过言梓修这样冷冷的语气,对着她,哪怕是有时候生气,他的声音都是温和的。

  “作为一枚棋子,就应该有作为棋子的自觉性,你自作主张的那些事情,难道是想让我一个一个和你算么?你想当一线明星,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你还有什么不满的,这一次的惩罚算是轻的,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不能保证你还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大众的视线内。”

  “你在威胁我?”仿佛不置信,林紫姗原本尖锐的声音瞬间又提高了几个度,“你明明知道我对你……”

  “够了!”言梓修似乎也有些动怒,“雪藏你三年算是很轻的惩罚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先出去。”

  “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梓修,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就这样抛弃我的,不可以,不可以!如果我把你做的这些都告诉她……”

  “哼!”即使看不到言梓修的表情,叶子君也可以想象到他脸上的轻蔑,“你尽管试试看,在你还没有到她的面前时,你怕是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言梓修的声音忽然顿住,叶子君听到一阵缓慢的脚步声,然后他的声音又传来:“我既然能把你捧到天上,自然有办法把你踩到脚底下,永世不得翻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确定你想要试试?恩?”

  办公室里忽然沉默了下来,叶子君仿佛在这一瞬间只能听到自己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一只手用力的扶着墙,一只手用力的捏着档袋,因为过度用力指尖泛白,她的腿忽然有些虚软,仿佛随时都会倒下,胃部忽然冒出了一团火,烧的她难受,额迹不停有冷汗冒出来,顺着她的脸颊汇集滴落下来,她的脸色惨白的很,下嘴唇因为咬的太用力,苍白中泛出一丝的血色。

  忽然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来,叶子君慌乱的赶紧进入电梯,仓忙中按下1楼的按键,随着“滴”的一声,电梯门很快的阖上,叶子君瞬间就瘫坐在电梯里,她死死的咬紧下嘴唇,可是眼泪还是从她的眼眶里落了下来。

  他骗了她,他说他不认识她,他说了,她信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他也欺骗了她……

  她失魂落魄的走到停车场内,司机还在原地等着她,看到她手中的文件袋时,有一瞬间的疑惑,可是却明显的看出了她情绪的不对劲,他匆忙迎上去,扶住有些摇摇欲坠的她,感受到他的力量,叶子君瞬间仿佛失去重力般,一下子瘫软在他的怀中。

  “叶小姐,叶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她眼神明显的放空,司机一时之间也慌乱了,“我扶着你去车里,你等着,我马上就打电话给言先生。”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那三个字,叶子君原本无神的眼眶中出现了一丝的动摇,她努力的扯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事,可能是没吃早饭,有些虚弱罢了,就不要告诉梓修了,你送我去医院吧……”

  她的手动了动,倏地发现还在自己手中的文件袋,“我刚刚想拿给他,可是身体突然不舒服,我不想让他担心就先出来了,等会儿送我去医院之后,你再来送给他。”

  “恩,我知道了,我先扶着你进车子吧。”

  叶子君没有推脱,依着他的胳膊进了车子,司机将她扶着坐在后座,然后自己绕过车进了驾驶座位上,车门刚关上,叶子君就对着他说:“今天我来的这件事就不用告诉他了,你知道他,一向对于我的身体紧张的很。”

  “可是,叶小姐的身体真的没事吗?”司机还是有些担忧。

  “恩,怕是胃有些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就好了,不用担心了。”她的额迹不停的有冷汗冒出来,胃里仿佛在翻天覆地一般,疼的难以忍受。

  司机看到她疼痛难忍的模样,也不敢多做停留,立即发动车子往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到了医院,他帮叶子君挂好号,一直看着她进入诊断室,这才出去将还未送到的文件送到海星去。

  司机一离开,叶子君对医生淡淡的说:“我还有些急事,今天的诊断就到这里为止吧。”

  说完,也不温身后医生诧异的眼神,径直的走向叶牧之的病房。

  叶子君推开房门的时候,裴宇正横抱着叶牧之,叶子君的突然出现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叶牧之。

  “我只是刚刚有些不方便才让裴宇抱着我的,我……”

  “哥……”叶子君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他还在裴宇的怀里,“我都知道了,你不用瞒着我,你真以为你妹妹还像小时候那样的好骗吗?”

  “君子……”

  “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你都是我心里那个完美无瑕的哥哥,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她的额迹冒着冷汗,胃部像火烧一样,她忍着疼痛,扯起一抹笑,却发现嘴角像被针线缝上似的,即使最微小的弧度,也疼痛的难以忍受,她面前的叶牧之和裴宇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终究眼前变成了漆黑,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叶子君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昏暗,病房里没有开灯,她感觉有冷凉的液体缓缓流入她的血液中,她微微动了动,环温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胃里的疼痛也减缓了很多。

  也许是因为躺着的时间太久,叶子君的嘴里有些干涩,她挣扎的想要起身倒杯水,可是还未坐起,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

  “你想要做什么?”

  叶子君起到一半的身子瞬间就僵住了,她眯着眼睛寻着声音的发源地,她隐约看见床头不远处安静的坐着一个人,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她的手向后面的墙壁上的摸索开关,随着“咔嚓”的一声,病房里大亮,温彦峻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怔愣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他的嘴唇蠕动着,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哥和裴宇呢?”

  温彦峻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般,仍然沉默着不出声。

  叶子君也不再开口,半坐在病床上,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还没来得及解锁,就听到温彦峻一声冷哼。

  叶子君蹙眉,然后就看见温彦峻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到她的病床边,倏地抓住了她的手:“你是想打电话给言梓修吗?”

  叶子君吃惊地看到他眼神里不安和痛楚。

  “可不可以就这一个晚上,就这一个晚上不要回去。”

  抓着她的手突然用力,有些发颤:“可不可以安静的和我谈一谈。”

  叶子君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拨打任何的号码,只让他握着。

  “君子,”他声音嘶哑,几不可闻,可是叶子君的身体却仍然僵住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他这样唤着她的名字了。

  “我们以前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失去了……”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满是惊慌失措,他一直握着叶子君的手,仿佛这样才可以获得力量一般。

  “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会那样的?是不是因为这件事,你才不愿意原谅我?是不是……”

  “我们是有过孩子,孩子也确实没有了,可是那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叶子君冷冷的打断他还未说完的话。

  “我不相信。”

  “你伤害我很多次,可是唯有这一次,和你无关。”

  “那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我查不到,所有的记忆就像被橡皮擦抹掉了一般,我怎么找都找不回来了。”

  “你上次说我将你忘记了,怎么可能还爱着你,可是这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对你毫无印象,可是每当我看到你,我的心就不受控制的疼痛,我不知道我们曾经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它那样,可是现在我愿意付出一切,只希望你可以原谅我,至少原谅我这四年里将你忘却……”

  “如果不是孩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还做了什么混账的事情,让你如此的憎恨我,这四年里,我活的想行尸走肉一般,我从来不在意曾经的回忆,对我来说,仿佛是可有可无的一段过往,可是现在你回来了,我想要记起,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都想记起来……”

  “我到你昏睡是的模样,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些片段,也是在病房里,你流着泪,我也流着泪,我对你说孩子没了,那一瞬间,我的心脏仿佛丫停止了跳动一般,疼得厉害……”

  温彦峻说着说着有些失控,手抓得她觉得有些痛:“这些是属于我们的记忆,是不是?”

  看到他的失控,叶子君却沉默了,她的手腕被抓的生疼,可是她却没有挣脱开,只是任由他这样抓着。

  过了好一会儿,叶子君忽然感觉到手背上一阵灼烧,她有些吃惊的望向温彦峻,眼泪从他的眼眶里缓缓落下,滴落到她的手背上,她的心猛地抽了一下。

  “你当真想知道过去的事情吗?”

  又沉默了片刻,叶子君终究是受不住心里的难受,她吞了吞口水,缓缓的问道。

  温彦峻却不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的眼眶还有些泛红,不知为何,这样的情景,在叶子君看来,却有些许的悲伤。

  她以为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她必然是咬牙切齿的憎恨,可是现在,她的心情却异常的平静,仿佛只是在讲一件尘封了很久的普通的事情一般,她因为这怪异的平静而感到心慌。

  她定了定心神,眼神慢慢放空,表情宁静:“的确,我们结过婚,相爱过,可是在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候,你却轻易的将这份幸福打碎……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因为我的哥哥,叶氏公司,还有也许你已经不记得的宋俊彦,还有苏馨颜肚子里失去的孩子,通通都是你害的……”

  她的嘴角还弯着好看的弧度,可是说出的话却是那样的残忍:“温彦峻,现在的你,永远都想不到,曾经你对我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不是我不想原谅你,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原谅你,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个不停的伤害爱我的人的我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