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373章 黑名单
  心,疼的无以复加。

  “怎么了?”赵彦峻问。

  叶子君尽力克制自己,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她觉得浑身冷冷的如坠冷窖,那股寒气从心底蔓延开来,直至全身,她被冻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搂着他的胳膊,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君子……”

  赵彦峻又叫了一声,“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叶子君看见他将两条毛巾放入推车里,那个女人不知在和他说些什么,他将手机换到左手上,无奈的伸出右手,揉乱她的发,宠溺的仿佛他们是深爱的情侣般。

  叶子君只听见自己冷冷的声音:“皮皮的狗粮快吃完了,回家的时候,带点回来吧……”

  “皮皮真是越发的能吃了,我知道,我回去的时候,会记得了……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了……”

  那个女人走着走着,忽然好像被什么绊到似的,身子猛地往前倾,赵彦峻反应及时,拦着腰,将她抱住,她就那样的依赖在他的怀里,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手臂还在她的腰上,他们并肩走到宠物区,赵彦峻拿了几袋狗粮下来,他们就推着车,彻底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叶子君拿出手机,拨打了苏馨颜的电话,只说了今晚要去她哪儿过夜,就挂断了。

  叶子君冷冷的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就独自一人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又看见了他们,那个女人踮起脚尖,伸手,为他整理有些凌乱的发,赵彦峻笑着体贴的低下头,赵顺的仿佛不是她所认识的他。

  在赵彦峻抬起头,即将看到电梯里的她时,电梯门已经“叮”的一声,合上了。

  电梯快速的下降,那光电组合的数字不断变动着,让叶子君有些心焦,金属的墙壁像镜子一样明澈,倒映着她的表情有些扭曲,她掏出手机,快速的关机。

  叶子君没有将车开走,只是拦了辆的士,就往苏馨颜家的方向驶去。

  苏馨颜打开门,就看见叶子君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外,目光毫无焦点,她握住叶子君的手,冷冷的一点赵度也没有,苏馨颜赶紧将她领回屋子,又泡了杯生姜茶给她暖手,叶子君喝了几口生姜茶,惨白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正常。

  “怎么了?刚刚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叶子君摇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喝茶,苏馨颜不停的给她泡茶,直到喝了第五杯,叶子君才开了口。

  “今晚,我就睡在你这儿,你不介意吧……”

  苏馨颜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介意倒是不介意,只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是不是赵彦峻那家伙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可是他现在应该在公司,也做不了什么啊?难道是宋俊彦?还是……”

  “你不要猜了,我没事,只是想理清楚一些思绪而已,在家里,不方便……我有些困了,先去房间睡觉了……”

  “恩……”苏馨颜看着她进了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子君躺在床上,明明脑袋疼的要炸开,明明心累的要死,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满满的都是赵彦峻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她知道自己一直在大滴大滴地淌眼泪,她不想软弱,可是,心却抑制不住的疼。

  苏馨颜开门进来的时候,就听见叶子君刻意压低的哭泣声,她将手中的红酒杯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叶子君的泪流满面,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君子……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哭啊……你这样的话,我也会控制不住的……”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叶子君自言自语,她是真的慌了,曾经觉得无所谓的事情,却因为他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心,而不停的折磨自己。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想,现在的她,是真的,真的,很在乎他……

  叶子君抽泣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才觉得轻松了一点,她们并肩躺在床上,苏馨颜仍然记得她一入冬就全身冷凉的毛病,紧紧的抱住她,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取暖,她们那么亲密无间,似乎谁也没有长大过,似乎她们之间没有隔着纷纷扰扰的那些烦心事。

  “也许,那个人,只是他的朋友……”

  叶子君打了个呵欠,无奈的说:“你不用帮他说话的,我也想这样欺骗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袋告诉我要相信他,可是我的心却在怀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你不应该这样就判了他的死刑,总归要给他解释的机会啊……”

  “我知道,只是我现在的脑袋太乱了,面对他,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冷静几天自然会回去的……”

  她捏了捏苏馨颜的鼻子:“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苏馨颜呆了呆,居然满脸通红:“君子……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我不喜欢女人的哦……”

  叶子君愣住了,难得她这么感性,她一脚踢在苏馨颜的屁股上:“你倒是自恋的很,姐喜欢的也是男人!”

  苏馨颜笑着起身,半坐在床上,拿起放在柜子上的酒杯,仰头,就将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喝红酒了?”

  “最近才养成的习惯,难道你不知道睡前喝红酒可以美容吗?我可是快要当新娘的人了,自然要注意些保养……”

  “你就别恶心我了……”

  她们说着无边无际,永远不会空洞的话题,叶子君压抑的心情,慢慢的放松。

  “君子……我饿了。”

  “正好我也饿了,你家还有可以吃的吗?”

  “面条!”

  “好吧……”叶子君悻悻起身,“我去煮点面条,碗你洗……”

  话刚说完,苏馨颜的电话就响了,苏馨颜看了眼来电显示,又看向叶子君,“赵彦峻。”

  叶子君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要接吗?”苏馨颜拿起手机问。

  叶子君没有回答,就直接走出了房门,她走进厨房,厨房里那些从来没有用过的厨具,终于重见天日。

  明明是最简单的面条,她却专心的煮着,仿佛这是世间上最重要的事情一般,水很快就煮开了,“噗噗”的冒着无数的起泡,翻滚着,叶子君面无表情的看着,直到水溢出来,她才赶紧的将面条放进去,沸腾的水,终于又安静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苏馨颜终于从房间里走出来,从橱柜里,拿出两副碗筷摆好,什么话也没有说,乖乖坐下来等面吃。

  叶子君刚关了煤气关了灯准备把面条端出去,就听到有人敲门,苏馨颜心不甘情不愿的:“谁啊,这么冷的天还这么晚了……”

  “你……”苏馨颜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吃惊,来人都走进客厅了她才急急忙忙回过神一般,“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我不知道君子在哪儿吗……”

  “君子还没有来找你吗?”

  是赵彦峻!叶子君手脚冷凉的站在门边,从这里能看见明亮的客厅里的他,他却看不见隐藏在黑暗中的她。

  他还在微微的喘着气,掩饰不住的担忧。

  “没有!”苏馨颜转过头,不自然的说。

  “我找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她都不在,她的手机也关机了,车子也不在家,我真的很担心……她下午明明还打电话给我的……”赵彦峻的那种表情让她几乎都要心软出来。

  “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失踪。”苏馨颜警惕地往厨房望了望,似乎害怕他发现,“君子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她下午发了短信给我,说是想一个人静静,让我们都不要找她,她想开了,自然会回来的,你不用担心……”

  赵彦峻喘着气,却在无意间发现了桌子上摆好的两副碗筷,他愣了愣,“我知道她在这儿!”

  “我知道她在这儿,你让她出来!”赵彦峻的语气不似刚刚的担忧,而带着淡淡的怒气。

  苏馨颜有些发急了:“我说了她不在。”

  “苏馨颜,你不要骗我,骗我的代价,你付不起。”赵彦峻一个字,一个字,脸色铁青。

  苏馨颜冷笑一声,,脾气也上来了:“赵彦峻,你不要太小看我!”

  赵彦峻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要以为你家有了二哥支撑,就没事了,如果,我在里面掺一脚,你们家照样不能翻身。”

  “你不要欺人太甚!”苏馨颜全身发抖,她没有想到,赵彦峻会用她的家人威胁她,“是你自己做错了,君子躲着你,我真想知道,你是怎么有脸面来找她的!”

  “我做错什么了?”

  苏馨颜刚准备开口,叶子君一把打开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着苏馨颜示意的摇了摇头,苏馨颜心不甘情不愿的没有再开口。

  赵彦峻看着叶子君,有一瞬间的惊醒,但是表情又慢慢冻结起来,冷着脸,看着她将手中端着的面条放在饭桌上。

  “君子……”

  叶子君抬头安静地望着他,好像对着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这么晚了,为什么不回家?手机也关机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现在跟我回……”

  “外面很冷,你先自己回去吧,我要在这儿呆几天。”叶子君直接下了逐客令。

  赵彦峻不敢置信似的愣了愣,抬头定定的看着她:“不要闹小孩脾气,我打了好多电话,家里所有的人都在找你……”

  “我会一一打电话给他们说我很安全,让他们不用担心的,你回去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今天下午明明还好好的,你生气闹脾气,总该有个原因吧……”

  “确定我下午是好好的吗?”

  苏馨颜已经无声的走进的卧室,将房门关上,只留下他们两个人在客厅,面对面。

  “你不是让我带狗粮给皮皮的么?”

  “我……今天下午也去了超市,我都看到了……”

  叶子君低下头,叹了口气,又抬起头,微笑的望着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赵彦峻默默站着,没有再说话,只是无声地看着她。

  叶子君转过头,掩饰眼神中的受伤:“你先回去吧,等到我有勇气接受你编的借口的时候,我会回去的。”

  叶子君转过身,像卧室走去,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受伤的眼神呢,做错的人,是你,不是吗?受伤害的人明明是我,不是吗?

  “为什么?”赵彦峻突然出声,说的有点困难,“你以前从来不在乎的事,为什么,这一次,这么在乎?”

  叶子君背对着他站住。

  “现在的你,至少,是有一点点在乎我的,是不是?”

  “……”

  “君子……”他的声音干涩,听着只让人不忍,“那个人……我们之间……”

  “我不想听!你给我出去!”叶子君急促的打断他,“出去!”

  赵彦峻没有再说下去,可也没动。

  “赵彦峻,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一点点,我就真的,真的准备,喜欢你,可是,可是,你知道吗,今天你说你在公司的时候,你已经把这份感情扼杀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信的,你明明知道,这辈子,我最痛恨的事,就是欺骗……”

  “君子,跟我回去,我现在不能和你说她的事,等我把她处理好,我会告诉你,什么都告诉你……”

  “你真可笑。”叶子君只能挤得出这几个字,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可不可以,这次,就这一次无条件相信我?”赵彦峻的声音带着哀求,他那种语气,让她几乎以为是低声下气。

  叶子君没有回答了,只是安静的背对着他。

  沉默了一会儿,她听见他慢慢走出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就像从她的心脏上走过去一样。

  门“咔嚓”的一声,被关上,同时,一声“滴答”,一滴大大的水珠落在地板上,叶子君愣了愣,又是一滴。

  苏馨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叶子君哭的样子,手足无措:“君子……他不值得你哭。”

  “我哭了吗?”奇怪,为什么发不出声音。

  原来是在哭……我又在哭了吗……为了赵彦峻……原来……我已经这么难受了……

  苏馨颜每天还是要早起,准备很多事,她每天回家都会和叶子君抱怨结婚准备的麻烦,叶子君也只是窝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应付是的“恩恩”几声。

  叶子君发现这几天,自己的睡眠越来越浅了,总是到睁着眼睛,到了凌晨,才能迷迷糊糊的睡着,还没睡多久,苏馨颜起床就会吵醒她,尽管,她已经很小心了,可是只要细微的声音,就能将她从梦中惊醒。

  最近的天气,真是越发的阴冷了,叶子君站在窗口,恍惚的看着这个城市青灰色的天空,冬日的太阳薄薄的,苍白的光泽。

  可是眼睛还是觉得一阵刺痛。

  因为赵彦峻已经知道她在哪儿,她也就干脆的开了机,赵彦峻却没再打电话给她,只是每天会发一些短信,内容无非就是“天冷了,多加衣服”,“好好照赵自己”,“晚安”之类的,看到最后,叶子君将他的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再也收不到他的短信,这才觉得世界安静了下来,却也觉得越发的空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