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312章 有些后悔
  他闻言在她头顶轻拍了几下,“乖,早点睡觉,晚安。”说完撤回手,房间里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蓝波儿这把确定他不再回来,才敢睡下,只不过一晚上辗转反侧,苦不堪言,迷迷糊糊间,在她脑海中最清晰的……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蓝波儿早上醒来的时候,是因为房门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揉了揉眼坐起来,心想该不会又是大叔吧?但随后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若是他,估计早立在她面前了。

  那这时候会是谁呢?

  蓝波儿变得警惕起来,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趴在门上听,声音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心里的疑惑也就更大,家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她稍稍拉开一道门缝,顺势看过去,对面主卧的门半开半掩,一个身影在房里来回走动,似乎正在找什么东西?

  蓝波儿仔细一看之后发现,这人竟然是左丽!

  她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外地吗?难道蓝杰轩已经结束夏令营了?

  不知为何,蓝波儿突然记起她在走廊上接电话那次,所以她趴在门上没吱声,而是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左丽在房里找了一圈,甚至角角落落都没有放过,其余房间她老早就找过了,根本没有。难道是在那丫头房里!

  这样一想,她猛地回头,居然发现那扇门开了一道缝儿……

  左丽眼底掠过一丝用意不明的笑,那边门缝儿里的眼睛,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死丫头……她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颗绊脚石踢开!

  蓝波儿感到左丽朝这边看了一眼,稍微愣了愣,她那眼神,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这才是真实的她,平时的笑脸迎人反而是伪装。

  就在她失神的这会儿,左丽转身收拾了些衣物装进旅行包里,然后出了房间。

  她赶忙合上房门,小心翼翼的爬回床上,刚闭上眼,门上便响起“叩叩”的敲门声。

  一开始蓝波儿详装还在睡觉,没应声,直到第二遍敲门声响起,她才含糊不清的问:“谁……谁啊?”

  门外传来左丽很是平常的声音,“波儿,是我,回来办事顺便拿点东西,还没起床吗?”

  “嗯,一会儿就起来了。”她拿被单掩在嘴上,闷闷的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

  门外响起她离开的脚步声,蓝波儿这才下床来,趴在窗边偷偷往外看。

  左丽出门左右看看,拎着东西上了一辆车,蓝波儿看清这就是上次那辆,心里的疑惑也就更大了……

  只是不等她多想,那辆车已经慢慢消失在转角。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蓝波儿收回视线,在椅子上坐下来。忍不住怀疑,左丽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很明显,她回来不只是拿东西那么简单,可她也想不出,这家里能有什么让她费尽心思去找。

  在所有人眼里,左丽一直扮演着慈母贤妻的角色,到底这是不是真的她?

  无疑,这个问题困扰了她一天。

  傍晚时,蓝波儿从新闻里得知,严家濒临破产然后被收购的消息。

  若是换在以前,她肯定会心急火燎的打电话给严浩,但今时不同往日,他们俨然是两条路上的人了,不过心里也由衷希望他能看开些。

  正想着,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个陌生号码。略微迟疑了下接通,听筒里传来个柔柔的女声

  “蓝小姐,你好……”

  蓝波儿走进这家名叫挚爱的咖啡屋,小小的店面布置得温馨雅致,一眼便能看出店主的用心及品味。

  刚进去几步,就有人对她招手,“蓝小姐,这边。”

  冲她招手的女人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直顺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末端打了几个大大的波浪卷,一条米色长裙把她承托得飘逸脱俗,淡淡描绘下的精致五官直叫人艳羡不已。

  蓝波儿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慢慢走过去,女人先伸出手。

  “蓝小姐,你好,我叫洛遥。”

  “你好。”

  两人握手,洛遥做了个请的手势,蓝波儿礼貌的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来。

  服务员过来点单,蓝波儿向来不喝咖啡,没想到她和她一样,也要了果汁。

  “请问洛小姐找我什么事?”蓝波儿开门见山,还是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洛遥局促的握了握杯子,“蓝小姐,冒昧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要拜托你……”

  她的话让蓝波儿一头雾水,陌不相识,能有什么不情之请?

  她没说话,等待洛遥继续说下去。

  只见她眼神游移片刻,最后定定的望着自己,“蓝小姐,能不能请你把轩还给我?”

  “什么?”

  蓝波儿迷惑的眨眨眼,思想打结,即便觉得眼熟,却不记得自己借过她什么东西。

  洛遥对她的反应更加不知所措,她低下头,语气显得慌乱,“对不起,我知道我提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他,所以……”

  “什么意思?”蓝波儿打断她,见她重新抬头幽幽的望着自己,就又赶紧摆手道:“不好意思,我是说我真的不记得借过你什么?”

  洛遥闻言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蓝小姐,可能你还不知道,我……我是逸轩的未婚妻。”

  未婚妻?!

  蓝波儿倏然瞪大双眼,心口不自觉的有些微微发紧……很快,这种感觉被更深的疑惑所代替。

  “我还是听不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她说这话时,又猛然意识到什么,惊到:“你该不会以为……”

  洛遥一把握住她手,急道:“蓝小姐,你放心,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再说我也没资格责怪谁......”

  看着她眼神逐渐黯淡下去,蓝波儿心里的疑惑有增无减,一双柔荑握着她,葱白般鲜嫩……蓝波儿心里忽而生出许多懊恼的情绪来。

  原来他有未婚妻,还是她望尘莫及的……

  失神间,洛遥嘴张了张又道:“他一定很在乎你的吧?昨天在医院……”她自嘲般笑笑,“我认识他那么久,从没见过他这样对待其他人。”

  医院!蓝波儿终于记起来,医院里那个流泪的女人,大叔奇怪的表现……难怪觉得眼熟,原来是她!

  她勉强笑笑,“洛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洛遥静静看着她,似在等待下文。

  蓝波儿微微蹙眉,解释说:“大叔他住我隔壁,偶尔帮我个忙而已。”还有偶尔占她点便宜,不过这话她很识趣的咽回了肚子里。

  洛遥听完脸上一片欣喜,但随即又黯淡下来。苏逸轩什么脾性她很清楚,若只是邻居,又怎能劳他大驾?

  在她神情恍惚间,蓝波儿站起身,“洛小姐要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洛遥见状也跟着站起来,若有所思的道:“不能再坐会儿吗?我还有些话……”

  “洛小姐,你真的不要误会,大叔和我根本就不可能,那个……再见……”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丢下欲言又止的洛遥夺门而去。

  出了门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仓皇而逃的意思,可为什么,她又没做亏心事!

  越想不明白,就越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一路走了很远,脑子里都是洛遥那句我是逸轩的未婚妻,还有她楚楚动人的样子……

  “唉”

  蓝波儿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和她天上地下,简直没得比。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干嘛要跟她比?

  蓝波儿刚到路边,准备叫辆车,手机却响了,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浩学长三个字。

  严浩的号码一直储存在她手机里,不过这时候打给她,会有什么事?

  犹豫不决中,她还是接通放到了耳边。只因想到他家被收购一事,若这时拒接他电话,似乎显得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不等她开口,那边电话里便传来他有些急切的声音。

  “波儿,你现在能不能见我一面?”

  “见面?有事吗?”

  蓝波儿丝毫不避及心里的想法,上次见面,俨然在她心底留下了阴影,她现在,只想尽量少的跟他产生瓜葛。

  长长的一声叹息,严浩在电话里的语气透着落寞,“唉!我知道,现在严家垮了,谁都躲着我们,不过波儿,连你也这样想吗?连见都懒得见我?”

  “不是的……”

  他的话,让蓝波儿无法硬起心肠,毕竟一起相处了那么久,而她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那边却是继续叹气,“你不用骗我,我理解……”

  “真的不是你想那样。”

  蓝波儿有点懊恼,她发现,自己正被推向一个尴尬的境地,好像除了应约去见他,怎么样都不对。

  “我知道自己之前很过分,不该那样对你,可……”严浩很是苦闷的欲言又止,“算了,我只是很想见你一面而已,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人所难,今天算我打扰了。”

  电话里传来些呼呼啦啦的杂音,蓝波儿以为他就要挂电话,急道:“你在哪儿?”

  又是这里。

  蓝波儿站在蓝焰酒吧门前,脚步有些迟疑。门口璀璨的霓虹把夜色映得分外妖娆,里面嘈杂的音乐已经或轻或重的传了出来。

  老实说,她真不想进去,可最后还是朝里迈动了步子……

  穿过舞动的人群,循着严浩先前告知她的包厢走去,服务生忙替她拉开门,“小姐,里面请。”

  蓝波儿只是朝里跨了一步,一股刺鼻的酒味便扑面而来,几欲令人作呕。

  借着昏暗光线,偌大包厢内,只有严浩一个人在闷头猛灌酒,她站了好一会儿,他才注意到。

  “波儿,你来了……”严浩口齿不清的道,随即放下酒杯踉跄起身,眼看就要摔倒……

  蓝波儿赶忙上前扶住他,“你没事吧?”

  严浩胡乱的摆了摆手,“没……没事。”

  从他嘴里喷出的酒气差点把她熏晕,还说没事?

  蓝波儿重重皱起眉头,忙把他扶着坐下,她坐的地方,却刻意和他保持了一臂的距离。

  严浩歪头瞥了她一眼,赤红的眼中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接着抓起酒杯直接倒满,就要往嘴边送

  “别喝了。”蓝波儿拉住他手劝到。

  严浩停下喝酒的动作,却猛地反手握住她,酒杯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旋即四分五裂,酒水四溅,许多洒到了她牛仔裤上。她急忙往回缩,可他死死箍着她手腕,活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波儿,我知道你还在乎我的对不对?”

  他殷切的眼神让她很无奈,“严浩,你先放开我。”

  “严浩?”他苦笑着手上一松,“你以前不是这样叫我的……”

  蓝波儿趁机抽出手来,退坐到离他更远的地方,被酒水打湿的牛仔裤贴在腿上,很不舒服。

  “连你也要躲着我?”

  严浩受伤的看着她,说着又要靠过来。

  “不是的……”她慌乱站起身,语无伦次,“我,我去一下洗手间。”随即转身撇下他,匆匆出了门。

  严浩若有所思的望着房门,下一秒,从怀里掏出了一小包东西……

  在洗手间清理了下裤子上的酒渍,蓝波儿再度回到包厢里,却发现严浩正对着瓶口猛灌酒,一瓶末了,又抓起一瓶……

  蓝波儿想也没想去夺过他手里的酒瓶,“你别喝了!这样下去会醉的。”

  严浩伸手便抢了去,“你不用管我,我情愿买醉,死不了!”

  “你叫我来就是看你醉酒?”蓝波儿有些气恼,以前的这个人,在她眼里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可惜现在都变了。

  “那你接着喝,我走了。”说完就要离开。

  严浩猛地放下酒瓶,一把从身后将她抱住,“波儿,你别走,陪陪我……”

  下意识的,蓝波儿使劲想要挣开,却不敌他力气大。

  “严浩,你放手!”

  严浩却搂着她跌到沙发上,伸手抄起酒杯送到她面前,“你喝了这杯,我就放。”

  蓝波儿一听急了,“你明知道我不会喝酒!”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来。

  严浩耍起了无奈,“那就老实呆着。”说着把她搂得更紧。

  闻着那刺鼻的酒味,蓝波儿便也不再寄望和他讲道理,她使劲挣扎一番,却发现喝醉酒的人力气竟然这么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是不是我喝了你就放开我?”

  严浩勾起嘴角点点头。

  蓝波儿无奈的接过酒杯,“那我只喝一口?”

  严浩不置可否,看她愁眉苦脸的把杯子送到唇边,他伸出手去,在她张开嘴的一瞬间,猛地握住她手一倾

  “咳咳咳……”琥珀色的液体悉数灌进她嘴里,害她被迫咽下几大口,待呛咳稍稍平息,她怒视着他,“你疯了?”

  严浩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

  蓝波儿感觉那笑容让人发毛,一把甩开他起身就要离开,严浩也没有要拦的意思。可她刚走出两步,头顶便是一阵晕眩袭来,她心道不好,来不及多想便“咚”的一声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