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272章 疑惑
  萧天的双眸,寒光更加凛冽,不再做任何的犹豫,对准这黑款青年的脑门,猛然就是一枪。

  嘭的一声,随着枪声落下,之间那黑框青年眉心中弹,而那深入怀中的手也掉了出来,与此同时,一把黑漆漆的手枪也跟着摔了下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萧天,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伪装的杀手。只是此时此刻,他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不管对方是时不时记者,只要靠前一步,他毅然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击毙,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在这个黑框青年到底的同时,不远处,突然人群中又传出了枪声。萧天根本不曾看清楚什么情况,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有些站立不稳,向后推了推两步,随后,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低着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小腹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老大。”云飞离萧天最近,突然见萧天坐在地上,小腹处都是血迹,吓得惊叫一声,随即扭过头,朝着那枪声的方向,大声喊道:“不好那边还有杀手,老大中枪了。”

  迷迷糊糊听到云飞的叫声,原本有些迷糊的裴哲脑袋只觉得嗡的一声,身体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睁开了双眼,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水。

  “啊哲。”关子吟那看喷血的那一幕,脸色顿时又变了,吓得大叫一声,连忙查看他的伤势。

  “吟吟,,,现在情况太危险了,你躲好。”裴哲还没来得急说完,

  关子吟连忙摇头,像是疯了似地,不停的摇着头,拿出裴哲的手腕脉搏查看伤势,几秒钟后,颤抖的说道:“还好,没有伤及要害。”,随即从裴哲怀中摸出那块裂开的玉佩,“谢天谢地,总算没事。”突然,关子吟脑袋一撇开,脸颊一热,脸色划过一道痕迹,好像一股滚烫的液体流出来,原来,是一丝鲜血溢了出来。

  这一枪,正是对准关子吟的后脑,如果不是他一撇,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枪,带着致命,可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该死的,裴哲看的清清楚楚,顾不上身体中枪疼痛,咬着牙站了起来,快速的拉着关子吟离开。关子吟点点头,两人拉着手正要往墙角跑去。

  突然,两人同时拽着对方趴了下来,顺势倒了下去。在倒下的一瞬间,身后的地上多出了一个坑,火星四溅。

  “啊哲,你有没有事。”扶着裴哲,关子吟一边对着吼道:“杀手在那边。”

  可是杀手究竟在哪里,也在找,可是很难找,四周都是乱哄哄的人群,而自己留在了空地,这让混在人群中的杀手,攻击自己轻而易举,完全的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等于是活靶子一样。

  而小腹中弹的萧天躺在地上,对着众人颤抖的说道:“这与下去,不行。不是办法,带裴少先离去。”

  云飞一咬牙,对着四周闹哄哄的人群胡乱的开了几枪,估摸着人群中有人中弹,几声惨叫之后,人群变的更加换乱,云飞趁机来到萧天身旁,将他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扛,向着其他几人招招手:“走。”

  云飞的话音刚落下,突然,前面的云杨惊叫了一声,只见他的左臂处,被子弹活生生的穿出了一个血窟窿。

  哎呀,其他几人的额头都见了汗,他们,一直以来都算是中高手,应付过无数次这样的袭击,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困难。现在只是知道对方隐藏在人群中,至于具体是谁,大致在什么地方,一无所知。

  “你们能不能走?”关子吟吼道:“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抓紧跟上。”

  沙拉,沙曼点点头,“我们断后。”随即,云飞扛着萧天,云杨捂着胳膊,关子吟拉着裴哲,向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条弄堂跑了过去。沙拉,沙曼紧跟其后。

  几人总算逃离了真空地带,来到了墙角处。沙拉谈谈一口气,嘴里嘟囔道,“对方tm的是沙曼人。”看着云杨上的伤口,感觉没有伤及要害,暗暗的松了口气,急忙问道:“云杨,怎么样,能走么?”

  云杨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丝笑容:“差不多。”

  这时候,沙曼已经撬开一辆车子,几人迅速的向后撤退,爬上了车子。

  沙曼开着车子,加大马力,可是越来越觉得偏僻。裴哲坐在车内闭着眼睛,关子吟的眼睛时不时的扫向窗外,观察着附近的地形,车子走的越来越快,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郊区竟然安静的一辆车子看不到,两旁只是茂密的树林,再加上夜晚,树林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光,也听不到一点声音,甚至连鸟叫声都没有。

  静,静的可爱。关子吟深吸一口气,幽幽说道:“啊哲,这里不正常。”

  “如果正常,就怪了。”裴哲睁开了眼睛,说道:“他们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们,为什么能让我们逃走,怕是把我们逼到绝境,这样倾巢而出,一来安全,二来也能一举拿下我们。”

  众人的心里咯噔一怔,尤其是云飞,咕咚一声,咽了咽口唾沫。

  裴哲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笑道:“云飞,你的胆子怎么小了?”

  云飞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情况不一样,老大受伤,云杨隔壁也受伤,再加上我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这一战,得不偿失。”

  云杨捂着胳膊,咬牙道:“管他那么多。让他们来好了。怕什么。裴少,这一次,你说杀手是什么身份?”

  “你觉得目前,谁会这么处心积虑的要我们的命?”关子吟反问道。

  “nnd,”云杨破口大骂道:“又是tm的小鬼子,哼,我们国人什么时候怕过?我们什么时候胆颤过?”

  云飞白了白孪生兄弟一眼,气到:“说的轻巧,那好,待会儿大部队来的时候就交给你。你一个人去搞定吧。”

  云杨眨了眨眼珠,歪着头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不怕是不怕。但是。”

  裴哲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少说两句,沙曼,你找个地方,咱门躲一躲。不然以自己目前的人数,人力,恐怕到时候没油了,就真的成为活靶子了。”

  沙曼点点头,突然,向外看去,在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小路,小路那树林茂盛,中间正矗立着一栋小洋房。小洋房黑漆漆的一片,视乎没有人。这栋小洋房,似乎是废弃了。

  “裴少,前面有小洋房,似乎是废弃的。我们去那?”

  “好。”

  沙曼加了油门,开进了小路,在小洋房还有一段距离停下,几个人下车,四处张望了下,各个暗道:这地方,真够孤寂的。只见小洋房在这茂密的树立了,孤零零的立在那,白色的外围墙面与昏暗的林子在黑夜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裴少,我们进去么?”云飞瞄了瞄,。问道。

  裴哲,在关子吟搀扶下,也在留心观察,面色有些凝重,最终决定说道:“进去,进来来了,躲不了,既来之,则安之。”

  云飞点了点头,走在了最前面,率先走进了破败的小洋房,从外表上看,已经不怎么样,可是进去之后,云飞只觉得一股长期没人居住的发霉味迎面而来,拿出打火机,大致扫了扫,只见里面更残破不堪,黑漆漆的水泥墙还没有粉刷,散发着浓烈的潮湿气味。递上凌乱不堪,到处都是废报纸,整个小洋房比较空旷,除了大厅一张桌子完好,别的已经缺胳膊,断腿了。

  云飞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裴哲等人随后走了进去,站在大厅正中,,背靠背站着,一旦某个方向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么第一时间就能发现。

  关子吟皱了皱眉头,说道:“啊哲,这个地方,不安全。”

  “哎,吟吟,就算是豪华别墅,如果对方诚心要咱门的命,还是一样。”裴哲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最担心的是,我们这么一路跑来,没有追兵,而且来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你是担心我们落入了对方预先设定的好的圈套。如果这里就是,那么我们几个,恐怕今天真的犹如瓮中捉鳖,任人窄割。”关子吟长叹一口气,苦笑道:“看来今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暗夜里,裴哲那一双泛着绿幽幽的眼睛看了看大门外,说道:“大家做好准备吧。沙拉想必已经向冷谦求助了,但愿我们能支撑到冷谦的到来。”

  “是,裴少。”众人点点头。

  几人在小洋房内静静的守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没过一分钟,犹如一个世纪一般久远。果然,五分钟后,外面开始有了动静,树林里时不时的发出了鸟叫声,裴哲暗中冷冷笑了,说道:“怕是有人坐不住了。”

  话音刚落,外面树林里的鸟叫声更是急了,关子吟心里清楚的很,怕是对方已经开始准备了,随时就会发起进攻了。随即,站了起来,说道:“大家各自站好位置,点子来了。我跟啊哲,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活着。”

  “是。大小姐。”随后,各自找到最佳位置,隐藏起来。

  突然,嘭的一声,关子吟身后的墙壁上多出了一个拇指大的窟窿,墙上尘土飞扬,火星四溅。

  “小心。”关子吟,裴哲两人同时一叫,随后扑倒在地上,倒下一瞬间,嘭嘭的枪声也响成了一片。

  虽然声音不是很大,可是这无数颗子弹飞来,在众人的耳朵里,无疑就是地狱传来的招魂声,如果不是反应快一点,恐怕几秒钟,就被打成了血筛子。

  关子吟缓缓的噌到窗台下,靠着墙壁蹲着,想要抬起头看看外面究竟有多少人。可是头发刚刚探出一点点,就立刻惹来一阵枪林弹雨的炮轰,将没有窗户的窗台打的稀巴烂。

  “哟西,好强的火力。”关子吟嘴角抽了抽。

  裴哲看着窗台,冷静的说道:“看刚才这么一阵炮轰,对方,至少20把抢。”

  关子吟叹了叹气,说道:“我想,这次他们是来真的,估计派出绝对的精英了。”

  裴哲无奈的耸耸肩,笑道:“咱门就两颗脑袋,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两人神采飞扬,其他几人看了看,为之一惊,毕竟不明对方究竟多少人,在这般重重包围下,还能笑得这么坦然,真不知道两人怎么想的。

  关子吟似乎看出他们的疑惑,耸耸肩说道:“等冷少的救兵喽,。不然呢。反正该来的还是来。躲不过。估摸着,冷少收到信心,应该赶来了。到时候这些人,就被我们给包围了。”

  只是,裴哲,关子吟两人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山口组这次的决心,当几人进入了小洋房的时候,他们就没打算让几人活着离去,而且接到上面的命令,不计任何代价,不计任何后果,目标就是两人的项上人头。

  所以这一次,山口组可谓做了充分的准备,该用的全部用上了,人员,武器,可谓充足的很。裴哲,关子吟万万想不到,树林里的成员不是二十多个,而是上百号,各个都是精英,武器也最先进的。

  但是这些,裴哲,关子吟不知道而已,否则两人绝对不会这般心安理得。

  围攻在继续,在如此猛烈的炮轰下,这一场纯粹的就是单方面火力攻击,为什么,这边,小洋房的几个人,连抬头的机会都不曾有。

  此时此刻,小洋房的外围已经被打的弹痕累累,满墙的小坑。虽然对方碍于国内的因素,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用了消音器,可是这么连续的轰炸,也是让几人受不了。

  嘭的一声,突然头顶一个盖子掉了下来。云飞低着头弄了弄头发的碎屑,说道:“裴少,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我担心冷少的救兵还没赶走,咱门都被打成马蜂窝了。”

  裴哲何尝不知,此时的他也是翻江倒海的,没想到对方这次火力这么猛,从开始到现在,足足打了十分钟,而且是连续不断的射击,好像子弹不用钱似地。裴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恩,再给冷谦打电话,让他们加速。”

  “好。”云飞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掏出手机,波动电话,可是,突然一看屏幕,云飞疑惑了,茫然的嘟囔道:“呀,怎么没有信号?刚才还好好的。”

  关子吟一听,身子一惊,皱着眉头说道:“山口组一定是在附近装了信号干扰器,现在,方圆几里地,绝对没有信号。”

  云飞一听,愣了愣,气的一拳对着墙壁挥了过去,说道:“md。看来这一次,他们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这一次,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咳,说什么死不死的。”沙拉坐在墙角,神情平淡,慢悠悠的擦拭着手中的弯刀,说道:“小鬼子有什么可怕的?以前又不是没交过手,还不是照旧搞定。不过如此,。让他们i尽管的来好了,反正我也好久没用冷兵器了。”ݧ镀Ѐ@ȁ宠妻来袭:老婆,别跑!ܢѦTȁ最ِp节rЀٖ॔Ԕ࠹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