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248章 你答应我的事,你能不能反悔
  这个时候,裴哲以为对方正在犹豫,于是十分郑重的说道:“你想的,我都懂。我想的,你未必都懂。你不懂,不等于我没有想过。吟吟,我只想你过的幸福,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宠你。”

  关子吟从震惊中苏醒过来,看着眼前那双真诚的眸子,轻盈浅笑,

  他说要用一辈子来宠自己,一辈子呢,一个男人,也就只有一个一辈子吧。

  她没有再迟疑,低着头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裴哲回过魂来,将钻戒轻轻的套在女人的手指上。

  关子吟瞟了瞟这枚钻戒,微笑的说道:“你挑选的这枚钻戒很漂亮。”

  “这是专门为你定制的。”裴哲低下头再次吻上了对方的红唇。

  周围的众人不知何时钻了出来,立即拍手发出一阵阵啪啪啪的掌声,再祝福着这对情人,希望他们能够永远的幸福快乐。

  搂过关子吟,裴哲含笑的看着她,心有感触,如果就像现在这样,一直过着神仙般的生活,那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裴哲幻想着未来的一切一切,突然之间,轰隆隆,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猛然炸开。

  这一声巨响,如同平底炸开一个炸弹,由游艇内部升起了一团巨大的火球。

  瞬间,游艇内部便化为灰烬,而甲班上的人也被汹涌的气浪甩了出去,直接坠入到海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大伙根本没弄清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冷谦掉入海中,幸好眼疾手快,掉入的瞬间,一把将身旁的木头椅子抱住,使得自己的身子浮在海面上,他举目观望,此时的游艇已经变成一艘火艇,熊熊烈火燃烧着,饶是很远的距离,还能感觉到气浪的灼热。

  冷谦惊呼一声,转头四处查看,海面上到处都是游艇的碎片,正在这时候,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救命。竖起耳朵,原来是关子吟的声音。

  冷谦手脚并用,寻声游去,在不远处的海水中,关子吟在挣扎着,看着样子关子吟不会游泳,似乎坚持不了多久,见状,冷谦着急的拍打着海水,可是全身酸痛的他,速度极为慢,当越来越接近关子吟的时候,候着已经沉了下去。

  冷谦吓得一身冷汗,这要是沉了下去,那可不得了,大海茫茫的,基本就是没救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谦沉入了大海内,这时候他也豁出去了,当自己的身子越来与下沉的时候,视线也越来越黑暗,似乎进入了无止境的深渊。

  当冷谦也变得越来与恐惧的时候,猛然发现脚底下关子吟的身子正渐渐往下沉,冷谦一喜,到了关子吟跟前,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个劲的往上钻。

  氧气越来越少,冷谦只觉得自己的肺开始炸了,可是求生的意志力让他屏住口鼻,潜力发挥到了极限,头顶上的光线越来越亮,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渐渐的,冷谦拉着关子吟终于浮到了海面上。

  当钻出海平面的一瞬间,冷谦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呼哧呼哧的。

  缓过神来,拽着关子吟,使劲的将她弄到木椅上。

  “冷少。”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冷谦急忙寻找,之间不远处萧天向着自己挥挥手,看到萧天,冷谦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拉着木头椅子,快速的向着萧天的位置游过去。

  等到两人聚到一起的时候,异口同声的问对方:“你没事吧。”

  冷谦摇了摇头:“你呢”

  “没事,只是肩膀有些红,不过不碍事。”萧天看了看木椅上的关子吟,问道:“关小姐怎么样?”

  冷谦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虽然呼吸比较弱,可是还是比较均匀,摇了摇头苦笑道:“没事,只是喝了一肚子海水,不会游泳,应该是被吓的昏迷了。”

  “那就好。”萧天听完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冷谦看着还在那燃烧的游艇,咬牙切齿的说道:“md,这到底怎么回事。”

  萧天摇摇头,自己也无法明白,莫名其妙的的游艇就受到攻击,然后海面上竟然一点动静都没。难道是从游艇内部下手?

  突然冷谦大声叫了起来:“裴少呢?”

  “啊。裴少。”萧天一听,脸色顿时变了,颤颤的说道:“裴,裴少没跟你们一起?”

  “哎呀,糟了。”两人一个脸色苍白无比,一个眼圈开始泛红。

  冷谦连忙将木椅推给了萧天,自己深吸一口气,又向海底沉了下去。可是沉到深处时,根本不曾找到裴哲的影子,在这茫茫大海中,想找一个人,简直是大难了,大海捞针,冷谦果然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冷谦上来,轮到萧天潜入海底,两人就这么一个个轮着去搜错,可是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两人心里都清楚,这样找人,能找到的概率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可是他们不甘心,不去找,一线希望都没了,去找至少还有一丝。

  也不知道沉入海底多少次了,每一次上来的结果都是一样,裴哲就像消失了一般,这么盲目的,紧张的,毫无头绪的搜寻中,转眼间,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当两人都浮在海面上时,都傻了,沉默了。

  也不知道又过去多久了,不远处海平面上出现一个白色的小点。慢慢的,小点越来愈多,很快,来到了跟前,看到救援队伍原本是高兴的事。可是现在,两人高兴不起来。裴哲还是不曾找到。

  还不曾到跟前,云飞扯着嗓子大喊道:“你们没事吧。稍等,”说完,指挥人员放梯子。在众人的帮忙下,三人总算被拉到了游艇上,云飞还在向着海面望了望,疑惑的问道:“没,,没人了?”

  “是啊,云哥,下面没人了。”

  “裴少呢?”

  “啊,裴少?不知道啊。”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茫然不解,。

  云飞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连忙跑到冷谦,萧天跟前,颤抖的问道:“老大,冷少,裴少呢?怎么不见了?”

  萧天面无表情,脸色苍白,语气阴冷,喃喃的说道:“我们遭到攻击,裴少,裴少下落不明。”

  “啊。”云飞又是翁的意思,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这,,”,突然,朝着四周的小弟,大声吼道:“你们全部给我下去找。”

  “是,是。”

  接着一阵阵扑通,扑通落水声,各个小弟都跳了下去。

  这个时候,冷谦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云飞,沉吟了一会问道:“云飞,你怎么知道游艇出事了?赶过来救援的。”

  云飞叹气的说道:“游艇上装着卫星导航,不久前,突然消消失了,所以我就猜到出了问题,这不带着人过来查看个究竟。”顿了顿,云飞问道:“冷少,到底怎么回事?”

  “海面上没有敌人,游艇之所以发生爆炸,肯定不是外围攻击,一定是内部。”冷谦冷冷的说道:“你给我去查清楚,游艇负责的还有谁,王叔已经死了,不是他,这个交给你。一定要查处。竟然在游艇里安装炸弹。”

  “游艇里安装炸弹?怎么会有炸弹?”云飞双拳紧握,咬着牙吼道:“这是那个乌龟王八蛋做的,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云飞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脑袋低垂着,喃喃道:“裴少,裴少还没找着,我,,我。”眼眶渐渐的红了。

  冷谦拍了拍云飞的肩膀,远眺的海面,看着那艘燃烧的游艇渐渐的开始往下沉,缓缓的说道:“云飞,你派人潜下去,裴少,裴少还有一些东西在里面。”说着,冷谦梗咽了,颤抖说道:“还有,把其他人的尸体也弄出来。落叶归根,不能让他们葬在海底。”

  “恩,冷少。我明白。”云飞摸了摸眼角。

  “这些事,你一定要交代好,还有一定要查处负责人,带回来。”

  云飞点了点头,游艇爆炸,裴少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事还了得。

  仨人坐着游艇,快回到岸边的时候,关子吟悠悠的醒来了,睁开眼睛,有些迷糊,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很陌生,一时间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冷谦连忙扶住关子吟,低声说:“关大小姐,你醒了?哪里不舒服?要不再休息一会儿。”

  关子吟觉得脑袋发胀,揉揉太阳穴问道:“这是哪?我怎么在这?”

  突然,似乎想到什么,关子吟名来了,那时候游艇突然发生爆炸,自己跟裴哲被甩了出去,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想到这,关子吟连忙问道:“冷少,啊哲呢?他在哪了?”

  冷谦突然眼圈红了。他实在不知如何开口,将这个消息告诉她,冷谦低着头,一声不吭。

  冷谦的沉默,让关子吟意识到不对劲,一把抓过他的胳膊:“冷少,啊哲,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冷谦低着头,依然不开口说话。

  关子吟急了,“冷少,你说啊。”

  冷谦缓缓抬起头,看着心急如焚的关子吟,叹了叹气,缓缓开了口说道:“吟吟,你要冷静。游艇发生爆炸,如今裴少下落不明,现在还没有找到,不过你放心,我们一直派人在找,总会,,”还没说完,冷谦自己反而说不下去,从目前现状来看,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裴少还有生还的可能。

  “啊哲下落不明。下落不明。”关子吟脑子嗡嗡的响了,一阵头晕目眩,靠着墙壁,死死的咬着嘴唇,嘴唇越来越青,冷谦眼疾手快,连忙将她扶着,“吟吟,你要振作。你。”

  关子吟闭上了眼,两颗泪水滚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珠子,关子吟看着冷谦,一字一顿说道:“冷少,下落不明,就是没有找到尸体。就意味着还有机会。我信啊哲会没事。”,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事,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他老人家年事已高,不能折腾。还有,立刻封锁啊哲失踪的消息。我怕有人对咱门不利。对了,你将游艇负责人,相关服务人员召集起来。我要一一盘问。”

  说完后,关子吟双腿有些发软,人也软绵绵,靠着墙上,再次闭上了双眼。

  冷谦突然双眸闪着精光,听完关子吟这番话之后,连连点头。看着墙脚紧闭双眸的女人,冷谦发自内心的赞赏,当所有人都在担心关子吟醒来之后无法接受这个消息而揪心不已。可是,事实上,所有人都低估了她。原本几人有些心乱如麻,手忙脚乱的,。

  可是经过关子吟一番劝解,大家开始相信裴哲生还的可能,大家开始有条不紊的做事。

  回到别墅,其他几人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急忙问道:“裴少怎么样了?”

  云杨,沙拉,沙曼不是外人,萧天也没有必要隐瞒,摇了摇头,说道:“下落不明,在海上失踪了。”

  啊,三人脑袋一翁,根本不知如何开口。

  关子吟淡淡的看着众人,随后说道:“啊哲失踪的事,对外封锁。萧天大哥,交给你了,不能让下面兄弟知道,否则乱了人心,就会有人趁机作乱。”

  “好,我知道了。”

  “冷少,公司的事全权交给高寒,不能让这个消息打击公司。”

  “恩,我通知他。”

  关子吟靠着沙发,想了想:“至于游艇的调查,交给,怎么样?”、

  云飞一马当先,点点头:“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调查清楚。”

  “恩,云飞,不要冲动,我要人员名单,到时候我亲自审问。好么?”

  “好。”

  关子吟抬起眸子,看了看众人,幽幽说道:“最为关键的,千万不能让老爷子知道。”

  众人点点头。

  关子吟站了起来,对着六人鞠了鞠躬:“啊哲暂时不在,为了稳定人心,我暂时代为管理,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一起去度过这个难关。我,先谢谢你们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哎呀,大小姐,你这是何苦呢?”萧天连忙拉起关子吟,“这是我们的分内事。”

  “恩,我先去休息,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说完后,关子吟一步一步的向着楼梯走去,等到了二楼卧室,见左右没有人,关子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助的嘴巴,无声的痛苦起来。

  不知哭了多久,流了多少眼泪,望着手中的戒指,关子吟眼眶又红了。

  哭累了,睡着,睡醒了,又哭。

  连她自己也记不得究竟哭醒了多少次。

  当再次醒来时,已经进入了黑夜,在漆黑的夜里,关子吟抚了抚钻戒,喃喃道:“啊哲,你答应我的事,你能不能反悔。”

  突然,听到楼下大厅传来争吵声。关子吟轻轻的打开房门,靠着偏僻的角落听着。

  大厅内,聚了十多个人。似乎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似乎都知道裴哲出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