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 第203章 幻觉
  华菁菁看着杨少威这表情,苦笑了,暗叹:果然,少威哥哥喜欢这样的女孩,想到关子吟举手投局之间散发的魅力,是哪个男子能抗拒的了?华菁菁不嫉妒关子吟,相反羡慕她,自认自己的姿色并不差,只是缺少装扮,缺少女人应该具备的一切。

  突然,华菁菁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从小到大,杨少威一直对自己没有兴趣,原来症结就在这,明白关键所在,华菁菁下定了决心。

  杨少威回头神来,眉头一拧问道:“菁菁,你可知道这个关吟吟什么身份?”

  “恩,裴哲的女朋友。”华菁菁说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

  “少威哥哥,裴哲是裴哲,吟吟是吟吟,两者没有关联。”华菁菁说完后,径直的朝着警局内走去。留下一脸纠色的杨少威。

  傍晚下班时刻,关子吟开着车准时来到了警局门口。

  只是很意外的看到了杨少威,两人有说有笑的,关子吟没想到杨少威竟然跟华菁菁熟悉,开了车门上前打招呼道:“菁菁”

  对于一旁直向她咬牙的杨少威,关子吟看也不看,虽然心里怀疑他的身份,看样子,似乎与华丰的关系非比寻常,既然不明白,关子吟也干脆不去想。走道华菁菁跟前吗,啦了她手,一脸灿烂道:“我来接你,走吧。”

  “哦,好的。”华菁菁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手机还在办公室,一脸抱歉道:“吟吟,稍等一会儿,我去拿手机。”

  关子吟在门口等着,杨少威嘴角一勾,上前说道:“吟吟,怎么,对华菁菁有兴趣?”

  关子吟不愿意搭理,一想到那晚的事,气的直咬牙。

  不等她说话,杨少威继续说道:“吟吟,裴哲给我带来的,我一定会加倍奉还,至于你,迟早会是我的。”

  一激动,杨少威脸色带着伤的既然抽粗了,痛的他眼泪差点流出来,下面的话还没说完,关子吟一听身后似乎有走动的脚步声,微微一笑,说道:“杨少威,你真够卑鄙的,得不到我,就竟然下药,明知道我是裴哲的人,你还这么做,你安什么心?”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身后来的正是华菁菁,一听这话,立刻停止脚步,什么?下药?

  “裴哲有什么好?我哪里不如他?一个毁容的人,你看上他什么?”杨少威用一双吃人的眼睛瞪着她。

  关子吟嘴角掠过一抹玩味,反问道:“为什么非要去抢属于别人的?菁菁是个好姑娘,我刚才看出,她对你一往情深,w为何你不去关注她?”

  “哈哈。”杨少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不屑道:“华菁菁是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我,土的要命,根本不是我要的女人。”,杨少威凑过身去,色迷迷的说道:“你才是我要的。”

  关子吟听完这话,心烦的皱起了眉头,杨少威简直让她觉得一只苍蝇在自己跟前飞来飞起,猛然一甩开。

  杨少威哈哈的笑了笑,扔下一句话:“你迟早是我的。”,说完后,大大咧咧的离去。

  直到远去,关子吟似乎还隐约听到他那讨厌的笑声。

  待杨少威离去之后,身后的华菁菁来到关子吟身前,一脸的哀怨,低声道:“吟吟,。”

  关子吟收起冰冷的脸色,露出笑容问道:“怎么了?”

  “我听到你们的说话了,,我,,”

  “咳,菁菁,别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他什么眼光,你相信自己,你不差,只是缺少打扮,来,我们这就去spa。女人啊,要学会对自己好。”关子吟拉着华菁菁上车。

  车上,关子吟似有似无的问道:“菁菁,杨少威跟你是很熟?”

  “恩,从小一起长大,一个四合院长大的玩伴。”华菁菁一直沉浸在伤心中,对于关子吟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那他来s市做什么啊?”关子吟趁着机会,嘴角掠过一抹笑容,她多聪明,一看到杨少威跟华菁菁的关系,便能猜到一些苗头,突然华丰大力度的动手,十有**是这个杨少威有关联,她不敢肯定,于是,试探性的再次索道:“这次,阿哲得罪杨少威,怕是真的麻烦了。”

  华菁菁看了看关子吟,叹了气说道:“少威哥哥说,s市是国际化大都市,明年举办世界博览会,要严惩犯罪活动,如果不及时治理,以后会闹出大乱子。”

  “啊。”关子吟沉思半响,没有说话。

  华菁菁怕她不明白,又说道:“尤其那一天少威哥哥受伤了,说更要加大力度严惩,毕竟杨叔叔要是知道少威哥哥在s市受到伤害,那怎么想?”

  关子吟听出苗头了,淡淡的说道:“没有被弄残废就已经很不错了,菁菁,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强女干更可耻的事情了。”

  华菁菁一听,脸一红,对于刚才偷听到的对话,明白关子吟的感受。

  。

  陪着华菁菁做完了spa,关子吟送她回家,开着车回到了别墅,一身的疲惫。

  裴哲心疼的上前一拥,说道:“辛苦你了,”

  “这说的什么话。”关子吟打着呵欠道:“我遇到一个人。”

  “谁?”

  “杨少威,而且我知道跟华丰关系很好,这个人来头不小。”关子吟突然开口说出这个劲爆消息。

  萧天疑惑道:“关小姐,纠结那个杨少威是什么来头?跟华丰关系匪浅,无非就是高干家庭的公子哥呗。”

  裴哲背脊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的身份不一般。”关子吟看了看裴哲,轻声说道:“他的随从,很不一般,啊哲,那些随从都是警侦连的精英。”

  “他的身份不一般。”关子吟看了看裴哲,轻声说道:“他的随从,很不一般,啊哲,那些随从都是警侦连的精英。”

  “你说什么?”裴哲顿时惨白了脸,偏着头,那目光,刹那间冰凉。

  “警侦连?不会吧。”萧天沉吟,心中多么的惊讶,问道:“杨少威到底什么身份,竟然调动警侦连,可怕。”

  关子吟沉吟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杨少威只是一个**,可是,他的爷爷确实很了不起,说出来,全国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

  “噗。”萧天倒吸了一口凉气,皱着眉头,屏住气说道:“杨老头子如此厉害,看来我们把他孙子伤了,恐怕真的惹了一些麻烦。”

  此时的裴哲,双眸变得阴沉,冷冽,浑身上下冒着一股戾气,那双眸不再一丝温度,而是冰冷,冷的可以冻死一头大象。

  客厅瞬间变得暗淡无光,关子吟紧紧的握着裴哲的手,死死的咬着嘴唇,快要咬出血来,嗓子发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十指紧紧的抓着,力气大的将要扣进血肉,声音沙哑的说道:“啊哲,还有一件事,听完后,你答应我,不要冲动。”

  裴哲的双手被掐的生疼,点了点头。

  “半年前,杨少威来过s市,因为袁玫。”

  裴哲拳头握的咯咯响,浑身都在痛,这句话狠狠的刺了自己一刀,嘴唇发白,胸口一抽一抽的疼。

  此时的大厅格外的安静,一丝声响都没有,静的好像没有人。裴哲坐在沙发上,身子后仰,陷入了那段疯狂的回忆,

  半年前,自己就是被这些所谓的警侦连精英绑架了,带到迷雾森林处的一片乱石岗,,岗上树木稀疏,乱石嶙峋,荒草密布。当自己被丢在地上时,一条蜷缩在附近草丛中的响尾蛇已经发现了自己。

  裴哲只觉得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条可怕的毒蛇正张着大嘴对着自己。千钧一发之际,闪电般地拾起一根手臂粗的木棒奋力向蛇头横扫过去,避开了响尾蛇的正面攻击。

  可是,一会儿,四周草丛中传来一阵异响,并伴随密集的“嘶嘶”声,七八条蛇正游动着从草丛中蹿出来……越来越浓烈的腥臭味,还有越来越清晰的“咝咝”的声音。

  一条最先蹿到树下的响尾蛇游了过来,一口狠狠的咬住了裴哲的小腿,裴哲忍着剧痛奋力一蹬腿,蛇被甩了出去,随即,一条条蛇趁机围攻了上来。七八条响尾蛇围攻,浑身只觉得刺痛灼热,慢慢的产生幻觉。

  裴哲的脸色开始变得狰狞,浑身抽搐,翻滚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入脑海,脑海一幕一幕轮回着,如慢镜头,又如锐利的刀刃,狠狠的划过心脏。

  关子吟心疼忍不住抱着裴哲,什么也不说,心疼的不得了。这么强大的男人,痛苦道抽搐,在关子吟怀中,不停的颤抖。

  “没关系,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有我在,该死的杨少威。”关子吟一股怒火,从心头绕少,双眼泛着血红,狠狠的说道:“响尾蛇,这是南美洲的,这绝对是人为的。我不会放过他。”

  萧天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怪叫一声道:“响尾蛇是剧毒,当我发现裴少的时候,就昏迷了。可是毒素却是奇怪的消失了。”

  “我想我明白了。难怪,我一直纳闷究竟什么样的毒能吸引金银蛇。”关子吟咬着牙,拍拍裴哲的肩膀道:“军方怎么样,中央又怎么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一定灭了杨少威。”

  “扑哧。”裴哲猛然吐了出来,一口鲜血,一大口,随即陷入了昏迷。

  “啊哲。”

  “裴少。”

  裴哲摆了摆手道:“我没事。”

  关子吟看的心疼,泪流满面,柔声道:“啊哲,,放心,有我在。我一定站你身边对付他们。”。关子吟紧紧抱着裴哲的头,搂在怀里,似乎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安抚裴哲。

  一想到裴哲的毒素,关子吟想大哭,第一次觉得心会这么疼,为一个男人疼。

  许久许久,关子吟抚摸着裴哲那张毁容的脸,她心如刀绞。

  “啊哲,我一定会解了你的毒。”一颗泪水从眼角滑落,滴在裴哲的脸色,滚烫的泪珠滴在冰冷的脸色,“为了你,我甘愿再次前往南美洲寻找解药。”

  关子吟的脸色,流着悲伤,流着坚定。

  “吟吟。”裴哲柔情的喊着,“你会没命的。”

  “我命硬的很。哪怕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关子吟的双眸特别亮,带着光彩,带着迷人的微笑,一字一顿,坚定说道:“相信我。”

  坚定,真诚,毫不虚伪。

  这样的关子吟,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爱,哪个男人愿意放手,

  “吟吟,此生有你,真好。”裴哲在关子吟的耳边深情的呢喃声音带着沙哑,坚定执着的说道:“此生有你。永不悔。”

  裴哲沙哑了嗓子,紧紧的抱住了关子吟。

  心跳加快,第一次听到如此动人的表白,关子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沙哑的说道:“休息一会儿,一切交给我,等我搞定了华菁菁,剩下的就是他们,我一个不会放过。”

  一连几天,关子吟细细的研究怎么尽快使得华丰离开。

  这天,关子吟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方才慢慢的站起来,来回踱步着,随后拿起电话给华菁菁打了过去。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

  “菁菁,最近怎么样?”关子吟笑呵呵的问道。

  一听的关子吟,华菁菁精神一震,笑眯眯的回到:“还不错,你呢。”

  “我还不错。”关子吟眼珠转了转,开口道:“明天是周末,这个周末,恒隆广场有促销活动,东西都在打折,听说还有机会抽奖呢,菁菁,怎么样,一起去看看,买点东西,说不定还能中个大奖呢。”

  “啊?”华菁菁笑了,说道:“谢谢吟吟的提醒,那去瞧瞧。”

  “好嘞,这样吧,明天一起去看看,我也要购置物品了。一起去吧。”

  “好嘞,这样吧,明天一起去看看,我也要购置物品了。一起去吧。”

  “那,那好吧。”关子吟的热情邀请,她是在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下来。

  周末,关子吟再次给华菁菁打了电话,约在恒隆广场门口见面。

  当华菁菁赶到时,之间关子吟站着等候,身旁还占一位中年妇女,关子吟笑道挥了挥手。

  华菁菁上前,瞟了瞟一旁的中年妇女,上下打量一番,充满了疑惑。

  关子吟一脸抱歉的说道:“菁菁,实在不好意思,这不,刚才接到公司电话,临时有一份文件需要去签字。这位是商场的导购大姐,我让她先陪你逛逛,我稍后赶来。”

  “哦。这样啊,那吟吟你去忙吧,没事,不用这么客气的。”华菁菁明白怎么回事了,点了点头道。

  关子吟上了车,扬长而去。

  导购大姐笑呵呵的伸手引导道:“华小姐,里面请。刚才关小姐交代过了,您看上什么东西,只要不满500,就记在关小姐账上,因为这个够不成贿赂。”

  华菁菁一听这话,心里乐开了花,暗叹,关子吟真有心,不过碍于面子,华菁菁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这些钱,我还能出的起的。”说着,就跟着导购小姐进了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