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总裁的廉价小妻子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托尼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再挑染一点蓝色的?”

  安思凌是真的这么认为的,不是为了单纯的看好戏,毕竟纯绿色的肯定要比蓝绿色要扎眼。

  纯绿那就是绿,蓝绿那就是个性和特色了,两个还是有那么一点区别的对不对。

  “那你自己看一下他这个照片,的确很好看吧,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一会可以尝试着改变一下,反正没有什么比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更出彩了对吧?”

  许天沉默了,他这几天的确是准备把头发染回来的,但是一直怒气在心,又害怕自己走了方臣就跑了,所以没有机会染回去。

  但是现在的话,同样的染,反正都已经扎眼和被这些人看见过了,自己就是染回去也改变不了照片被透漏出去的事实,那不如就在这个基础上,挑战一次更加的出彩,不然他以后绝对不会专门弄一个蓝绿色出来的。

  现在这就是一个好机会,他有点心动了。

  安思凌在一旁各种煽风点火,因为她自从上一次动手帮董洁染过一次之后,其实就有点想再来第二次了,这种看着头发在自己手中改变原本颜色的事情,简直太有趣了好不好。

  更何况这原本发色还是绿色!要知道董洁都没有胆子那么大。

  所以等到那卧室里的方臣总算是壮着胆子,手里捧着完好无损还没有打开的外卖盒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脑袋挤在他客厅的茶几上面,在研究染发膏的颜色。

  方臣当时就是感觉后背一凉,生怕这两人是在预谋什么对他不利的话题一样,比如按着他,把他的脑袋染成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的那一种孔雀脑袋。

  然而许天只是视线中充满嫌弃的抬起一双眼睛,看了一眼方臣,还是闪过一丝暴脾气之后,又强行压制了下来。

  “就现在染?”

  安思凌刚想点头,就闻到了菜香味,其中炸鸡的味道最为明显。

  而许天理所应当的也闻到了。

  方臣像是进贡一般的把外卖盒子顶在头顶上,举的高高的送到许天的眼前,声音带着满满的真诚,“这就是我的小小敬意,还望许总多多谅解!”

  这人狗腿的也是厉害啊,许天都能喊成许总。

  但许天还真的很受用的样子,算是勉强的接下了这份外卖吧,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里面只有一个小的像是鹌鹑一样的炸鸡,他们这里一共五个人,四个成年男子,一个成年女人,每个人的胃口都不是这么小的一只炸鸡可以解决的事情,更何况五个人只有一只炸鸡。

  也是方臣厉害,这都好意思拿出手。

  方臣现在已经松了一口气了,就是说话都感觉膨胀了不少,一抬头就是爽朗的笑声,“这也没办法啊,谁知道你们都过来了啊,而且我也没想到我能今天出门,这不就只点了一份外卖嘛。”

  行吧,说的有点道理,那就再点些其他的外卖呗,毕竟大家本来都不饿的,现在被这个香气牵带的,还真的别的不知道吃什么,炸鸡要多点一些的。

  于是染头大业就先搁置在一边了,最起码的放在了外卖后面,现在可以先不动手,等吃饱喝足了,大家……

  安思凌看了一圈自己周围的人,“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也是业余的,让我帮忙染头要钱的啊!”

  安思凌感觉自己突然就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托尼大师,还是一个个大人物要来排队让她帮忙染的那一种。

  沈墨尘就不说了,这人一向是时尚潮流前线,什么大牌最新款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到手就不说了,光是以前安思凌只听说过他大名的时候就知道最经典的他的一个月换了三次发色,比旗下男明星还要火爆的那些历史。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虽然两人在一起之后,沈墨尘就没有那么可以的营造自己的形象问题了,但偶尔仔细看一看,还是能看见他时不时转变的发色差别,虽然都不是很明显很出挑,可是在一些灯光之下还是能显露出来那种小心机的。

  安思凌缩了一下肩膀,别人染坏了她也不怕啊,可是沈墨尘……

  “你那个保养这么长时间了的头发,别想让我用这个给你动手啊,这个不知道质量,伤害到你发质,到时候心疼的还是你自己,而且这可是无法挽救的!”

  沈墨尘自己沉思片刻之后,“那我让人送染发膏过来,你帮我染。”

  安思凌就不明白了,这个有什么好坚持的,又不是什么好事,她就感觉沈墨尘现在的发色特别好看啊,多么的……多么的……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沈墨尘脸色一边,看上去苦的不能再苦了,“我现在这头发已经很久没染了,哪来的发色变化?”

  安思凌一下子也说不出来话了,她就说怎么感觉那么自然的,一点染过的痕迹都没有,不过沈墨尘这么久没有搭理他自己的造型问题了?

  不太可能吧。

  沈墨尘冷笑一声,“现在这就是一个机会,孩子不在,我要染!”

  安思凌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小煜安喜欢趴在沈墨尘脑袋上咬他头发,难怪沈墨尘已经很久不敢染发了,这要是让小煜安啃了一嘴的染发剂,那的确是……

  “那儿子马上就回家了,说是要送回来了。”

  安思凌这句提醒刚说完,就看见沈墨尘脸色难看的就差一挤就能滴水了。

  过了好一会儿,这人走进了洗手间里,没两分钟又走了出来,脸上看上去好了不少,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

  只见沈墨尘突然一张嘴就是还要继续染,被安思凌纳闷的询问之下才说了实话,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这人……

  刚打电话把孩子又塞回去了,说是最起码要后天再送回来,至于后天回来之后,他就要开始锻炼儿子的独立性了,最起码的要拜托对他脑袋这个位置的一切习惯。

  用沈墨尘的话来说,就是他已经脱离时尚潮流太久了,以前经常被他称霸位置的那个杂志封面竟然已经三个月没有过他的照片了,这样下去是会影响到他情绪问题的。

  安思凌被惊呆了,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沈墨尘比较好,点点头就鼓掌答应,表示你随意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