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04.教学一般的吊打
  陈洛阳一掌落下,金光闪动,仿佛一轮熊熊燃烧的大日。

  这一刻,洛阳城中每一个人,眼前都出现奇景。

  本已经入夜,天空中却瞬间重新明亮起来,白昼忽然降临。

  就仿佛时光倒流,太阳逆转从西边重新升起一样。

  并且,是一瞬间就到了正午。

  随着陈洛阳出手,那条巨大的炎龙,则驱策自己的火红祥云落下。

  烈火一般的云气不停扩散,让城中众人感到燥热的同时,却也把整座城池护住,避免被战斗的余波影响。

  王飞看着陈洛阳一掌拍落,连忙出手抵挡。

  出手的同时,却听他大笑:“我选这里做藏身之地,可不是毫无缘由,这座城,现在是我占据地利优势,而不是你,这是我的城!”

  大笑声中,忽然就见一条条形似真龙的水流,突然从洛阳城内冲天而起。

  这些流水变化而成的水龙如有灵性,仿佛锁链一样,将那炎龙和火红祥云一起束缚。

  炎龙咆哮间,将一条条水龙挣断。

  不过,他此前在南云山被陈洛阳打伤,到今日还不足十天,伤势仍未痊愈。

  载人远行不影响速度,但跟人角力战斗,就不及自身巅峰时。

  此刻被古怪的水龙法仪束缚,一时间难以挣脱。

  王飞身形则冲天飞起,迎着陈洛阳的攻击冲去。

  “没人打搅,我们好好较量一下。”王飞近乎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的,三,师,兄!”

  他身上,同样涌现金灿灿的光辉,凝聚大日天王身,跟陈洛阳一模一样的一招普照掌,硬拼上去。

  两轮金色的大日对撞,在半空里出现一瞬间的僵持。

  最终,还是上方的陈洛阳占据上风,将王飞压下。

  王飞不怒反喜。

  甚至是欣喜若狂。

  其一,他感觉,眼前的陈洛阳,果然如他之前所料,伤势并没有痊愈,眼下跟他一样是第十三境的修为实力。

  其二,他虽然不确定陈洛阳有没有返回古神峰靠地火补充积蓄力量,但此刻的陈洛阳,极为傲慢!

  这个人,在轻敌。

  陈洛阳想就凭同样的大日天王身,又或者月皇真身,就将他王飞击败,甚至不屑动用神武魔拳。

  这个人,打心眼里看不起他王飞。

  一如少年时拿他当拳靶沙袋,成年后对他呼来喝去,像狗一样使唤,还老斥责他不如苏夜、陈初华等人。

  直到现在,这个人也还是这样高傲。

  仿佛这世上只有他一个天才。

  眼高于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尤其看不起他王飞!

  短发青年此刻双目中,迥异于在他人面前装出来的浮躁鲁莽,而是充满冷静。

  敌人的轻视,并没有让他狂怒失控。

  他的怒火,早已经沉淀成最深沉的恨意和憎恶。

  对方越轻视他,他越高兴。

  因为那意味着他更有机会击败这个对手!

  不管他再怎么憎恨陈洛阳,他都承认陈洛阳的强大,即便同为第十三境,他也没把握胜过陈洛阳的神武魔拳。

  但如果是大日天王诀或者太阴真经,那就不同了。

  这个高傲的对手,是在给他王飞送机会。

  那他就笑纳了!

  王飞身上金色的日光和银色的月光骤然一起闪耀,交相辉映。

  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然后,一轮紫色的大日,便出现在洛阳城上空。

  王飞整个人,都同紫色的大日结合,身处其中,仿佛“紫日”的主宰。

  从“金日”到“紫日”,他力量骤然提升,只在一瞬间,就攀登至顶峰。

  狂暴沉重,却又仿佛源源不绝的恢弘力量,一起轰向陈洛阳的“金日”。

  “紫日”横行之下,几乎瞬间就挤压得金色光辉开始散落破碎。

  “果然,你伤势没有痊愈,所以才只能发挥出第十三境的力量,从未见你施展过第十四境的蚩尤神拳,原因正在于此。”

  面上虽然一幅嘲讽的模样,但暗地里王飞其实没有提前高兴。

  他肯定陈洛阳此刻仍有应变之力。

  而为了应付这一点,他接下来的后手,要准确把握那稍纵即逝的机会…………

  心中正想到这里,王飞就见陈洛阳那边果然出现变化。

  但是,并非他预料中的变化。

  陈洛阳双目中,暗金光芒闪耀。

  周身上下,金光灿灿的大日天王身,发生蜕变。

  金色,变作黑色。

  照耀天下,光明万丈的“金日”,瞬间消失于无形。

  但王飞分明能感觉到那里有一股沉重压抑,令人窒息胆颤的恐怖力量凝聚。

  太阳没有消失。

  只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金日”,变作“黑日”!

  一轮黑色的太阳!

  此刻在王飞的视野里,出现仿佛日环食一般的景象。

  庞大的黑色太阳遮蔽天穹,只有周围边缘处一圈闪动微光,一道道火舌舔舐着周围虚空。

  光圈中央,一片漆黑,凶恶压抑沉重暴虐至极的力量,在其中彰显。

  “黑日”出现,以不可阻挡的气势,撞击在王飞的“紫日”上!

  恐怖的力量,竟直接将“紫日”撞破!

  王飞瞠目结舌。

  大长老谢冲的“红日”,刚猛暴烈。

  但自己的“紫日”,硬碰硬,也可与之正面对抗,然后凭借更持久的耐力将“红日”击败。

  可是此刻,面对陈洛阳的“黑日”,他的“紫日”却无法与之硬碰。

  正面对抗的结果,他王飞一败涂地!

  无可奈何之下,他唯有迅速变招。

  原本是为了求胜的后手,现在被迫改为用来求生了。

  两轮紫色的巨大月牙,从两个方向劈出,交汇在一起,冲天而起,绕过“黑日”,斩向陈洛阳本人。

  “紫日”之后,王飞再出“紫月”!

  然而陈洛阳视若无睹。

  “黑日”仿佛黑洞一样形成庞大引力,牵引着周围一切飞蛾扑火一样主动向自己投去。

  两弯“紫月”到了中途,便自动转向,被迫斩在“黑日”上,似以卵击石,把自己碰得粉碎。

  王飞虽然震惊于陈洛阳“黑日”的威力,但动作不慢,当即趁此机会要逃开。

  但就在这时,他心中猛然一紧。

  近乎下意识的闪躲,让他避开要害部位。

  可一条手臂已经被齐肩斩断,断臂飞上半空!

  什么东西?

  王飞瞳孔收缩。

  他竟然看不见陈洛阳攻击来自何处。

  拼尽全力凝神观察,才发现空气里仿佛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看不真切具体形状。

  但王飞突然心有所悟。

  月亮。

  那一定是一轮“月亮”。

  属于陈洛阳的“太阴”。

  他王飞有“紫月”,陈洛阳则有“影月”,比“紫月”更强的“影月”!

  “黑日”破“紫日”!

  “影月”破“紫月”!

  全方位的碾压,教学一般的吊打!

  半空中的陈洛阳看着下方王飞,再次笑了笑。

  这笑容让王飞感觉极度陌生。

  陈洛阳摊开的手掌,握成了拳。

  然后,顶天立地的蚩尤相便即出现。

  狂暴的力量撼天动地,肆虐的杀意几乎让下方洛阳城里所有人都为之发狂。

  蚩尤相的双目中,放出慑人心魄的神光。

  仿佛真正的战神蚩尤,降临人世。

  王飞呆若木鸡。

  不是方才的第十三境了……

  真形练出神髓,正是第十四境,出神境界的标志!

  蚩尤相也不取头顶悬空的九支神兵,直接便伸手朝王飞一拳打落。

  前任魔教右使,瞬间全身飙血。

  双方力量差距很大。

  陈洛阳现在再出手,游刃有余,完全可以控制战斗余波不扩散,都不再需要炎龙帮忙守护下方的洛阳城。

  王飞想要拼死一搏,多拉城里人给他陪葬都不可能。

  其身体,被蚩尤相抓在手心中,全身骨骼碎裂,近乎血肉模糊。

  王飞艰难的抬头望向陈洛阳,断断续续说道:“你比我……隐藏的更深……但不要以为你就这么赢了……我掌握的消息之多,远超你的想象……在我死后,马上就会扩散出去,天下人皆知……高原上的魔佛传人,也会知晓,所有人都会……”

  话未说完,人已经被蚩尤相直接捏死!

  “要死的人,就别那么多话了。”陈洛阳撇撇嘴。

  黑壶中,血红琼浆的数量重新大幅度上涨了一截。

  不过,此刻陈洛阳更留意那个壶里那个血色的光球。

  光球内,一页纸张静静悬浮。

  王飞原本的猜测没错,同刀皇决战前的陈洛阳,正常情况下确实只有第十三境的修为实力。

  但不到一天的功夫,这情报就过时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正在于这页纸。

  联想起自己先前在那面镜子里听到的话,陈洛阳沉吟不语。

  红尘界,一页天书…………

  天书散落,看来不止一张,这页纸张,是否就是话里特意提到的那一页天书?

  古神教神秘的来历,魔佛一脉离奇的现世,之前争夺这一页天书时,从破开虚空里伸出,结果被夹断的手掌……

  他们的来历,是否相同?

  是否都来自那个所谓的红尘界?

  眼下的神州浩土,是跟红尘界有关还是跟别的什么地方有关?

  陈洛阳心头飞快转动念头思索。

  杀死王飞,黑壶里有了不少血红琼浆,他试图向黑壶打听红尘界的底细。

  结果琼浆不增不减,没有反应。

  并非不够量,而是不回答类似问题。

  陈洛阳心中思索,看能不能换个方向询问。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

  准确说,不是心脏在跳动,而是那面黑色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