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那么多带血的纱布…这人必然受了很重的创伤…”宁宇皱眉分析着。

  很多创伤并不能靠医疗术士直接帮忙愈合伤口,如果伤口太大太深,强行愈合伤口很容易会淤塞经脉或者血管,所以需要一边治疗一边静养。

  宁宇翻找着房间衣柜内的行李,终于找到了宁宇感兴趣的东西!

  “慕容笛!”宁宇找到了一件带血的袍服,正是宁宇当日从他手上逃脱时,慕容笛穿的那一件!而且这衣服的左袖确实断裂了,整件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的感觉。

  慕容笛所穿的这件衣服并不是普通的绸服或布衣,其中用了特殊的材料,使这件衣服的防御力能与术王的术元纱衣相媲美,却又不消耗术元。

  没时间再翻找,宁宇一股脑把慕容笛全部行李都丢进了阵法空间之内,便又潜出了房间外。

  房间里还有无有价值的东西,宁宇神目一扫便知,所以无谓再继续留在慕容笛的房内。

  “实在是太奇怪了…看来要抓个人来审问一下…”宁宇四处张望着,发现自己在古堡内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过问!

  但古堡外的守卫确确实实十分森严,感觉不止是为了看押杨铸,而是守护着这座古堡内某样重要的东西。

  整个古堡给宁宇的感觉,好像就是一个很大的圈套,在等宁宇自己钻进来一样。

  也难怪宁宇会这样觉得,地底下,古堡地下两层一些关键位置的守卫都被黄魅无声无息地解决了,而且尸骨不存,几乎帮宁宇扫清了全部的障碍!

  宁宇只能走向一间茶水间,将黄灵给他的毒花粉倒进了茶水之中,而后便遁入地下等待。

  不久,便有一名术校后期修为的血魔卫走进来,完全没有察觉正潜伏在他脚下的宁宇,并且毫无防备地喝下了被宁宇下了毒的茶水!

  宁宇眉头紧皱,看着那位血魔卫喝下茶水之后摇摇晃晃地倒下,脸色没有半点得意之色。

  地面裂开一道口子,那名血魔卫一下子便掉进了地下,落在宁宇身前。

  黄灵给了宁宇一共七种毒花花粉,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功用。

  像宁宇现在使用的这一种,具有摄魂之效,是提取自一种评得上品阶的灵花,名为摄魂花。是幻术士最喜欢用的一种花种,衍月门之内,也并不是谁都能拿的到的。

  “我是慕容笛…我是你的老大慕容笛!”宁宇在血魔卫的天灵盖上猛地灌入一股术元,将其弄醒。

  然后拿着慕容笛之前穿的衣服在那名血魔卫面前晃来晃去,不停地告诉中了摄魂花花毒的血魔卫,宁宇就是他的上封。

  这是黄灵告诉宁宇的,目的是避免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能够更容易打探出情报。

  “参见…慕容术王…”那名血魔卫被宁宇粗鲁地弄醒之后便一直神情呆滞,在宁宇言语和那件衣服的暗示下,果然把宁宇当成了慕容笛。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古堡地下为何不设守卫?”宁宇既然已经被那名血魔卫当成了慕容笛,过问这些防卫之事,就不容易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

  “嗯?地下设有十八处岗哨啊…”那名血魔卫听得宁宇的话语,脸上顿显迷惑之色。

  宁宇觉得那些守卫定然是被人叫走了,否则地底下不可能那么干净。

  “古堡之内,除了你们血剑宗的人之外,还来了什么人?”宁宇继续问道。

  这种不用靠武力威胁就能让敌人说出情报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您不是在场吗?”

  “额…我身受重伤,要吃很多药,所以这些日子记性不太好了…”宁宇随意瞎编了一个理由,竟然轻易就蒙混过去了…

  “庞家的人…一个神秘势力…宗主曾经下令,遇上庞家的人…一定要善待…这一次来的是庞家典当铺新任掌柜…”在摄魂花花毒的作用下,血魔卫完全是一幅知无不言的模样。

  “典当铺?”宁宇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没有听说有哪个势力是靠典当铺发家的啊…

  “您不是说…那是灵魂典当铺吗…”那名血魔卫的脸上出现了挣扎的神色,这说明他的潜意识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灵魂典当铺?”宁宇的音调一下子就变高了,那名血魔卫的反应宁宇完全就没有搭理。因为在那名血魔卫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宁宇脑海之中猛地刺痛了起来,又有记忆碎片受到刺激涌现而出!

  灵魂典当铺,隐世的神魂一族留在世间,用以收集术士灵魂的组织!

  “啊…神之左目一族…还有左目?那我神目一族又是什么…”宁宇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那股刺痛感让宁宇很是癫狂。

  记忆不断涌现,曾经满脸宠溺之色的父母,那笑容,那天伦之乐不断浮现在宁宇的眼前…

  但宁宇知道,这些都已经不在了…甚至现在连回忆都没有留给他…

  “儿子…以后出去闯荡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神魂一族。他们数千年前曾经阴谋覆灭了神之左目一族,事情败露后,被吾等数百神族群起而攻之。

  当时神魂一族受到重创,本来可以被完全灭绝。但神魂一族是镇守神魔牢狱封天大阵的一百零八族之一,最终我们放其一条生路。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过神魂一族也因此被逼立下誓言,除非加固封天大阵需要,否则神魂一族永不再见天日!”

  那伟岸的身影对着年幼的宁宇谆谆教导,年幼的宁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两只小手却温柔地握着一只受伤的小鸟,心中只想着赶快去给小鸟儿疗伤。

  “灵魂典当铺!以灵魂为代价,典当铺可完成典当者的一个心愿,前提是作为典当品的灵魂,有足够的价值!

  典当了灵魂的人,或被抽出灵魂,成为神魂一族的修炼资源,或是祭祀神像的祭品。抑或被订下灵魂契约,成为神魂一族的魂仆,一生成为傀儡!”

  宁宇剧烈地喘息着,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述说着记忆中涌现出来的信息。

  “慕容术王……那吴铭进入魔龙窟很久了…是否该去看看…”那血魔卫脸上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便又陷入了呆滞,依然把宁宇当成慕容笛。

  黄灵既然敢把自己催生出来的摄魂花花粉交给宁宇,自然是对这花粉十分有信心,否则若是害了宁宇,她恐怕也没脸活着了。

  “吴铭?!”宁宇又是一声压低了声音的惊呼。这个名字,怎么能让宁宇不吃惊。这可是宁宇有记忆以来,给了宁宇最多耻辱的人!

  “魔龙窟在哪?”

  吴铭这两字光是说出来,就能激起宁宇的杀意,所以宁宇还是想去看一看。

  “在…正下方…”那血魔卫虽然有些奇怪为何“慕容术王”不知魔龙窟何在,但大人既然问了,他还是答了。

  神目并不是万能的,像衍月门外的护宗大阵,宁宇便无法看透。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宁宇已经差不多问完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正想一拳了结这名血魔卫的性命之时,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

  “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宁宇总觉得这些人带着杨铸来古堡,定然有别的目的。

  “咱们…来此…等候命令…将一众皇级妖兽释放出来…”血魔卫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似乎将要恢复清醒了!

  摄魂花的威力虽然强劲,却也有时效,黄灵给宁宇的时间,仅仅只有一柱香!

  “释放皇级妖兽?”宁宇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急忙再次确认一次情报。

  “是…”那名血魔卫的脸色越来越挣扎,宁宇不得已从阵法空间中再次取出一包摄魂花花粉,一股脑地给那血魔卫灌了进去。这情报太过吓人,宁宇必须问清楚才行。

  其实慕容笛带着血魔卫来到古堡,是有其他的命令。

  要引宁宇来古堡营救杨铸,是后来吴铭和琳琅星辰的主意,与慕容笛等人原本的打算并无关系。

  “怎么释放?不怕这些皇级妖兽伤到我们自己人吗?”宁宇继续追问。妖兽十分狂躁,从来没有听说谁能完全控制妖兽的。

  “魔龙窟底下有…直通…当年六翼魔龙被封印之地的密道…我们借助丹药和六翼魔龙身上浓重的妖气,在那里培育了大量的皇级妖兽…

  并用宗主传下的最完美《血灵**》修炼出来的血灵,配合着魔幻丹,勉强控制了那些皇级妖兽…我们是不会被伤到的…”

  血魔卫越说,宁宇越感到震惊!衍月门拥有近八百位术皇,是血剑宗的两倍还多,这是底蕴所决定的,也是衍月门几乎唯一的优势。

  但按照这血魔卫所说,血剑宗拥有培育并控制皇级妖兽的方法,衍月门绝对是十死无生!

  “控制!你们能完全控制那些皇级妖兽吗?”宁宇敏锐地察觉到这名血魔卫说了“勉强”两个字。

  “不…不能…我们只能勉强驱使它们前往某个区域…如果那个区域有我们自己人…这些畜生会照杀不误…”

  宁宇总算舒了一口气,虽然事态依然很严重,却不至于让宁宇赶到绝望!

  宁宇继续追问,从这名血魔卫的口中,慢慢得知了具体对那些皇级妖兽的操纵之法。

  那些皇级妖兽自幼便一直被喂以加了药的食物,所以宁宇不需要再专门去弄丹药,只需要将血灵打入那些妖兽的体内,配合特定的印式,就能激怒、安抚、驱使它们!

  得知了这些之后,宁宇狠狠地将这名血魔卫吸成了干尸。

  宁宇一边前往古堡最底下,被大阵覆盖着的魔龙窟,一边施展易目神术,迅速把情报传给秦宇。

  古堡外,秦宇压下内心深深地震惊,在地面以冰元刻画出了几个大字,而后右眼的紫芒便完全消退了。

  “宇哥…宇哥说了什么?找到铸哥了吗?”黄灵焦急地问道。

  “出大事了…黄灵你先帮我布下传音阵…宁宇现在还在找杨铸…”

  秦宇满脸凝重之色,从怀里取出了几份阵法图纸,找到了传音阵的阵纹图纸。

  传音阵,布下之后,不需术王修为,也能进行远距离的术元传音。只是大阵有些繁杂,布阵至少也要一个时辰的时间。

  “好…”黄灵见秦宇的脸色那么难看,也没有多问,赶忙随着秦宇远离古堡,找了处安全之地开始布阵。

  宁宇换上了血魔卫的服饰,走到地下石窟的洞口,望进去却是一条斜向下的幽暗通道。

  “嘿…兄弟…喝口水吧…”宁宇拿着茶壶和水杯,递给守在洞窟外的两名庞家护卫。

  “多谢!”那些庞家护卫不仅实力极差,连警惕性都很弱,似乎他们的主子叫他们守在这里,仅仅只是当个摆设而已。

  砰砰…两名中了毒的护卫被宁宇轻易放倒,宁宇四处望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发现之后,便将两名护卫埋进了地下。

  走进幽暗的通道,宁宇一步步向前走,却没有引起丝毫声响。

  “放了我!你个狗娘养的!老子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一阵阵铁链扯动声音,伴随着那熟悉的怒吼声传进了宁宇的耳中。

  宁宇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一直卡在胸口的大石总算落了下去。

  杨铸的声音既然还这么洪亮,没有丝毫虚弱的迹象,说明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吴铭!老子只恨当初没有看透你这幅嘴脸,不然老子绝对在术府之内就让你断子绝孙!看你还敢不敢动那些淫邪的念头!”

  本来宁宇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现在看来,竟然真的是当初那个修为全废的吴铭!

  宁宇不禁加快了脚步,幽暗的通道向下蜿蜒足有数十丈,再加上有阵法的屏蔽作用,无怪宁宇的神目没有察觉到魔龙窟的存在。

  宁宇一直向下走,终于,一丝烛光进入了宁宇视野之内,幽暗的地底终于有了一丝亮光。

  通道尽头便是豁然开朗一片圆形空地,另一端是另一条通道。

  一侧的墙壁上则钉着四条粗大的铁链,另一头锁在了杨铸的四肢之上。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这话你听过没有,看你这猥琐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没有好好读书!要不要铸爷我给你解释解释?”

  宁宇一走出地道,杨铸便一眼看到了他,但却没有出声呼唤,依然怒骂着。

  杨铸很聪明,他不知道吴铭是真睡还是假睡。但不管真或假,以宁宇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吴铭没有察觉到宁宇的到来,宁宇便可以施展致命一击!

  宁宇猛地高高跳起,双手出现了锋锐无比的黑色鬼爪,对着吴铭的脖颈之处狠狠地劈了下去!

  嘭!一阵光芒爆闪,宁宇只觉一股巨力轰在自己的身上,便不受控制飞了起来。

  “噗…”宁宇被狠狠甩在了墙壁上,猛地吐了一口血出来。

  “宁宇!”杨铸顿时就傻了,这吴铭的身上是怎么回事?那道七彩光芒,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佛祖庇佑之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