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山天诀录 > 二百七十四章 好酒
  “渴死了,水呢?我要喝水!”

  忽然听到马车内的朱英掀开车帘冲齐泰等人喝道。

  齐泰赶紧命人拿着水囊递给朱英。

  朱英见齐泰几人像是返身折回,当即斥道:

  “这大热的天,你们不抓紧时间赶路干什么去,不走了?”

  齐泰唯唯诺诺道:

  “正因为天热,让兄弟们在此歇歇脚,公主莫催……”

  朱英瞪了齐泰一眼,放下车帘斥道:

  “爱走不走,我才懒得管你们呢!”

  一名副将见齐泰和李景隆准备离开,见朱英蛮横,心中惶恐,当即拦住齐泰问道:

  “大人,这公主在这里属下怕……”

  李景隆斥道:

  “怕什么,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可怕的?”

  “倘若她故意为难属下可怎么办?”

  齐泰斥道:

  “要吃给吃,要喝给喝,不用怕!”

  “那……那要是有人来救她可怎么办?”

  齐泰不耐烦道:

  “燕王现在哪还有多余兵力来此,倘若有人前来,不论是谁,当即格杀勿论!”

  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当即小声叮咛了几句,这副将听了,这才安心道:

  “尽量留下活口,问出哪门哪派,属下明白了,放心吧大人……”

  齐泰随后又对随行几人吩咐了几句,这才领着这几人催马返回城里。

  等这几人走后,朱英在车里正觉得烦闷,掀开车帘看看外面,忽然只听嗖的一声,一物从车窗打进。

  朱英大惊,可定了定神,忽然想到什么,当即捡起落在地上那物,见是一锭碎银被人捏成自己所用的铁珠般大小。

  “林大哥……”

  想到林正,朱英心中大喜,可又转念一想,林正估计还沉浸在苏雨蝶命陨的悲痛中难以自拔,当即又一阵失落。

  朱英拿着这银珠,忽然摸到一个纸片的一角,朱英当即拿着银珠见里面夹着一张纸条。

  朱英掰开银珠,拿出纸条打开一看,见上面写了一行小字。

  “静观其变,郭……”

  朱英拿着纸团,紧紧捏在手里,

  当下正值盛夏,酷暑难当,众人在这里虽然有林荫歇凉,可仍是觉得闷热难当。

  这时,只见十几人拉着两架大车从官道经过。

  只见其中一人偷偷侧过脸看了一下朱英的马车,这副将一看,喝道:

  “看什么看,站住!”

  这十几人见状,当即勒马将马车停住,其中最为年长一人急忙拱手恳求道:

  “官爷,没看什么,这天热,是侧过脸擦汗,没看什么,大人别动怒……”

  这副将看着这十几人,觉得可疑,当即喝道:

  “将他们全部拿下!”

  话音刚落,只见一众官兵持刀冲上来将这十几人团团围住。

  这十几人见状当即抱头蹲下,颤声求饶道:

  “官爷,小人们只是去给城里酒铺送酒,何罪之有?”

  “闭嘴!一个个贼眉鼠眼,看着就不像是好东西!快,搜一下,看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两名官兵一听当即翻上马车,拿刀撬开一只酒缸,登时酒香四溢。

  远处众人见状当即围过来,砸着嘴说道:

  “他娘的,这酒可真香!”

  只见一人已经上去拿手捧了一捧正要送进嘴,却见这副将飞起一脚将这人踹翻。

  其余众人见状纷纷从马车上下来。

  “喝,也不知道有毒没毒就敢喝,不要命了!”

  我们不喝,喝了一身酒气,让掌柜知道了以为我们半道偷喝了,少了银子我们可不干!

  这副将一听当即大怒,拿刀架在这人肩上喝道:

  喝不喝?

  不想这人也是个倔脾气,也没有服软,反而喝道:

  “有种你砍死我!砍死我我也不喝!”

  这副将骂道:

  “他娘的,老子不信还真有不怕死的!”

  说着便提起刀,只见这人当即躺倒在地,抱住着副将的腿撒泼耍混大声呼号道:

  “救命啊……朝廷滥杀无辜了,欺负小老百姓了……”

  众官兵见官道上有过往的行人,也不好用强,却听朱英喝道:

  “连这点胆子都没有还打什么仗,一群懦夫!”

  朱英说着大声喝道:

  “大叔,你那酒可否卖我一壶?”

  这老伙计一听,急声道:

  “看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不卖!”

  朱英笑道:

  “嘿,你这酒送过去也是卖,在这里也是卖,怎地就不卖了?”

  老伙计恨声道:

  “姑娘看着金贵,这帮官爷都不敢喝,怕酒里有毒,倘若姑娘一会儿喝醉了酒,让他们以为是小人在酒里面下了蒙汗药,到时候拿小人问罪,岂不冤枉!”

  朱英不屑道:

  “本姑娘可不像他们这样没胆,你只管卖我一壶,哪怕当场毒死了也与你无关!”

  老伙计想了想,起身说道:

  “还是算了吧,小人们只是讨个生活,只管将这些酒送进城就行,何必惹出这些麻烦!”

  说罢忙吩咐众人驾车离开。

  朱英见状怒声斥道:

  “你们这些个蠢货,这么多拿刀将士,却怕了几个送酒的伙计,现在倒好,连口酒人家都不卖了,齐泰和李景隆怎么就领了你们一帮蠢货!”

  朱英说罢,出来从马车上跃下,准备上前,却见这副将急道:

  “公主不可上前!”

  这帮送酒的伙计一听,一脸惊恐道:

  “啊呀,原来这位是公主殿下,小人不知,刚才多有冒犯,望公主赎罪!”

  朱英笑道:

  “好说,你们卖本公主一壶酒本公主就不为难你们……”

  这老伙计听了,一跺脚,下决心道:

  “好,公主这般魄力,让在场七尺汉子都觉得汗颜……”

  说罢转而对一名伙计道:

  “给公主打酒,不要钱……”

  朱英笑道:

  “这大热的天,烤得人嗓子眼感觉都要冒火,你们也是辛苦,怎么不收?”

  这老伙计拱手笑道:

  “哈哈,公主肯赏脸喝小人们的酒,便是莫大的荣幸,这等荣幸比金子都金贵……”

  这老伙计说着让一名伙计翻上马车,将水囊灌。

  正要上前,却被这副将厉声喝住。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站住!”

  随后让一名官兵接过水囊急身跑过去递给朱英。

  这副将提醒道:

  “公主,小心呐……”

  朱英拿起水囊喝了一大口,怅然喝道:

  “好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