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大.哥,我能在..你这烤..烤下火吗?”夏子妍低着头轻声问道。她心中却是郁闷不已,怎么遇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要是遇到那些个进山寻药的前辈高人就好了,他相信只要报上师父或是那几个老鬼的名号,对方一定会对她恭恭敬敬的。

  石山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谢谢!”夏子研轻声说道,慢慢将身躯移向烤架,当她看到烤架上的烤肉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直响。

  “坐在那里!”石山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位置,示意她离烤架远些。

  “小气鬼,不就是看了一下你的烤肉吗,有必要把人家赶那么远吗?混蛋!”,夏子研心里暗骂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但不管怎么样,这里比他的雪洞还是暖和的多,无奈之下,夏子研只得朝身后缓缓移动过去。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石山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转身递到夏子研面前淡淡的说道:“你在这雪山之中被冻了很久,是不能直接烤火,不然的话,你身上被冻伤的部位便有会转化成冻疮的。”

  “谢谢!”夏子研的俏脸红的像火烧了一般,尴尬的接过对方的拨风披在了身上,心中暗暗责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两人都没有说话,石山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而夏子研却是已经饿的没有力气说话了,刚才从外面走进来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体力。

  安静的洞中只有干柴烧着时“辟啪”的声音和雪兔峰上滴落的油汁,掉在柴上面的那“吱吱”声,闻着那烤肉的香味,肚子“咕咕,咕咕”的响个不停,此时的夏子研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石山用陶碗装了半碗热水,又在碗中放了一点小冰块,递到夏子研面前。

  “你被现在不能喝太热的水,只能喝温水,否则会伤到你的身体的。”石山看到她不解的眼神,解释的说道。

  夏子研给石山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将碗接在手中,二口就喝了个精光。

  石山将雪兔的一条腿撕了下来,再加了一块干粮,在手中凉了一下,转身递到夏子研面前。

  “谢谢!”说完接过石山手中的烤肉,狼吞虎咽般的吃了起来,她今天才发现原来烤肉是这么的美味。

  石山今天一天都在赶路,就中午吃了些干粮,现在也早已腹中空空,撕下一条兔腿也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还能再吃一些吗?”夏子研低头尴尬的说道,她觉得今天是自己最狼狈的一天了。

  “给!”石山再次撕了一条兔腿递给了夏子研。很快一只大雪兔便进了二人的肚皮,夏子研对这个长像英俊的少年平添了许多的好感,至少她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比起那几个护法的弟子不知好多少倍。

  “谢谢你的烤肉,我先回去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夏子研尽管不原离开这温暖的小雪洞,但她却无法与一个陌生男子共处一室。

  “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你那里应该没有炉火吧!”说完,往烤架里放了几根干柴便走了出去。

  看着洞口盘坐的背影,夏子研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悸动,夏子研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后,朝着对方朗声说道:“要.要不你进来坐吧,外面那么冷!”

  石山快速的运转着《紫阳真功》,对夏子研的话不搭不理,有暖玉再加功法相辅,这冰天雪地的雪山对他影响倒也不大。

  “让你装酷,冻死你!”夏子研心里暗骂道,要是以前在天门,那几个臭小子敢对自己如此爱搭不理,她非把他们的耳朵拧下来不可。

  没多久,夏子研就依在帐篷边缘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梦到自己采到了“天山雪莲”,当她将“天山雪莲”带回天门的时候,见到师傅那舒展的双眉,夏子研的嘴角挂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石山走了雪洞,往烤炉之中添了几根干枈,看着坐躺在地上的“假小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将她抱进了帐篷之中,又将掉在地上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转身便出了雪洞。

  第二天一早,一阵烤肉的香味把夏子研从梦中叫醒,她发现那银灰色的披风盖在身上,而自己竟然在睡帐篷里面,她明明记得昨晚自己是依偎帐篷旁睡觉的。夏子研猛的一惊,玉手紧紧的扣在了胸口,当她看到自己的衣衫未有任何异常之时,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是.是你送我进帐篷的?”夏子研尴尬的看着石山朗声问道。

  “昨晚进来添柴的时候,发现你躺在地上睡着了,就把你..!”石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解释,他只是不想让眼前这个傻小子对他有任何误会。

  “谢谢你!”夏子研的脸都红到耳朵根,声音怕是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这要是让师傅看见了,非得吓一大跳不可,平时调皮,搞怪,捣乱,闯祸,任性的宝贝徒弟,现在却温柔的婉如个小媳妇般。

  “干粮和肉都烤好了,你先吃吧,我出去一趟!”说完后转身便要走。

  “呃,等一下!”夏子研急忙走过来将披风递给了石山。

  石山接过披风扭头便走了出去,站在洞口的石山将披风披在身上,一股少女的体香味从披风中飘出,石山心中生出一丝莫名的悸动。微微一愣便急忙向双刃崖走去,他可不想让对方看到他的尴尬。。

  走在崖底,狂风呼啸,崖内更是飞沙走石,灰蒙蒙的一片,这还是下半个月的风,算算时间还有七天就会换到上半个月的大风了,石山看着崖底的狂风,怎么看也不像小风的样子,他真怀疑是不是云舞那小丫头记错了,石山苦笑的摇摇头。若是实在找不到办法进入“双刃崖”,怕是也只能凭身体的强度以《四合神功》强行进入了

  石山在“双刃崖”崖底转悠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无奈之下只好作罢,顺手抓了一只雪兔回到雪洞之中。

  看着一身雪白长毛,白白胖胖的可爱雪兔,老是吃它们石山心中都快有些负罪感了。但一想到昨晚那丫头吃烤肉时连骨头都不吐,差点没把他的烤架上的油汁也刮下来吃掉的狼狈表情,石山突然觉得和她的开心比起来,一切都无所谓了。不知为何,从他今天出雪洞至今,石山心中总是有种莫名的牵挂,脑子里总是会不时的想到那雪洞中的少女。石山自己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是知道昨晚在抱她进帐篷时,看到她睡的那么香甜和幸福的表情,石山心中便觉得异常的满足,

  “唉,怎么这么大的雪山就没点别的吃的呢,师妹给自己的那本介绍雪山魔兽的书册中,可是介绍这里有非常多种的魔兽呀,怎么自己都只遇到这小雪兔呢。”石山无奈的说道。

  如果小雪兔会说话的话,相信他们一定非骂死石山不可,你丫的一感应到稍大一些的能量波动就绕道,当然不可能遇到什么别的魔兽,你也只会欺负我们这些可爱的“小”雪兔而己了。

  “哇,这是雪兔吗,好可爱呀!”石山刚一回来,夏子研就看到石山手中这只正在装死,侍机逃命的雪兔。

  “你喜欢就送给你吧,但是记住别让它跑了,这种雪兔的速度可以快的惊人,它要是跑了我们的午餐就没着落了,那中午就只能吃干粮了!”看着两眼眯成一条缝的夏子研,石山一阵无语,随手便将雪兔兽给了她。

  “什么!你中午要吃它,你怎么能那么残忍,这小东西多可爱呀,你怎么能把它吃了呢。”夏子研抚摸着雪兔背上柔顺如白雪的长毛,嘟着嘴斜眼瞪着石山说道,就好像石山已经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般。

  “我残忍?”石山郁闷的指了指自己问道。

  “当然了,你不残忍怎么会连吃这么可爱的小兔子!”夏子研气鼓鼓的瞪着石山说道,那小脸鼓的好似塞进了二个大馒头一般。

  “好,好,我残忍,我是坏人行了吧,也不知道哪只馋猫,昨天晚上说,今天还想吃那烤肉来的!”石山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夏子研说道。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啊.你说你昨天和今天早上的烤肉都是这雪兔?”夏子研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问石山,好似听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对呀,这附近就只有这一种能吃的小魔兽了!”石山耸了耸双肩无奈的看着石山说道。

  “你..你混蛋,呜呜..呜呜..”听到石山说自己也吃了这雪兔的肉,夏子研忽然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不是自己要吃的,自己喜欢它们还来不急,怎么会吃这么可爱的雪兔呢,是那个坏蛋没告诉自己而已,如果知道的话她一定不会吃的,再饿也不会吃的。

  看着抱着雪兔蹲在地上哭泣,脸上挂满泪珠的夏子研,石山感觉自己好象真的很“混蛋”,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混蛋了。

  “这只雪兔你不准再吃了,还有你以后也不准再吃这么可爱的雪兔,你知道吗!”夏子研哭累了,看着坐在烤架边上发呆的混蛋,以命令的口吻狠狠的说道。

  “啊!”石山一时走神没听到。

  “你不同意也不行,就是饿死也不会让你吃这雪兔了!”看到石山一脸茫然,夏子研还以为他是不同意,赶紧将雪兔往那小有规模的胸-口紧了紧。

  “哦,不吃就不吃,你紧张什么!”看着夏子研那惊慌的表情,石山淡淡的说道,心理暗暗说道:“吃不吃肉没关系,只要你不再哭就行了。”

  石山从烤架旁的布包中取出干粮,放在烤架的壁缝中,无奈的想到“看来以后只能是吃素了”。

  两个人隔着烤架相对而坐,却是半天都没有说话,石山双目微闭,脑子却是在想着如何进入双刃崖。

  夏子研看着眼前一言不发的大男孩,心中郁闷不已,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沉闷的男子,若是往日她往那一坐,天门的那些小子一个个就像是停不下来的鸟儿一般,叽叽喳喳的在他身旁说个不停。

  夏子研白了石山一眼说道朗声说道:“你是不是也想进双刃崖采摘“天山雪莲?”

  “崖内风速太可怕了,不好进去!”石山淡淡的说道,算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嗯,那里的风确实是很大,十几天前,里面的风更大,所以我才被阻在了外面了。”夏子研无奈的说道。

  “你也是来找“天山雪莲”的?你胆子也真大,什么都没准备就敢进大雪山!”石山冷冷的说道,语气中隐约带着丝丝责备。

  “你准备了又怎么样,不是一样被挡在外面!”以为石山在取笑自己,夏子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悦的说道。

  “你为什么来采“天山雪莲”,你这么小就有了空间戒指,应该不缺钱吧。”石山不解地望着夏子研。

  “钱我们有的是,再珍贵的药我们都能买到,可唯独就是买不到这“天山雪莲”。我师傅被仇家重伤,经“神医”诊治,需要“天山雪莲”为药引,方能痊愈。门主曾经派人四处打听,只探到“玉山燕子门,最有可能有“天山雪莲”,门主差人送去一本天阶低级武技,想换“天山雪莲”,没想到燕子门的人说他也急需“天山雪莲”为由给回绝了。

  门主知道后悖然大怒,本想要亲自带人前往玉山强要“天山雪莲”。后来“神医神农氏”告诉门主说,燕子门也确实没有“天山雪莲”,因为燕子门除了现任掌门夫人急需“天山雪莲”救命之外,还有一位五长老也曾身受重伤,除非有“天山雪莲”为其修复经脉,否则终生只能止步于剑王。

  “你说什么,“雪莲”还能救治旧伤?”听到“雪莲”还能救治五叔的旧伤,石山一时忘情,闪身抓住夏子研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混蛋,你抓疼我了,你这么凶干什么!”见对方冲了过来抓着自己,脸上急切的表情,吓得夏子研靠在冰墙之上,双眼含泪委屈的说道。

  “呃..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刚才说“天山雪莲”能治旧伤是真的吗?”察觉自己的失态,石山急忙松开了手,但还是站在原地,急冲冲的看着对方问道。若“天山雪莲”真的治五叔的旧伤,那自己无论如何,也一定要进双刃崖采到“天山雪莲”。

  “神医神农氏!”是那么说的,我想应该没错吧,要不然门主这几年也不会派了那么多高手上天山找这“天山雪莲”,但可惜从未找到过。只探听到一个消息,说双刃崖内可能有“天山雪莲”,而去年门主亲自来此,却也没能进入双刃崖,听说还因为硬闯双刃崖而受了重创。”夏子研见石山如此急切,不敢胡闹,将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