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醉仙葫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最后的疯狂
  转眼之间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整个战局仍处于僵持状态,虽然无思长老一方也杀死了不少血魔教修士,但全部都是筑基以下修士,金丹期的只有青阳之前杀死的那一个,无思长老不由得有些焦急,照这么下去事情就麻烦了,自己这边已是孤注一掷,若是那灵虚公子忽然出现,或者血魔教再来几个帮手,自己一方岂不是输定了。

  就在无思长老心中焦急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就见正在与灰须子对战的一名金丹七层修士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动了,此时大家才发现,那修士早已气绝身亡,在他身体上丹田的位置有一个恐怖的血洞,里面的金丹已经消失不见。

  而对面灰须子的手上,则多了一枚带着鲜血的金丹,那灰须子嘿嘿笑了几声,随后就把金丹扔进了自己口中,随后眼睛一眯,似乎在回味那金丹的滋味。灰须子的两名金丹七层对手分别是灵溪谷的溪藤真人和金鼎阁的玉钵真人,被杀死的是实力稍高的溪藤真人。

  玉钵真人本身实力就稍低,之前两人都不是灰须子对手,剩下他一个岂不是死定了?而且他归顺血魔教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顿时感觉浑身发凉腿肚子发软,就想转身逃走。

  灰须子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身子一纵,一道残影闪过,已经到了玉钵真人的面前,挥爪朝着他脖子上划去,玉钵真人明知道危险,却因为速度跟不上反应,无法完全躲过,脖子就被划出一道半寸深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脑袋也歪在了一边,几乎失去了支撑。

  也就是金丹修士生命力足够强大,否则的话这么重的伤势早就没命了,不过经历了这么一遭之后,玉钵真人彻底被灰须子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单独面对灰须子,使劲朝着其他血魔教金丹修士逃去。

  如此一来,整个战场顿时就乱了起来,血魔教一方形势越来越差,而无思真人一边士气大增,越战越勇,不过是短短两刻钟的时间,血魔教一方就又被杀死了三名金丹修士,其中就包括那玉钵真人。

  战胜了自己的两名对手之后,灰须子没有再找其他金丹级别对手,而是窜入了低阶修士区域大开杀戒。灰须子实力高,速度又快,那些低阶修士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也没有一个能拦住他,几乎擦到就死,挨着就亡,很快就死伤无数,遍地都是残肢断臂,哀嚎连连。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血魔教的人看起来很多,实际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战斗才开始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金丹修士损失了四个,剩下的也是各个带伤,筑基和炼气修士减少了将近一半,似乎距离溃败已经不远了。

  见此情形,无思长老顿时大喜,道:“胜利就在眼前,大家加把劲灭掉了眼前这些敌人,攻进去彻底捣毁血魔教老巢。”

  孤眠真人和灰须子纷纷附和,道:“杀啊,杀了这些仙门败类血,冲进血魔教禁地,第一个活捉血魔教掌教的重重有赏。”

  如此一来,无思长老一方气势越发的旺盛,而血魔教一方被逼得节节后退,不时有人击杀在地,也不知是惧怕血魔教的报复,还是对自家掌教有信心,又或者是对血魔教确实忠心,倒没有人逃走。

  不过在无思长老的步步紧逼之下,血魔教的人不断后退,渐渐的距离血魔教禁地,掌教闭关之处已经不远了,眼看着退无可退,不少人的眼中多了一丝疯狂,大叫道:“既然入了血魔教,我等的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如今我教危急,是为他而死的时候了。”

  也有人叫道:“我以我血荐神教,教兴我生,教辱我亡,你们想要灭我神教,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面踏过去。”

  这些血魔教修士疯狂反攻,居然又扳回了一些颓势,伤了这边好几名修士,看的无思长老等人暗恨不已,道:“这些仙门败类死到临头还对血魔教如此忠心,血魔教蛊惑人心的手段真是不凡,当初七大仙门若是有如此决心,也不至于被血魔教骑到头上一百多年。”

  双方实力相差有点大,血魔教修士的爆发并不能改变大势,两刻钟之后,剩下的血魔教修士就更少了,金丹修士只剩下了四五个,筑基修士和炼气修士更是十不存一,整个战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眼看胜利在望,无思长老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喜色,只要杀死了剩下的这些人,推翻血魔教重建仙门的大任就算是完成了一半,双方攻防转变,就算是那灵虚公子再回来也没用了,无思长老完全可以调动整个九州大陆的资源来对抗,而不用自己豁出性命去打生打死。

  看着仍在负隅顽抗的血魔教修士,无思长老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道:“像他们这种冥顽不灵的仙门败类和血魔教余孽,留着也是祸害,全部杀了用来祭奠这些年被害的七大仙门同道。”

  孤眠真人道:“无思道友说的是,从这些人阻拦我们的那一刻起,就是我们的敌人,他们自甘堕落,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灰须子也笑道:“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个想法,要想彻底掌控九州大陆,必须使用铁血手段,杀光他们正好用来震慑其他人。”

  话音未落,无思长老等人就又冲入了血魔教修士之中大杀特杀,他们实力本就是在场修士之中最高的,又携胜利之威,场上几乎无人能挡,转眼之间,又是十几名修士被斩杀当场。

  而此时剩下的血魔教修士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疯狂,有的只是绝望与不甘,没想到他们拼到了最后,几乎流干了最后一滴鲜血,仍然没有等到掌教露面,莫非掌教真的抛弃了他们提前逃生了?

  再拼下去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死路一条?天要亡我血魔教,一切努力都是白搭,不如放弃抵抗,就这么跟着血魔教一起殉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