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好伙计 > 第五百四十二章:案发现场
  “嫁祸给蒹葭?”铁无私微微一-愣,“嫁祸她什么?”

  突然铁无私反应了过来,仍旧指着曹璐夫妇,惊叫道:“莫非......莫非是他们......”

  “没错!”林英声音冰冷,“他们才是杀害曹文君的真正凶手!”

  林英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又不禁都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不太可能吧?”铁无私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林英慢慢走到柳石跟前,开口道:“你案发当晚确实是带着小君去看大夫了,只是那个大夫要求你不能跟别人说起他的行踪,否则他就不会答应帮你们治病,所以你宁愿被怀疑,也不愿说出来那个人的名字。”

  “你......你怎么会......”柳石和蒹葭都是一脸吃惊。

  “因为那个大夫是鬼医!他经常贩卖一些禁药,生怕官府会抓他。”林英马上脱口而出。

  柳石和蒹葭面面相觑,均沉默不语。

  铁无私自然听过鬼医,心中不禁了然,难怪柳石不肯说出来他的名字。

  长孙焕马上说道:“所以,其实柳石和蒹葭并没有作案时间,他们不可能是凶手。”

  一直沉默不语的宋继新终于开口道:“他们没有作案时间,难道我们就有作案时间了吗?”

  的确,根据前面他们的供述,案发当晚宋继新夫妇去了他们的老师孔颖达家做客,这孔颖达也证实了他们夫妇二人所言非虛。

  宋继新夫妇二人在孔府流连,直到亥时左右才离开的,根据仵作的检查,曹文君就是死于亥时左右,而孔颖达的家在长安城的西北角,赶到曲江池至少需要一个时辰,显然他们并没有作案时间。

  铁无私马上开始猜想起来:“我明白了,莫非你们也有帮手,或者说你们就是买凶杀人!”

  宋继新冷哼一声,一脸不屑道:“刚才这姓柳的倒是说得很对,京兆府今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林英却不慌不忙道:“他们没有帮手,就是自己动手杀了曹文君的。”

  “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铁无私一脸犯难。

  林英却突然对铁无私道:“我口渴了,去给我倒杯茶来!”

  铁无私一脸地不情愿,口中嘟囔道:“果然官论威,还是老大你厉害。”

  铁无私很快端了一杯茶水过来,林英轻轻地抿了一口才继续道:“这两日我在曲江池附近游玩,在曲江池附近打更的更夫告诉我,前几日曲江池旁半夜三更有一辆义庄的灵车停在那里,他走近的时候,还能听到哗哗的水声。”

  林英突然说到义庄的灵车,又有哗哗的水声,气氛瞬间就有些恐怖起来,众人不禁马上联想到那副摄魂图,铁无私更是震惊道:“不会真有女鬼吧!”

  林英白了他一眼,继续道:“据那更夫所说,案发当晚,也就是第二天的凌晨,他还发现那灵车从曲江池经。

  林英此言一出,宋继新脸色微微一变。

  林英看在眼里,仍旧继续说道:“后来我去义庄打听了一番,义庄的人证实了,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租借了那辆马车,那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读书人。”

  众人略微一思量,马上齐齐看向宋继新,显然和这个案子有关系的,还是年轻的读书男人,就只有他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宋继新脸色如常道:“年轻的读书男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我们翰林院一抓一大把,这里除了我,不是还有长孙兄?”

  林英冷笑道:“没错,光凭这一点自然不能说明你就是那个租借灵车的人。”

  “那......”铁无私忍不住打断道,“老大,你这个灵车和他们作案有什么关系他们始终没有作案时间啊?”

  “有了这灵车,他们就有了作案时间了!”林英正色道。

  众人均一头雾水,不知这灵车怎么就能和作案时间撤上关系了。

  铁无私也挠了挠后脑勺,试探地问道:“莫非这灵车跑得很快,原本一个时辰的路程,只需要半个时辰或者一刻钟。”

  长孙焕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灵车也不过是普通的马车而已,只是说在大街上灵车可以畅行无阻,所有人都忌讳它,没有人敢挡路而已。”

  林英又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

  铁无私在一旁嘟囔道:“还说我学纪渊,老大,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他的翻版。”

  林英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人租借灵车呢?有什么事情,租一辆普通的马车不就好了吗?”

  铁无私想了想道:“灵车就是拉死人啊,对方显然就是......”说到这里,铁无私又是灵光一闪,“莫非对方就是用这个灵车拉着曹文君的尸体的?”

  林英眨了眨眼:“铁无私,你现在越来越机灵了。”

  铁无私挠了挠后脑笑了笑道:“都是老大带得好......咦,不对啊!”铁无私马上又反应过来,“老荆明明证实过,曲江池就是第一案发现场,曹文君就是在曲江池里淹死的,凶手怎么可能是拉着曹文君的尸体呢?”

  铁无私态度很积极,他马上又想到了一种可能:“我又明白了,对方其实是将曹文君绑架了,然后用灵车拉着他到了曲江池,然后将他活活淹死。”

  林英一头黑线:“刚夸你机灵点,就开始犯蠢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灵车一共出现两次,一次是案发数天前,还有一次是案发的第二天凌晨,如果曹文君是在这两个时辰被杀的,怎么可能会死在亥时左右?”

  铁无私有些悻悻然,嘴里嘟囔道:“也许......也许老邢错了呢?”

  林英这时却轻轻一笑道:“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

  铁无私有些意外:“莫非曹文君不是死于亥时左右?”

  如果曹文君不是死于亥时,而是再往后两个时辰,那么宋继新夫妇就显然有了作案时间了。

  然而林英却摇了摇头道:“曹文君就是死于亥时左右,这一点老荆没有说错。”

  “那老荆错在哪了?”铁无私已经不想在动脑子了,毕竟一次都没有猜对。

  林英转头看向宋继新夫妇,一字一顿道:“老荆错得地方是案发第一现场说错了,因为案发第一现场根本不在曲江池,而是在......”

  说着指着宋继新夫妇,“......在他们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