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台城遗梦 > 第八百五十三章 为民请命
  众人听到流民提起章鸣岳,心里也就摸清了李澄海的思路。杨脂立刻便开口道:

  “京城流民和首辅有什么关系?底下官吏又不是首辅一个一个委派的,这种事情也能怪到章中堂头上?”

  杨脂的话是问给李澄海的,可百姓们却抢着替李澄海答了,有百姓抢着说道:

  “吏不是章鸣岳一个一个派的,官却是他派的!我们都知道了,京兆府的杜知府就是他章鸣岳的心腹!“

  又有人道:

  “你替章鸣岳说话你可知道我们这些日子来过得是什么日子?没有菜,没有油,连盐都稀罕的吃不上,每日只有粥能果腹,可这果腹的粥却吃不饱!那清汤寡水的里面的米能一粒一粒数个清楚,这粥给你你吃吗?“

  还有人道:

  “粥厂不给我们吃饱,那我们去乞讨总行吧?可京兆府的官兵却把我们看管在窝里哪也不许我们去!“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另有人补充道:

  “要是那窝能遮风挡雨倒也好了,可那就是一个又一个的露天晒谷场,雨来无处躲,风来不得藏,连柴火都没有,好多人喝了生水都拉肚子,整片营地全是屎尿恶臭难闻,这种地方哪里是人呆得地方?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什么时候去看上一眼?“

  旁边一人附和道:

  “不是人呆得地方硬要我们待,我们要出去乞讨又不让我们去讨,这不是要我们活活饿死是什么?”

  众流民闻声纷纷附和,附和之后便是连片的哭嚷与哀嚎,那么多人聚在一起,黑压压的望不到头,同时哀嚎起来真可说是鬼哭神嚎,恍惚间连京城高耸的城墙都在他们的哭声中震颤。

  赵庭柱听不下去了,他开口劝解流民道:

  “百姓们,听我一言,你们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法而来,每天都不断的有人渡江聚集到京城来,现在城外流民聚集起来的有数万之众,全国都在遭灾,几个月前才刚刚讨平妖贼,朝廷也没有多余的物资拿出来安置诸位,所以还请百姓们暂时忍耐一二,暂时忍耐。“

  流民哭声震天,后面的人哪能听到赵庭柱的话,前排的倒是能听见可他们哪有心思去把话听进去,赵庭柱一说完他们便反驳道:

  “你让我们忍,你说的轻松,你倒是去那里待上一天忍忍啊!那么多人都拉肚子谁来管?“

  赵庭柱道:

  “那么多人都拉肚子可有几个因为拉肚子夭折的?我虽不管京兆府事可我却知道京兆府的措施,尔等百姓凡有疾病者,都可在粥锅旁领到汤药,京兆府已经把能拨的药品全都拨了下去,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你们几万人聚在一起才没闹出瘟疫!“

  有人反问赵庭柱道:

  “有银子发药为什么没银子给我们柴火?给我们热水?逼着我们喝脏水喝生水染瘴气,还说是你们当官的慈悲才让我们没有瘟疫,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赵庭柱道:

  “每锅粥旁都有热水给,只是你们人多,等不及,所以才有人跑去喝生水,喝了生水闹痢疾,粥厂又得煮药,我哪里再说瞎话?“

  流民闻言则问道:

  “既然人多来不及煮热水,为什么不放我们出去樵采?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乞讨?要是你们当官的肯让我们进京乞讨,哪还会有这么多麻烦?“

  赵庭柱叹道:

  “你们好几万人,要是都随意樵采、乞讨,这京城连同周边村庄哪里遭得住?只要你们出去的人当中有几个游手好闲,京城内外都得鸡飞狗跳,怎么敢让你们随意出去?“

  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可当兵的听不懂秀才的话,军官好歹能懂,而当官的去和一群愤怒的饥民讲理,那就真是越说越乱,甚至可以说是火上浇油,这些流民一听赵庭柱说他们游手好闲,当即发怒道:

  “收我们皇粮时说我们是天子子民,给我们给粮赈灾时却又说我们是流民,游手好闲,把我们当贼来防!你们这些当官的倒是说清楚,我们到底是什么?“

  赵庭柱叹息道: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诸位饿着肚子,见到京中富裕百姓难保不会生歹心,我也不是有意说你们是贼。“

  可赵庭柱这些话哪里敌得过汹涌的民意,跪在地上的流民们叫骂着吐沫星子都越过李澄海喷到赵庭柱脸上去了,赵庭柱的只言片语彻底被淹没在流民们的叫喊声中。站在后面的刘

  瞻把手按在赵庭柱肩膀上劝他道:

  “少说两句吧,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赵庭柱看着脚下眼前梗着脖子争得面红耳赤的流民们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抬起头来看向站在流民前面的李澄海,轻声叹道:

  “李大人,你这是在玩火。“

  李澄海双目圆瞪,宛如林中受惊的雄鹿,他牵扯着脸上肌肉张开嘴,可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声音颤抖,而为了抑制颤抖李澄海又不得不更加用力,最后脱口而出的话音只能变成一种亢奋的宣誓,干瘪苍白却又有一种毫无来源的自信。李澄海道;

  “我是为民请命,若民心如火你们以为自己能用纸把它包住吗?”

  李澄海突然间老夫聊发少年狂着实吓到了其他几位大人,他们没有料到这条老狗居然选在这个时点突然发难,但李澄海却没能吓住兰子义,兰子义很熟悉李澄海身上散发出的这股亢奋,因为点燃这股激情所需的原料叫做绝望,那些死在兰子义骑兵铁蹄下的妖贼各个都饱含此种亢奋。

  在流民靠近之后兰子义就站在太子一边冷眼旁观,他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盘算着手里的筹码,最重要的是他数了数自己这边有几口刀。情况不容乐观,哪怕算上东宫侍卫在内,兰子义这边一共也就三十多口刀,而东宫侍卫根本不听兰子义调遣,兰子义最终能用上的其实只有八口刀,兰千阵留下的亲兵都是好手,可问题是他们没带兵器。

  借着赵庭柱与流民说话的当口兰子义暗自吩咐亲兵去召集铁木辛哥的人马,当李澄海亢奋的说出什么纸包火的话后兰子义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了,他冷笑道:

  “李大人,你今天找错人了。”

  李澄海闻言瞪向兰子义,他看起来依旧愤怒,可眼神里却有了一丝闪烁,他道:

  “流民之情,不说与太子谁能为他们做主?”

  兰子义笑道;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可你如果拦不住章鸣岳,说给太子又能指望着谁做主?我终于明白章首辅刚才为何丢下太子殿下先走一步,原来是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