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激斗!师徒46(上)
  “动作快点!”

  位于西部工厂区底层的一片工厂外的空地上,堆放着大量的材料,大量的工人们在忙活着把卡车上的材料搬运下来。

  工头看着光影屏幕上的材料摆放规划示意图,打算等材料先搬运下来,然后开始分配工人们把材料放置在工厂的附近。

  对面就是一片位于这个区内的商业街,现如今可以看得到不少人还在装修着店面,看起来都非常着急,大部分店铺都是食物类的店铺。

  不时有送货的车子满载着一箱箱食物进入街区,按照订单派发货物。

  整个西部从中层到下层总共有17个区统称为工厂区,而每一个区内都有区内的商业区域,为在工厂干活的工人们提供衣食住行。

  大部分在工业区内的商业街上的人都是商户,除了每天在这里做生意外,基本上不会住在这里的,因为每天工厂一开工,那味道让很多人都受不了,连晚上都睡不好觉,所以大部分商户都是除了做生意的时间段待在这里,其他时间都会回到附近的区去。

  大部分商业街区都是规划在了工业用地的外围,大部分闲置下来的房屋就改造后低价租给工人们,大部分工人们只需要有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就行。

  不少工厂都有工人宿舍,只不过宿舍是要花钱的,一天要1块钱,还是6人间,而在外面租一个16到20平米的单间,一个月只有20块,水电自费。

  过去在食物供给不太足的时代,一餐的费用在2块到3块间,大部分工人一天需要吃4顿,一天就要10块的餐费,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比较昂贵的,所以大部分工人这些年来都是长期吃味道还行,但口感却非常难受的流质食物。

  但现如今正常的食物一餐1块5,5毛的饭加上5毛的肉菜还附带免费的汤,一天6块就可以吃四顿,而且可以吃得很饱。

  现如今随着一根根大烟囱解体拆除,大部分过去在这里做生意的人都搬了回来,空气的情况好多了,否则很多在这里做生意的人,每年都需要额外的支付一笔医疗费,进行肺部的除尘医疗。

  加上现如今即将开始的建设,这里每天24小时都会有做不完的生意。

  早上行事科的事虽然对城市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但大部分人更加关心的是西部和东部的建设问题。

  城市地下网络的建设会先从东部和西部两个地方进行,而南部会作为连接西部和东部的纽带,为两侧提供各方面的帮助。

  大部分材料已经早在公布了建设案的时候就开始筹备了,最先开始的建设是为了确保食物和材料的双重供应能够在建设结束的第一时间加速。

  此时在工厂的周围,一个个安格斯家族企业的技术工人们,已经开始进行测定了起来,过几天开工需要确保无误的测定出工厂每一个区域内地下50到100米深需要使用岩石凝固剂的区域,在这些区域使用了岩石凝固剂后,会增加岩石的密度,从而使岩石拥有更强的承重能力。

  之后便是挖掘工作,电力网,水力网,物流网,以及光影物质输送网会先开始进行建设,位置在地下0到10米处,在铺设结束后就会使用岩石凝固剂来进行密度加固处理。

  之后便是垃圾处理口的建造,分为食物残渣处理以及垃圾处理两类。

  会直通地下20到30米位置处的垃圾处理池里,进行物理分解,食物残渣作为生物燃料或者作物养料可以回收,而一些回收成本太高的垃圾便直接送入到地下40到50米的垃圾管道中,在空气动能推进器的作用下,直接流向沟壑里。

  而连通城市各地的地铁,已经完成了划分,在地下0到10米的地方,同时会建造一些材料输送网,在物流网络在一部分地区铺开后,就会依靠着这些物流通道,把一些建设用的材料直接快速的输送到在建的地铁工地上。

  安格斯家已经规划好了家族公司内每一个部门需要做的一些事,层层细化分工明确,整个西部的工厂区,预计只需要半年到8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先把垃圾处理管道搭建完毕,开始正常的开工制造材料。

  这段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会比较难熬,因为中间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的话,整个计划都会受到影响,只有想让西部开工,才能够有建设材料。

  而停工的工厂里的大部分技术工人,都会集中在中层的44区里,参加国会的技术开放培训,以便他们能够在工厂地下的建设后,第一时间可以让工厂运转起来。

  此时不少已经换上了崭新制服的3科科员们在各自小队长的带领下,进入了一处工厂外的商业区,他们会长期驻扎在这里,进行安保工作。

  “队长,要不先吃饭好了。”

  一家看起来有些老旧,但还在继续营业的小饭馆里飘出了阵阵饭香,队长也同意了,30人直接走入了店铺里,店里的老板和妻子马上接待了起来,地方有些小,坐不满,老板已经早就买了一些光影桌椅,只要直接生成就行。

  工厂区的街道上,很多地方已经被规划出来禁止停车,特别是一些商业区里,因为人流量会增大,大部分车子是不允许进入的。

  街道此时变得异常的宽敞,不少店铺的人都把桌子直接设在了街道上,为了能够方便在这里建设的工人们吃饭。

  国会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数据,会有200万各式各样的工人从各地过来参与到东部和南部的工程中,一些地方已经早已搭建好了工棚。

  地下工程的量非常巨大,能够依靠机械的部分只有挖掘,而大部分都需要人力来进行打磨规整,特别是很多地下的通道,工人们必须使用工具来进行统一规范化的打磨。

  而国会也会在工程开始的时候,就会为所有的工程用机械设备装载ai7建设工程,所有的工具都装有测定设备,工人们在工作的途中,在产生了误差的时候,ai便会主动提醒。

  “为什么数字不对?”

  一处工地上,一名安格斯家的财务已经点了好几次材料了,发现材料少了1公斤多。

  “可能是运输的途中掉落了吧,这种事情挺平常的。”

  旁边另一名希尔曼家族的财务说道,两人又讨论了下后,便只能够作罢了。

  希尔曼家族是安格斯家族的唯一投资方,而安格斯家族则是国会委托的施工方,分成比例已经谈妥,各占50,但希尔曼家族需要派遣人员支持。

  城市内只有这两个大家族才能够支撑起这样的巨型建设工程,一开始安格斯家找过其他的家族,但大部分家族都只是观望状态,毕竟这样的工程,虽然赚钱,但很可能会把自己所有的家底都赔进去,耗资耗时都太过于巨大,很多商人也冒不起这样的风险。

  最后在希尔曼家族和安格斯家族签署了协议后,这些家族商人们又开始纷纷上门,但最后安格斯家拒绝了他们进入这个项目的合作意向。

  早晨11点

  大量的货车形成的庞大车流,从高处俯瞰下去,就好像一条在移动的彩色绳子一般,由东往南的缓慢行进着。

  车子都是以60码的匀速通过标定好的公路,货车上的司机兼搬运工们,大部分都只能够提前预定好饭菜,在车子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放缓速度,送货员会直接把饭菜递给司机们。

  一旦车子启动了,就没办法停下来,停下来会导致严重的拥堵现象,超过30万辆的货车行驶在公路上,司机们需要不断的往返,把那些早已囤积好的食物和材料搬到指定的地点。

  西部的货车运送材料到东部,而东部的货车运送食物到西部,货车已经在底层中段到中层中段形成了一个椭圆。

  大部分司机还是选择手动驾驶,只有在疲劳的时候才会开启ai驾驶,毕竟ai驾驶是需要根据每个月使用时长进行付费的。

  在接近东部或者南部后,货车就会在一些标定地,被ai操控着强制分流,根据车载的货物的类型,会直接进入到不同的地区。

  因为有人体疲劳识别系统,ai在注意到司机疲劳或者心不在焉的时候,就会直接锁定住驾驶室内的一切,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

  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节日的氛围已经和过去那么多年来截然不同了,除了中上层一些依然比较稳定的区外,大部分的地区已经冷清了下来。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很多街道一眼看过去,除了开着的食物类相关的店铺外,其余的店铺均已部关门,昨晚迎来了一轮短暂的抢购潮后,商品已经几乎都卖了出去。

  早晨11点11分

  “李昂,动作快点。”

  李勤坐在电动轮椅上,喊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酒香,一排排高达5米的柱状体发酵酿酒罐排列在一个厂房内,只有零散的十多个工人在忙活着装把酒装入到一个一立方米的容器里。

  李昂正在和一个人结算着酒款,在结算完毕后李昂便吩咐工人们给这个商人装车。

  工厂里已经请不到人了,加上父亲前年因为设备老化,遭遇到了一起严重的事故,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下肢已经直接被倒下的酿酒储存罐砸得无法修复。

  而母亲也是天生体弱多病,在生下李昂后,便更加的严重了,需要长期的休养治疗。

  李昂走过去后,举着光影屏幕,李勤微笑着看了一眼后,点点头。

  “你快点去接待处好了,你那些叔伯们还在等着。”

  李昂嗯了一声,父亲遥控着轮椅继续指挥着工人们装酒,李昂快步的走向了酒厂的贩售大厅。

  一过去李家的不少人都来了,李昂微笑着不断的从一些人手里接过红包,大家都是来买酒的,李家的酒厂在城里算是小有名气,因为不使用任何的食用酒精剂来掺入酒中,直接使用粮食来酿造,味道醇香,但价格也要高一些,自从父亲李勤从去世的大伯手里接过酒厂,就摈弃了酒精剂这种东西。

  虽然辛苦点,但这几年打通了市场,他们家的酒不愁销路,刚酿造的酒一公斤要8块,大部分都是酒水加工商,把他们的酒进购过去,添加一些口感类味觉剂,进行包装后,做成自己的品牌,然后到市面上去销售。

  李昂已经忙活了两个月了,驾车到附近的食物交易所进购材料,回来后指挥着工人酿酒,和加工商做生意,每天都很累,非常的疲惫。

  肚子再次开始叫了起来,李昂还是只能忙着和一些叔伯们进行生意上的往来,大家都在等着进购酒,李昂很详细的分化着,因为人手确实严重不足,一些今天里拿不到酒的人只能先回去,等明天一早过来,而一些今天就可以拿到酒的人直接就付款了,然后等待着酒出仓。

  “对了小李,你爸不是还有一些窖藏的酒吗?卖不卖?一公斤我给50。”

  李昂微笑着摇了摇头。

  “李思叔,别开玩笑了,以前我大伯留下来的酒,基本上过年我爸都会拿出来招待大家,早就喝完了。”

  不少人都有些感慨,只不过李昂是知道的,其实厂房的地底下是埋着100公斤酒的,只不过那些酒父亲也说过不要动,因为父亲说打算等自己结婚的时候拿出来用。

  12点31分

  李昂终于忙活结束了,一些工人们吃过饭正在休息,李昂端着一碗饭,大口大口的吃着。

  去年6月份,李昂已经完成了基础教育,因为家里的问题,就直接退学回家了。

  李鑫曾经问过李昂,如果不想回来的话,就把酒厂卖掉,他可以帮忙联系到买家,对方也会出一笔合适的价钱的,但李昂却拒绝了,还是回到了这里来。

  上层的学费和花销不便宜,加上母亲常年需要治疗,加上父亲接下酒厂的时候,还要照顾大伯家的人,为了能够提升酒的质量,父亲在李鑫的帮忙下,借到了一大笔钱用来维持已经快要倒闭的酒厂,也就是这两年过来酒厂才赚到钱,但还是欠了不少钱,因为更换了新的设备。

  回来后父亲也问过李昂,他的想法,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把酒厂卖了,靠着杂货店的经营,多少日子还是可以维持下去的,李昂说谎了,他平生中第一次说谎。

  看着照在酒厂门口的阳光,李昂感觉到了一股苦涩,他其实是很想要回到学校里去继续学习,然后进入大学,以后想要做设计类的工作,只不过事与愿违。

  李鑫也提议过让李昂可以尝试进入管理层,但李昂对这些没兴趣,李昂很清楚他只是个11岁的孩子,别人都在称赞自己孝顺,自己有能耐,但李昂知道自己一点都不能耐。

  脚底板有些发疼,身上好多地方也是一样的,因为在酒厂里工作,就好像在大蒸笼里一样,李昂身上下很多地方起了水泡。

  明明只是一点水泡,李昂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有些委屈,但一看到父母的情况,以及周围的称赞声,他便什么也说不出来。

  滴滴滴

  李昂吓了一跳,急忙接起了电话。

  “在干嘛?”

  一瞬间李昂瞪大了眼睛,他没有看号码便直接接起来,原本以为是某个商人打来的,但这带着点点俏皮味道的声音,让李昂心头的酸楚涌上了心头,撑到了鼻头。

  “没吃饭!”

  “你哭了!”

  一瞬间李昂瞪大了眼睛,不知不觉间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滑了出来。

  “真是没用!”

  李昂没有言语,喉咙里在哽咽着,很多时候李昂想到的是妮雅,她这个外表看起来柔弱美丽的小姑娘,远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坚强,李昂也曾经想过,妮雅的问题,她或许所需要承受的东西,远比自己多得多。

  “过几天我来找你,你带我玩,我们说好的,就这样了,还有啊你这个白痴,竟然敢什么都不和老娘说就退学,混蛋,人渣!”

  电话挂断了,李昂原本有些茫然的眼神变得明亮了一些,身体里不知道哪个部分又涌起了一股力量来,他快速的抹掉了眼泪,洗了把脸后,咬牙捏紧了拳头,转身快步的回到了酒厂里。

  退学的事李昂没有和妮雅说过,而是在一次假期回去后就没有来,原本以为妮雅会给自己打个电话,结果她却没有打,一直到现在才打过来,李昂有些诧异。

  “爸你去休息吧,这里我来,你腿还没完好。”

  李昂进去后,正在一块光影屏幕前调整着一些数值的李勤笑了笑,安心的点点头。

  “小昂,我原本以为你会受不了的,抱歉了,我”

  “爸你说什么,多大点事,等我再长大点更有点力气了,一切就顺利了。”

  李勤点点头,也没有继续打算僵持下去,他的腿界断面的地方有些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对了爸,过几天我一个同学要过来找我玩。”

  李勤有些意外,微笑着点点头。

  午后1点整

  奥斯曼和紫娟一起踏入了领域学院的大门,这里是一开始神们所开办的一所接收家族第二代的学校,之后关闭了20多年后,又开办了起来,里面的房屋早已老旧,大部分设施虽然更换过,但这里给人一种年代感。

  “之前会长说,安格斯夫人就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

  奥斯曼嗯了一声,看着一栋5层高的教学楼门口处,薛王穿着黑色的绒毛衣,一条紧实的黑色裤子,看起来和过去截然不同。

  “还真是意外,你穿便装,还是挺帅的。”

  紫娟走过去便说道,薛王笑着扶了扶眼镜。

  “茶水和点心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大家的简短演说相当的成功,恭喜两位!”

  薛王说着,紫娟点点头直接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在了薛王的背上。

  “你也早点和惠特结婚算了。”

  一时间薛王沉默了下来。

  “她应该非常生气,这件事能不谈了吗?紫娟。”

  紫娟一副打算喋喋不休的样子,奥斯曼拽住了她。

  几分钟后三人来到了1楼的一间教室里,薛王靠坐在了教台处,紫娟和奥斯曼随意的找了桌椅坐下。

  三人直接使用念动力把茶水和点心搬到自己面前。

  “贵族派和贫民派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的。”

  薛王说着,紫娟眉头微皱。

  “你这个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知道。”

  薛王温文尔雅的笑了起来。

  “权利派随着过去的国家委员会的解散,已经土崩瓦解了,那么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奥斯曼心烦的双手枕着脑袋,直接靠在了后面的课桌上,双脚抬到了一旁的一把椅子背处。

  “要怎么办才好?”

  薛王摘掉了眼镜,无奈的笑了起来。

  “等城市的建设深入,贵族商人派的合体基本上会碾压掉贫民派,而贫民派应该会在此期间,大肆的想尽一切办法捞取一些好处的。”

  紫娟喝了一口茶后点点头。

  “这一点会长应该想到了,但她还是把维持施工地治安的工作交给了3科,真的是两难。”

  “毕竟你们没办法了,所以我建议削减工资!”

  奥斯曼和紫娟同时震惊的看向了薛王。

  “我并不是说让你们直接削减,可以拟定一份科内的考核表,某些事做不好直接扣除工资,然后把扣除部分的工资奖励给做得好的科员。”

  “好像的确可行,只是现在这个时节”

  紫娟沉默了下来,薛王微笑着说道。

  “正是因为这个时节,所以你们才要更加的注意,钻空子的人会越来越多的,在城内的监控网络目前只能靠着主要街道上的电杆来进行监控的情况下,毕竟那些施工地的大部分东西都需要改造,监控也不例外。”

  奥斯曼陷入了沉思中,薛王非常清楚,3科的问题远比其他科更加的严重。

  因为暗中进行的一些东西,难以察觉,而有些事即使察觉到了,也难以彻底的根治,近年来还是有不少的犯罪者逃到了壁垒区里,都是通过四个戒备站离开的。

  3科是被边缘化作为严重的一个科,他们在城市的最外圈,枯燥而乏味的科内生活,是目前3科很多人需要面对的,外部派遣加上现在的城市建设,才多少让3科有了一点作用。

  “还有一点我希望两位注意,壁垒区的问题,现如今还是不断有犯罪者在壁垒区活动,之前你们定期清扫过几次,效果不太理想,以这个为起点和开端,让其他科帮忙做一点工作,想要继续开始的话,唯一的手段就是得让城内的人相信,那些犯罪者会对城市造成危害,所以需要定期清扫抓捕。”

  紫娟咯咯的笑了起来,马上就明白了薛王的意思。

  “果然你这个石头脑袋,我们就得这么干才行。”

  “也只能如此了!”

  奥斯曼说着,薛王站起身来。

  “走吧,我带你们夫妻两参观下学校,如果以后有孩子的话,可以送到这里来,由我来教导。”

  奥斯曼无奈的笑了笑。

  午后2点

  原本城内应该比较炎热的气候,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开始变得温热了起来,气温有所下降,只有3点到4点的这一个小时依然还是很炎热。

  只不过很多人还是没有太大的感觉,虽然数字上气温是降了下来,但不少人还是觉得炎热难耐。

  位于中层的43区医院的顶层,一架有着2科标识的起降机落了下来,莫小懒眼神惊恐的跑了下来,旁边的罗文马上安慰道。

  “没事的!”

  莫小懒一言不发沉默的奔跑着,很快两人便来到了23楼的一个病房处,莫小懒瞪大了眼睛。

  “妈,我爸”

  莫莹莹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的时候,双眼早已通红,脸颊上布满了泪水。

  “不可能的!”

  莫小懒惊叫了起来,快步的跑到了病房的门口,一瞬间她僵化了,怔怔的站在病房的门口。

  病房里一张病床上,医生们正在收拾着设备,而病床上的躺着一个人,已经盖上了白布。

  莫小懒一步步的走了过去,静静的站在了病床面前,眼神茫然。

  罗文想要进去,但却被莫莹莹拦住了,她摇了摇头,今天一早老公突然间在办公室里晕倒,被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抢救无效,而莫莹莹给莫小懒打了很多次电话,都不通。

  罗文坐在了一旁,脸色凝重的蹲在了地上,病房里是莫小懒的哭喊声。

  “伯母,抱歉了,现在才找到她。”

  莫莹莹摇摇头。

  好一阵后莫小懒情绪才平复了下来,但依然抽泣着,看着一张医院给出的死亡诊断报告,过度劳累导致的心肌骤停猝死。

  “不可能的,我爸平日里都有好好锻炼,绝对不可能的!”

  莫小懒站起身来,拿出了电话来,莫莹莹跑了进来,想要阻止女儿,因为最近这两年来,丈夫确实每天晚上熬夜到深夜,进行建设上的统筹规划,确实太过于劳累了。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