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149章 云笼月(卷终)
  不知为何,萧金衍觉得,今夜的宇文霜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变得恬淡、宁静,与当日那个动辄要杀他泄恨的宁陵郡主,判若两人。

  宇文霜从斗姥殿走了出来,与萧金衍并肩而立,她问道:“你去过有来当了?”

  萧金衍点了点头。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不要追查下去了。”

  其实,萧金衍在听了赵拦江那一番述说之后,并没有继续查下去的打算,一个连皇帝都能左右的组织,就算登闻院出马,也未必会是对手。

  不过,他还是问了句,“为什么?”

  宇文霜道,“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趁着你们还没有卷入太多,选择明哲保身比较好。”

  “他们为何要抢暴雨梨花针?”

  宇文霜笑了笑,“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神仙,他有一棵树高达百丈,这棵树每一千年结一次果,吃了之后长生不老,结果有个农夫,有一天发明了能够打下果来的弹弓,把这个神仙的还没有熟透的果子打了下来。如果你是那个神仙,会怎么办?”

  “我会找那农夫拼命。”

  宇文霜淡淡道,“拼命有什么用,果子已经被打下来了。”她略作停顿,道,“我会找到那把弹弓,然后毁了它。”

  萧金衍隐约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这个故事,与不久前李秋衣给他讲的那个井底之蛙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处。

  暴雨梨花针,三境之下无敌,就是农夫手中的那把弹弓,因为它的存在,威胁到了世间的修行者。

  他问,“你的意思是说,那个神秘组织与南边那座山有关系?”

  宇文霜道,“有关系,却并不是直接的关系。当年书剑山降临世间之时,正值七十二诸侯乱战,有些人认为是上天对人间的一次天启,并预言五百年后,浩劫降临人间。

  持有这些观点的,有些还是当年的宗师级的人物。这些人分为了抗争派与降临派两个派系,一派主张积极抗争,他们隐于世间,成了今日的二阁、三宗、四门,另一派认为,人间罪孽深重,世间礼乐崩坏、道德沉沦,已经无药可救,主张引浩劫降临人间,从而重建世间的新秩序。这些人成立了一个松散的组织,以一个血手印为标识。”

  萧金衍有些吃惊的望着她,这等隐秘之事,就连李纯铁也从未对他提及过。

  宇文霜苦笑道,“这些年来,我替父亲办事,知道的事情要比你们要多一些。我和父亲甚至怀疑,李院长也是其中的一人。”

  萧金衍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李纯铁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更一再教导自己,行为做事,要对得起天地正道,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极端的思想,旋即凛然道:“不可能!”

  宇文霜道,“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我劝你少插手这件事,却是发自肺腑的。”

  她双手拢了一下头发,任其顺着指尖滑落,显得无比娇媚,口中又道,“这两派争斗了数百年,直到五年前,血手印内部发生了一场变故,在太湖之上大打出手。”

  她若无其事的望了萧金衍一眼,“如果没有记错,你的小情人也是那时失踪的。”

  宇文霜的每一句话,都如重锤一般,敲在他的心上,萧金衍只觉得喉咙如被人扼住一般,沉重地无法呼吸。

  李惊鸿。

  这个曾让他魂牵梦绕女子,金陵李家五百年来的第一天才,竟与这个神秘组织有关?

  当年,他本计划与李惊鸿去金陵,李惊鸿却告诉他,她要去苏州处理一件要事,谁料这一去,便再也没有了踪影。

  为此,他在苏州住了五年,也寻找了她五年。这五年,他几乎踏遍了苏州城每一个角落,问遍了每个人,却始终没有她的半点音讯。

  他心中怀疑,可宇文霜说话的神情,让他无法去质疑她。他抬起头,问道,“惊鸿现在在哪里?”

  宇文霜见萧金衍如此挂念李惊鸿,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丝苦涩,她想了想,还是不想瞒他。

  “据说两年前,有人曾在招摇山见过她。”

  招摇山,水月洞天。

  三百年前,张本初误入招摇山,一夜之间,跃出三境之外。

  南山经之首曰?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据说是赤水的源头。

  太湖之战后,小红鱼离开了逍遥客栈,临行之前,曾给萧金衍留言,“若想知道李惊鸿下落,不妨往西走一些。”

  小红鱼主动找到了自己,令萧金衍觉得有些奇怪,又一口咬定,自己与武经有关,今日,宇文霜又说出了同样的话。

  他这才明白,为何很多人都认为自己能找到武经,因为李惊鸿与武经有关,自己与李惊鸿有关。

  萧金衍艰难的问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宇文霜脸上露出十分复杂的神色,她幽幽道,“萧大哥,因为……”

  她似乎鼓起勇气,道:“我宁可你去寻找你的旧情人,也不愿你去调查血手印的下落。”

  萧金衍似乎明白了她的想法,心中竟有一丝感动,“那你呢,你去隐阳,恐怕不仅是为了巡边吧?”

  宇文霜道,“巡边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我这次去西边,是奉了父亲之命,去寻找一个人,此人身份十分重要,这次大明与西楚边境告危,两国是战是和,全系在此人身上。”

  萧金衍并没有追问下去。

  这些都是朝廷机密,他只是一个江湖人,并不想插手庙堂之事。

  月光之下,宇文霜身上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泽。清风拂衣,角裙微皱,卷起的长发轻轻略过脸颊。

  萧金衍此刻觉得,这位曾让自己又爱又畏的女子,此刻眼神之中没有了那种号令群雄的英气,只有江湖儿女的情意,他双手放在宇文霜肩膀上,真诚说道,“宇文姑娘,谢谢你!”

  在萧金衍碰到她时,宇文霜浑身一震,仿佛又记起了当日在清风观外,被宝路和尚并吊在树上的情形,又记起了一起逃避箭公子追杀时扬州城外的那个夜晚。

  那一夜,萧金衍拒绝了她。

  此时,她闭上了双眼,嘴角微挑。

  萧金衍心动了,他凑了过去,在宇文霜双唇之上轻轻吻了一下。

  一触即分。

  ……

  萧金衍回到客栈时,李倾城、赵拦江正在饮酒,奇道,“你俩不是睡觉了嘛?”

  李倾城反问,“你不是不去赴约嘛?”

  萧金衍心中有鬼,道,“我睡不着,出去练了会儿拳。”

  赵拦江问,“不知练得是老汉推车,还是苏秦背剑?”

  萧金衍佯作听不懂。

  赵拦江道,“你来了。”

  李倾城道:“我来了。”

  “你不应该来!”

  “可是我依然来了。”

  萧金衍连道,“打住!”

  赵、李二人哈哈大笑,一副大仇得报的小人嘴脸。

  萧金衍将酒壶夺过来,替二人斟满酒,道,“来,喝酒。”

  李倾城笑道,“你放心,你跟那宇文小娘子亲嘴的事,我们没看到!”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萧金衍老脸一红,反击道,“李大哥,你快些走吧,今日得罪了御剑山庄,恐怕那姓孙的来找我们麻烦。”

  赵拦江配合道,“我若走了,你们怎么办?”

  李倾城拍案道,“姓赵的,你到底哪一边的?”

  赵拦江哈哈大笑,“哪一边并不重要,只要我觉得爽就行,哈哈!”

  李倾城沉着脸,道:“你非要让我揭穿你的丑恶嘴脸吗?刚才,那翠花姑娘说,你的刀很快,你的人更快!”

  赵拦江暴怒,“你是不是想打架?”

  李倾城冷笑,“你境界虽比我高一点点,但真若动起手来,你觉得会是我对手嘛?”

  萧金衍拦住了二人。

  “行了,天色不早,早些歇息,明日一早,我们还要动身呢。”

  “难道你不跟小情人温存几日再走?”

  萧金衍道,“明日出发,越早越好!”

  ……

  宇文霜在斗姥殿外站了许久,脑海之中不时闪过萧金衍的画面,良久无法平息。

  她本是宇文家族中的天资卓绝之辈,武功深得天下第一人宇文天禄真传,乃不世出的天之骄女,更是高高在上的宁陵郡主。

  她生来高傲要强,也有骄傲的资本,在遇到萧金衍之前,她从未对任何男子动过心,她心目中的男子,本应是豪情万丈、气冲霄汉之英雄,可这位萧大侠与英雄两字半点不沾边,相反,有时候他的表现,可以用“无耻”二字来形容。

  这个男子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见不到时,日思夜想,见到之时,又斗嘴争吵。动辄气得她暴跳如雷,可自己受难之时又挺身而出,奋不顾身而又令她感动。

  为了见他,宇文霜特意绕到蜀中,特意去打听他的事情,甚至连李惊鸿的事也告诉了她。

  微风吹过,挂在大殿下的檐马,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又将大殿前的风烛吹得摇摆。

  映出了长长的身影。

  此刻心情,怎一个乱字了得。

  云笼月,风弄铁,两般儿助人凄切。

  剔银灯,欲将心事写。

  长吁气,一声吹灭。

  (卷终)

  卷终语:这两卷,三观用明朝背景,架空了一个世界,也为这个江湖体系埋下了不少伏笔,从下一卷开始,正式带大家走入这个书剑山江湖。最后,成绩不好,恳请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