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111章 卸剑山庄是非多
  “你放心。”赵拦江将木刀放在背后,道:“我对你没有想法,确切说我对所有男人都没有想法。”

  众人听出赵拦江话中有话,有联想到孙少名那怪异的走路姿势,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哄笑声一片。

  孙少名只觉得无数道目光如针扎一般刺在自己脸上,羞得无地自容,双拳紧握,心中充满了怒火。

  赵拦江又道:“不过,百刀门欠了我们的百两银子,你们御剑山庄是不是应该把这笔钱结一下?”

  孙少名正要开口,孙管事拦住了他,“这位兄弟,我们御剑山庄家大业大,还会在乎那区区百两银子,再说船费的事情,那由船家来要,跟你们有何关系?”

  赵拦江一本正经的取出一张纸,“这是船家欠我们的银子,他们没钱,我们去找百刀门,百刀门被你们杀了,我们只好找你们了。”

  孙管事呵呵一笑,朝众人道,“今天在座的都是天下英雄好汉,天下还有这等道理,我可是开了眼了,不如在座的都来评评理?”

  赵拦江道,“拳头就是道理。”

  孙管事又道,“恐怕比拳头,你更不是对手。这位朋友,你几次三番刁难我们山庄,恐怕是有人幕后指使吧,还请管事的人出来,否则……”

  “否则什么?”

  孙管事道:“我们御剑山庄以德服人,以武会友,朋友来了有蜜酒,敌人来了有刀剑,你这般无理取闹,我们只好在手底下见真章了。”

  说话之间,已有几名御剑山庄客卿来到内场,将几人与众人隔离开来,慢慢向中间靠拢。

  御剑山庄在江湖上也算大派,因为兵器生意,银子又多,慕名前来投靠的英雄好汉也不少。孙千古野心勃勃,前来投靠之人,只看武功,不看人品,许多前来投靠的客卿,有不少是以前江湖上的恶汉。

  孙千古武功虽高,但除非关系到山庄存亡,或者江湖上与之身份匹配的高手,对这种日常事务,很少亲自出手。

  今日赏剑大会,山庄为防范有人生事,提前将山庄内供养的客卿请了出来。这些客卿平日吃喝玩乐由山庄供应,每月还有饷银可拿,正是为应付这种场合。

  萧金衍一直关注场内形势,这十余名客卿,有半步通象境一人,还有三名大知玄境、三名知玄境,武功最不济的也是知玄中境。若真交手,吃亏得恐怕还是他们。

  唯一之计,制造点混乱,浑水摸鱼,趁机脱身。想到此,他假装与李倾城说话,嗓门却提高了不少。

  “奇哉,怪哉,倾城兄,今日是什么日子?”

  李倾城也不知他什么意思,不过两人配合默契,顺口就道,“这你都不知道,今日是赏剑大会啊!”

  “既然是赏剑大会,你看在场的各位好汉,腰中都别着宝剑啊?”

  “废话,不带着宝剑,赏个毛线的剑!”

  萧金衍摇了摇头,“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多人进山庄,却不遵守山庄规矩,把剑解下来,是不是对山庄有想法啊。”

  孙少名怒道,“放屁,我们山庄没有这规矩。”

  萧金衍呵呵一乐,指着门上那块匾额,“没这规矩,那还叫什么卸剑山庄?”

  众人抬头望去,金丝楠木匾上“御剑山莊”四个鎏金大字,不知何时变成了“卸剑山莊”,少了个“彳”字。

  “卸剑山庄!哈哈!”

  “兄台,今天你卸剑了嘛?”

  孙管事脸色铁青,望着萧金衍,“谁干的?”

  萧金衍摊了摊手,“我怎么知道,估计是贵山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那个彳觉得不光彩,自己走了吧。”

  忽然,客卿之中,有一人手中弹出一颗铁丸,射向了那块大匾,击中了匾右侧的一块青瓦,铁丸折射了个角度,射向了匾额之后。

  哎哟!

  噗通!

  一个人影从匾额后掉了下来,正是那位叫金不换的少年,少年捂着屁股,骂道,“哪个混蛋打得小爷!”

  啪地一声,那个“彳”字从少年怀中掉在了地上。

  见所有人都望着他,少年嘿嘿一笑,“大家都在啊!”

  孙管事脸色铁青。

  金不换道:“别急哈,这件事我可以解释。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一抬头,看到了御剑山庄的‘御’字的双人旁,有点歪,我寻思今天可是山庄大日子,让别人看到了岂不丢人,于是抱着一颗公心去上去,想帮忙扶正一下,谁成想,我一碰这个‘彳’,它竟掉进了我怀中,我怎么拿它都不肯出来,我约莫着是大冬天,天冷吧,就同意让它在我怀中暖和一会儿。反正,情况就这么个情况,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孙管事道,“信你个大头鬼,把这个小贼给我抓起来。”

  金不换摆手道,“按照大明律,偷窃低于一两银子的,不算贼!我不是说你哈,咱们山庄也有几百年历史了,连做个牌匾,都舍不得用纯金的,弄个老榆木耍点金粉,就当金匾了,传到江湖上,我也觉得丢人噻!”

  说着,他将那个“彳”扔在地上,磕掉了部分金粉,露出榆木边角。

  孙少名一脸不解的望着孙管事,“管事,这块匾额花了山庄三百两黄金,不是说纯金打造嘛?”

  孙管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块匾花了三百两黄金不假,但他估摸着实际用金不过几十两,于是自己留了两百两,把剩下一百两给了他小舅子,他小舅子又克扣了五十两把活儿转包出去,三转两转,真正落在匠人手中的只剩下五两。有多少钱干多少活儿,那个匠人用榆木刻字,又花了三两银子买了金粉刷了厚厚一层,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这个……那个……”孙管事支吾着,“约莫是那金子成了精吧……你还别不信,《搜神记》中就有这样的记载……那个……”

  金不换嘿嘿笑道,“金子成了精,你还真能编得出口!”

  孙管事一瞪眼,“不成精,他会觉得冷嘛,怎么会跑到你怀里不出来了?”

  金不换冲众人摊摊手,“你看我没撒谎吧!”

  孙少名喝道,“少废话,把这几个捣乱的给我拿下,本少爷重重有赏!”

  几名客卿早已等得不耐烦,今日是赏剑大会,忙不迭要在本家面前表现下自己,抽出兵刃,向四人围了过去。

  金不换大惊,连说不要,慌里慌张,东躲西藏。一名大汉见状,伸手就要抓他头发,刚一抓住,大汉唉哟一声,连忙撤手,掌心之中竟插了一根银针。

  这家伙人小鬼大,脚步看似杂乱无章,身体却如泥鳅一般,滑不溜秋,三个客卿竟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萧金衍趁机遁入人群之中,只守不攻,那些客卿伤到其他客人,出手难免有些顾忌。

  场内乱做了一团。

  忽然,一声暴喝道:“统统给我住手!”

  这声如一声焦雷,在众人耳畔炸响,所有人都惊住,停了下来。

  只见孙千古从名剑堂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八大门派中的高手。

  先前,在名剑堂内,等八大门派到齐之后,孙千古提出要将御剑山庄并入八大门派,从此以后,江湖由八大门派改成九大门派之事。

  这正是今年赏剑大会的真正目的,为此,孙千古给出了不菲的条件。

  第一,御剑山庄每年拿出八十万两银子,作为九大门派公共活动经费。毕竟,八大门派也不是个个如武当、少林这般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像武当、少林这种门派,有朝廷封赏的私田,每年还有出师的同门捐赠,甚至可以招一些俗家弟子补充经费,经济上并不发愁。但是如崆峒这种位置偏僻的门派、或者峨眉以女弟子居多的门派,名气虽大,但造金能力偏弱,这些门派弟子过得十分清苦,如峨眉派李千珏这等弟子,每月的月钱,连买套像样的胭脂都不够。孙千古这一提议,立即得到了崆峒、峨眉、昆仑三派的赞同。

  第二,御剑山庄每年向其余八大门派赠送十柄顶级名剑,并提供终身免费保养、只换不修服务。御剑山庄以剑闻名,他们的剑在江湖上很受认可。八大门派中有不少以练剑为主的,如青城、天山、峨眉等,道术法势器,器虽居于末端,但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行走江湖还是能占不少便宜的,至少与同级别对手动手时,可凭借兵刃上的优势,使出一些平时不敢使的招式,从而取得先机。

  第三,御剑山庄并不觊觎各门派武学,本着“共享经济”的原则,同意将山庄的武学秘籍拿出来共享,甚至包括山庄的绝密武学鱼虫九变,也愿意接纳各大门派弟子来山庄历练,期间车马费全包、还有不菲的补贴等等。

  这三个条件,看似御剑山庄为了并入九大门派,吃了大亏。但孙千古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一旦八大门派接受了御剑山庄条件,每年从山庄拿到好处,形成了习惯之后,就觉得是理所当然了。如此一来,御剑山庄以后在九大门派中就有话语权了,尤其是涉及到几个门派之间利益瓜葛之时,就算用屁股站队,也会选择御剑山庄。

  这是其一。

  御剑山庄并入九大门派之后,无论是武林声望、还是江湖地位,必然会提高一大截。这种变化,给山庄带来的收益,远非金钱能够衡量。这必然会吸引一些中小门派、三四流门派的依附。

  别看这种小门小派在江湖上并不起眼,他们才是江湖上最基本的单位。像海沙帮、江流帮这种小门派,看似地位极低,生意却是暴利,若真刺透式顺藤摸瓜,到最后都能找到四大世家、八大门派的影子。如九江城的善水堂,背后有光明神教的支暗中支持。就连扬州双龙山的一群乌合之众打家劫舍的破山头,最后都牵扯出一笑堂来。真的个没背景、没靠山、又赚钱的三四流门派,早已被大门派吞得骨头都不剩了。

  孙千古是有野心之人,并入八大门派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更厉害的人在支持他。若“武学共享”之事真能达成,江湖上出几个三境之外的高手,对书剑山来说,岂不是大功一件?

  这是其二。

  当然,八大门派之中,武当少林两派最难搞定。从他们派来参加赏剑大会的人就可以看出端倪。但孙千古是何等人,他隐忍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功亏一篑?

  武当派石林道长是掌教备选,本来武当派是准备否决的,作为武林翘首之一,没有武当的同意,就算加入九大门派,也很难成行。孙千古私下里跟石林道长交流了下,并赠送了一瓶“伸腿瞪眼丸”,这件事就过了。这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慢性`毒药,服用之后,人会加速衰老,不出三年两载,就会伸腿瞪眼,而外人并看不出什么端倪,以为是自然死亡。

  孙千古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书取出,七大门派的人都在上面签字画押。

  八大门派中,唯一没有搞定的是少林派的佛光长老,这位修炼童子功七十年的长老,听说孙千古给他准备了一对绝色美女,一激动昏死过去了。

  孙千古拿着佛光长老手,在少林意见处捺了手印,如此一来,八大门派更名九大门派,尘埃落定。按照江湖规矩,这件事要在江湖同道面前宣布,还要在晓生江湖、八卦周刊上刊登才算正式生效。

  晓生江湖、八卦周刊早已收了银子,只剩下官宣一事了,只要在场的人不反对,那这件事是板上钉钉了。当然,在场的人若有反对,杀了之后,这件事也是板上钉钉了。

  本来有孙管事这种老成之人在外面维持秩序,还有六名弟子、十几个客卿坐镇,本以为众人都在翘首以待,谁料出来之后,看到现场乱作一团,连“御剑山庄”四个字,都成了“卸剑山庄”,忍不住怒火中烧,一声霹雳吼,将众人喝止。

  “孙管事,来者是客,我们御剑山庄是这么待客的嘛?”他没法责怪其他人,只能将怒气发在孙管事身上。孙管事是百年人精,怎会不懂这其中干系,连躬身请罪,“是小的没安排好,惹庄主生气,还请责罚。”

  “罚你半年俸禄,等会儿结束之后,在场的宾客,每人赠一柄九代剑,就当是赔礼道歉。”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座众人闻言,纷纷叫好。虽然只是九代剑,但在江湖上也算是上品名剑了,一庄之主,出手果然不凡。

  听得有人阴阳怪气道,“明明有十代剑,却送已过时的九代剑,孙庄主未免也太小气一些吧?”

  说话之人,正是金不换。

  孙千古心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一咬牙,直接道,“不错,是我考虑不周,每人一柄十代剑。”

  他抬头看了一眼“卸剑山庄”四字金匾,眉头微皱,抽出腰间撼山剑,来到场内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石旁,一剑劈出。

  轰隆一声。

  巨石一劈为二,切面光滑如镜。

  众人喝道:“好剑,好功夫!”

  孙千古以气御剑,在巨石上龙飞凤舞,顿时间,场内风沙大作,石屑乱飞,收剑之时,两块巨石上各写了一行字。

  左首是:“天下第一庄”;

  右首是:“御剑山庄”。

  孙千古双手拍在巨石之上,两块石头向悬剑堂顶飞去,落在屋顶之上,将“卸剑山庄”的牌匾挡住。

  露了这一手,就连八大门派之人,也都纷纷称奇。石林道长赞道,“庄主好功夫!”

  孙千古微微一笑,不以为意。他朗声道:“今日各位来赏剑大会,实乃敝派荣幸,趁今日,孙某有两件事宣布。第一,今日赠剑之后,十代剑停产,也就是说,今日各位手中的十代剑,将是绝响。御剑山庄将会研发更好、更快、更强的剑推向市场。”

  众人一听,心潮澎湃,一会儿即将到手的十代剑,必然将在江湖上引发一系列的哄抢,物以稀为贵嘛。

  孙管事一听,心中暗赞庄主英明。

  这次十代剑研发存在瑕疵,本来就是要销毁的,孙千古这番话后,必然会将这柄剑的价格抬上去,要知道仓库里还躺着一千多柄呢,到时候流入黑市,必然又是大笔的银子到账。

  孙千古待众人欢呼声过,又道,“这第二件事嘛,就是经过武林同道一直商议,我御剑山庄并入八大门派,从此之后,江湖上再无八大门派,只有九大门派之称。我九大门派,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将共同维护江湖正义!”

  这个消息虽早已在坊间流传,但今日正式宣布,还是有些令人震惊,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孙千古要的正是这效果,他大声道,“在座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英雄,若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合适,请站起来说话!”

  这只是一个形式,他朝孙管事一摆手,孙管事已到了山庄门外,那里早已备好烟花爆竹,只要里面发出信号,便是钟鼓齐鸣,举庄同乐。

  泰山派儒风先生站了起来。

  这是孙千古没有想到的,他脸色一沉,“泰山派对此事有意见?”

  儒风先生呵呵一笑,“孙庄主在武林中鼎鼎大名,我当然不敢有意见,在下只是觉得,九大门派比较拗口,既然要改,为何不改成十大门派?”

  呼啦一声巨响。

  悬剑堂上的木椽,没有支撑住孙千古送上去的两块巨石的压力,哗啦一声断裂。

  门外听到里面传来信号,一时间,钟鼓齐鸣,鞭炮其响。惹得在座众人一片惊愕。

  孙管事命人点了爆竹,正要来悬剑堂请功,一见悬剑堂竟塌了,孙千古一脸灰尘,脸色铁青,与泰山派掌门对峙,心说坏事,再待下去,连悬剑堂的事儿也抖搂出来,连回家收拾金银细软,趁孙千古没有功夫搭理他,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