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盛嫁之田园贵夫 > 第660章 嘴上功夫一脉相承
  这一日,热闹的锦天城多了两分悲伤,一大早街上披麻戴孝端着灵位的人痛哭着朝那座被烧毁的祠堂而去。

  今日午时三刻,在城中作乱的葡蕃人将在祠堂被处决,以告慰英灵的在天之灵。

  祠堂周围不设守卫,所有的百姓都可以前往围观,一大早这里的就燃起了香烛,烧起了纸钱,城中百姓纷纷前来吊唁。

  郡王府请来大师也在这里做起了法事。

  午时之前,永安王、庄良骐等人便提前到了,百姓们嘴里喊着的都是‘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一类的话,随同的永安王一同来到的那几位京都官员看着的这样的场景又感叹了起来。

  西南的百姓好似比其他地方的更有家国情怀,或许是他们长期遭受这些伤害的原因。

  不论的如何,西南让他们畏惧,也让他们敬佩。

  忽然,那些隐忍的哭声一下子就大了起来,众人抬眼一看,邓将军押送着超过五六十人的葡蕃人来了。

  邓将军的人给这些人换上了葡蕃的服饰,虽然又脏又旧,但一眼就能分辨的出来,戴着枷锁无数的烂菜叶子臭鸡蛋就向他们飞去。

  现场的气氛自然是听者流泪,闻者心伤,几家披麻戴孝的人眼神如刀的看着那些跪在的祠堂前的人,恨不得上前狠狠的捅上几刀。

  等了小半个时辰,行刑的时候到了,邓将军肃穆整理铠甲,上前朝着永安王的方向抱歉拱手,而后对着在场的百姓就说开了,大意就是葡蕃人狼子野心,这些年的作乱不止,无数的百姓深受其害。

  西康郡王带着大军已经踏入了葡蕃的领土势如破竹,相信不久葡蕃就就会成为大厉的领土,葡蕃的百姓也会成为大厉的百姓,在这之前,这些作乱的人必定不能饶恕等等。

  下面的百姓听的是热血沸腾,想到他们西南的大军在西康郡王的带领下,杀的葡蕃人的屁滚尿流心里就是一阵激动,挥着手臂大声喊着‘必胜’。

  见此,邓将军大手一挥,言:“西南从来不缺报保家卫国的壮士,西南的安稳就是西南无数的壮士含不畏死拼搏而来,吾等西南儿郎当守卫这份平和。”

  “从今日起设立征兵处,向西南全境征兵。”

  消息一出,无数人挥手支持,当侩子手一口烈酒喷在大刀上,手起刀落,葡蕃人血溅当场,祠堂周围也响起了劈里啪啦的鞭炮声。

  当日,城中各处的征兵处爆满,无数的青壮年前来报名入伍,守卫家园。

  “王爷,西南的人办事果真有一套,征兵向来不容易,有些地方甚至是强行征兵,像这样排着长龙想要参军情况可是极少。”

  从祠堂出来后,永安王没有着急回去,就那么在城中逛了起来,走到一处征兵处停了下来,看到那些青壮年组成的蜿蜒队伍,心里多少有几分感慨。

  京都来的林侍郎的更是一脸的惊奇,说道:“大伙儿都以为那处被烧的祠堂会重建,结果只是重新打造了灵位,那些被烧的断墙残亘被保留了下来。”

  “据说从此大门打开,所有人都可以进去看,还说要组织一些娃娃去看,看来这是要从小培养了。”

  西南这一套谋心之法实在是厉害,怪不得一征兵就是一呼百应。

  林侍郎等人觉得,他们这个时候才正式确定,喜乐郡主的办事风和西南这些人的办事风格都如出一辙,玩的都是嘴皮子,不论是的烈心学院的花院长还是方才的邓将军,都极为擅长煽动的百姓的情绪,进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难道都是西康郡王的风格,一脉相承?

  “倒是有许多可以借鉴的地方。”

  要是大厉各处征兵都能如此容易,那也就不愁了。

  至此,西南重新安稳了下来,一切又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庄喜乐觉得,日子就没有这么美好过,她的及笄之礼要到了,每日里什么也不用做,睡到自然醒来,而后的想干嘛干嘛。

  但凡上街必有美男作陪,日子过的简直塞神仙。

  这两日城中的各世家已经收到了郡王府的请柬,喜乐郡主及笄,这样的大事她们必定登门庆贺,一时间锦天城更加的热闹了。

  郡王府名下的管事纷纷将店铺里的镇店之宝送到了郡王府,等待庄喜乐的挑选,府中的女眷闲来无事也都一同过来看热闹,当看到那些掌柜送来的东西眼里又多了几分艳羡。

  布庄的掌柜小心的呈上来几匹锦缎,满脸堆笑,道:“郡主,这是今年最新出来的芙蓉锦,不同以往的是加入了新的技艺,您看着上面的花色是略微往上浮的,穿身上走起路来这些花儿像是活了一般。”

  庄喜乐随意的翻看了一下满意的点了头,收下了。

  掌柜大喜,连忙又拿起的一卷银纱,“郡主,这是今年新出来的月华纱,比之去年的更加流光溢彩,尤其是在月光下还能散发柔和的光,当真绝美。”

  庄喜乐想起君远识也有这么一件,她再做一件正好,点了头。

  珍宝楼的掌柜是一位美妇人,她拿起一本画册上前,笑道:“郡主,这是最新出来的几款首饰,今日带了几样的成品过来,供郡主挑选。”

  趁着庄喜乐看图的功夫又捧出来一匣子珍珠,“郡主,这是新进的一批珍珠,不论是做成首饰还是用来镶嵌在衣裳上都不错,另有一匣子十分合适用来镶嵌鞋面,您过目。”

  这些珍珠大小适中,颗颗圆润饱满,庄喜乐捏着两颗把玩一番放下了,平玉上前说道:“刘掌柜,郡主及笄当时已经有了合适的头面,珍珠也还有两匣子未曾动用,若是掌柜得空,送一些釵环过来。”

  刘掌柜的人连忙从一旁的抱出来一个匣子,笑道:“郡主及笄后自然需要釵环,正好铺子里有一批精品,请郡主挑选。”

  匣子打开,各式各样的发簪、补药晃花周围人的眼睛,庄喜乐看了几眼,说道:“平玉去挑选几支留下。”

  见平玉兴冲冲的上前开始挑选,庄喜乐觉得她这几根头发迟早要被平玉给折腾的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