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创造的那些神话种族 > 第二十九章 迪隆的第一战
  南部海岸的宝石矿脉,作为最大的精灵宝石矿脉区,这条矿脉却坐落在南部海岸靠近高原的悬崖处,这座悬崖高达千米,如同一座城门拱卫着精灵高原。

  现在,猪人奴隶们用吊绳和铁器,从悬崖上方爬下来,攀附在岩壁之上。

  它们把铁钎凿入石头的缝隙里,接着,用铁锤敲打铁钎,好让石头的裂缝扩大。

  这样,石头就能被凿下来。

  这种工作通常需要两名猪人合作,才能完成。

  因为它们在悬崖上,需要用至少一只手来抓住悬崖上的岩石,使自己攀附在悬崖之上,另一只手才可以握住铁钎或者是铁锤。

  而且这样子工作,效率极其地低。

  悬崖表面饱经风霜的石头还好,一敲就能裂开一条裂缝,但是悬崖内部的石质坚硬无比,很多时候你的铁器都钝化了,但是人家石料都没有什么变化。

  两头猪人的腰部,分别绑了一条铁链,它们踩着悬崖上突起来的岩石,嘴里分别咬着一桶装满了水的铁桶,慢慢地攀爬向正在开凿岩壁岩石的猪人们。

  那边正在开凿岩石的两名猪人,给它们让开了一条路。

  ‘噗~’

  一桶热水被全部浇灌到了正在开凿的岩石上,接着另外一桶冷水,被浇灌到了这块岩石上。

  冷热交替,岩石噼里啪啦地开裂,变脆了一点。

  这样,等会用铁器凿起来,会容易许多。

  “你们歇歇吧,大中午了。”

  一个猪人一只手提着铁桶,另一只手抓着岩壁。

  “我们要上去吃饭吗?”

  “哪能啊。我们上去一趟要用半个小时呢,下来又要花半个小时,监工们恨不得我们连睡觉都睡在岩壁上,好增加产量,它们可以在精灵面前得脸。”

  “等会,它们会把面包和鱼干从上面递过来,我们就在岩壁上吃。”

  “可是这太阳晒得我们快干了。”

  另一边,一声异响声响起。

  大家齐齐往那边看去,只见一名猪人大概是实在受不了暴晒和连夜劳动,竟然一个没抓稳当,整个猪人从天上往下掉。

  此时,它腰间的锁链,成了杀死它的致命工具。

  因为这条锁链不仅没有止住坠势,反而吊着这名可怜的猪人的腰部,让它像是单摆运动一般,被狠狠地摔在了岩壁上,眼看已经摔断了手脚,再晃一晃,那脑门正对着岩壁,脑袋就要撞在岩石上裂开了。

  突然,悬崖上方,跳下来一个巨大的绿色身影。

  这个绿色身影勇猛地从悬崖上跳下来,穿梭在一块块突出来的岩壁上,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以神兵天降的姿态,落在了那个可怜的猪人上方。

  接着,这个长有獠牙的绿色巨大生物,仅用一只手便吊在悬崖上,另一只手抓住了那个可怜的猪人。

  可怜的猪人已经头晕脚轻,它往上瞥了一眼,看到了改变它一生命运的模样。

  “你是谁……”

  “我是兽人迪隆。”迪隆抓住这名猪人腰部的铁链,利用这条铁链往上爬。

  附近的猪人们惊呆了。

  “那是谁?他的力量好强大,只要一只手就可以倒吊在岩壁之上,还能够带着自己和一头猪人向上爬。他刚才是从悬崖上面跳下来,稳稳地落在我们这里,这是猪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精灵不使用魔法都很难做到吧?”

  “我们是没有见到过有精灵敢这么做的。”

  迪隆注意到附近的猪人都在看向自己,他用粗野的声音说:“我曾经也是一名猪人。但是父神垂怜,用火焰和挫折考验了我,最终我得以脱胎换骨。”

  “祂告诉我说,养子也有获得荣誉的权利,每一个饱受苦难的猪人只要能在困苦中坚信创世之灵的信仰,就可以拥有全新的生命形态,你们眼前的苦痛和挫折,全都是在考验你们。”

  “父神使我明白,没有任何生物,生来就必须为别人劳役。”

  “你们本来就该是自由的。”

  “或许你们已经被奴役了三代,或者是四代……”

  “但是我相信你们心中勇气未失。”

  “愿意跟随我的勇士,就解开你们身上的锁链,发挥你们的天性,你们手中的铁器本该痛饮敌人的鲜血,而不是石头的碎屑。”

  悬崖上面传来猪人监工的的惊呼。

  它们发现了抓着铁链,正在爬上来的迪隆。

  “就是这个家伙,我上周在南部海岸的其它矿场,也见到他劫掠了我们一部分奴隶。”

  “精灵大人们可给他的脑袋出了大价钱呢。”

  “什么!那太好了,我们如果能把他献给精灵大人们,那我们不就是发财了。快抓住他,不,砍断他手上的那根锁链,摔死他!我们去悬崖下方,搜寻他的尸体就可以了。”

  迪隆抬头看见,它们想要砍断锁链。

  兽人的眼里,闪过轻蔑。

  通敌者,该死;

  背叛自己种族的人,该死;

  帮助精灵,压榨折磨同族的人,那真的是应该是死无葬身之地。

  迪隆翻了个白眼,那双眼睛的眼白竟然翻了出来,他曲起手掌,嘴里吟唱着萨满才能欣赏的宗教歌曲,那狂野粗暴、简单重复和诡异的萨满音乐可以呼唤图腾。

  正在砍铁链的猪人监工们没有发现,它们身后不知何时插了一根等猪人高的木图腾,整个木图腾如同一头古城暴龙的脑袋,而这图腾的眼部甚至闪动着猩红色的光。

  刷~

  刺啦~

  如同狂风卷过大地,又似电流穿过物体的声音,一道猩红色的闪电自图腾的眼睛跳了出来,这道闪电接触了一个猪人监工的身体,便跳跃到了距离最近的另外一个猪人监工的身体上。

  一个个跳跃过去,形成了猩红色闪电链条。

  每一个猪人监工全都瞪大了眼睛,变成了死尸。

  诡异的是,这些猪人监工身上没有一点伤口,如果不是没有了呼吸和动作,你甚至还以为它们在香甜地睡觉呢。

  这就是精神锁链闪电。

  萨满力量来自先祖之灵,所以力量多是精神性质和增加体魄性质的,就算是法术,也都是精神类法术。

  但也因此,多了三分诡异。

  悬崖峭壁上的猪人们很快察觉到了,突然出现的兽人迪隆,杀死了所有压迫它们的监工。

  当迪隆登上悬崖,对着山与天空吼叫的时候。

  一小批尚存血气的猪人奴隶们,终于决定跟随这位起义之人。

  “兽人迪隆!为了自由!”

  “兽人迪隆!为了自由!”

  “兽人迪隆!为了自由!”

  悬崖峭壁之上,回响着如同狂风般的声音。

  …………

  精灵高原的东部海岸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那是上千米的父神石像摔下来时产生的地震般轰鸣的声响。

  玛维不可置信地看向奥古斯都。

  “王啊,您竟然下令毁去父神的雕像。”

  奥古斯都面无表情。“毁去雕像,是为了献给父神更好的事物。”

  “这座雕像占据了东部海岸最大的平地,我实在难以在高原东部崎岖的东部海岸之上,找到其它地方安放我的通天塔和精灵宝钻,因此只好摧毁父神的雕像。”

  “玛维你不在我的宫廷许久,自然不知道我的最新的宏伟计划。”

  太阳王玩味地回头,瞥向玛维。“我认为你还是很得力的下属,那么我准许你回来。”

  玛维摇摇头。

  奥古斯都愣了。“你不会和你姐姐一样了吧?”

  “不是。”玛维说:“效忠您,未必需要待在您的身边。而且我自认为,我是一名将军,而不是宫廷里的舞女,现在的您的宫廷,可能已经容不下一位将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