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创造的那些神话种族 > 第五十九章 迪隆的初恋
  兽人根据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祭神仪式。

  上万名猪人/兽人,围着中央的火坑,敲打手中的恐龙皮鼓,那‘咚’、‘咚’、‘咚’的鼓声仿佛是透过了山与海的间隔,从深沉的地底发出来,每一个兽人和猪人的心脏都随着鼓声而跳动。

  ‘咚~’

  ‘咚~’

  棒子敲打在恐龙皮鼓面上,正常的鼓点混杂了一些招魂的鼓声。

  即使是最平庸的兽人,他们也拥有创世之灵赐予的天赋,他们的音乐、绘画,承载了他们特殊的精神力,可与这天地万物的灵魂沟通。

  不知道何时,天空暗淡了下来。

  四周开始下起来了小雨。

  兽人们中央的火坑吐出了更为炙热的火舌,在火坑之上摆放了当初创世之灵与兽人先知签订契约的木杯。

  随着仪式进入白热化。

  兽人祭祀们开始礼赞创世之灵,歌颂创世之灵在思维之中孕育万有,为世界万物赐予天赋的伟大过程。

  天空之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白色的虚无灵魂。

  这些可都是战死的兽人的灵魂。

  这个仪式不仅仅是祭神,还是一场大规模制作图腾,召唤先祖之灵的仪式。

  他们在制作新的图腾和先祖之灵!

  兽人迪隆满意地望着仪式的成功。

  他右手捶打自己胸口,对着火坑的方位弯下腰。“赞美伟大的父神,您给我们带来了胜利。”

  仪式举办完成以后,迪隆离开了这里,回到自己的营帐。

  刚一回去,却见到营帐内,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谁?”迪隆顺手从架子上,取下自己的铁锤。

  兽人先知笑道:“是我,迪隆。”

  他点起火把,火光照出了先知的脸。“迪隆,我要为我们兽人感谢您,你帮助我们兽人夺得了足以过冬的粮食,获得了我们族人狂热的崇拜。迪隆,师傅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就是我们兽人最好的酋长。”

  迪隆见到是先知,便把武器重新挂在木架上。

  “师傅,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兽人先知脸皮扯了扯,他压抑住火气,强颜欢笑道:“迪隆,我要为上一次的事情向你道歉。”

  “我……”

  迪隆瞥了眼先知。“上一次?师傅,我从不记多余的东西,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哈哈,那当然。”先知走上前,拍了拍迪隆的肩膀。“我们还和以前一样的。”

  迪隆递给先知一大杯麦酒,自己先灌了一口。“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精灵最近的调兵非常奇怪。我猜他们一定是想要一口气解决我们兽人,然后再去解决虫群。”

  “这就是说,他们最近会对虫群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这是我的机会,那时,我们大军挥上,必定还可以给他们重创。”

  兽人先知颇有疑虑。“可我担心这会惹怒父神。”

  迪隆粗莽地把酒杯扔到一旁,擦了擦嘴角。“所以我们必须用更多的祭品祭祀给父神,我们要比精灵祭祀的祭品多得多,父神才会赐予我们胜利。”

  兽人先知说:“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

  “按照你的意思去做,迪隆。”

  “你带回来的那个女精灵怎么办?为什么你还要派人专门照顾她的起居,把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衣服提供给她?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迪隆。”

  “精灵可是我们的敌人啊。我原本以为,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能有一样的意见。”

  迪隆摇了摇头。“她是我请回来的客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那好。”兽人先知眯起眼睛,怒火一闪而过,他转过身去,慢慢地走出营帐。

  “迪隆,你是酋长,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吧。”

  ……

  傍晚的时候,迪隆穿过半个杂乱的聚居地。

  当他来到寄生虫聚集区域的时候,这里如同人间地狱,每一个活着的猪人眼中都带着死气。

  这会让你觉得,自己走进来的不是一个活人的世界,而是地府幽冥的枉死之城。

  街道上被随意摆放着尸体。

  猪人杂乱的建筑之中,有一些眼睛会从黑乎乎的屋里看向你。

  当他们看到迪隆的时候,又会把手伸出飘窗。“救命~救命~”

  “酋长救救我吧~救救我们的孩子~”

  一个半大的猪人孩子,若行尸走肉地走在街道上,他瘦得如同皮包骨头,非常地恐怖。

  兽人把这些被寄生虫寄生的猪人,全都关在这个区域,让他们在这里等死。

  哪怕迪隆在内心之中从未放弃过这些猪人,可是他到底习惯在战场之中杀死对手,而当他进入这片满是死亡与丑陋的聚集地,还是有点……胆战心惊。

  他自问若是自己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这里,那是何等地屈辱。

  迪隆很快便找到了自己俘虏回来的精灵【玛尔琳妮】。

  【玛尔琳妮】正蹲坐在地上,为一个瘦弱的老猪人涂抹药膏,她身后的猪人士兵全都带着一些麻布遮掩口鼻,可【玛尔琳妮】却根本没有这么做。

  她青草色的倩发落在额头前,汗水打湿了她的发丝,美丽的五官仿佛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玛尔琳妮神情专注地处理这个猪人,就连迪隆站在她身后,都没有发现。

  “为什么不戴上防护措施?”

  迪隆忍不住问。“你是我们唯一一名医师,你要是被寄生虫寄生,父神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玛尔琳妮这才注意到他,“野兽,你倒是还挺有爱心的。”

  “可是你们知道这些寄生虫的源头是什么吗?”

  迪隆摇摇头。

  玛尔琳妮叹息道:“你们毁了精灵给你们的一切。本来猪人城市有良好的下水道排污系统,可是当你们自己统治自己的时候,只用了几年便成功去文明化,让你们自己活在一堆排泄物之中。”

  “这些排泄物会滋养某种微小的生命。”

  “正是这些微小的生命寄生在你们身上,你们才会患病。不过,就目前来看,兽人的体质超乎意料地好,竟然没有一个感染上这些微小的生命。”

  “唉,伯利克里老师猜测你们兽人也是父神的造物,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了,否则你们为什么能喝下几缸的酒水以及彻夜胡闹,也不会被任何寄生虫寄生。这么强大的体质,几乎让这些微小的生命感到害怕。”

  “但是你最好还是避开寄生虫集中的地方,你毕竟不是真的能免疫寄生虫。”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沟通这些微小的生命,说服它们,放弃寄生在猪人的身上。”

  “虽然之前伯利克里老师,有提到过类似的设想,但是没有细节,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去摸索。”

  玛尔琳妮一边处理患者,一边淡淡地道:“另外一点,精灵永远都不会被寄生虫寄生。”

  迪隆呆呆地点了点头。

  “哦哦,那我还真的是羡慕你们。”

  他坐在玛尔琳妮的身后,看着她处理病人。

  不知道为什么,迪隆突然喜欢上,看着玛尔琳妮为猪人细心地治疗。

  也许是她美丽?

  不不不,这倒是还是其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看着玛尔琳妮,他觉得自己非常放松。

  等到太阳彻底落下去,迪隆见玛尔琳妮还在照料猪人,他忍不住说:“明天再处理也来得及吧,玛尔琳妮,你应该休息了。我是不太懂你们德鲁伊,但是我们战士只有经过良好的休息,才能发挥他的战斗力。”

  玛尔琳妮背对着他摇了摇头,她带着同情和伤心努力安慰这些小猪人。

  “我并不需要休息,野兽。”

  她是真的关心这心猪人。

  迪隆沉默了,他看着玛尔琳妮,想起来了当初兽人先知曾劝说自己放弃这些猪人的话语。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看着这样子的玛尔琳妮。

  只因为玛尔琳妮,与自己一样,非常地重视这些被寄生的猪人,并没有放弃了他们,不把他们当人看了。

  甚至,玛尔琳妮比自己更用心。

  迪隆自问倘若自己真的无法帮助被寄生的猪人,那他最后只好是放弃,可玛尔琳妮那散发着光的眼睛里,注入的是执着与奉献。

  很难想像,这样子的女人,会去放弃这些猪人。

  时间渐渐地过去,迪隆也因为实在太晚了,他只能选择离开寄生虫集中区域。

  回去的路上,玛尔琳妮的倩影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迪隆的心头,迪隆想起来自己的亲生父母曾经在一起生活,想起来玛维母亲告诉过自己,当两个人真心相爱,即可在一起。

  接着,他摇了摇脑袋,内心赫然油生出一股子自卑。

  站在自己的营帐前,迪隆看向自己硕大的手掌。“人家只是把你当成了野兽,迪隆,她永远也不会喜欢一个五大三粗的兽人。”

  “快快把你的心思放到下一场战争中去。”

  这头兽人巨大的背影,显得孤独而自卑。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兽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对迪隆说:“着火了,着火了!酋长。”

  迪隆摆脱忧愁,转过身体,一把抓住他。“什么着火了?”

  “粮……粮草。”兽人士兵颤抖着说:“您抢回来的粮食着火了,是一名猪人奸细放火烧的,他的父亲曾经是猪人监工,我们早该查出来,该死,我们根本就没有审查看守粮食的猪人的身份背景。”

  他话还没有说完,迪隆就已经如同一辆战车奔袭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