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峡谷操作怪 > 第149章 只有五人是推不掉塔的
  比赛中,baybay的螳螂果断抓掉大舅子的小黄毛后,却在we的下一塔后方徘徊起来。

  其实这波,rng的兵线还没有进塔,主要是大舅子的小黄毛被uzi的女警和小明的卡尔玛消耗得太残了。

  baybay这才操作着螳螂重拳出击,硬顶着防御塔的伤害,强行击杀了交出治疗和奥术跃迁的小黄毛。

  只是这波越塔之后,baybay的螳螂也没剩多少血。

  baybay也意识到we有人支援过来,自己有危险了。

  但他不清楚we的人会从哪个方向包来,一时间有些犯难。

  该原路返回绕路撤退?还是等uzi和小明推线进塔,直接从塔下撤退?

  baybay的螳螂徘徊之际,康帝的盲僧和二舅子的娜美直接从下路线上赶来。

  而uzi的女警和小明的卡尔玛刚清掉敌方小兵,己方兵线正在进塔,走路需要时间。

  baybay终于意识到,绕路撤退是正确选项,但为时已晚。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康帝的盲僧直接摸眼过来,拍出一记天音波,准确命中baybay的螳螂。

  紧随在盲僧身后的,是娜美召唤的一阵怒涛,滚滚而来,声势浩大。

  其实娜美的碧水之牢和怒涛之啸不止能作用于敌人,还能作用于队友和自己。

  当然不是击飞,而是触发被动踏浪前行,提供移速加成,其中的怒涛之啸,还能触发双倍移速加成。

  所以,康帝的盲僧一脚回音击踢死baybay的螳螂后,就和追在身后的娜美,一起加速向前冲去。

  两人这一冲,就把没蓝的女警和没血的卡尔玛,逼得战略性撤退。

  uzi的女警最多再点四枪就要莫得了的下路一塔,算是被we野辅两人给保住了。

  与此同时,解说席上,长毛和记得已经得知上波是ob视角bug,顺带提了一嘴后,分析起局势。

  “总之,baybay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帮uzi和小明建立优势。”

  “baybay这把打得蛮机灵,上波直接闪现帮中路拿优势,这波牺牲自己帮下路拿优势,这就是很正确的姿势。”

  长毛微笑着调侃,憋回了“姿势”前的“躺赢”两字。

  “那这样的话,十分钟前的节奏,是rng这边把握得更好。”

  “不过,康帝这边反手开龙。”

  “第一条是水龙,虽说水龙作用最大的对线期马上结束,但we本身的阵容,其实也非常契合水龙。”

  “这样来看,baybay在这个时间点死一次,把水龙拱手相让,其实是有点亏的。”

  舞台上,we这边。

  康帝和二舅子游走在键盘之上的左手,几乎在同一时刻放缓律动。

  毕竟水龙已经打完,暂时不用频繁地释放技能。

  “推中,都来,都来!”康帝和二舅子异口同声,语气里透露着急切。

  两人毕竟分别是野辅,前者没有对线压力,后者没有补刀压力,自然有更多的精力放在整体局势上。

  上路那边,双方互相清了兵线,下波兵线还有得等,正处在空档期。

  中路那边,林左的岩雀把兮夜的辛德拉打回家后,自己也回家了。

  先一步回家的辛德拉,此时赶回了线上。

  下路那边,情况和中路差不多,被迫回家的大舅子也赶回线上,还把兵线反推了回去。

  可以说,we中下两路目前都是劣势。

  不过,经济领先要转化为装备领先才能算优势,深谙此理的rng中下三人,自然要回家补给装备。

  而rng在这一小段时间的防守空缺,被康帝和二舅子发现,这才有了报团拿中一塔的决策。

  中一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第一把比赛,rng十六分钟拿下中一塔,就压得we喘不过气。

  而这波决策如果成功,那we能在十一分钟就拿下rng的中一塔,作用之大可想而知。

  不得不说,红米教练加入之后,we这支队伍确实强得离谱,决策也越来越灵性了。

  比赛中,执行力很强的we五人,只用了十来秒就在中路汇合。

  此时,baybay的螳螂和小明的卡尔玛刚走到小龙坑后的草丛,uzi的女警要处理下路的进塔兵线,没法脱身。

  而林左的岩雀停在六鸟坑里,莱特米的泰坦刚回到泉水。

  rng的中一塔,危险了。

  “守住,守住,我们马上到!”小明在队内语音里喊道。

  这波,莱特米就不能不tp了,他在第一时间就把tp给到中路一塔上。

  林左也没有放塔的想法,也在第一时间按下r键。

  只见rng的半血中一塔上,亮起一道传送光柱。

  同一时间,一条土黄色墙幔从侧翼翻滚着直冲而出,林左的岩雀踩在墙幔上,如冲浪般随之冲出。

  冲到一塔之后,林左的岩雀干脆利落地跳下,而土黄色墙幔继续冲去,斜插入上边河道。

  墙幔到底插到了河道什么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横在rng中一塔前的这一段墙幔,把we四人冲到了塔外。

  唯一的漏网之鱼——康帝的盲僧,也自觉摸眼去到墙的那边。

  不过对we而言,五人都被堵在墙外不算问题,毕竟过墙手段还是有很多的。

  最致命的是,墙外面的小兵进不了塔,墙里面的小兵被林左的岩雀清掉了。

  we五人就算能过墙,也不太可能强拆掉rng的中一塔。

  如果他们贸然用关键技能过墙,等rng的上单tp落地,野辅两人从野区赶来,那rng中上野辅四人直接关门打狗了。

  没办法,来势汹汹的we五人,不得不放弃中路推进,战略性撤退后,就各自回线了。

  眼见一波激烈冲突被扼杀在摇篮之中,现场观众以及直播间的水友都意兴阑珊。

  解说席上的长毛和记得倒是兴致不减,依旧认真分析着局面。

  “we这波其实非常有想法,就是想抓住rng的防守空当,报团推掉rng的中一塔。”

  “如果真让we打出效果,那就能化被动为主动,一波打回节奏。”

  “可惜zuo这边拿的是个岩雀,过来就直接封路,we根本没机会推塔。”

  “我觉得zuo这手岩雀肯定有好好练过,熟练度确实非常高,尤其是这手大招,用得真的太好了。”

  “没错,第一波大招封路拿兮夜的一血,这波又大招封路打断we的推进节奏,zuo对封路的见解着实很深。”

  “那下路这边,uzi也是趁着we的下路双人组去到中路支援,直接单人拿到一血塔。”

  “那这波we主动发起攻势,反而是rng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