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零六章 相逢说牵挂
  一千多人的兵马在大地上荡起烟尘滚滚。

  虽然只有一千多人,阵型也拉成了牵线,前后有奔驰的斥候,行进的马匹都十人一队,各队甲长身上绑缚大旗,振武军三字呼呼啦的飘扬如千军万马。

  放眼望四周阔野,可以看到一些村落,但并不见人烟。

  有犀利诡异的破空声从前方密林中传来,一个疾行的斥候抬手挥动,挡住了一只射来的箭。

  随着箭落密林中有几个兵马跳出来喝道:“来者何人!”

  不待回答,又发出高呼,做出慌乱状。

  “啊,是振武军!”

  “啊,那是徐大将的军旗!”

  “振武军凶猛,我们快退。”

  “徐大将凶猛,我们逃命也!”

  行进中的徐悦呸了声,笑骂:“这些兔崽子!”

  徐悦的兵马与这些戒守伏兵混合在一起,这种乱世征战后相见,比日常的重逢更多几分欢喜,也难免几分心酸,总有熟悉的面孔再也不见了。

  不过现在不是叙旧和感伤的时候。

  “都将在前方。”这边戒守的兵马伸手指着。

  前方的一座雄壮的堡寨,远处看堡寨完好,近前散乱着兵器血迹,堡墙上也遍布伤痕,已经清理过的战场依旧能看出战斗的激烈。

  “令询善战,这边安排了七千兵马驻守。”老胡大声道,他的脸上有一道新鲜的伤痕,伤痕展示着他的傲气,“朔方兵是厉害,那又怎么样,还是我们振武军最厉害。”

  徐悦拍拍他:“不用跟我说,我知道。”

  老胡呸了声,斜眼看站在一旁的姜名,他当然是说给外人听的。

  姜名审视四周点头赞同:“这边易守难攻,都将厉害。”

  如果不加前一句,听起来更顺耳,加了前一句就好像更厉害的人在点评,老胡撇嘴。

  “快去见都将。”徐悦瞪了老胡一眼,“夫人和少夫人惦记都将呢。”

  .....

  .....

  “都将瘦了。”

  姜名看着坐在室内的武鸦儿感叹,将背上的包袱解下来。

  “如果这边有画师,我可不敢带都将的画像回去了。”

  武鸦儿笑了笑:“只是瘦了也是好事。”

  总比受伤好。

  姜名开始将包袱里的东西摆出来:“这是新做的夏装,这个估计穿不上了,还有冬装。”

  衣物是正常夫妻母子家人会送的东西,又拿出一些吃喝用的补药伤药,这个是武少夫人表达交易的诚意和善意,再然后就是一封信一张卷轴。

  “少夫人的信,还有少夫人回光州府给夫人的画像。”姜名说道,笑呵呵,“都将看看夫人胖了些呢。”

  武鸦儿伸手接过:“少夫人辛苦了。”

  姜名叹气:“可惜昭王还是....”

  武鸦儿道:“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怪贼子猖狂。”

  亲兄弟明算账,姜名俯身道谢:“这次多谢都将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武鸦儿道:“你们奔波一路先去休息。”喊了人进来安排。

  被喊进来的是熟人军汉王力,他解了背上的令旗放下刀拉着姜名就走:“快讲讲跟范阳军打的怎么样?你再来试试这里的丰安军,看看谁更厉害。”

  二人说说笑笑亲亲热热离开了。

  姜名离开,屋子里就变得轻松随意,徐悦在椅子上坐下拎起水壶灌了一大口,老胡催他快讲去沂州的事。

  先前姜名并没有说这些,这些还是让他们自己人来说合适,室内响起徐悦的讲述,怎么被分兵怎么发现受骗,武少夫人行兵的习惯细节,一路上各地兵马所见,白袍兵其事,昭王舍身护城,以及宣武道颍陈韩旭等等事,讲的精彩听的入迷,让诸人知道了京城之外的天地变成什么样。

  不过,老胡咂咂嘴:“我就知道,这骗出去的兵是回不来了,你看老周就变成她的了。”

  徐悦纠正:“是让老周守沂州城,都是我们的兵马,没有她的人。”

  “那就是说沂州城是我们的了?”

  “这是不是她送的谢礼?”

  “沂州城听起来很富足,不错啊。”

  屋子里其他人纷纷说笑分析。

  老胡很清醒,提醒他们:“你们傻啊,那女人可不傻,沂州离她近,她用着方便。”

  屋子里诸人说笑议论,武鸦儿一面听着一面打开信,信还是薄薄一封,和姜名的话一样简单,报了一声平安说了一声道谢以及对周献的安排,其他的便都省略了,但比上一封的字要多一些,

  他看了眼腰间,腰带上缝了一个暗袋,里面装着珍藏不离身的东西,东西并不多,原先只有一只荷包,这是娘小时候给他做的,现在多了一封信。

  在京城目睹罗贵妃死,他忍不住想和娘说说话,但只能写给这位武少夫人,本是一时情绪激荡,写的也没头没尾,过后他就扔开不想了,没想到离开京城没多久就收到了武少夫人的回信。

  他写了一句话,她便也只回了一句话“夫君,世道艰难天道无情,同为柔弱的女子,我和母亲当相依互慰平生。”

  她或许是以为他在质问她吧,所以很干脆的回了一句话,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母亲,因为都是弱女子。

  天道和男人们都无情,如果女子都不护着女子,女子们在这世间还有什么活路。

  武鸦儿的嘴角抿了抿微微笑意,她可不能算是什么弱女子。

  “乌鸦你笑什么。”老胡喊道,“那卷轴是婶子的画像吗?”

  武鸦儿将卷轴打开,这次不是夸张的等人大小的画卷,不大不小的画轴上一座城门前挤满了人,人群涌涌围着三个女子。

  “这是婶子!”老胡凑过来第一眼认出喊道。

  “这城门上写着光州府。”有人发出古怪的笑声,指着右下角快要出画面的一处,这里站着很多兵马,“这个是老徐吧?”

  大家都围过来看看画又看徐悦。

  徐悦觉得羞耻又好玩,作为画中人给大家解说指点:“这是我们送别了韩旭,离开颍陈回到光州府的场面,知府官员们还有民众们都来迎接了,婶子也亲自来了.....”

  武鸦儿看着画面的妇人,虽然小,但生动传神,发丝里的几根白发也勾勒呈现,她双眼蒙着一条轻柔的白纱,耳朵上带着豆大的珍珠,穿着素白锦缎裙衫,比起前几次送来的画像,身形是丰腴了几分.....

  武鸦儿的眼莫名酸涩,将视线转到母亲身前,那女子黑色的罩衫黑色的面纱,与母亲的柔白形成鲜明的对比,但那互握的双臂,柔软相贴的身躯,脚下半跪仰面笑的丫鬟,画面又是无比的融合。

  武鸦儿看着这个看不到真实面容的女子,他相信她那封信上一句话给出的承诺,相信她就算杀了他,也会让他的母亲颐养天年。

  与她来说,他活着,妇人是武夫人,他死了,妇人就是一个弱女子。

  她是无情的修罗,也是怜悯的菩萨。

  她到底是什么人?她多大年纪?她为什么遮面罩身?她是天生丑面还是有伤毁坏了容颜?

  这个女子,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