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零四章 麟州见城不见人
  武少夫人急行军去沂州,武鸦儿急行军去麟州,夫妻之间的家信少了很多。

  到目前武少夫人这边只收到了两封简短的信。

  一封是路途中报平安,说很顺利,安康山以及其子和其他随从的叛军主要在东北东南,西北这边相对来说安稳。

  第二封则是到达麟州,麟州被叛军围攻。

  夜晚的麟州城火光通明,夏日的风卷着哭声喊声四处飞舞,没有半点城池的繁盛,在荒野里看去恍若鬼城。

  走在荒野里脚下咯咯吱吱,有碎石有树枝还有骨头.....

  崔征低头看去,火把照耀一根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也或者是人骨....

  崔征的鞋子已经磨破了,骨头戳在脚上刺痛,不知道是水泡还是未结疤的伤口被戳破了。

  这样的疼痛太多了已经麻木了,不像当初走出京城,马车坏了,马病了死了,前方大军不等人,他们不得不步行追赶,穿着厚厚官靴常走在光洁平整石板路上的脚,很快就磨破了,一个个痛的无法入睡,寸步难行。

  但是没办法啊,兵马不等人,他们要么咬牙跟上,要么就原地留下。

  从京城跟出来的泱泱民众一路上就是这样不断的散去,行路太苦了,跋山涉水吃喝不定,不少人要么病倒下不能跟随,要么主动放弃了跟随,纵然面临流落他乡孤苦无依以及叛军贼匪肆虐威胁。

  平民百姓权贵富豪甚至宫女太监都不断的减少,朝廷的官吏也渐渐的跟人数对不上,但崔征从没停下,谁都可以逃,他不能也绝不会。

  他的脚迈过骨头落在地上,抬起头看向前方,火把照耀他枯瘦发黄的脸,干裂的嘴唇抖了抖:“真的没有吗?”

  一个官员站到他面前,也是憔悴的面容,眼神惊慌:“兵马把城里都搜遍了,没有鲁王殿下的踪迹。”

  崔征的嘴抖了抖要说什么没有说出来。

  一路上的艰辛是行路的苦,倒是没有什么叛军,但半个月前接到了麟州被围困。

  武鸦儿率兵马经过急行军然后打了三天三夜终于击溃了叛军,进入城中却找不到鲁王。

  鲁王是像昭王那样遇难了吗?

  想到这个结果,崔征只觉得脚下的地面不再坚硬如刀,而是软绵绵如云,深一脚浅一脚虚浮。

  身后的官员们说着得来的乱七八糟的消息。

  “......安康山叛乱刚开始的时候,鲁王殿下就准备好迎战了。”

  “....兵马粮草都囤积,还要亲自带着兵去京城护卫陛下,被麟州的官员们劝住了。”

  “.....叛乱之后,除了调集麟州各地的兵马来守卫,王府里也天天练兵....”

  “.....麟州各地民众惶惶不安都投奔过来,王爷带着王妃亲自为流民施粥。”

  “.....所以当安康山大将崔佑率兵穿过河东突袭麟州的时候,麟州军民早有准备迎战。”

  “.....麟州军民众多,齐心协力惨烈守城有一个月,几次攻进城内,最终军民硬是又将其赶出城,如此才坚持到现在。”

  “....要不然我们此时看到麟州城就不是这样了。”

  伴着说话,崔征一行人终于走到了麟州城前,火光明亮中呈现的城池让说话声瞬时停下来。

  原本的麟州城也不是这样的.....

  残破的城池到处都在燃烧,到处都是哭喊声,城门外壕沟里填满了尸首,上面的尸首还在流血,最下边的尸首已经腐烂白骨。

  城门里火光腾腾,哭声阵阵,但却看不到多少活人。

  一个月前麟州城聚集了十几万的军民,几乎一多半都葬送填在这座城池里。

  崔征等人看着这一幕有震惊到窒息,也有忍不住血腥气和地狱般的场面呕吐不止。

  虽然知道战乱四起,虽然从京城到麟州一路辛苦,但见到真正攻城与守城死战的结果是第一次。

  难以想象,但大家还是忍不住想象,如果没有离开京城,京城与安康山十几万大军对战后,是不是也是这种场面。

  崔征眼有些模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了进去,火光下被血染红的城池奔驰的都是兵马,在搜寻生者,在扑灭大火,更多的则是聚集到王府这边。

  王府的护卫兵马以及太监们去守城基本上也死光了,只余下女眷和鲁王的子女们,因为不知道也不相信冲进来的兵马,都躲在一间大殿里。

  被兵马们揪出来依旧不敢相信,瑟瑟的挤在一起,崔征率着官员上前表明身份。

  “王爷到底哪里去了?”崔征询问,“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

  四十多岁的王妃苍老的像八十岁,被四个宫女搀扶站不起来:“王爷自从听到陛下驾崩就一直在殿内为大夏祈福,说是要虔诚七七四十九天才可以,我们不敢打扰。”

  直到击溃叛军冲进城来的振武军没有什么不敢打扰的,撞开了殿门才发现殿内空无一人。

  “或许已经被叛军抓走了。”王妃哭道撑不住要晕过去。

  叛军冲进过城里一次,满城的军民用血肉之躯硬是把他们赶了出去。

  崔征还要在问,身后脚步重重杂乱,伴着武鸦儿的声音:“不用找了,王爷已经跑了。”

  崔征身子僵硬陡然大怒转身:“武都将,你这话什么意思?”又从牙缝里挤出愤怒的解释,“没有查清楚前,慎言。”

  武鸦儿道:“查清楚了,殿内有个密道,直通城外,我适才已经进出过了,洞口的痕迹是一个月前留下的。”

  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叛军打来的时候,全城军民守城反击的时候,号称会护佑众人的鲁王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崔征浑身发抖,王妃也眼不断的翻白连声:“天啊天啊,休得胡言啊。”

  “武都将,你知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吗?”崔征站到武鸦儿面前咬牙道。

  武鸦儿对他的话似乎有些不解:“不是该问鲁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吗?”

  鲁王殿下什么意思,崔征不敢也不想去想,他记不清鲁王了,也没什么太多印象,陛下风流倜傥,生的孩子不管资质如何,相貌都是金童玉女,只是鲁王这个金童天生斜眼,虽然不太严重,但他自己很在乎,所以在人前总是垂目,看人也只是悄悄的打量,总有几分鬼鬼祟祟.....

  崔征深吸一口气压下翻腾的气息:“总之,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武都将不要妄自下论证。”

  但论证来的很快,天光放亮的时候,一队斥候将一个穿着民众衣衫的瘦小男人拎过来。

  “他说是鲁王殿下的亲兵,在麟州城外窥探。”

  崔征不认得鲁王的人,让王妃来辨认,王妃一眼就认出了喊了声阿黄。

  鲁王爱养狗,这个阿黄是专门给鲁王遛狗的亲卫。

  “天啊,我以为你战死了。”王妃喊道,“你当初不是第一批自告奋勇出城迎敌的。”

  一出去便没有再回来,叛军拖着被杀死的尸首在城外跑了几圈,还以为他也在其中。

  崔征对死而复生不感兴趣,直问这遛狗兵:“你可知道王爷在何处?”

  阿黄噗通跪下扑倒地上大哭:“快去救王爷,王爷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