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七十九章 小将敢杀人
  “望郡不错,山清水秀。”

  驼铃的河水旁,一个将官在一众亲兵的拥簇下遥望说道,面容精神,但双眼还是难掩倦意。

  身后河滩上柳树林前嘈杂,马匹打喷嚏,兵士们在地上踱步,甲衣和兵器相撞,互相说笑。

  “望郡有七千兵马。”一个斥候对将官介绍,“郡守王高阳仁善,领帅黄江谨慎。”

  将官笑了:“仁善和谨慎都是好品质,我们这么远来了,可以吃一顿大餐。”

  身边的亲兵们也都捧腹大笑。

  “先攻城闹一闹,让他们气血活络。”

  “再只围城不攻,让他们皮紧肉实。”

  “这叫小火慢炖,吃起来才美味。”

  “用不用先派些人去跑一圈给他们打个招呼?”

  “不用打招呼他们也知道我们来了。”

  他们轻松的议论,然后请示。

  “我们这就扎营先歇息,养足精神。”

  谨慎和谨慎是不一样的,望郡领帅的谨慎是懦弱,他的谨慎就是机警,将官看了眼四周:“望郡的兵马都查清楚了吗?城外有驻守多少?”

  一个亲兵笑道:“城外散兵不足为惧,他们守着在小阵堡,就算接到命令也不轻易出来援助,更不用说没有命令的时候,缩起来乐得装不知道我们来了。”

  斥候赞同了他的说法。

  这一路上走来遇到的多数都是这样的,将官点点头,抬手示意安营,身后嘈杂更甚,兵士们开始卸甲,疲惫的马匹也被解下负重。

  将官抬起手臂活动下,身边的亲兵开始给他卸甲,斥候忽的想到什么。

  “不过。”他说道,“前一段有不少探路的兄弟们被杀,有幸存者说是遇到一队散兵,他们穿着打扮奇怪.....”

  “什么奇怪的打扮?”将官问,转过身来,话猛地停下。

  他带着血丝的双眼猛地眯起,视线里出现一片白色的身影,其中有一身影高大似乎从地上陡然冒出来,白袍握着弓弩。

  噗的一声。

  站在他身前说话的斥候瞪圆眼喷出一片血,余下的话变成嗝嗝几声,砰的跪倒在地,然后一头栽倒。

  “大人小心!”

  “有敌袭!”

  亲兵们瞬时将将官围拢向后退去,刚卸下甲衣的兵士们急忙的穿上,或者顾不得穿就拿起了兵器,吃着草料的马匹嘶鸣着被拉拽......

  嗖嗖嗖的箭雨从前方扑过来,嘈杂的营地响起惨叫,措手不及的兵士翻到一片。

  鲜血和箭头让这边的营地又响起了怒吼,暂时的措手不及后盾甲被举起来,箭雨的攻击在这时结束了,但厮杀刚刚开始。

  箭雨之后,身穿白袍轻甲的兵士们举着盾甲兵器大叫着冲来。

  将官被掩护向林中退去,视线里清晰的看到为首的一个年轻白袍小将一杆长枪向前又向后,眨眼两个兵就被刺穿了喉咙倒地。

  将官认出这就是最先一箭射穿斥候的那个,他也明白了斥候说的意思,大夏的兵服没有白色的,这些人明显是大夏官兵,但却穿着白袍。

  这不是游园赴宴,也不是赏花看景,在明媚的春日里,在一刀一枪一撞之后,显眼的白袍溅满了血迹十分的刺目诡异。

  白袍随着刀枪翻滚,跃入逐渐苏醒沸腾的范阳军中。

  从未遭遇过突袭的范阳军发出愤怒的吼叫,一个连甲衣都没有穿的范阳壮军汉,将手里的铁锤砸向正面扑来的白袍兵,瘦小的兵顿时被砸烂了半个头。

  凶悍的反击变成了攻击,沉重的铁锤长刀在**上发出骇人的声响,每一次落下都有惨叫相伴,血肉横飞,安静的河水被脚步跌倒的人体溅起水花,水花在日光下鲜红。

  白色的衣袍兵们在两千多人的兵马中仿佛被绞碎的肉。

  退后旁观的将官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但下一刻又浮现惊疑。

  如此凶悍的厮杀,以往旁观的大夏兵马都会立刻逃开,但此时此刻身在其中的白袍兵却似乎看不到。

  不仅看不到,还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疼痛。

  一个长刀范阳兵嘶吼着砍断白袍兵的长枪,刀紧接着落在白袍兵的脖子上鲜血泉涌,但那白袍兵却伸手抓住了长刀,歪掉的脖子涌涌冒血,痛呼都发不出声音,只一双眼狠狠的瞪着范阳兵。

  范阳兵用力的要抽回长刀,那半死的白袍兵却始终不松手,就这一个空隙,身旁三个白袍兵的长枪将这个范阳兵挑起。

  雄壮的范阳兵在长枪上恍若一条鱼扑腾几下,被甩下来砸到了两个范阳兵,这凶残让围在白袍兵身边的人群退开。

  这种对战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任何一个,将官肉眼可见阵容在被撕裂,他骂了一声,握住了自己的长刀,就在这时身后的树林中传来了马蹄声,他惊然回头,浓绿的林中白袍如云.....

  “大人,他们还有援兵!”亲兵们发出惊呼。

  那林中枝叶遮挡有被马蹄荡起尘烟,白袍不知几许。

  “我们,退吧。”亲兵喊道。

  退字一出口,就近的范阳兵们顿时一阵气泄,瞬时又被扑杀一片。

  将官色变:“不能退!他们没有那么多人!这是假像!”

  他将手中长刀一挥要跃入阵中,但阵中被撕裂的口子有一道白色身影飞掠而来。

  呛的一声响,长枪与长刀撞在一起,将官后退一步,长枪一点支撑翻跃的白袍落地,年轻的俊美的面容闯入将官的视线。

  先前只是看到他俊拔的身形,现在看清脸了,这张脸和白袍相搭突然没有什么诡异,也不觉得奇怪,这样的年轻公子就应该穿这样的衣衫.....

  将官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旋即双眼一眯吼道:“你是谁!”

  “某,项南。”项南道,腰身一转,长枪如蛇而来。

  项南是谁没听过,将官不再询问,挥刀迎战,兵器相撞,火光四溅。

  锵锵锵的兵器击打,长枪长刀交战四五,两人的身影交汇分开,长枪被弹开,项南身形立刻随枪向后退去,将官长刀紧随其后,怒吼一声一刀劈下,险险的擦过项南的发顶。

  束扎头发的黑带木簪断裂,长发飞舞。

  将官长刀半空收住只待一转横劈,就能将这个年轻人腰斩,但就在他嘴角勾起狞笑的时候,飞舞的长发中寒光一闪,长枪到了眼前。

  怎么?将官的双眼瞬时瞪圆....噗嗤一声,长枪穿透了他的咽喉。

  将官长刀瞬时无力落地,穿透咽喉的长枪支撑让他身子前倾,视线也落下来,前方的白袍小将单膝跪地,身不回头不转,只双手握抢向后。

  飞舞的长发垂落,如瀑布披在年轻人的背上,将官的双眼也垂落合上,头一点不动了。

  跟上来的亲兵发出惊怒的嚎叫,待要扑上,身后林中的兵马已经逼近,扬起的马蹄踏翻他们,居高临下的长刀斩断头颅。

  项南收回长枪,站起来转过身,看着眼前,现在换做白袍兵绞杀范阳兵。

  ......

  ......

  河水恢复了平静,水越过其中的尸体,欢快的冲刷着血迹,只是冲不散苍蝇嗡嗡一片,血腥气令人作呕,。

  郡守王高阳没有吐出来,战乱数月这种场景他也看到过了,但此时此刻还是满脸震惊,因为以前看到的都是自己人被杀,从未见过死伤如此众多的叛军。

  他抬起头,看着河水边正在专注用河水洗长枪的白袍小将。

  “您,您是?”他问道。

  项南回过头:“太原府,项南。”

  探看脚下被杀的范阳兵将官的领帅黄江,听到这句话抬起头要补充一句什么,但看到那白袍小将满身的血迹,以及这满地的尸首.....

  问的是是谁做到了这些,是谁英勇杀敌,他是谁?

  黄江动了动嘴唇,点点头:“对,大人,我给你说过,他叫项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