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十章 其人何事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不是什么难猜的事,安康山的心思在北边已经不是秘密。

    武鸦儿道:“当然是想干跟在平卢干的事。”

    “范阳平卢天高皇帝远,这淮南可是中原腹地,过了宣武就是京城啊。”一个男人皱眉。

    和武鸦儿一起挨打趴在另一边的男人嗤声:“所以才搞出什么山贼的把戏,这样看来,其他地方的山贼作乱也是安德忠的手笔。”

    “整个淮南已经都是他的天下了吗?竟然毫无察觉。”

    几人低声议论,议论出一个疑问,这父子两个想干什么?

    “想,谋逆吧。”武鸦儿道。

    营帐里安静一刻。

    “这贼子一直狼子野心,终于要做出这种事了。”老韩抱臂冷笑。

    没有人反驳武鸦儿的论断,除了对武鸦儿的信任,还有长期近邻对安康山所作所为的熟知。

    “现在淮南被安德忠掌控多少,除了淮南还有什么地方,我们都不清楚。”武鸦儿回到先前的话题,“所以杀进去见到娘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活着离开。”

    他看向面前的几人。

    “我们千里迢迢来这里,不是为了死。”

    他们带了兵马,一个窦县,两三个窦县都不成问题,但一路上太远了,又是在中原腹地,真打杀起来必然引起大震。

    “安康山父子敢这么做必然有周全的准备,安德忠是当地节度使,我们远道私自潜藏而来,朝廷不会信我们。”武鸦儿道。

    到时候被朝廷认定谋反的就是他们了。

    男人们点头,面色沉沉思索。

    “不过现在也还好。”武鸦儿又笑了笑,“安德忠好像需要我。”

    是啊,现在的窦县外人看起来跟安德忠安康山没有半点关系,名声响亮的是他武鸦儿。

    不知道这是怎么机缘巧合,或许是娘和雀儿被假山贼抓住后说出了身份,安德忠觉得这是一个更好的借口。

    “总之现在振武军的名号已经打出去,在窦县不会轻易消除,娘也是安全的。”

    武鸦儿想着听到娘说的那句话,短短的两个字,声音柔静情绪安宁,就像在家一样。

    虽然娘已经活在自己的天地,外界的悲喜艰难都不会影响她,但他还是坚信娘是真的没有受刁难。

    除了安德忠利用的需要,更多的是那个婢女的声音,听到那一句话就好像已经吃到了甜甜的烤栗子。

    这么一件小事都满含愉悦,可见是日子过得真的是愉悦。

    “那,那个武少夫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老韩问。

    这个武少夫人他们见过两次了,全身上下都裹住不见天日,没有人看到她的相貌。

    娘不见面听声音也能认出来,这个见过两次听过声音的媳妇却无法辨别,因为武鸦儿没有见过这个媳妇。

    “我离开家以后,万婶得了病一个人撑不过来所以买了一个丫头。”武鸦儿讲述有关雀儿的寥寥信息,“爹娘都死了,本家也没人愿意养要卖掉,万婶用了五个钱买了过来,因为娘那时候害怕陌生人接近,万婶就哄她说这是我娶的媳妇送回来伺候娘。”

    这就是他知道的所有雀儿的事,甚至连她多大都模糊,十三四?十七八?

    买回雀儿后搬过几次家,雀儿所谓的乡亲也早已经不亲不认,熟悉雀儿的万婶已经病故,亲自接送的小齐他们都已经死去,这世间已经没有认识雀儿的人了。

    “大家说她被山贼劫持时受了伤,毁了绝世的好容颜。”一个男人说道。

    这是流传最广的说法,流传最广往往也是想要让大家知道的,并不一定可信。

    或者所谓的毁了容貌是为了掩盖容貌。

    “就听说和见到的做派,不像一个小村丫头啊。”老韩揉鼻头说,“我看是假的。”

    有人表示不一定:“听说和见到的做派,也可以是安德忠安排的,一个乡村小丫头,被捏在别人手里只能乖乖听从摆布。”

    一切都有可能,这可怎么办?

    “乌鸦,要我说.....”老韩说道,话没说完耳朵动了动,话在嘴里变成了嘿嘿笑,“不让吃老鼠,我们可以吃别的,我翻到过几条蛇.....”

    营帐的帘子被人掀开:“除了军营定食,吃其他的都不允许,你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老韩缩缩脖子:“要走也要天暖和了再走,光吃老鼠蛇可熬不过冬天。”

    如果是真的军营,公然说要当逃兵,是要被军法处置的,但这里不是军营,泥瓦匠队长对这种话也没有愤怒,更没有斥责:“现在你们还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武鸦儿撑起身子:“任队长我们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犯。”

    泥瓦匠板着脸看其他人:“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也想要趴着歇息吗?”

    老韩嘀咕一声小小年纪真凶,与大家做鸟兽散。

    营帐里恢复了安静,外边传来训练的号角声,呼喝声,嘈杂又热闹,武鸦儿坐起来看着随风飘动帘子似乎出神。

    “鸦儿,接下来怎么办?”趴着的男人也坐起来。

    漠北苦寒熬练多年的身子并不是真的柔弱的新兵打几杖就起不了身。

    “听到要当逃兵而不动怒,严练兵宽相待。”武鸦儿道,“安德忠的手下出乎我的意料,接下来真有些不好办。”

    民壮营里几个人不守规矩被打,窦县城里做工的人又有几个人离开,对于民众来说这都是忽略不计的小事。

    已经离开窦县一心只要回浙西的安小顺更不在意,给窦县送完贺礼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贺礼回赠这种事本就是因为窦县才有的,当然其他地方也是有人和马车去的,只不过马车是空的,人捎过去一句安小都督的道谢,然后车马就会被装满。

    安小顺快马加鞭又小心翼翼的拖着马车回到了浙西,看到摆在厅堂里炫目的红珊瑚,因为肉多身重很少起身的安德忠也站了起来,走下来围着红珊瑚看了一遍又一遍。

    安康山深受皇帝和贵妃宠爱,除了皇帝贵妃会赐予奇珍异宝,其他人也会送给他很多贵重礼物。

    这种红珊瑚在范阳并不稀奇,但那些不属安德忠。

    他突然觉得自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小顺,以后别人送我礼物,我们过后都要去道谢。”

    安小顺嘿嘿笑应声是,将窦县主簿送的点心捧上前:“大公子您尝尝这个。”

    安德忠是个不挑剔的人,大手抓起一把塞进嘴里,视线没离开红珊瑚点头:“不错。”

    精细的点心两把就抓完了,安德忠在安小顺的衣服上擦了擦手,他是喜欢珍宝,但珍宝也不会迷了他的眼:“窦县那些人到底是什么鬼?”

    老铁!还在找"大神网文"免费更新?

    百度直接搜索: "笔趣阁tv"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biqugetv.com = 笔趣阁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