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八十三章 顺从的商议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项云把事情详尽的告诉了严茂。

    项九鼎信上怎么写项云就怎么说,把信递给了严茂看。

    看到信上写李明楼在路上借着寻医问药不断的变幻路线,以及逐渐拉长会面时间,严茂就笑了。

    对于行军打仗的人来说,这是再明显不过的要甩开对方的动作。

    项云苦笑:“九鼎也是第一次出门,又被李四老爷挡着,到现在才看出问题。”

    严茂道:“大小姐真是顽皮。”

    这话没有半点责备,反而神情赞赏。

    项云道:“我接到信查问了,淮南那边是有匪乱,不过有元吉在大小姐应该没有危险。”

    严茂点头:“没有消息就是平安,如果真有危险,元吉会把消息送出来的。”继续看信,视线落在项九鼎写李奉景提议这一段。

    项云将李奉常的信递给严茂:“李家已经同意了。”

    李奉常的信给了项云,也给了李奉景,只是没有给剑南道的人,在李奉常看来剑南道的人不是李家的人,严茂并不在意,接过只是略扫了一眼,李家的决议对剑南道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想办法联系元吉。”他说道。

    他只信元吉说的话,以及听从大小姐的安排,项云并不意外点头:“李家这边我来解决。”

    他转身要走,严茂却唤住他:“李家有一点我觉得说的对,大小姐的事先不要让大公子知道。”

    项云回过头微微皱眉:“这样合适吗?”

    上一次李明楼出事,李明玉要回去寻找姐姐,项云就是第一个赞同的,在他心里这姐弟两人一样的重要,所以项九鼎李奉常在信上建议的瞒着李明玉,他根本就不理会,严茂的粗糙的脸色柔和几分。

    “这次跟上次不同,大小姐不是一个人离开的,有元吉带着很多护卫跟随。”他沉吟道,“淮南道有匪乱,这看起来是小事,但对于如今的朝廷来说,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大事,崔征和全海还有罗氏,还有东北那边的安氏,都蠢蠢欲动。”

    项云点头轻叹一口气:“安康山这次胃口太大,把一个节度使都吞了,朝廷这边还被瞒着。”

    “大公子刚接了旌节,我们剑南道在风口浪尖上。”严茂指了指桌上堆积的文案,“多少人都盯着,这个时候不能出乱子,大公子必须在剑南道稳坐。”

    项云皱眉没有说话。

    “大小姐没有说不成亲,那这门亲事就还在。”严茂道,“所以就按照李家的人意思办吧。”

    “我不是在意大小姐成亲由人代替。”项云道,“只是这是大小姐的事,她没有开口,别人不能代她做决定。”

    严茂道:“那就不成亲,只让她代替大小姐去走个过场。”笑了笑,“安抚李家人。”

    项云明白了,主要是为了打发李家人,让他们安静闭嘴自己玩自己的,与其说是欺瞒天下人,不如说是欺瞒李家人。

    涉及的是李家人,项云便再无迟疑:“好。”

    严茂笑着拍他胳膊:“那李家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其他的事我来。”

    项云微微避开:“我的胳膊还没好呢,你没轻没重。”

    严茂大笑起来,将拳头落在项云的肩头,神情关切:“胳膊的伤还是不太好?”

    “活动起来总是不一样。”项云也没有隐瞒强作无事。

    严茂想了想:“等将来让季良给你看看。”

    既然有大夫看病当然是越早越快越好,为什么说将来?听起来很是没有诚意,项云是明白的,这个季良在剑南道小有名气了,因为极其的古怪,有人说医术很好,有人则避之如蛇蝎,医术是不太稳定似乎在摸索中,所以严茂的意思就容易理解了。

    项云笑着说了声好,看了眼桌案上堆积的文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养伤不出门。”

    严茂除了负责剑南道事务,还要继续教授李明玉,并没有因为一次惊马就放弃了学习骑马。

    严茂日夜忙碌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以前有元吉在还好,现在所有事都落在他的肩头。

    “不用,现在没什么事。”严茂笑道,“等那位益州韩都督来了,我们就更轻闲。”

    项云笑了笑:“到时候收好你的脾气,这些文臣都是顺毛驴。”

    严茂哈哈笑,项云告辞离开了,走到对面的回廊下他回头看了眼,眼神闪过一丝复杂。

    不是现在没有什么事,也不是严茂想要他养伤,而是不再给他事做,将他排除在外。

    “严茂!”

    有人大步大声喊着走进来,气势汹汹跨过回廊目不斜视。

    衙门的护卫立刻阻拦,又有人一步跳出来:“休得无礼,这是大都督的叔父,看,这是大都督的印信。”

    大都督在剑南道就是天,护卫们立刻退开。

    李敏将手中的印信一甩,身姿如柳摆:“三老爷,请。”

    以前李奉耀跟李奉常一样很是讨厌这个太监一般的李敏,私下抱怨大哥为什么让这样一个人当亲随,现在看也没什么,反而觉得挺好的。

    这大概就是别人的和自己人的区别。

    这个李敏以前依仗李奉安捞个送孝敬的差事,在李家混的风生水起,李奉安不在了,他就成了丧家犬,在剑南道被排挤,连送孝敬的差事都没夺走了。

    李明玉众星捧月,轮不到李敏挤进去,李敏便来攀附他。

    李奉耀一眼看穿李敏的心思,但是,他不介意,他现在也需要人手,这么久了,而且元吉不在,剑南道的内部的铜墙铁壁也该松动了。

    剑南道的旌节在姓李的手里,剑南道姓李的只有两个,他是李明玉的长辈亲叔如父。

    李奉耀迈着阔步走上台阶,严茂站在门口相迎。

    “我有事交代你。”李奉耀沉声说道,越过严茂进了厅内。

    李敏紧随其后,对严茂重申:“天大的事哦。”

    他们进了厅内,李奉耀被让在上首,严茂在一旁站立,随着李奉耀说话而不时德点头。

    他们的声音很小,站在回廊下的项云听不到,但他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李奉耀也接到了李奉常的信,毕竟他的女儿要代替李明楼去太原府。

    李奉耀在叮嘱严茂不许告诉李明玉。

    项云收回视线要离开,然后看到终于说完的李奉耀接过李敏的茶润口,停下点头的严茂却没有闲着,从桌上拿出几本文书递到李奉耀面前,指点其上说话。

    李奉耀举着茶,认真的看和听,一旁李敏从他肩头探身看,不时在耳边低语几句,李奉耀便神情严肃的点头,摆摆手。

    严茂便收起一本文书,又翻开一本,李奉耀坐在上首,一手端茶一手翻阅,最初的拘谨不安随着严茂和李敏的顺从和恭敬渐渐散去。

    这是在请李奉耀插手剑南道事务了。

    这无可厚非,李奉耀是李明玉的长辈,他们是一家人,不像自己姓项,是外人。

    这是严茂的意思,还是元吉的意思?

    还有,如此平静的面对李明楼的再一次失踪,还接受了李家的做法,这是严茂自己的决议,还是接到了吩咐?

    项云转身走了出去,冬风掀动他的衣袍在脚边飞舞。

    老铁!还在找"大神网文"免费更新?

    百度直接搜索: "笔趣阁tv"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biqugetv.com = 笔趣阁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