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七十九章 安大公子不高兴
  男人跪倒,将头紧紧贴在光滑的地面上,不敢抬头看一眼,感受着前方传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声响。

  安德忠跟他的父亲一样,嗜好吃肉喝酒,身形也渐渐的像他父亲的肉山发展。

  “我都忘了窦县的事了。”

  安德忠的声音很好听,与他父亲的善舞不同,他擅长唱歌,当初这个节度使就是靠着与罗贵妃歌舞应和,龙心大悦拍定的。

  不过令人愉悦的声音只是奉献给皇帝,安德忠的脾气并不好,皇帝将太子的三公主许配给他,三公主让人送信嘲笑他的肥痴,安德忠没有痛哭流涕的自惭形秽去求皇帝退亲,而是让人到太子府念了一封回骂的信。

  太子大发雷霆将三公主骂了一通,给安康山说了好话,以两儿顽劣了解此事。

  公主惹了他不高兴,他都要报复,更何况自己一个蝼蚁。

  这件事绝不能是自己的罪,或许能求的一线生机,男人向前爬了两步喊大公子:“这件事是蒋庆的主意,他说要做山贼就要像山贼,所以才要四处劫掠,结果撞上了那群人,更可笑的是杜威他们,又假扮山贼要为蒋庆报仇…..”

  “为什么我的手下总是有这么蠢的人。”安德忠没有抬头,专注的用一把刀割肉,“这么蠢就该死,你怎么还没死?”

  说完他将手里的刀扔了出去,刀砍在趴在地上男人的头上,男人发出一声叫就死去了,血瞬时染红了地面。

  屋子里的人没有半点惊吓,有两人走出来将死尸拖出去了,还有一个人捡起地上的刀双手送还安德忠。

  安德忠将刀在衣服上擦了擦,继续割下一块半生不熟的肉吃了。

  “大公子,我去把那些人杀掉。”送还刀子的男人说道。

  安德忠没有下令,将刀子狠狠的戳在肉上:“我最讨乌鸦。”

  “不管他们是谁的人,山贼连知县都能杀,杀了他们又如何。”男人说道,脸上青筋跳跃,带着一条伤疤狰狞。

  “杀人不是关键。”安德忠说道,“现在最关键的是,他们知道些什么。”

  连官兵和知县都敢杀,是不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所以有底气。

  “那些人留在窦县,带着县民要剿匪,并没有说其他的,看来是不知道,光州府和窦县也都支持赞同。”另一个男人起身说道。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这件事我们刚做,除了王知杜威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最多猜测知县和杜威跟山贼勾结,其他的不一定猜到。”

  “乌鸦这种杂碎,养出一群不知好歹的鸦军,在振武军里都横行霸道,更何况来到这窦小县,县令团乱又如何,想要杀他,他们就敢反杀。”

  因为距离近,朔方平卢范阳驻军常有来往,也比较熟悉,此番几人潜来到浙西,没想到竟然又遇上了。

  要是别的兵马也好说,振武的鸦军的确让人头疼。

  安德忠用油手揉了揉鼻头,暂时抛开这个头疼的问题,换另一个思路:“也就是说窦县有山贼作乱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大家点点头:“淮南道也愿意是这样。”

  安德忠嘀咕一声:“那就这样吧,我们目的也达到了,不要惊动父亲了。”

  “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一个男人小心说道,“朝廷里崔征和全海这些日子反而相安无事了,奇怪,明明前一段还要调集兵马进京。”

  “他们不调兵马入京,大都督怎么去护驾。”另一人道。

  “所以父亲这时候心情肯定不好。”安德忠说道,“这件小事就不要麻烦他们,窦县的事不能再闹大,否则打草惊蛇。”

  最关键的是第一句,在场的男人们心里明白,但没人敢反驳,安德忠怕安康山心情不好,他们怕安德忠心情不好,地面的血还没干呢。

  “那接下来人手怎么安置?”有人问。

  安德忠道:“淮南这么大,没了窦县还有瓜县呢,更何况窦县闹了山贼,其他的地方闹山贼也没什么奇怪。”将刀插在肉上,“至于乌鸦,这笔账我过后再跟他算。”

  诸人俯首应声是。

  夜色里来往的信使也不停。

  夜色褪去,天光大亮,在没有山贼凶案的地方,也有疲惫的人马汇集。

  李奉景半个月养出的肉这几天就消下去了。

  “四老爷,没有消息。”来人们摇头说道,神情惶惶不安。

  李奉景的脸色更加不安。

  “四老爷,四老爷,有消息。”另一边有快马疾驰而来,马上的人高声喊。

  李奉景大喜,翻身下马迎过去,来人也急跳下马。

  李奉景伸手抓住他:“明楼在哪里?”

  来人仰头看他:“不,不是大小姐的消息…..”

  李奉景疲惫愤怒,抬脚踹向来人:“不是你喊什么!”

  来人猝不及防向后跌去,人未落地便又翻身而起,可见身手灵活,李奉景一个机灵回过神,才想起来这是剑南道的随从,这些随从就算是个伙夫也都有身手。

  曾经一个伙夫都不把他当老爷,而现在他竟然敢打他们了。

  他们不会打他吧?

  尤其是现在李明楼丢了,要是那个元吉在,肯定会撕了他,幸亏元吉跟着一块丢了,李奉景紧张中还微微走神,然后并没有看到这随从怒而来的拳头,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随从的神情有些古怪,李奉景敏锐的从中分辨出惶恐。

  “四老爷。”他喃喃的低下头。

  嗯…..李奉景挺直了脊背:“现在除了大小姐的消息别的都不是消息,不要大喊大叫一惊一乍。”

  随从应声是,李奉景负手看四周,视线扫来剑南道的随从们都向后退,低头缩肩垂手。

  一鼓作气打铁要趁热,李奉景沉声:“大小姐出事,你们这些随从是犯了军法,当斩。”

  便有不少随从们身形瑟瑟。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李奉景还是懂的,不再咄咄逼人,看向先前的那个随从:“你急急忙忙的什么消息?”

  随从上前一步:“有些地方山贼作乱,很厉害,我是想小姐会不会…..”

  这等坏消息李奉景想都不想:“大小姐绝不会出事!区区山贼而已。”

  随从抬起头做出惊恐的神情:“那些山贼把一个县的县老爷和一个团练的官兵都杀了。”

  李奉景维持的镇定顿消,现在的山贼都这么凶了?果然行路多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