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五十七章 忙碌的李三老爷
  李奉安的宅邸就在都督府的后方,有夹道相连,李奉耀从宅邸中走向夹道往府衙去。

  宅邸的门子们坐着说话,李明玉承继节度使的消息让大家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看到李奉安走来,大家都站起来热情恭敬施礼。

  “三老爷。”

  “三老爷要出去啊。”

  “三老爷要人陪同吗?”

  “三老爷要车吗?”

  一叠声的问候关切众星捧月将李奉耀送了出去。

  李奉耀亲和又倨傲的一一答了出去,不要车,去衙门里看看,穿过夹道走到对面衙门的后门前。

  后门前也站着守卫,跟李家门卫不同,他们穿着兵服神情肃穆,看到李奉耀近前,以手中刀相迎:“什么人,做什么?”

  来了大半年了,李奉耀生气也没力气生气了:“你们就算是天天换人,也该换的也认识我了,能不能换句话?”

  守卫不苟言笑不回答不放行。

  刚来的时候李奉耀很有脾气,后来被折腾了没有了脾气,现在李明玉成了大都督,他又有了脾气:“让开,这是大都督府,我的侄子是大都督。”

  “大都督不在衙门。”守卫答道。

  李奉耀一口气堵住:“行行好好,大都督有事,我替他去衙门。”

  守卫依旧没有让开:“你要找谁?”

  李奉安去世后,剑南道依旧正常运转,衙门里没有了大都督,由副使、支使、司马、判官、推官等等各司其职。

  副使严茂主持剑南道。

  这些人都听严茂的,根本忘了剑南道姓李,还好,李明玉拿到了旌节名正言顺了,以后谁还敢小瞧他,李奉耀恨恨:“我找严茂。”

  这一次李奉耀没有再被阻拦,但也没有放他自己进去,一个小兵引路陪同,路上见到官吏们来来往往忙碌,看到李奉耀并没有热情打招呼问好,衙门里比在李宅更加令人不开心,至少在李宅他走到哪里都有热情恭敬的招呼,虽然这热情没有带来什么好处。

  李奉耀被直接送到了严茂面前。

  严茂比李奉安大五岁,是标准的武夫模样,坐在桌案后握笔如握刀,他虽然不热情但态度很恭敬起身走下来称呼一声李三老爷。

  “明玉接任大都督,想与大家共贺,我来安排一下。”李奉耀也不跟他寒暄。

  严茂应声是:“已经安排好了。”从书案上取过册子,“这是各地要来参拜的官员名单。”

  来参拜肯定不能空手来吧?剑南道的这些官员可都是节度使推举然后由朝廷批准的,说白了都是由节度使决定的,他们官职升降调任生死大权都在节度使手里,都在李明玉手里,嗯,李家人手里,偌大的剑南道,数百的官职,李奉耀不由深深吸气伸出手……

  严茂已经合上收回:“尚未整理完毕。”

  李奉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呛到,恼怒:“这都什么时候还没整理完毕!”

  严茂应声是:“立刻整理好,最迟明早我会亲自送到大都督面前。”

  李奉耀哼了声,又露出笑:“严将军辛苦你了,明玉还小,有什么事你尽管和我说……”

  他的话没说完有侍卫进来:“大人,季良求见。”

  季良,李奉耀想到这个人,哦了声:“对了,项大人的伤…..”

  他的话还是没说完有人闯了进来,掀起一阵风。

  “忙?忙什么忙?难道还有比大夫更忙的?”季良挥舞着衣袖愤怒的喊道,冲到了严茂面前,“这位大人,你们到底是让我来看病治伤的还是当犯人的?”

  严茂没有对他喷到脸上的口水恼怒,而是看向季良身后,一个侍卫跟随进来:“季先生要把一个兵士的腿再打断来治伤,东海先生不同意。”

  东海先生是剑南道原本的一个大夫,被严茂以陪同的理由放到季良身边。

  “先前的伤腿根本就没有治好,当然要打断了重新来。”季良冷笑,看室内众人皆是无知之徒。

  “那个伤兵已经能走了。”侍卫补充。

  “一瘸一拐算什么能走?”季良倨傲,“我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断腿再续。”

  侍卫神情没有丝毫的震惊期盼,木然沉静:“伤兵对现状很满意。”

  严茂点头明白了,季良恼怒:“他不是大夫,懂什么。”

  严茂道:“季先生,兵士拿饷保家卫国,可以为战捐躯,但我们没有权利处置他们的人身肉体,所以他如果不同意,我们不能强迫他们治伤。”

  “那让我来干什么!当初你们大小姐可是千求万求我才来的。”季良喊道,将袖子一甩,视线也才扫过室内的李奉耀,侍卫,他也不认识他们是谁,但知道这里是剑南道他们是当兵的,如果有战事他们就会有伤亡,这里的人可比山上的野鸡野兔子多…..

  季良将既然如此我就走了这句话咽了回去,重重的哼了声,又屈辱又倨傲的跑了出去。

  严茂对侍卫摆摆手,侍卫施礼退下。

  “三老爷你适才说什么?”他转头问,“项大人的伤…..”

  “项大人的伤好多了,他可以参加庆贺,不如让他来主持。”李奉耀忙说道。

  这可不是个大夫,是个疯子,让他给项云看伤,难道要让项云从马上摔下来再被马踩一脚吗?

  严茂道:“那真是太好了,不过具体的事还要大都督来决定,我今晚会去见大都督的。”

  李奉耀嗯了声,没有兴趣再留在这里,既然晚上严茂会去见李明玉,他就去家里等着吧。

  看着李奉耀脚不沾地的走了,严茂神情无波,拿起桌上的文册并没有再整理,唤来侍卫:“让古司马按名册通知他们来。”

  李奉耀越过木然如泥塑的衙门守卫,在李宅门子们再次众星捧月中进了家门,决定今晚守着李明玉,不止今晚,以后他都要守着,李明玉不再只是个孩子了,成了大都督要处理政事,但他还是孩子,作为叔父一定要守在他身边,不能让他被手下这些各怀鬼胎的官员们欺瞒。

  “三老爷!”

  李奉耀听到一声轻轻的呼唤,以及淡淡的花香,他转头看到了在一颗花树后半遮半掩招手的李敏。

  “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快从江陵府回来了?”李奉耀走过去问。

  李敏摆手:“我还没去呢,不对,我是去了又回来了,还没再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奉耀皱眉,李敏不等他说话就拉住他的手:“这些不打紧,三老爷你先借我些钱救急。”

  钱?李奉耀很生气:“我还没钱呢!”

  这是他在李宅最恼火的事,看着金山银山,他一分钱都拿不到,吃喝用度当然是不缺,要什么有什么,但是,那些东西有什么意思,而且还是这些下人们送给他的。

  他要钱,要掌控,要自己送给自己。

  “你怎么会没钱?”李敏瞪圆眼,“难道二老爷没有给你钱吗?”

  二老爷?他哪里有钱?还不如自己呢,至少自己在剑南道吃穿用度不用花钱。

  李奉耀反握住李敏的手,其他的事都丢开:“什么钱?你快讲来。”

  ……

  …….

  李奉耀里里外外的忙碌操心项云没有再关注,他坐在室内想着最近叹气,事事不顺啊。

  李奉耀李奉常认为李明玉承袭节度使是他的功劳没有用,剑南道的这些人并不会这么认为,因为的确不是他的功劳。

  没有功劳在剑南道这里做事就不方便,不过,还好有一件事是顺利的,李明楼在见过项南后,已经启程去太原府了。

  那就让事情变的更顺利一些,将原本要推迟的成亲立刻办了,夜长梦多这种老话是有道理的。

  项云取过纸笔,抬起没有受伤的左臂,用左手开始写字。

  他年少博才,能双手书,天文地理皆通,上行下达为官兢兢业业,却半辈子屈人之下,难道一辈子都只能屈人之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