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四十章 猎人的收获
    一秒記住『笔♂趣÷阁→www.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季良坐上了马车,不再催促吵闹,这间偏僻的宅院前更加冷静,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有被人打骂上门的热闹了。

    李明楼看站在破洞门前的小碗:“你还有什么收拾的?”

    小碗低着头:“我山上的猎物还没收。”

    以前他们父子靠小碗打猎为生,现在由李明楼送他们去剑南道,路途上衣食无忧还需要那些猎物吗?元吉看着这少年,父与子脾气都是一样的奇怪。

    他要收的不是猎物,是突然生活改变的忐忑不安,李明楼对此很清楚,这跟当初察觉局势不稳,父亲把她们姐弟送回江陵府,她将自己的屋子整间都拆运过来是一个道理。

    李明楼打量这座破宅院,把这个宅院运到剑南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转头看旁边的帽儿山,要运这座山就不太好办了。

    深秋时节山间枝繁叶茂,林深不见天日,偶尔鸟兽鸣叫回荡悠远,李明楼心情很好。

    大约是这一次将季良送到弟弟身边,再加上请旨意袭爵,命运里项云对李明玉两个最大的恩惠不存在了。

    剑南道不用再承他的情,信他的义,受他的蒙蔽。

    心情好,身体上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李明楼道:“元吉叔,我们去帮忙。”

    元吉和方二当然遵命,小碗想说没多少猎物不用帮忙,看李明楼已经握着黑伞向山上迈步,便将话又咽了回去。

    瘦小的少年在前边带路,身后女孩子撑着黑伞,元吉方二各自错后一步跟随,一行人走进了五彩斑斓的山林中。

    李家大宅的宴席正酣。

    项南虽然说话不多,但对姐妹们说话简浅真诚,与堂哥堂弟们言之有物,更有项九鼎舌灿莲花,席间欢声笑语不断。

    项家的下人们也都赏了酒菜,一个随从捧着酒杯来给李老夫人敬酒:“我们七夫人让我见到老夫人叩个头。”

    项云兄弟七个,项南是七老爷的次子。

    李老夫人忙让他起身,饮了他的酒,又高兴又遗憾:“可惜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跟亲家母见不到。”

    “有老夫人这句话,我们七夫人就能告假出门了。”随从笑嘻嘻。

    厅内当婆婆的当媳妇的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李老夫人又赏了这随从一把钱,随从退到了项九鼎身边。

    “油嘴滑舌。”项九鼎故作不悦斥责。

    随从笑嘻嘻低头压低声音说赔罪的话,旁人也并不在意,项南眼角的余光看到项九鼎面色微变,下一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面色恢复如常,对下人摆手:“下去吧。”

    随从低着头退了出去,项南探身给项九鼎斟酒:“的确是我母亲交代的吧。”

    项九鼎嗯了声,握着酒杯靠近项南低声:“李明楼去了帽儿山。”

    项南手里的酒壶便撞在项九鼎的酒杯上,一声脆响,项九鼎的酒杯跌落摔碎,厅内的人们都吓了一跳。

    “啊呀你不能喝别喝那么多,又喝多了。”项九鼎跳起来责怪道。

    他的酒杯掉了,是项南喝多了?大家的视线落在项南身上,项南还握着酒壶,微微蹙眉,似乎对这句话也不解。

    “倒酒都倒不稳。”项九鼎道,“你说话都开始慢了。”

    “我没喝多。”项南道。

    说话好像是有些慢了,众人心想,然后看项南给自己斟酒,酒壶摇摇晃晃……真喝多了!

    项九鼎谢绝了李老夫人让项南在这里休息的建议:“这时候喝多了不好,让明楼小姐知道,他这是高兴了喝多了,还是伤心的喝多了?”

    不管哪一个都不是令人愉悦的事,李明楼现在受伤了呢。

    这宴席也该散了,招待一下女婿就好,太过热闹也不太合适,李老夫人点头同意,项九鼎兄弟二人告辞,李家的宴席也结束了。

    李明琪站在廊下,伸手轻轻扯着垂下的紫藤叶。

    “走啊。”李明华回头,顺着李明琪的视线看去。

    李明海几个年轻人正将项九鼎项南送出去,说说笑笑。

    李明琪抬了抬下巴轻笑:“项九爷和项南公子走在一起,项九爷才像喝醉了。”

    李明冉点头:“项九爷摇摇晃晃的,项南公子走的稳稳的,真看不出来喝醉了。”

    李明华没兴趣再看:“有些人喝醉了看不出来。”将李明琪和李明冉拉着向前走,“走了。”

    李家喧嚣渐渐散去。

    山林里响起野鸡的叫声,翅膀扇动落叶乱飞,李明楼撑着黑伞向后退了几步。

    “收获不少啊。”她赞叹,“你是一个优秀的猎人。”

    将三只野鸡绑在树枝上的小碗低着头:“不,不算什么,陷阱抓的。”

    李明楼走过来看着掩藏在枝叶山石中的陷阱:“陷阱是你做的。”

    “随便做的。”小碗低声道。

    “我也打过猎,也布置陷阱,我有座山,可是我没有抓过这么多猎物。”李明楼说道。

    她有座山,小碗从来没想过谁能卖下帽儿山,他将野鸡拎起来:“你不靠这个活命,打不到猎物也不会死。”

    李明楼笑了笑:“你说的对。”

    那边方二和元吉招呼又一个陷阱发现了猎物:“在山坳里,是头野猪,还活着,小姐你别过来。”

    小碗好像也是第一次抓到野猪,难掩激动的跑去,李明楼虽然好奇但没有跟过去,胆小和谨慎是两回事,父亲曾经说过不要以涉险来证明自己勇敢。

    野猪死的活的都一样,等他们处置好了再看。

    元吉方二沉着的说话,小碗激动拔高的呼声,野猪的尖叫混杂,不多时野猪声音更尖厉,伴着山石滚动枝叶哗啦,野猪跑了,但肯定带了伤活不了了,元吉方二小碗三人紧跟在后追去了。

    声音渐渐远去,李明楼坐在山石上抬头看了看上空,这里遮天蔽日,她收起了黑伞,耳边越发安静。

    这安静不是死静,可以听到枝叶被风吹动,被天上鸟儿扇动,被地上蛇虫爬过,清晰的她似乎能看到这一幕幕。

    她似乎对死物的动静很灵敏,或许因为她也是个死物吧。

    咯吱一声,这是人的脚踩在碎山石上。

    李明楼坐直了身子,侧耳倾听,元吉方二小碗以及野猪的声音从另一边远远传来,而这个脚步声从山下传来,是谁?她站起身子,准确的看向一个方向,五彩斑斓影影昏昏的山下有一个身影走来。

    少年穿着绣着兰草的白袍子,身后挎着一张弓,在山林中就像一道亮光,他用手里的马鞭挥动拨开灌木草丛,抬起头看向前方。

    项南。

    李明楼有些惊讶,他怎么来这里?旋即又释然,项家的人虽然没有来强求见她,但肯定派人盯着,她毕竟是人不是真的鬼,又有元吉方二作陪,出李家的门,出城门,被项家的人看到不奇怪。

    项南停下脚微微的侧头倾听。

    元吉那边的动静他听到了,李明楼看着他加快了脚步向这边走来。

    他是一个人,没有随从,至少此时此刻没有,李明楼侧耳听可以肯定四周没有其他人,那么……

    她打过猎,做过陷阱。

    李明楼低下头,看着小碗留下的陷阱,因为急着去抓野猪,陷阱里的还有一枚短箭没取出。

    当打不到猎物就会死,她也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猎人。

    李明楼可不会想十七岁的项南还没有杀自己到底算不算凶手。

    且不说十年后他亲手杀了她,就算没有杀,只是有杀的苗头,他们李氏也会毫不犹豫掐灭这个苗头。

    该不该杀不是她考虑的事,而是项家应该考虑的,考虑自己该不该动这个念头,这个念头又会引来怎样的结果。

    李明楼轻手轻脚,又有那边元吉他们发出的声响掩盖,细心又快速的将陷阱重新布置,耳边的枝叶山石被踩着咯吱的声响也越来越近,隔着密林灌木,清晰的浮现着项南一步步走来的画面,她低着头向密林更深处退去。

    已经走到这边的项南脚步停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人?动物?远处有野猪的尖叫,这个山里是有猛兽的。

    项南将弓箭摘下握在手里,他没有继续迈步,直到这里变得安静,远处人声野猪声树木撞击声更加清晰。

    项南弓箭收回在身前,向喧闹声传来的方向迈步,一步两步三步,咯的一声轻响,前方原本安静的林叶灌木就像皮囊被刀划破,平地起风枝叶乱晃,一张网从地上弹起罩向项南。

    项南在咯声响起的同时向后退去,抬头看着扑来的网,只一眼就看清楚,网很破,不知道缝缝补补多少遍。

    这个猎人很节俭。

    他嘴角弯弯,脚轻松的落地,咯的又一声轻响在他身后传来。

    项南汗毛倒竖。

    老铁!还在找"大神网文"免费更新?

    百度直接搜索: "笔趣阁tv"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biqugetv.com = 笔趣阁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