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八章 闲谈他人事
  韩旭被关起来这件事,韩旭不知道的时候,武鸦儿就知道了。

  胡阿七一直在麟州守城门,顺便把麟州这边的动态告诉武鸦儿。

  麟州作为天子之所,也掌握着天下的动态。

  胡阿七看着麟州人马变换,先是项云,接着是李明玉,再然后皇帝终于起驾离开,他被留下了。

  皇帝走了,麟州还有很多人,城池还是要守的。

  没多久从河南道来了一些兵马,说是什么小齐将军派来的剑南道兵马,韩旭欣然接收,看起来韩旭很信任这个小齐将军的兵马。

  “但这些人根本就不听韩旭的,把城防守卫抓在手里后,就自己做主了。”胡阿七道,“他们把麟州戒严了,商路都断了,借口是安德忠叛军威胁。”

  安德忠叛军离开太原府,向西流窜去西域,对西边各地造成了威胁。

  但远不到戒严断绝商路的地步。

  是谁下这样的命令?李明玉没必要,皇帝?那个六岁的娃娃根本什么都不懂。

  很明显,如今大夏能下命令的只有新晋摄政监国的女侯。

  “而且你们知道更可怕的是什么吗?”胡阿七看着两人,“韩旭有个贴身护卫,被称为小中,是韩旭最信任的人。”

  王力看他催问:“如何?”

  胡阿七道:“那些兵马听他的,封闭麟州的命令也是他下的。”

  很明显这个小中不是韩旭的人。

  “我打听这个小中的来历,是个游侠儿,于危难中救了韩旭,就此认主跟随。”胡阿七道,“你们知道那个危难是什么时候吗?”

  王力不捧场:“快说!”

  胡阿七意味深长道:“宣武道,武少夫人救韩旭的时候。”

  想想吧,武少夫人,游侠儿,一起出现,意味着什么!

  “乌鸦,我们可是亲眼见过武少夫人怎么被游侠儿环绕的。”

  当初啊,武鸦儿嘴角微微笑,第一次见她时候闹了笑话,猜测戒备原来都是错的,如果那时候坦然自报身份直接上门,或许他跟她相识相知会更早……

  “你笑什么?”胡阿七瞪眼问,“这说明那女人早就把韩旭捏在手里了,多可怕!”

  看清这些后,皇帝也不在这里了,他扔下一句招呼带着人马跑了,远离这个地方,免得也被困住。

  王力神情平静:“提到那女人,他都这样,你习惯了就好。”

  武鸦儿笑而不语。

  “她写信说什么?”王力问,“还是什么天气怎么样身体怎么样的话吗?”

  要不然她该跟他说什么?武鸦儿看白茫茫的雪海,那件事她跟他说了,他该怎么回应?

  就像把韩旭关起来一样,不跟他说也是一种保护。

  她不想跟他翻脸……

  “你这话说的也太美好了吧?”王力道,“怎么就不能是她怕跟咱们刀枪相对,所以故意安抚?”

  武鸦儿嗯了声,这也自然是她要避免的。

  “不是夸她呢!”王力气道,“她是不能跟咱们打,打不过,所以哄你安抚你,等将来她势力大,第一个就除掉你!”

  武鸦儿哈哈笑:“将来,将来怎么不能是我们势力大?将来有可能是我们除掉她!”

  也对啊,王力和胡阿七愣了下,将来的事谁说的准!

  而且就算现在那女人为什么还哄着武鸦儿,自然是因为她不敢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现在不能,将来更不能!

  有什么好愤怒不安的?两人释然,被那女侯吓到了……

  “都督!”

  有卫兵疾步而来,施礼报告。

  “伊州大捷!楚军陇右军斩杀安德忠!”

  够快的啊,王力胡阿七感叹,安德忠连年也没熬过去。

  “那就剩我们了。”武鸦儿道,“我们再不斩杀史朝,就要被天下人忘记了。”

  也就没什么势力了。

  王力胡阿七掉头就走。

  “传令!”

  “决不让史朝过个好年!”

  他们齐声喝道,风雪里传来兵将们的应喝,如六月滚雷震震。

  宽厚的营帐将风雪格挡在外,武鸦儿坐到桌案前,从胸口拿出信铺展,红梅的幽香若有若无的散开。

  除了红梅,随信还有一张小像,三个裹着红斗篷的女子立雪赏梅,画像虽然小,但眉目清晰,武鸦儿手指轻轻拂过,这是母亲,这是那个自称万儿的婢女,这是她……

  他将干梅花放在画像上,画像更栩栩如生。

  武鸦儿看了一刻,提笔铺展信纸,除了干梅和画像,她信上还问他要不要回去过年。

  他,不回去。

  “冬日苦寒战事胶着,我不便离开。”

  “母亲在你那里,我安心无忧。”

  将来的事说不准,但有一件事他能确定,不管他是生是死,哪怕她与他刀剑相对,她也会善待他的母亲。

  只要母亲无忧,他便无所畏惧。

  伴着安康山父子覆灭,成元九年的新年气氛也与前些年不同了。

  大夏各处炮竹声密集了很多,路上走动的人多,穿新衣的也多了很多。

  安东城虽然才恢复,但这个新年正月里也很热闹。

  项家的几个老爷在外与当地来拜访的几个大家族老爷们说笑,站在一起,没有半点外来人的仪态,意气风发。

  他们项氏是外来的,但也是安东城真正的主人。

  内宅里新年喜气浓浓,丫头婢女穿梭,孩子们跑闹嬉笑,但在正堂的几个老爷脸上没什么喜气。

  “那赵晋果真这么无耻?”项大老爷问道,“他可知道六弟立下了斩杀安德忠的大功?”

  项五老爷气道:“我说了,你们猜赵晋怎么说的?”

  屋子里的人不耐烦“老五你就别卖关子了!”

  项五老爷伸出手:“他说一半,六弟只有一半功劳,另一半是第一侯的。”

  项大老爷呸了声:“真无耻!”

  其他人也纷纷骂“赵晋就是那女侯的走狗!”“他本就无耻,先投靠安康山,又投靠武氏!”“他还敢说我们有罪?”“抄了我们家产!还要抓我们的人?”“我们就回去,看看敢不敢!”

  项老太爷重重的咳了声:“那你们回去试试?”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安康山死了太原府收复后,他们就准备回去,派了下人先去整理,结果看到又当了太原知府的赵晋把几家回来的世族给抓了。

  抄家!下狱!问罪!还杀了几个人!

  罪名是战时以假充真,不听号令,惑乱民心等等。

  项五老爷亲自去了一趟,没敢进太原府找人见赵晋,赵晋都没给好话,还想把项五老爷抓回去,还好项五老爷带的人多。

  这可是来真的,他们可不敢回去试试,脑袋试掉了就一了百了了。

  “要说问罪!他赵晋第一个该死!”

  “我们只是跑了,他是投敌!”

  “他如此嚣张,就没人管吗?”

  项老太爷道:“他的靠山是女侯,现在谁能管?”

  看厅内人还要说话,项老太爷摆手:“不要说了,不让回去就先不回去,赵晋小人得志,我们避其锋芒。”

  厅内的人们便不敢再提了。

  “等六爷也封了侯,看他还敢这么嚣张!”

  大家说句吉利话告退了。

  厅内只剩下项老太爷和项大老爷。

  “如今这世道,有家不敢回算什么。”项老太爷道,“有功还不敢接呢。”

  年前项云斩杀安德忠,朝廷说给封赏,要项云进京,项云拒绝了,说还有叛军余孽,还有史朝称帝,他无颜领功,并发誓天下有一个叛军他就绝不进京。

  “六弟是不是想多了。”项大老爷迟疑道,“京城有那么朝官,有太后,那女侯敢抓六弟?”

  项老太爷看他一眼:“她有什么不敢?她连皇帝崔征皇子都敢杀了……”

  项大老爷忙嘘声喊父亲。

  “有什么可怕的。”项老太爷浑不在意道,“天下谁心里不清楚啊,要不然为什么齐山跟小南抢浙西?江南道把楚军赶走?如今朝廷的功赏有什么意义?那是那女侯手里的恩典!”

  他抖了抖衣袍,拿起桌上的暖炉。

  “不如多养兵马多占地盘。”

  项大老爷点点头,说到齐山又生气。

  “这齐山真是无耻!叛军还没打完,他反而去抢小南的后方!”

  “那浙西明明该都是小南的!”

  他的话音未落,门外有人报“齐小姐来了!”

  项大老爷余下的话变成冷笑“她怎么还不走?她爹跟小南都动刀子了,她怎么还好意思在我们家大摇大摆?”

  项老太爷嗯了声抬手一指:“你去拿刀子赶她走。”

  项大老爷吓了一跳“我?父亲,你是让我……”

  项老太爷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他,拿刀子这种事他不是不敢做,只要老太爷一声令下,他就去……

  他自己,擅做决定不好吧。

  这种事,要家里商量才好吧。

  项老太爷看着院子里走来的两个女子,她们大步飞扬衣裙翻滚。

  “你瞧瞧,人家的爹都对小南动刀子了,但人家在咱们家坦然自若,半个护卫也不带。”他指了指,再看项大老爷,“你还不如个女孩子胆子大。”

  项大老爷年过半百的脸一红,又委屈:“爹,她虽然不带护卫,但她身边那个丫头带着刀呢,据说还能一个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