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请受我一刀
  室内嘈杂响起的时候,宅院的灯瞬时变暗。

  元吉被夜色吞没的一刻,身边也被禁卫吞没。

  人影在夜色里乱撞奔走,一层层将屋宅围起来。

  如铁桶密不透风,风扑打在铁桶上发出一片呼啸。

  室内如同烧豆子,豆子在铁桶里噼里啪啦嘈杂一片。

  崔征满脸血,他的身子摇摇晃晃不肯倒下。

  哗啦一声有人比他先倒下了。

  原本指着崔征脸上血发出惊叫的三皇子栽倒在桌案上,盘子碗碟滑落。

  站在旁边拎着酒壶的太监看着三皇子口鼻血瞪圆的眼,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眼一翻晕了过去。

  皇后抱住小公主,将小公主的尖叫按着身前,看着不动了的三皇子,看着摇摇晃晃最终靠着柱子跌坐下来满脸血的崔征,再来自己桌上的酒,她发出一声大哭抱紧了小公主瑟瑟发抖。

  一向软弱胆小爱哭的皇帝此时端坐,不哭不喊不叫,只是惊讶的问“怎么回事?”

  他不看死了的三皇子快死的崔征,只看还站着的楚国夫人。

  胡平神情亦是惊讶,啊呀一声“出事了!”

  他其实没看清怎么回事,只看到楚国夫人抓着那太监,说酒里有毒。

  被发现了?不可能啊!怎么回事!

  皇帝看他一眼:“出事了,还不喊护驾?”

  胡平回过神,是啊,就算没有毒酒,还有刀呢!

  “护驾!”

  “护驾!”

  “有刺客!”

  他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的哭喊,慌乱的太监们对这两个字不陌生,尖叫四处躲藏……

  屋外也很热闹,跑动声,铠甲兵器相撞,还有惨叫……

  听着这动静,胡平的脸色发白,楚国夫人那一个随从有多厉害啊,这么久也没处置掉?

  还好惨叫声很快停下了,但还是没有禁卫军进来。

  看着窗外围拢却一动不动的人影,胡平的声音都有些变调“护驾!”

  皇帝也察觉不对了,站起来大喊:“冯言!”

  门外有人走进来,皇帝和胡平一喜,旋即又僵硬。

  “夫人。”元吉站在李明楼面前,“外边都解决了。”

  李明楼嗯了声,从未了手里拿下酒杯。

  “是陛下下的毒?”她问。

  皇帝站在上方因为这诡异的场面而凌乱,这个随从怎么进来了?还有外边都解决了是什么意思?

  至于李明楼问的话,他只也必须听不到。

  “楚国夫人!”他颤声只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李明楼没理会他,她也不是在问皇帝。

  未了应声是。

  “陛下今晚要毒杀你们。”他道,看了眼室内的人,三皇子已死,崔征只剩一口气,皇后则耽搁一刻没有饮酒……

  胡平尖叫:“阿余!你胡说八道!你是!奸细!”

  “楚国夫人!”皇帝也道,“他不是朕的宫人!”

  李明楼看他一眼:“他是我的人。”

  胡平尖叫停下来,皇帝向后退了几步,撞在屏风上。

  天啊!这太监竟然!

  “你!你!你…”他喊到,“你要造反谋害朕!”

  李明楼不理会皇帝,看未了问:“为什么?”

  未了道:“我只是知道准备了毒酒。”

  李明楼便问:“谁在外边?”

  元吉喊声中齐,中齐从外大步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人,砰的扔在地上。

  “这是陛下的贴身暗卫冯言。”他道,“他什么都没说自尽了。”

  听到这句话,看着进来的人,皇帝沿着屏风跌坐下来,面色惊恐又不可置信,小齐竟然也是楚国夫人的人!

  “不过。”中齐又一笑,“其他人招了要做什么。”

  酒里下毒,然后禁卫们进来,把太监们宫女们杀掉。

  “怪不得要选一些下蹭太监伺候。”未了释然,“因为是选死人。”

  皇帝的得力大太监们自然不能。

  “哦对了。”中齐俯身撕开死去的冯言黑外袍,露出兵袍,“他们会装作安德忠的叛军。”

  他抬起头看李明楼。

  “为了让这件事合情合理,前一段遭到叛军袭击屠杀的几个村镇,就是冯言带着禁卫军做的,做完这些后,他们就换衣服回到卫军中,所以,怎么抓也抓不住叛军。”

  因为被抓的就是抓人的。

  竟然如此?!元吉神情愤怒,李明楼这才看向皇帝,问:“为什么?”

  “胡说八道!”

  “来人!来人!”

  “护驾!”

  “楚国夫人你要造反吗?”

  几个太监围着皇帝,惊恐又愤怒的喊着。

  皇帝没有说话,忽的哭起来。

  “是崔相爷!”他哭道,“朕不知道!朕什么都不知道啊!天啊!皇儿啊!那是朕的皇儿啊!”

  李明楼看崔征,崔征靠在柱子上,急促的喘气,喘的多,随时都要断,但始终未断,一双眼直直的看着皇帝。

  “陛下。”李明楼道,“崔相爷是臣,他可不会杀皇子,他在等着陛下给个答案好瞑目。”

  她看向皇帝。

  “陛下要我死也罢,为什么相爷和皇子都要杀?就为了我一人,要这么多人陪葬?”

  她笑了笑。

  “或者说,陛下其实也想杀他们。”

  她又摇摇头。

  “我是没想到,也想不明白的。”

  没想到皇帝这么快就要杀她。

  没想到皇帝这么狠毒要杀这么多人。

  就是这个皇帝啊,前世今生都要杀她……

  元吉更不懂,又是心疼又是恨,这个皇帝!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毒杀大臣!

  皇帝只是哭:“朕没有!朕什么都不知道!”

  胡平等太监也不在骂了,跟着哭“天啊!”“怎么会这样!”“快来人,护驾!”

  更有太监发出质问“楚国夫人你要怎样!”

  是啊,这是皇帝,天下之主,楚国夫人要怎样?楚国夫人又能怎样?君要臣死,臣能怎样?

  又有太监建议“楚国夫人,快救驾啊!”“楚国夫人快抓住逆贼崔征!”

  是啊,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一切都推到崔征身上。

  恶名崔征,救驾大功楚国夫人,这是陛下和楚国夫人最好最体面的结局。

  皇帝对楚国夫人有杀意,经此一事,楚国夫人也对皇帝有把柄握在手里,从此两不相见,驻守在外,也是对楚国夫人有利的……

  元吉忍不住低声喊小姐,他们今晚就走,以后再不见皇帝一面……

  未了没有看李明楼,他低下了头。

  李明楼却看向他,问:“你知道这是毒酒,为什么不告诉我?”

  中齐也哦了声,想起来了,伸手指他:“你这家伙!我昨天问你,你还说没有问题呢!你是在骗我!”

  骗他就是骗小姐!

  如果提前知道这个宴席有问题,李明楼绝对不会进来的!

  元吉眼神犀利看向未了,这个太监,本来就不可靠!果然其心有异!

  未了低头道:“老奴不会让夫人喝毒酒的。”

  李明楼道:“你会喝下,是吧?”

  未了没有否认。

  “你这么做是为了让我看陛下的杀心?”李明楼问。

  未了抬起头神情坦然:“是”

  李明楼道:“那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啊,用不着搭上性命啊。”

  未了道:“说话总是没有鲜血有力度。”

  说了以后,楚国夫人能怎么做,防备,退避,离开………

  李明楼看着他,摇头道:“不,你只是想让我没有退路。”

  退避离开,就算心有芥蒂但没有事实就有缓和的办法。

  但一场血宴,皇帝和楚国夫人之间便是刀山血海,再无化解。

  未了面色苍白,低下头,身前有刀风滑过………

  李明楼从中齐手里拿过刀一挥。

  刀并没落在未了身上,脚步声离开了他,耳边响起了太监们的喊声。

  “楚国夫人!你想干什么!”

  未了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到那小女子礼服裙摆摇曳,拎着刀走向皇帝。

  皇帝也在大喊:“你想干什么!”

  她想干什么?李明楼一步一步走向皇帝……

  元吉和中齐瞪大了眼,不……

  靠坐在柱子上的崔征噗通栽倒,僵硬的身子向这边挪试图阻止,不……

  皇后从蜷缩中抬起头,整张脸都在颤抖,天啊……

  李明楼脑子里忽的轰隆如雷。

  “李明楼!回头是岸!”

  一声一声,要撕裂她的头。

  李明楼停下脚,伸手按住头,手里的刀便垂下来。

  那和尚一直要的她回头,原来是回这个头吗……

  安康山已死,叛乱渐平,天下正在慢慢恢复太平………

  “李明楼!回头是岸!”

  “小姐,如有一刻生死抉择,请怜惜天下众生。”

  耳边是滚滚雷声中有断喝有叹息。

  李明楼看着眼前,抬手大喊的皇帝,尖叫蜷缩的太监们……

  “你已经杀过我一次了。”她看着皇帝,慢慢但决然,“不能再杀我第二次了!”

  她再次抬脚向前,一步两步三步,顶着一声声雷劈欲裂,她走到了皇帝面前,毫不迟疑的挥刀。

  皇帝已经跳起来,举起桌案砸过来。

  “护驾!”

  他尖声嘶吼,转身撞翻屏风向后跑,屋子里都是那女人的人,只要跑出去……

  但才撞倒屏风,还没迈步,身后噗嗤一声,刀穿透了衣衫皮肉……

  那个小女子怎么这么快,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皇帝低头看穿透了胸口的刀尖。

  血如泉涌。

  他发出不可置信的惨叫,倒在地上。

  李明楼头顶上的雷顿消,她松开手中的刀,转过身看未了。

  “你不就是想说皇帝要杀我。”她道,“你直接说就行,用不着以命相谏。”

  未了看着踩在血泊中的小女子,噗通跪倒,像断了的竹子,一节一节匍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