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武氏点火
  身后怎样热闹武七老爷看不到,但能猜到。

  他挥鞭催马,发出催促声。

  族里安排他去见韩旭表明态度,做最后的商谈,希望韩旭能让他们族里的事族里解决,不要干涉,但也保证绝不姑息,有罪必罚。

  “七爷!”

  武七老爷身后跟着几十匹马,马上是带着刀枪的随从,一个个也扬鞭催马荡起一层层尘烟。

  从商武城到府衙门距离并不算太远,当然,武七老爷心情急切事关重大也可以骑马更快的赶过去,但去见韩旭带几十个随从就有点耀武扬威了吧?

  武七老爷一向精明不会做这么不理智的事,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本来就没有打算去见韩旭。

  “七爷,我们已经出宋州城了!”一个亲随说道,神情有些不安,“我们真这样就走吗,不去试试见韩旭?家里近千人闹起来,韩旭不可能不掂量一下,他可是来安稳宋州的!”

  先前韩旭对他们凶恶,族里退让,是因为只涉及个别人,大家事不关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现在韩旭要与他们合族为敌,损害每个人的利益,那就人人奋起了。

  武氏一族千年扎根宋州,可不是轻易能撼动的!

  听到亲随的话,武七老爷自嘲一笑。

  他知道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他让家里人什么都不带尽快赶路的时候,大家也都很不理解,他也没有时间详细解说。

  “那是以前,如今世道不同了。”他大声道,“皇帝都能被赶出京城,哪还有什么氏族大家不可能颠覆,那个韩旭明显就是与我们为敌,要吞我们的家产!一步步筹划,势在必得,人多有什么用,他有刀,如今的世道有刀就能杀人不眨眼!”

  亲随听的怔怔:“我们家这么多人,都是人,男女老幼手无寸铁,他能敢杀?那岂不是跟叛军一样了?”

  “男女老幼,手无寸铁?男女老幼,以自己本身为兵器,来威胁韩旭,那就是敌人,韩旭有什么不敢杀的?这就跟叛军用流民做肉盾,卫军谁又会手软?”武七老爷冷笑,“卫军叛军都是为了自己,本就没区别!”

  那这么说这次……亲随们想象着商武城将要发生的事,堵门守城的族人,举起刀枪剑戟弓弩冲杀过来的卫军,面无表情漠然注视的韩旭……他们脊背发凉。

  “老爷这种话,你为什么不跟大家说?”一人颤声道,“劝一劝。”

  武七老爷看他们一眼,冷冷道:“我一人劝了有用吗?众志成城,都觉得人多力量大,谁又能舍弃家业?我的话根本不会有人听!”

  韩旭也不会给他时间来说服众人,还浪费他家人逃出的机会。

  “留得青山在。”武七老爷道,回头看了眼宋州城方向,眼神恨恨,“只要我们活着,武氏就还会翻身,此仇必报!”

  武氏的家业也能拿回来!而且到时候,也就是他们这一房为大了!

  亲随们也都明白了纷纷道“七老爷放心,我们已经离开宋州城了”“我们走的快城门还没戒严”“公子他们也都分别从四个城门离开”

  武七老爷满意的点头,七房当然不可能人人都逃出,只要得力的人手逃出来就行了。

  “出来后先各自藏好,然后派人去找阿余,幸亏给了阿余很多钱带出去,我们也可以用。”

  武七老爷此时简单想了下之后的安排,当然最重要的是立刻把武鸦儿和武氏的关系散布开,这将是武氏真正的保命手段,嫉恨武鸦儿的人肯定要用他们,而韩旭在宋州城的事也立刻就被视为武鸦儿杀人灭口丧心病狂……

  武鸦儿!这天下就没你的生存之地了!

  “老爷!前边有兵马驻守的关卡!”

  一个随从喊道,神情略紧张。

  出宋州城时兵马只是问了他们的身份,查了人数,钱都不收就轻松放他们过去了……现在还不到戒严的时候,那几个官差现在还在族里坐着喝茶等着族长老爷们乖乖跟他们去府衙过堂呢。

  城门守兵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城外的官兵当然更不知道。

  路上也还有行人,官兵只是略问几句就让他们过去了。

  武七老爷道:“随意些,不要惊动他们。”

  看了眼越来越近的官兵,视线落在他们身后剑南道军旗上……

  “这是韩旭带来的兵马,他们不认识我们。”

  “为了以防万一,隐瞒我们的身份。”

  ……

  ……

  官兵打开手中的文册,一边翻一边看骑在马上的人。

  武七老爷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骑在马上居高临下,但那官兵站到远一点,看不到那文册上是什么。

  有点像太平盛世追查钦犯……

  还好他报的假名是宋州城有名的老实人家,从不作奸犯科。

  但武七老爷心里还是不安,不安很快验证了,官兵将文册合上。

  “请下马来这边略等。”他说道。

  伴着他一声令下,站在一旁的官兵哗啦围上来……

  马儿受惊发出嘶鸣,不好,武七老爷勒马却没有下来,做惊讶不解状:“兵爷,这是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吗?”

  为首的官兵只道:“请先下马略等。”

  武七老爷略沉吟依旧不下马,道:“兵爷,不瞒你说,我说的身份是假的,我是商武武氏族人。”

  官兵已经没有惊讶只道:“无妨,请下马在一旁稍后。”

  武七老爷摇头:“抱歉,我有急事要出门,不能耽搁,还望兵爷通融。”

  官兵拒绝了:“三次请下马,抗命不听,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且慢!你知道我们还有什么身份吗?”武七老爷沉声道。

  还有什么身份?官兵有些意外看他。

  武七老爷道:“前振武军今朔方节度使武鸦儿是我家人。”

  官兵和亲随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武鸦儿声名赫赫无人不知,尤其是官兵,他是要宣告天下武鸦儿不堪的身世,但武鸦儿的名气该用也要用,武七老爷神情淡然:“这是机密之事,我们现在出城就是因为武鸦儿所托。”

  他拱了拱手。

  “还请见谅,待做事归来再听诸位调遣!”

  说罢催马向前,马儿嘶鸣一声,站在马前挡住路的一个卫兵向后退了下……

  “不行!”官兵首领回过神道,但明显语气犹豫,“你们,先……”

  武七老爷的语气陡然拔高打断他:“大胆!你敢耽搁武都督大事!速速让开!”

  他说罢抬手示意,早就绷紧身子做好准备的随从们拿出了兵器,齐声呼喝“让开!”

  不待这些官兵们反应过来就向前冲去……

  发生的太快,关卡的卫兵刚按住刀,官兵首领只顾着躲开也没发出号令。

  武七老爷一行人就冲了过去,在大路上狂奔…身后才响起乱乱的呼喝声“站住!”“大胆!”

  武七老爷回头看了眼,见那些官兵还只是站在原地,似乎犹豫追还是不追……

  因为武鸦儿的威名吧!

  武七老爷神情沉了沉又得意,他早就防着呢,已经叮嘱过家人,遇到关卡好商好量就好商好量过去,如果有阻拦就杀过去!

  所以他妻妾女儿都不带,除了主要的几个男丁,其他的都是最厉害的护卫!

  这里的官兵也不多,只要杀出韩旭掌控的地界,他们武氏亲朋好友遍布河南道,能得到很多庇佑!

  马蹄飞扬,念头一瞬间,背后也传破空声,啊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一个随从跌下马,背上插着箭……

  身后马蹄跑步杂乱,那些卫兵竟然追了过来!

  武七老爷毫不示弱咬牙“杀!”

  随从们便叫着挥动兵器迎战。

  锵锵一片火光闪电。

  武七老爷向闪电一般向前飞奔。

  但还没飞奔多远,刺耳的呼啸传来,他下意识的回头,一只羽箭到了眼前,武七老爷眼瞪大,啊的一声,羽箭刺中额头……

  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清晰又虚幻,不应该啊,他不应该这样死了啊,武七老爷闪过最后一个念头,陷入黑暗。

  看着厮杀在一起的人马再没有人逃脱,还站在原地的官兵首领放下手中的重弓。

  战斗很快结束了,尸首被拖回来摆在路边。

  “甲长,”一个卫兵请示,“这些尸首怎么办?”

  拎着重弓的甲长道:“中齐说了,听话的好好相待关起来,不听话的杀了……把他们的尸首摆到另一间营帐里去吧。”

  卫兵们应声是开始抬尸首装车去兵营。

  甲长站在关卡前撇撇嘴:“竟然还敢冒充武都督家人,真是好笑………”

  他看向大路收起了笑,原本有人走动的大路上人都跑光了,适才的厮杀应该被看到了,他并不在意,也不去安抚,会不会对路人民众有害,路人民众自己会体会的。

  ………

  ………

  宋州城外的大路上有不少人跌跌撞撞惊慌的向城门方向跑,城门那边也有不少人推车赶着马涌涌向外……

  “啊呀快回去,外边卫兵杀人了!”

  “啊呀快跑吧,城里官兵杀人了!”

  双方一碰面都吓懵了,里外都跑不了了?!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里外都不能去,再看里外也并没有官兵杀来,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民众便互相打听怎么回事。

  “一群人突然闯关卡,就打起来了,官兵把那些人都杀了!”

  听到城外来的人这样说,城内的人们反而不怕了,瞪眼道:“闯关卡可不是就该被杀吗?如果不是坏人闯什么关卡?除了闯关卡的人,官兵追杀别人了吗?”

  那倒也是啊,城外跑来的人回过神也不怕了,而且官兵的确没追杀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他们讪讪又有些后悔没去打听一下。

  “那城里是怎么回事?”他们忙转移话题打听。

  “啊呀,官兵把商武城围住了,商武城的人堵着城门不让进,官兵就开始杀人了!”

  听到这话城外跑来的的人笑了:“商武城被围住攻城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是第一次了,而杀人……肯定是商武城又有人作恶了呗,是不是韩旭韩大人也在?”

  是啊,还真不是第一次了,城里跑出来的人们也顿时讪讪,韩旭的确就在商武城门口站着呢……真不该跑,该去打听一下是不是武氏族里又有什么脏肮的事……

  “啊呦说起武氏族里做的事啊,都没脸说,那么小的孩子都……”

  “畜牲不如!肯定不止这一件!”

  “是该好好查他们!”

  “不让查就是做贼心虚!”

  议论纷纷抚平了惊恐,勾起了好奇,有人向外去打听什么人冲卡,有人向城内去看商武城的热闹。

  ………

  ………

  “韩旭!你敢!你敢!”

  商武城一片惊叫哭喊,人充做的大门在刀枪下不堪一击,看着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中,看着如狼似虎的官兵踏着血肉冲过来,武氏族里几个老爷发出愤怒又惊恐的喊声。

  韩旭就站在城门外,看着被推在最前方懵懂无知的孩童,甚至还有婴儿,还好官兵的刀枪都避开了他们,只刺杀孩童身后的成人……

  他的脸色越发阴沉。

  “投降不杀!缴械不杀!蹲起抱头不杀!”他高声喝道。

  官兵们喊着这些话如狂风肆虐扑入商武城,扑向密密麻麻都是人的街道。

  “韩旭!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武氏………”

  一个头发胡子发白的老爷握着一把刀指着喊道。

  话音未落,一个小兵扑到眼前,手起刀落砍下了他的头。

  尖叫哭喊瞬时又蔓延一片“三老太爷!”“啊啊啊三老太爷”

  韩旭冷冷看着血腥一幕接着道:“煽动民乱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