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九十七章 春又来
  这个世界越来越不一样了。

  魑魅魍魉横行,且还能伤人。

  木和尚从床上坐起来。

  富家翁忙拦住他:“你强行撕开幻境,在那一刻,你也就是个魑魅魍魉,你被人察觉,自然能被人所伤。”

  木和尚没有躺下也没有在强行下床,盘膝而坐。

  “或者说,天机越来越薄弱。”他道,“真实将变成幻境,幻境将取代真实。”

  富家翁有些好奇:“那会怎样?”

  木和尚还没说完,外边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伴着脚步声,还有人不安的喊声。

  “五道长!”

  “五道长您要走了吗?”

  富家翁将窗户推开,看到小小道观里一群道士将一个白胡子老道围着,老道背着山一样高的包袱,胳膊里还挎着兜子,里面有锅碗瓢盆壶之类的器物,此时一多半滚落在地上,声响就是这些发出的。

  富家翁笑了:“五道人,客人还没走呢,你当主人的要去哪里?”

  五道人回过头,看着站在窗口的富家翁含笑一礼:“为了招待客人,贫道去化缘。”

  富家翁呸了声:“你这样子分明是要搬家。”

  围着五道人的道士们显然也不信他的话,神情忧伤“五道长,您刚回来。”“怎么又要走啊?”。

  五道人肃容道:“我先前说过问道十年,尚未结束呢,我回来探望一下你们,现在探望结束,我该走了。”

  距离说这话时已经过去一半了,道士们不舍又期待“那道长五年后就回来了。”

  五道人弯身将滚落地上的兜子捡起来,器具再次发出叮当声。

  “非也非也。”他说道,将手摆动,伴着叮当的声音向外走,“我改主意了,十年不够问道,我要再多十年。”

  再多十年?!

  道士们惊讶又哀伤,牵着五道人行走中晃动的衣角,仰望他花白的头发.....“道长啊,那这辈子还能再见吗?”

  富家翁没有生离死别的感叹,惊讶回头看和尚:“会这样吗?”

  木和尚坐在床上,他的脸更苍白,更如泥塑石雕。

  “所以此等妖孽怎能不管?”他道,“怎么能不说服她开悟?”

  富家翁笑了,摇摇头。

  “和尚,此小虫既然窥破天机,必然一心求生,世间的善恶,也不再是她的善恶。”他将窗边摆着的新做的一根木杖扔过去,“她不分善恶,天道也不分善恶,她是生是死,就只能看天道。”

  木和尚接住木杖,横握在身前。

  “阿弥陀佛。”他道,看向窗外朗朗乾坤,“那就由我替天行道。”

  富家翁意味深长看他:“你也是窥破天机,你若动肉身杀生,便也是不可存世的魑魅魍魉,天道也会杀你。”

  木和尚握着木杖站起来:“能解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

  三月的河北道风还带着寒意,但大地上已经可见蒙蒙青绿。

  春意盎然中却有哭声传来。

  一队兵马披甲持刀驱赶着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被绳子捆扎,走路跌跌撞撞,身上还有被鞭打过的痕迹,看上去很是凄惨。

  大路上的行人却没有惊恐的四散,反而一涌而上。

  “快来看!是赵家的人被抓了!”

  “天啊,赵家真的被抄家了!”

  不仅路上的人涌来,在兵马后还有不少人跟来,扶老携幼嘈杂,这嘈杂不是惊恐,而是喜悦,有人在后点燃了爆竹,有人在后举着箩筐,箩筐里是烂菜草根等等杂物,趁着兵将不注意,砸向这群被绑缚的人.....

  人被砸中在身上脸上头上,衣衫须发更加脏乱,很是可怜。

  “杀了他们!”

  “这群挨千刀的贼!”

  “爹娘,你们大仇得报了!”

  围观的民众发出喊声。

  兵将不得不呵斥不许他们靠近,也不许他们打砸这些被绑着的人。

  有路过的行路人看到这一幕很惊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赵家是我们当地一霸,先前史朝贼军在的时候,他们借着叛军势力横行乡里,武都督收复后,因为没有官府,他们又摇身一变以维持当地安稳的名义,继续横行霸道。”

  站在路边的民众咬牙切齿。

  “他们赵氏就是土皇帝,比叛军还凶残,养了一百只大狗,放狗出去咬人取乐,说什么练狗当护卫。”

  行路人听的惊呼,又叹气,乱世里这种事还真不少见,兵马混战横行,官府荒废,世家大族就趁机盘踞一方.....

  “那现在怎么抓了?”行路人好奇问。

  民众高兴的指着兵马:“武都督派了官员来了,我们州城有官衙了,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赵家围起来,然后命民众来告状诉冤。”

  行路人抚掌:“好,先围抓,这样表明了官府的态度,民众们才敢相信,才敢来诉冤告状。”

  民众想到当时涌来的告状的景象激动,又为诉冤的内容惨烈而落泪,行路人也不由鼻酸眼红。

  “现在好了,有官府了,也有听命官府的驻军了。”行路人道,“你们州城从此就安稳了。”

  他看这些被驱赶的数百人。

  “这些人是要被杀头吗?”

  民众摇头:“不是,官府是论罪定刑的,那些行凶的主谋被杀头,抄家之后族人被罚为罪奴,去做苦工。”

  行路人看着这些被驱赶的人们,都是养尊处优,当苦工能活多久可说不准,说不定还生不如死个痛快呢。

  不管怎么样,官府有法度,并不滥杀,这就很有规矩了,行路人遥看这座城池,按了按腰里的褡裢,既然这里安稳了,他就先在这里落脚谋个生计吧。

  春意复苏的大地上,人群如水跟着兵马追着被押解的罪人继续喧嚣,也有人群如水向城池涌去,有一队人马站在路边没有动。

  “动作还挺快。”王力说道,“那个刘范选派的官员还没多久,事情就做的差不多了,州城就像模像样了。”

  武鸦儿笑了笑,当然,她给的人嘛,做事当然利索。

  这话他没说出来,王力也听到了,撇撇嘴。

  “这些闲事就得这些闲人来做。”他说道,“我们是没有时间,如果要做,难道还能做不好?”

  武鸦儿道:“是,力哥你做肯定能做好。”

  “这边五城是阿帽,阿信,阿进他们三个负责的。”王力哼了声:“进城还是接着向前走?河北道这么大,您又出去那么久,怎么也得都巡查一遍。”

  武鸦儿道:“有你们在,这些城池我不看也放心。”

  王力哟一声:“你还是看看吧,不看怎么夸赞我们?”

  武鸦儿哈哈大笑。

  笑声中城池里有一队兵马疾驰,为首的三个少年大红斗篷飞扬夺目,路边的民众看到这三个少年小将,纷纷招手呼唤“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

  三个少年如风一般乱乱的喊着“爹爹。”“义父!”飞扑而来。

  听这唤声,看这几个少年,武鸦儿笑声更大神采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