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八十五章 坦诚相告
  夜晚的皇宫一片死静。

  这个皇宫里没有皇帝,没有后宫妃嫔,也没有泱泱的宫女内侍,更没有无休无止的宴乐,没有传说中的仙境,夜色降临的时候,恍若鬼蜮。

  没有人气。

  但仔细听又有很多声音。

  短短几年间,皇宫里发生了很多事,官宦之变,安康山入京,死了很多人,贵妃先帝,无数的太监宫女侍卫,据说宫里的水道至今还有血,这是修缮皇宫的工匠们传说的。

  工匠们就住在皇宫里。

  他们的工作很忙,虽然皇宫并没有向对外界说的那样,被安康山毁的不成样子,但几百年了,的确有很多需要修缮的地方。

  两个工匠站在殿外一动不动。

  “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吧....”

  “好像有很多人在跑。”

  “你看那边还有亮光!”

  “亮光又没了!”

  “是不是有哭声?”

  “是风声!”

  听说当年宫里发生杀戮,太监宫女们到处跑,据说人死了不知道自己死了,总是重复生前最后的动作......

  他们身子不能动,只能嘴不停的说话,越说越觉得走不动,直到一声喝从后边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吓的一个哆嗦,也得以转过身来。

  一个官吏提着灯,身后跟着几个禁卫,肃目打量他们。

  看到活人,且是他们认识的上官,两人松口气“我们来取炭”“我们今夜值守”

  官吏道:“取完了就快回去,夜里不要随意走动。”

  两人连声应是迈步匆匆向殿内走去,官吏在后又唤住:“晚上听到什么动静,不要出来。”

  两个工匠回头看摇曳灯笼下官吏的脸忽明忽暗,一半脸青一半脸白,吓的打个寒战结结巴巴应声是,头也不回的逃回殿内。

  日光再次笼罩大地的时候,皇宫里的异样也传了出去。

  吴郑两位大人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

  “宫里闹鬼?”郑大人皱眉,甩袖子,“什么胡话!”

  “是工匠们说的,晚上听到声音,而且皇宫里的侍卫还加强了戒备。”一个太监低声道,“还有据说请了这么多工匠原本不是为了修缮皇宫,是为了充阳气.....”

  君子不语怪力乱神,吴大人挥动一只手“去去去,胡说八道。”

  “大人明鉴。”一个官吏低声道,“其实是昨晚宫里有刺客,抓刺客呢,有刺客刺杀楚国夫人和武都督。”

  刺客!果然有刺客吗?

  郑吴两位大人顿时凝重:“可有得手?”

  官吏摇头:“具体不知。”

  “但今早宫里传消息说,不再议事。”另一个官吏低声道,“有太医进去了,说是给武老夫人看病。”

  欲盖弥彰,对于这种事郑吴两位大人最熟悉不过,肯定出事了!

  “大人,刘先生来了。”门外有小吏通禀。

  听到这句话,郑吴两位大人对室内的官吏太监摆手,这些官吏太监便忙从侧门退出去。

  京城的衙门比道衙大的多,但刘范走进来还是看到从侧门溜走的几人,知道这是来向郑吴两位大人告密的。

  他不以为意,也不奇怪,京中的官吏多数都是旧人,早晚都要归属朝廷,所以越早博得朝廷来的大人好感越好,太监们亦是同理。

  楚国夫人行事,京城官务兵马,都没有不可对人言,随便他们说。

  刘范目不斜视径直走进去,吴郑两位大人把他也不当外人,开门见山问:“宫中有刺客?都督和楚国夫人遇刺了?”

  刘范也没有隐瞒点头道:“是有宵小作祟,不过没有得逞。”

  吴郑两人信了一半,但也不再追问,武都督或者楚国夫人有没有受伤,让太监们打听就行了。

  “可恼。”他们表达愤怒和担心,“必然是叛军的人,是不是得知都督来了?那河北道会不会危险?”

  刘范道:“极有可能,虽然都督进京保密,但在京城这么久,京中人员复杂,总会走露风声。”

  吴郑两人深表同感点头。

  “所以,陛下什么进京?”刘范问,“天子早归朝,震慑宵小,就能早平稳我大夏。”

  吴郑两人顿时惊怒,这什么人!什么心肠!京城都这样了,竟然还逼着陛下回来!

  ......

  ......

  金桔端着药伸手抹泪脚步踉跄。

  “慢点。”姜名在殿外站着提醒,又安慰,“别怕,太医说了,没事。”

  金桔眼泪更滴落:“名爷你不用哄我,小姐的病又不是大夫能看的....”

  姜名叹气:“至少大夫能知道小姐有没有性命危险。”

  昨夜李明楼吐血大哭一声后便陷入昏迷,实在没有办法了,小姐这状况不是病,也不得不找太医来看看。

  太医看了果然看不出来什么,只说神魂不安精血有亏,但性命无忧,开一些安神补气的药让吃试试。

  金桔吸了吸鼻子:“还好都督在。”

  姜名将垂帘掀起,殿内深处武鸦儿挺直的身影,像一根柱子。

  金桔急急的走进去,跟武鸦儿说了句什么,武鸦儿便走到榻前坐下,伸手将躺着的女子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金桔用小勺慢慢的喂药。

  对于武鸦儿的动作,坐在榻边的元吉和方二没有说话,更没有制止,元吉还起身走出来。

  “不用盯着他了?”姜名低声问,看内里拥着小姐的男人,这算是他主动抱小姐的吧。

  元吉道:“盯着他有什么用。”

  姜名抬头看到廊下悬挂的灯笼,想到昨晚的事:“千防万防,卸甲,独身,不带兵器,现在想来有些可笑。”

  那个男人,扯下灯笼,用竹条都能当箭扔出去,摘花飞叶杀人的本事。

  如果他要伤害小姐,有什么能防住?

  “也不是这个。”元吉道,“他救了小姐。”

  而且只有他。

  当时没有人发现小姐的异样,自己还站在小姐身边。

  “是啊,他怎么发现的。”姜名喃喃,想到昨晚的事,心悸又觉得恍惚,做梦一样,“而且他还能看到伤害小姐的所在。”

  他们从那边屋顶捡起武鸦儿扔出的竹条,当时都听到竹条撞上什么,还看到火光腾起,但拿起看竹条没有丝毫撞击和火燎过的痕迹。

  他们问武鸦儿那里是什么看到了什么,武鸦儿也答不上来,就是感觉那边有东西。

  但不管怎么样,是武鸦儿救了小姐。

  一个外人,陌生人,一直防备的人.....

  元吉看着宫殿四周,不断有兵将巡逻走过,搜查持续了一夜,一无所获,能做的只是加强防卫,但有什么用呢,先前的防卫已经够严密了,小姐还是无声无息的遭到了袭击....

  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

  元吉道:“我要告诉武鸦儿,小姐的事。”

  姜名一惊:“告诉他?可以吗?”

  元吉看他道:“他能救小姐,为了小姐的安危,我们要让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

  .....

  金桔把药喂完,武鸦儿拿过巾帕轻轻的擦了李明楼的嘴角,手又在她脸上额头轻轻的按了按.....

  “微微出汗,没有发热。”他说道,“只气息有些急促。”

  太医虽然看不出李明楼的症状,但说如果不发热就没事。

  金桔松口气,武鸦儿将李明楼放回榻上,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武夫人挪过来,金桔略有些不安,怕她惊扰小姐,还没说话,武妇人轻轻抚了抚李明楼的头,对金桔嘘声:“雀儿睡了,别吵醒她。”

  金桔移坐她身边,吸吸鼻子嗯了声。

  武鸦儿从榻前走到元吉这里:“要和我说什么?”

  元吉道:“我们和小姐的身份不能告诉都督。”

  武鸦儿点头:“这件事她和我说过,你放心,我不问。”

  元吉道:“武都督,之所以不能告诉你,是因为小姐受了诅咒,不能表露身份。”

  诅咒?武鸦儿惊讶。

  “小姐最初的时候不能见日光,所以黑袍黑伞遮盖头脸。”

  “日光照到小姐,小姐的身上会溃烂。”

  “小姐如果说出身份,或者被别人识别身份,身上也会溃烂。”

  “最可怕的是,小姐看起来好好的,但其实她身上有伤,只有她能看到感受到。”

  “实不相瞒都督,都督来之前,小姐的身上刚添新伤,至今没有痊愈。”

  这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匪夷所思,武鸦儿神情从惊讶到震惊,然后便是凝重,垂在身侧的手攥起,他转过头看榻上,榻上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衣衫,脸像雪一样白,露出的肌肤像玉一样光洁.....

  在这神仙一般的外表下,竟然承受着皮开肉烂的伤痛?

  她不能见日光,黑袍黑伞遮盖,却为了自己奔驰前来援助,为了被叛军识别,解下衣袍遮盖。

  那时候她与他坐在战场上,当看到天光放亮时,感叹一句天亮了。

  他那时候以为天亮了只是感叹要走了,现在看来,天亮了,对她来说,就是痛苦的开始。

  武鸦儿转身大步走回榻前,伸手将李明楼抱在怀里。

  姜名哎了声:“这,这做什么啊......”

  药已经喂完了!

  元吉拉住他的胳膊,咬牙道:“怜惜,是怜惜。”

  就像小姐刚听完未了说武鸦儿身世,然后小姐就去抱了抱武鸦儿那样!

  只是怜惜!抱就抱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