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二十六章 给楚国夫人送礼
  京城收复了,皇帝当然要回来了。

  皇帝回来了,楚国夫人就只是楚国夫人了。

  京城不是淮南道,楚国夫人也不是他们的主人,当然不能随意的操控他们的生死。

  如果受到了楚国夫人的欺辱,他们这些子民就可以寻求皇帝的庇护了,在座的人明白了,只要皇帝回来,朝廷回来,这京城就是大夏的天,这天可不是楚国夫人的。

  “劫难太多都被吓糊涂了。”

  “我都忘了咱们这里是京城了。”

  “哈哈我都忘了楚国夫人是卫军。”

  屋子里的气氛一扫沉闷紧张,变得轻松愉悦,更多的人开始说话。

  “诸位诸位,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这位楚国夫人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哄着她,顺着她,高高兴兴的,让她寻不到咱们的错。”

  “忍到皇帝回来,朝廷回来,咱们就不用怕她了。”

  越说越高兴,于是开始商议给这楚国夫人送礼,因为有了希望,礼物送起来大方的很,有人大手一挥愿意将名下的几间商铺送给楚国夫人,楚国夫人不是要笼络商人们吗?让她送给商人们去,有人大笑着将名下的田庄送给楚国夫人,好让楚国夫人赠给流民,得到流民的称赞,有人决定挑选几件传家宝相赠,楚国夫人可以自己享用,有人一咬牙青春年少的儿子们可以送去.....

  “你倒是想的好事,你家儿子哪个有韩旭得美貌?”

  “我瞧不用儿子,你这个当爹的更合适。”

  屋子里响起放浪的大笑。

  老者没有制止子孙们的混闹,对他们的选出的礼物一概同意,而且还都又加一份,儿子什么的当然不能送,侍女侍从还是可以的,把家里最貌美的都选出来.....

  家里一扫沉闷,变得热闹。

  “爷爷。”有人想到一件事,“这件事我们要不要跟牛,程,王,卢家说一声?”

  都是世家大族,要送礼一起送。

  老者骂了声蠢儿:“送礼的事怎能让别人分一杯羹?”

  他们不送了正好,最好还跟楚国夫人对抗一下,到时候就能掂量一下楚国夫人的斤两。

  但其他人家都有老太爷,当这家人去京兆府的时候,发现门房里坐了好几家人,不谋而合让大家心里都骂了声对方无耻,然后便若无其事的含笑相谈甚欢。

  他们的名帖和礼物都被留下了,但并没有见到楚国夫人,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青衫长袍头戴儒巾手握纸扇风度不怎么翩翩的老书生。

  “某姜亮。”姜亮笑道,用纯正的京城官话口音,“见过诸位乡老。”

  诸位乡老没有听到这个名字就身躯一震纷纷起身,或者打量或者等候他继续说话。

  这是把他当作普通小吏了,姜亮并不恼火,含笑开门见山道:“夫人一直惦念着诸位乡老,只是太忙无暇亲自去探望,如果得知你们来了,必然很高兴,既然携带了礼物,那就是为了让夫人更加高兴,所以某先过目一番。”

  他过目?在座的老太爷们终于看向这个老书生,神情惊讶,那这么说他是楚国夫人亲近的身边人?不是说楚国夫人好色吗?

  原来好的色不都是韩旭那般

  姜亮看到大家震惊的神色很满意,说出更让他们高看的话:“....某对夫人的喜好很熟知,所以我看了之后,大多数都不错,但个别的有些问题,某不得不提醒大家一下,免得好事变成了不好的事。”

  在座的人都站起来了,对这老书生恭敬又紧张的道“多谢先生”“还请先生指教”

  姜亮从身后跟着的小吏手里拿过一叠叠册子。

  “这里有些铺子你们写了是你们的,但官府核查的时候,登录是无主的。”

  “还有这些田地,这些人...”

  听他这样说,在场的人有些惊讶,又恍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先前官府带着兵马也去敲他们的门,说什么登基核查人口田产,以便官府清理安排战后事宜。

  他们当然不可能把所有的家底都说了,大夏天子在京城的时候都不知道他们的家底。

  于是很多田产以及家丁婢女都没有报上,哪个报了哪个没报他们自己都记不得。

  没想到楚国夫人竟然拿着礼单去跟官府的登记核对!

  天啊,怎么会有人做这种事!

  诸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来时已经做好了恭顺这个楚国夫人的决定,但此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恭顺....

  有个年轻人忍不住:“姜先生,这些真是我的家的,当时家里的长辈受惊慌乱糊涂了忘记说。”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便也纷纷点头跟着表示这些千真万确都是他们的,只是当时忘记了登记。

  姜亮摇头,拿着小吏捧着的一次本本册子,无奈又语重心长:“那可不行啊,官府这里都有你们画押的,当时官府也跟你们说清楚了,你们家拥有的就是你们登记的,一再请确认了,你现在又说有些忘记说,随便指着田啊铺子啊人啊就说是你们的......”

  “不是随便啊。”有人拿出房契地契身契,“都有凭证的。”

  “是吗?这样啊。”姜亮接过拿在手里上上下下看,“既然有契就好说了,不过呢,因为先前没有登记,有些就被记为无主充了公,这几天要开市,官府将这些售卖给商人,安置流民....让官府核查一下,房产田地还好,这人的身契是要好好查的,毕竟....”

  他看着面前的诸人微微一笑。

  “毕竟京城被安康山占据这么久,万一有什么奸细留下....”

  原本听的云里雾里的诸人在看到这老书生皱巴巴的一笑,以及听到奸细这个字,瞬时冰水从头浇下,透心清醒。

  “不,不。”那人伸手就从姜亮手中抓过房契田契人契,在手中飞快的撕碎,“官府没有登记错,是我们记错了,这些啊早就不是我们的,几辈子之前就不是了....”

  那些没有递出契书的人也跟着纷纷点头“真是多亏了姜先生核对,我们都记糊涂了”

  不待姜亮再说什么,急急的要揭过这个话题。

  “我们这就改一下礼单。”

  姜亮也没有再深究这个话题,摆手一笑:“不用改,替换一下就好了嘛。”

  总之,原本要送的数额是不用变.....

  在场的人们心里滴血,滴血的还不是这次送出去的,而是知道了更大的损失,原来那些没登记的都要被充公吗?他们敢!.....

  他们还真敢.....

  “姜先生,你看,这个以前记错的疏漏的,还能重新登记吗?”有人大着胆子问。

  姜亮道:“当然可以啊,自己的东西记错了,也还是自己的嘛,想起来拿着凭证去登记下就好。”

  在场的人都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但旋即又苦笑,那这下家底真不能隐瞒了,到时候楚国夫人要什么他们就得给什么.....

  你想什么呢,现在不登记,楚国夫人不照样都要了?

  登记了,楚国夫人再要就是明抢,将来去皇帝跟前也好告状。

  大家眼神交流一番,落定了主意,纷纷对姜亮表达感激“今日多亏先见到姜先生”“所获颇丰。”“姜先生是京城人?”“姜先生可有空?”

  姜亮如同众星捧着的月,又如同蝶儿围绕的花儿,乐在其中来者不拒侃侃而谈,直到有人提起此行的目的“不知什么时候能见见楚国夫人?”“楚国夫人住在府衙吗?”“我家有座宅院可供夫人小憩”“....是登记过的宅院。”

  “夫人不在府衙。”姜亮笑道,“也不用大家准备住处。”

  不在府衙也不用准备住处?那夫人住哪里?诸人不解。

  姜亮伸手指了指:“夫人住在皇宫。”

  皇宫?皇宫!诸人惊愕,一时鸦雀无声.....

  这,这,要怎么恭维?

  “夫人是在修缮皇宫。”姜亮轻叹痛心,“夫人发现安贼将皇宫败坏的不像样子,在迎回陛下前,要修缮一新,所以日夜操劳吃住皇宫亲自监工。”

  原来如此,诸人松口气,这就可以夸赞了“夫人思虑周祥啊。”

  但才夸了一句,姜亮想到什么,看向诸人笑眯眯道:“啊,说到修缮皇宫,诸位可愿尽一份心意?”2k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