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十四章 近眼前
  在对方眼里,他们都是坏人。

  他们两个坏人又是互帮互助。

  她奉养他老娘,他抚育她的义子女,他们互相声东击西攻城掠地。

  做坏人做到如此琴瑟和鸣在这世间是独一无二了。

  这么独特的一个人,他能认识,当然是非常好的事,死而无憾。

  “你别想好事,你死了,那女人能立刻改嫁。”王力冷笑道,“阿孝这些孩子们立刻就改了新的姓氏,让我来猜猜,他们会姓韩还是项?”

  武鸦儿哈哈笑,坐起来认真道:“放心,至少会留一个孩子跟我姓。”

  王力嗤声:“你还挺知足的。”

  当然知足了,以为母亲会死于非命,但被救下来了,就算自己死了,也能颐养天年,至于他自己,那就更没的说了,这乱世得来一切很快,去的也快,如果他死了,他拥有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他也会立刻被人忘记,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妻子,有子女......

  谁要是想瓜分他的东西,就要越过他的妻子。

  而他的妻子,是个大贼,一向从别人手里抢东西。

  武鸦儿嘴角弯弯......

  有喊杀声从远处传来,地面震动,也渐渐亮起了火光,一片一片的吞噬着黑暗。

  王力骂了声脏话站起来:“安康山这杂种,不用睡觉吗?”

  有将领身上带着血冲过来:“乌鸦,我们左翼被攻破了,你.....”

  他本想说你突围吧,但又想要武鸦儿根本就没打算突围,余下的话便没有说,变成了笑。

  “.....准备杀敌吧。”

  武鸦儿站起身解下披风,活动下手臂,铠甲发出响声:“虽然杀不了安康山,我也要争取这一战能见到安康山。”

  那就要杀过去,杀开千军万马,杀到安康山面前。

  “乌鸦,那你要坚持住。”王力将碍事的披风扔下,拎着自己的长刀,“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当时阵地上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也还在不停的杀杀杀。”

  武鸦儿微微一笑:“你我并肩作战,有始有终。”

  人生无憾。

  嗯,要说遗憾的话,其实还有一些的,要是再能抱那位小姐一次就好了。

  早知道这么快就要告别,当时的黑夜里他应该将那位小姐多抱一会儿。

  武鸦儿看向王力:“王力,我乌鸦儿从出生就是个不幸,幸运的是遇到了三个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你们。”

  他说到这里伸出手.....

  王力一步跳开了,瞪眼看他:“你想干什么?大战当前不要婆婆妈妈”

  武鸦儿哈哈一笑,收回手将身后背着的长刀取下来,越过王力走向浓黑又火光燃燃的夜色。

  王力哼了声握着刀跟上去唠唠叨叨:“你看你是怕死了吧?竟然变得婆婆妈妈.....”

  站在原地的将官扳着手指想:“....幸运的是遇到三个人,母亲一个,那我们就是两个?一共三个?”

  ......

  ......

  夜色里厮杀声震破了天际,地面燃烧的火光让天上的星星闭上了眼。

  残破的土墙外涌来密密麻麻的兵马,终于到了最后肉搏战的时候了,阵型号角锣鼓旗帜都已经不重要了。

  王力看着身边倒下的同伴,同伴的眼睛没闭上,但脸上没有痛苦只有笑。

  王力将鼻子用力的吸了吸,嘶声喊道:“兄弟们,多杀一个是一个!”

  他率先冲了上去,身后每一个振武军一如先前般英勇无畏毫不迟疑的跟着冲上去。

  在另一个方向,武鸦儿已经在叛军中杀开了一条血路,这血路不是杀向生处,而是杀向更多叛军所在的地方。

  长刀劈开山,双脚踩着血海,向更深的山和海而来。

  一里外的兵将甚至能看清武鸦儿的身姿动作,他们面色微微发白,一排排的站过来挡住安康山。

  “陛下。”

  “还请先退后吧。”

  “那边伤亡太大,怕是真的拦不住他了。”

  听着将官们的七嘴八舌,安康山发出一声大笑。

  龙旗还在,金椅子已经顾不上随身带着了,安康山坐在一块残破石头上,双眼遍布红丝,恨恨的看着一刀一刀杀过来的武鸦儿。

  “放他过来!”他喊道,“朕要亲眼看着他死。”

  身边的将官们更加惊呼“陛下要亲自对战武鸦儿?”“陛下威武”“陛下万万不可涉险”七嘴八舌喊声一片。

  安康山愤怒的跺碎脚下的石头:“把他一个人放过来,你们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他吗?朕,是要亲眼看着他被杀死,又不是要亲自跟他打!”

  最近坏消息不断,还好陛下没有被气的失心疯了,将官们松口气,抽出刀枪齐声呼喝向那边迎去。

  安康山咬牙切齿“杀武鸦儿杀武鸦儿,朕要把武鸦儿的头挂在京城外”

  正在这时后方左侧喧哗,响起无数的喊声“有援军!”“是振武军!”“不对,是楚军!”“楚国夫人杀过来了!”

  伴着那一声楚国夫人杀过来了,整个后方都躁动起来。

  安康山呆住了,不可置信的扭头,后方腾起一阵阵的烟火,火光直达天际,天边有滚滚的乌云扑过来......

  真的是有兵马来,他们来的很快,裹挟着夜色火光扑入后方军阵中,瞬时燃烧一片。

  原本用尽最后力气向前厮杀的兵马瞬时散了气,这不是围攻武鸦儿了,这变成他们被前后夹击了!

  这不可能!

  “陛下,陛下。”将官们不再向武鸦儿那边杀去,围住了安康山,“真的有援军来了,真的是楚国夫人来了,我们快撤走。”

  安康山道:“这不可能,楚国夫人怎么能来?是假的吧?”

  他们向后看去,火光中有高大的楚字大旗,大旗下有一个女子,她穿着白色的衣裙,没有躲在兵马围护后,就在冲杀的兵马中间,甚至一马当先.....

  白色的衣裙染着血,在夜色火光中恍若从天上落下的仙人!

  “就是楚国夫人!就是她!”将官们喊道,“陛下,真的是楚国夫人来了。”

  安康山喃喃:“不可能,她怎么来这里了?”眼睛一亮,“是不是京城根本就没有攻下?”又哈哈大笑,“来得好,我要杀了她!”

  他起身拿刀,但这一次被将官们齐齐的拦住。

  “陛下,楚国夫人亲自来了,必然带了很多兵马!“陛下快走!陛下保重龙体!”

  他们七嘴八舌喊着,不由分说架起安康山。

  杀了武鸦儿也好,杀了楚国夫人也好,都是好,但前提是安康山要活着。

  如果安康山死了,一切好就化为乌有了!

  ......

  ......

  叛军如潮水般四面散去,营地上喊声依旧,但更多的是欢呼。

  武鸦儿听不到这些声音,他只看着前方,前方有一匹白马,驮着一个白雪一样的女子。

  李明楼跳下马走过来,一如上一次见面那样,四周火光和夜色交替晦暗不明,武鸦儿的身上满是血,他拄着长刀站着一动不动,是不能动还是.....

  “武鸦儿,你还.....”她问。

  她没有问完话,武鸦儿松开了长刀,伸手将她抱住。

  包包背着伞握着刀不知所措,有一有二,有二是不是有三......

  从另一边奔过来的王力停下脚,看着被武鸦儿抱住几乎看不到的女子,莫名的眼发涩鼻发酸,他转身抱住身边最近的人,将头埋在同伴的肩头,太好了,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