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听我一言
  道衙里韩旭和李明玉相对而坐。

  韩旭道:“我当初让张安王林去麟州,不让你去,是为”

  李明玉打断他,笑嘻嘻道:“我知道,大人是为我好。”

  韩旭纠正:“是为我好。”

  李明玉一怔,哈哈笑了。

  “张安王林已经成型,留在山南道不会有任何建树,反而会绊住我的手脚。”韩旭道,“送去皇帝跟前坐享其成,对他们对陛下都合适。”

  李明玉嘻嘻一笑:“韩大人是我们剑南道的官,韩大人为了自己,也就是为了我。”

  韩旭没有否认也没有反驳,道:“你年纪太小,在这种时候到陛下身边,没有人把你看在眼里,不仅原本属于你的兵马会成为别人建功立业的垫脚石,皇帝和所有人也都会忘记你。”

  李明玉收起了嬉笑,认真的点头:“韩大人,你是个好人。”

  “我不是什么好人。”韩旭道,“我把你留下来也是为了让剑南道练兵备马,然后为大夏征战平叛。”

  李明玉道:“所以你是好人,你不是为了你自己,你是心底无s天地宽的人,我这样的小孩跟着你才能走的更宽更远。”

  “我是为了大夏,明玉公子,你也不是小孩。”韩旭道,“现在是你为你自己和你父亲的荣耀,去到皇帝跟前的时候了。”

  李明玉哦了声,g在椅子上扭了扭:“大人是说,现在我去了,陛下就能看到我了,也没有人能从我手里抢走我的东西了?”

  “是啊,武鸦儿远在天边,项云在外拦住叛军,这时候你站在皇帝跟前,就没有人挡住你了,至于有没有人能抢走你的东西,还是着李明玉,懵懂顽童气息已经褪去,少年初成,“你现在可以自己做事了,既然是自己做的事,别人想抢就没那么容易了。”

  李明玉点点头,站起来施礼:“那韩大人,我这就去建功立业!”

  “都督尽管放心去,我韩旭会将都督的根基守好。”韩旭站起身还礼,又补充一句,“也是将我的根基守好。”

  李明玉对他一笑,转身走出去,身子端正仪态沉稳,但临到门槛时,双脚一跳而过,透出j分少年顽。

  山南道内兵马集结,少年都督身披铠甲,身后李字帅旗招展。

  远处围观的百姓们看到这场面再也忍不住眼泪,倒是不是跟这少年都督多情深,而是悲痛靠山跑了

  “大家不用怕,韩大人会留在这里,剑南道的兵营也在这里。”李明玉朗声说道,“而且我要去守护麟州,麟州无忧,那些叛军也不敢欺负大家了。”

  民众们以更大的哭声来回应这个少年都督,不知道是感激他的安抚,还是更加绝望。

  这些事李明玉就不放在身上了,安抚民心是韩旭做的事,回头抱拳:“韩大人,那我去了。”

  韩旭点头一礼。

  李明玉对他一笑:“韩大人,你其实真挺好的。”

  韩旭没有说话,好啊不好的,说来说去没必要。

  李明玉转过身将手中的长刀举起:“剑南道的兵将们听令,随我杀敌。”

  城外万人齐吼:“杀敌!”

  万马奔腾如云如龙滚滚向前,李明玉再次回头,韩旭以及府城都j乎看不清了。

  “韩大人,你是个好人。”他嘻嘻一笑,自言自语,“但我是不能听你的安排,你为了你好,我要为了我姐姐好。”

  不过,他将来会将给韩旭的金屋子打造的更大,让韩旭住的舒舒ff的。

  如果将来韩旭年老se衰,姐姐不喜欢了,他会养他终老。

  相州大雪纷飞,城池曾经有些起se繁华被风雪吹散,不见人影。

  城池里外穿着黑亮铠甲罩着大红棉袍的兵将们一队队一列列不断的行走,马蹄声杂乱又有别样的韵律,恍若这座城池都变成了一个金甲战士,在缓缓的走动。

  道衙里武鸦儿一如往日坐着看信,王力跟往日不同,满是风霜的脸上笑开了花。

  “这次一路上都没有挨饿,油茶面吃完了,还有r脯。”他眉飞se舞口水四溅的跟四周人讲述,“还有g梨,这g梨不好吃,你们知道梨怎么才好吃吗?蒸着吃,加糖。”

  四周的男人呸他一声:“老王你出趟门就记着吃。”

  王力不理会他们的嫉妒,叉腰大笑。

  “还有马,这次我口舌得力,要了那nv夫人多给十匹马,一路上折损了五匹,还剩下五匹。”

  四周的男人们对他更大的呸声,揪住他在身上乱摸“还藏了什么好东西?”“吃的有没有?”“这么有本事了,只得了些吃的喝的五匹马可不行”。

  厅堂里喧闹一。

  王力从人群中挣扎出来:“我这当然不算本事,真正的本事是乌鸦。乌鸦,楚国夫人可是答应我出兵的,她在信上没有反悔吧?”

  说到至关重要的大事,打闹的男人们都安静下来看武鸦儿。

  武鸦儿看了眼信,道:“出兵吗?没有反悔,她说了出兵。”

  王力抚掌:“这就安心了,那个nv人晾了我好j天,差点以为要骗我。”

  一不出来,四周男人们哄笑打趣。

  “我吃点亏受冷落没什么,只要楚国夫人肯出兵就好。”王力制止众人,神情激动,“别的不说,淮南道那边的兵马真是又多又结实,只要他们出兵,京城去麟州的那些孙子们定然有去无回,咱们就可以安心的跟安康山打个痛快,到时候谁还敢嘲笑诋毁咱们半句。”

  男人们都含笑点头。

  武鸦儿也笑了笑,道:“等候时机备战吧。”

  男人们应声是,只要麟州那边一开战,京城的叛军和麟州陷入混战,他们就可以动手了。

  王力憧憬着动手之后:“到时候说不定能杀了安康山,夺回京城呢!”

  想到这个他浑身发麻,这种大功劳可以封侯拜相了吧?

  王力唧唧咕咕想东想西又想到楚国夫人。

  “她会不会又觉得吃亏了?到时候再给她请个封赏好了。”

  他看武鸦儿一笑。

  武鸦儿对他笑了笑:“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她会不会觉得吃亏,更不用担心给她请封补偿。

  她在信上说,武鸦儿,你不用请我助你解麟州之围,我请你助我夺京城吧。

  她可真敢想啊,武鸦儿忍不住再次微微笑,果然是个大贼。

  打京城,武鸦儿想过,有多难,看他现在都不打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因为安康山故意用麟州来威胁,他这次根本就不想动。

  跟安康山打一战,是要分出生死的一战。

  这一战要么叛军死,要么卫军死,不是外表上看的生死,是气势和运势,生的一方扶摇直上,越战越勇,死的一方从此苟延残喘,名存实亡。

  当然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他没有哄骗皇帝,按照他的估计明年,最迟成元八年初他一定能杀死安康山的生机,夺回京城。

  听到他这样说,她在回信上说我信你,你想的没错,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做到的。

  这句话看起有些奇怪。

  武鸦儿看了两遍但也看不出什么,那就不看了,只需到她说她信他说的就好。

  然后她说了更奇怪的话。

  “但那是因为你没有我。”

  “现在你有我啊,不用等明年,现在我们就可以试一试了。”

  “武鸦儿,你相信我,这样做,对我们都会好。”

  她说相信她,她说我们武鸦儿抿抿嘴。

  王力用胳膊撞了撞武鸦儿:“你笑什么?”

  武鸦儿道:“高兴就笑了啊。”看他问,“你不高兴吗?”

  王力嘿嘿的笑了:“高兴高兴。”

  j个披甲少年咚咚跑进来,其中一个大声喊:“义父,我可以出发了咿,力叔叔!”

  王力咧到嘴边的笑顿时收回去,转身就往武鸦儿身后躲,但武孝已经扑过来了,抓着他的胳膊晃荡,身上的配刀弓弩哗啦响。

  “力叔我好想你啊”

  “想我可以,别把口水擦我胳膊上!”

  “力叔,你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

  “夫人让信兵给你们的东西不是都给了吗?”

  “力叔那是义母给我们的,你作为叔叔出门一趟给我们带了什么?”

  “闲话不要说,不是要出发了吗?我们速去准备!”

  吵吵闹闹的屋子里的大男人们小男人们乱哄哄的走了出去,武鸦儿在后由亲兵披上大红斗篷,按了按x口,斗篷下铠甲后衣袍内贴身放着的家信。

  现在他有她,那他就按照她说的试试吧。